第二百九十一章 主公,你是她吗?(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于其它大帐外的人,陈白起一经选拔决定人选之后,便让他们入营帐各司其职。

如厨子、壮力、夜哨、临时掌棋人跟杂役等。

而她精挑细选的壮丁跟商贩则另作安排。

当陈白起带着这样一支数百为组群的编外人员走近营地时,燕国、吴国、秦国皆有人出来,他们站在自己戒严的营帐旁,或远或近,表情有表示不屑的、亦有惊异啧叹的、也有漠然冷视的。

但总归,是惹起了注意,比起先前他们一行人受公子紫皇引领至齐国大帐的冷落与无视,至少眼下这些人禁不住好奇都冒出头来打探。

将人安置妥当,看着那一挨排而扎被人塞满当的营帐,姒姜、姬韫与幺马三人忽然想起之前紫皇公子说这为齐国辕队准备的营帐既用不上,便可将其撤了。

当时孟尝君是拒绝的,为何拒绝?只怕是他与“陈焕仙”两人早就密谋了有此一出吧。

但讲实话,孟尝君还真没预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他只是姑且相信陈白起能替他备置排场,却不想是以这种方式。

当陈白起完成事宜后跟他汇报讲述时,孟尝君赞叹地拍了她的臂膀一下:“本公果然没看错你!”

“这只是第一步,眼下招募而来的毕竟不如亲自带来的好用,焕仙会尽量在会盟结束,回程之前让他们变成主公意向所指、便挥剑所至的一支金箭队伍。”陈白起有信心道。

“真能做到?”孟尝君讶了一下。

陈白起既不夸大也不自谦道:“挑选时,焕仙便有意择选,其体格跟力气皆出类拔萃,所以他们眼下只缺乏最基本的配合训练,但这亦无妨,我们只暂需要一只披着虎皮的威吓队伍,至于底芯藏着什么也无须太过注重。而至于他们效忠的成份究竟有多重,这更无所谓,只管拿钱砸出足够的忠心便是了。”

孟尝君听后,坐于软榻之上,紫锦长袍铺于背后,他低眸笑道:“放心,这些小钱本公自然舍得,只是眼下既要整肃新军,必要的马粮兵器……”

他看向她,想知道她有没有想法。

“这便是焕仙为何要招揽商贩合作的原因,有他们这些地头蛇在,马、粮一事便也不必我们出头操心了。”陈白起道。

孟尝君嘴角笑意加深,合掌一拍:“善,你既安排得妥当,本公亦无须多问了,你尽管放手去做,钱财一事本公绝不吝啬。”孟尝君站起了身。

他转到旁边一个匣子内取出一个四方盒子,盒子边角嵌金边,四面雕有某种花纹,看起来便名贵异常。

他将盒子递给陈白起,她迟疑地接过,盒子沉澱澱的。

“打开看看。”

陈白起听话地打开了。

只见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盒子乍开时,泄露的珠光宝气差点没闪瞎陈白起的眼。

她怔了一下,然后合上盒子,行礼:“焕仙,谢主公。”

陈白起离开大帐后,便去营帐聚集一众商贩,给予他们钱财,交待下去购备所需物资,有部分是违禁跟稀罕物件,一般明面上是不让买卖的,但她却让他们凭本事一一采买齐,能达到标准的人则能留下,若办不到便不用回来了,他手中所得的钱财便当遣散费。

见孟尝君跟此少年如此大方,随手给的便是金团跟银坨,还有各类价值不可估计的珠宝,他们顿时都心热了起来。

看来未来金主既大方又有钱啊,再加上在齐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若他们能跟着这样的主公,未来何愁不干一番大事,出人头地。

于是,一个二个都卯足了劲儿都跟陈白起保证,绝对会完成任务的!

