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主公,你是她吗(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一跃入水,最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给拽拖上了岸。

咳咳——被救的人还没失去意识,他一上岸,便趴在地上咳吐着水。

“咳咳……咳咳……”

陈白起见他难受,便忍不住蹲在他身旁,伸手替他拍了拍背,让他舒缓些。

他喘着粗气,感受到背后的动静,一反过身来便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腰,将小脑袋埋进了她的怀中。

陈白起伸在半空的手僵了一下。

倘若眼下这个是个成年男人,她估计得怀疑他的别有用心了,可眼下这个……少年,没错,十来岁,比她矮小、比她瘦弱,这样看着就像落水被打湿了的黄毛小鸡的少年,顿时令她有一种古怪怜惜的情绪油然而生。

“我的……”少年两条干柴一样瘦小的手臂紧紧锢住了陈白起的腰,低声沙哑道:“我、我的……”

陈白起一时没听清,矮下头来问:“你在说什么?”

“咳咳……”

听到他又咳起来,陈白起便又轻拍了两下:“好些了吗?”

少年脸埋得深,只露出个单旋儿的黑色脑袋,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这是个什么意思?吓着了?

“你松开一下,我帮你看看。”她尽量放轻声音,让他不至于受惊。

少年没肯松手,他犹豫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你……”在看清陈白起的脸时,少年瞠大了眼睛,眼神漆黑净透,然后像得到一件心爱的玩具似的心满意足地笑了。

而同时,陈白起也看清楚了这个少年的模样。

他的眼睛很大,脸却瘦长,下颌偏尖,皮肤泛黄,脑袋上的湿头发一团一摞的纠缠在了一起,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梳洗过,那他身上那一套湿皱在一块儿的衣服虽没补洞,但却大小不合适,东扯西歪的,他这种形象若在路上被人瞧见,活脱脱的便是一个小乞丐。

陈白起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少年两只大眼骨碌转了一下,不答反问:“你叫什么?”

陈白起感觉问完她这句话后,少年更加用力地揪紧她的衣服,不由好笑:“这算是交换条件?”

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陈白起弯唇道:“我叫白起。”

哦……白起,少年耸耸鼻尖,咧开牙道:“我叫主人。”

什么?陈白起怔了一下,托下他的下巴问道:“你说你叫什么?”

“我叫白起的主人。”由着她托着下巴,少年一字一句道。

陈白起顿时颦眉。

“小弟弟,莫要胡言。”

少年松手,蓦地站了起来,人在衣中晃,很明显他这副瘦弱的小鸡排身体完全HOLD不住这件不合体的衣服。

他扯了扯衣襟,防止下滑,目光幽幽地盯着她道:“你是我捡到的,我当然是你的主人。”

陈白起荒谬,她亦站起来:“分明是我在水中救了你,为何变成你捡到我了?”

少年抿住双唇,像一只倔强的小兽瞪了陈白起半晌,方怒道:“我不必你救,我是故意落水的,你既拉我上岸,从此你便是我一个人的。”

妈蛋,还讲不讲理了!

陈白起深吸一口气,想起他方才的话,什么故意落水……

“你在找死吗?”

哪有人开这种危险的玩笑,当时落水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便真的会被淹死在湖中。

“死很可怕吗?”少年奇怪地反问一句。

陈白起一哑。

死可怕吗?

当然可怕。

她很想这样说,可见少年天真稚嫩的面容好像不以为然,因为轻视跟残忍,甚至连自己的死亡都能拿来玩。

陈白起不想自己跟一个精神世界虚拟出来的人物较真,便继续上一个问题:“我回答了,该你了,这是哪里?”

少年这次倒是很爽快道:“鬼谷啊。”

陈白起一时没反应过来:“哦,这里是……鬼谷——?”她尾音不由拔高。

少年自傲地颔首:“对啊,你知道鬼谷的规矩吗?你这样贸然地闯进了鬼谷,若不为我仆便会被处死,你确定宁死亦不要跟我在一块儿?”

陈白起面露惊异,这怎么会是在鬼谷呢?

倘若这里是鬼谷,那么后卿又在哪里?

见陈白起沉默,少年自动便将沉默当成是默认:“太好了,白起,牵起我的手。”

少年高兴地将小鸡爪递给陈白起牵。

陈白起停下思考,从少年的脸移至他的手。

最终……牵起。

罢了,这处荒无人烟,她又不熟悉这鬼谷的路线,暂时也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唤醒目标后卿在哪里,便先与这少年搭伴而行吧。

“记住啦,我是白起主人,现在我们一块儿回去吧。”少年似乎很高兴,一路上都在笑。

“你怎么会在鬼谷?”陈白起问他。

“我一直都在鬼谷啊。”

一直都在,难道是鬼谷的家生子,她道:“那你是伺候鬼谷的哪位弟子?”

少年顿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朝她比了三根手指:“这整个鬼谷就只有三个人,谷主、大弟子跟二弟子哦,对了,加上你至此便是四人了。”

嗯?陈白起想了一下,然后便愣住了。

鬼谷内只有三个人?

鬼谷子算一个,其二名弟子算二个,加起来就等于三个。

而眼前这个少年一直在这里长大……。

所以所有线索都指向了一条——

陈白起低头看着他:“你是……相伯?”

少年顿时脸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他拽着陈白起的手关节泛白。

“你说谁?”

额……这反应不太对劲啊,陈白起见他神色不似被人认出,反倒是提起仇人那般,于是尾语不由得拐了个弯:“相伯的师弟?”

少年的脸色这才好一点,但仍旧郁郁寡欢。

“你怎么认识师兄的?”他撅着嘴闷声问道。

这时,陈白起其实已经懵掉了。

时间线完全乱掉了,她竟然来到了后卿的少年时期,遇到了这个少年时期的后卿。

不会吧,这个像乞丐一样可怜瘦弱的少年竟会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的后卿?

他不是神秘家族的嫡系子弟,后来因为其天资出众,被鬼谷子收其为徒带入谷中倾囊相授,十年如一日勤学苦研,终于出师出士,整个人生如同开挂一样顺利辉煌地展开吗?

谁也没有提过他的小时候是这样一副自生自灭的惨样啊?

——

牵着他冰凉的小手,一大一小行走于墨绿色的茂密林间,忽见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她随意一瞥,捻起一片,却发现原来这并不是雪,而是灰榍。

她望天,漫天的灰榍如同鹅毛般的雪花一般簌簌地不断往下飘落,仿佛天地之间一下变成了灰色。,

“这是……”

“哦,那座山上飘下来的东西。”

少年后卿指着东边森林后一座被白色积雪披盖了半边身子的火山。

“鬼谷常年都飘着这种东西,烦死了。”后卿抡起袖子擦了擦脸,不高兴地抱怨道。

陈白起没出声,她捡着他的小手,由他带着两人来到了一座石洞穴。

“这便是我住的地方。”

他拉着陈白起进去,她转目扫了一周,发现洞内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只是