其实大梁城是一个只要你识门路、砸得起钱,便能购买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的地方,因此陈白起并不担心他们这一趟出去办不成事。

紧接着,陈白起便又找到了幺马。

“幺马哥,若我给你一日时间,不知你能打造几把兵器?”陈白起问。

幺马一愣:“哪类?”

“剑。”

幺马再问:“剑啊,那要达到哪种品质?”

陈白起想了想,问:“精?”

幺马立即道:“两把。”

“良?”

“五、六把。”

“普通?”

“顶多十来把。”

“劣?”

“至少三十来把。”

陈白起道:“好,我便给你一日时间,十个壮丁,你进大梁城内找一家铁匠铺,尽量给我造出二十把良剑,与一百把劣剑,剑身如何我并不在意,但剑鞘却定要精良定制。”

幺马愣了一下:“一百二十把剑,还有做剑鞘,还就一日?”

陈白起笑着轻拍了他一下:“剑鞘你不做也行,你看去哪儿买或者赊些回来,只要得达到我的要求就行,这得靠你的本事跟关系了,这去瞧瞧这大梁城中有没有咱们墨家的联系点,让他们帮帮忙。”

幺马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有一家跟雌女关系不错的铁匠铺,于是他勉强应下:“行吧,只是这打剑的钱我可以不要,但总得给人家付吧?”

“这是一块裸金子,你先拿去,等我看了成品,若没问题,便再付剩下的。”陈白起十分大方地抛出一块金子给幺马。

幺马接下,掂了掂一下便笑开了眼:“这下便没什么问题了。”

“若你办得好,你也是有奖励的,我可不会厚此薄彼。”陈白起笑眯眯地以利相诱。

幺马这下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得勒,保管给你将这件事情给办得妥妥的。”

陈白起点头:“那明日这个时辰我派一百二十个人去取剑。”

“取个剑,何必派这么多人来,我随便租辆驴车便赶回来了?”幺马一脸惊恐道。

“这是因为取剑之后,我还需要你跟那这一百二十个人去一个地方替我办件事情。”陈白起如是道。

幺马听后顿感事情不简单:“干什么?我、我可不一定行啊。”

陈白起见他这副怂样,好笑着摇着头,她也不多说,掉转头便迈步朝前。

“放心吧,坑不了你,只是一件很简单、且容易的事情。”

看着陈白起清瘦俊秀的背影,幺马却是一万个不相信。

依他跟了她这么久的了解,她这人做事从来都是不简单的!

说得好听,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她干嘛还藏着掖着,现在干嘛不讲清楚,偏要明天派人去取剑时才说,她越不说他便越觉得她又打算搞事情了。

可怜他就是一枚小小的棋子,她怎么安放他,他便只能怎么摆。

——

陈白起背着手,像一个小老头似的晃脑迈腿前行,这一半是累的一半是给饿的。

她远远便闻到营帐那边飘来了炖羊肉的喷香味,她口水一下便不由自主地泛滥了,她意识到这是在准备晚膳了。

果然,有人专司此厨职,等开饭的人便幸福了。

因为这几个厨子刚招进来,自然恨不得使出百般招数来虏获孟尝君的味蕾,正好,她也能沾沾福。

陈白起是准备先去用膳的,她这一日忙上忙下都快被饿晕了,但刚没走几步,若有所感,便见赵国营地那边好像打破了先前无人的沉寂,传来了情况。

卷起烟尘,她隐约可见青色的大旗翻卷飞来,骑兵围绕一辆青铜驷马、金顶车盖,疾速奔驰,显然是赵使率领了赵国精锐亲赶走会盟。

陈白起暗自思忖,赵国午时便于逢泽探来消息,但如今这时辰才到营帐,且看这车速,倒显不同寻常。

但她也没多去想,因为天大地大,不如她填饱肚子事大。

天色渐暗,幺马饭都没吃便带着十个壮丁进大梁城给陈白起办事了,而姒姜跟姬韫也忙着安排落实各处的人员,于是陈白起便一个人单独用食。

她挑了个安静的营帐旁,见没有地方坐,便干脆接地气的农民蹲。

正当她捧着刚打好的一碗热腾腾的黄羊肉汤正在喝得起劲的时候,却忽感头顶洒落下一片黑影。

陈白起停下嚼食,一抬头,便见公子紫皇目光沉静又按奈着一种兴致盯着她。

“呃……有事?”

她偏头看了看他身后,见不远处有一队魏兵正等着,其中还有几个是穿着赵国青衣铁铠的人在不耐烦躁地原地踱步,不时朝这方打量几眼。

公子紫皇再次问道:“你之前说那个药是你亲自配制的?”

他问得亲厚,像随意聊天一般口吻。

陈白起挑眉,眸转明晦难辨,不明所以地颔首。

由于陈白起还蹲着,所以他的视线自然是一种俯视,感觉这样谈话太别扭了,于是他也蹲下。

只是他的姿势十分潇洒帅气,不如陈白起的农民蹲接地气。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问道:“你懂医?”

“还行吧……”要说,陈白起这下子还看不出公子紫皇问话的目的便真是白痴了,她有所保留地回道:“可是有人受了伤?药我倒是还有些剩,但如果找我看病的话,我的医术确实……”

“对。”公子紫皇打断了她,他一步朝前,凑近她面目,热切道:“你能帮我吗?”

陈白起眼眶微睁,心中却一下便想起了被搁置的主线任务,她暗忖眼下便是一个机会吧。

于是,她无视美男的诱惑,搁下手上的碗,正色回道:“这就是你的愿望?”

愿望?这个算是一个请求,应当达不上一个愿望的程度吧……公子紫皇不明她为何要这样问,可是眼下事情不处理的确是一件棘手麻烦的事情。

于是,他便顺水推舟地颔首道:“算是吧。”

叮——系统:亲口讲出的一个愿望(1/1),主线任务——国士无双(二)已完成50%。

“那好,我答应你,不知这受伤的人是谁?”陈白起一面起身一面问道。

公子紫皇道:“你随我来。”

他拉住她的手,便大步流星地朝着赵营方向走了过去,陈白起顿时心头猛地闪过一丝不妙,不由得将脚步放缓,但奈何公子紫皇手掌力量太大,她完全挣脱不开来。

他走得很快,身后的人基本上都被甩开一截。

于是,她便这样算是半拖半就地被带到了赵营,由于有公子紫皇在前带路,这一路上遇到的赵军戒防皆没有阻拦,所以他们很顺利地抵达了赵国大帐前。

大帐?不是营帐?等等,这大帐一般住的好像来自于各盟国的首长吧。

这么说,受伤的人……不会是他吧?

陈白起脸色一下变得十分抗拒。

不——容她先拒绝一下!

“公子,此人是何身份,你便将其带来大帐?”一个守帐的赵国大将虎目瞪圆,拦在他们身前,一脸质疑地打量着陈白起。

公子紫皇不与他废话,直接将人拖进大帐。

见公子紫皇越身而过,那个大将气得咬牙哼了一声,让其它人守紧大帐,他则快步赶上前。

“不想你家相国死的话,便赶紧给本君让开!”

公子紫皇松开了陈白起的手腕,将左掌握着的剑一个星月转换,眸光沉冽而射,便是侧臂一掌朝其挥去,却见那大将顿时如临大敌,猛地退后了好几步,抚着胸脸色青白痛苦,并一脸惊疑不定地盯着公子紫皇,隐有惧色。

陈白起看去,见这赵国大将长着那样一副魁梧壮硕的身板,足比她高一个头还多,不至于如此外强中干吧?

所以,结论只能是公子紫皇太强,随便一出手便将对手给秒成渣。

陈白起舔了一下尚余油腥的嘴唇,暗忖,自己这小身板估计还顶不上那个赵国大将的一半粗壮吧。

如果她现在反悔立马掉头离开,他会不会气得也给她来一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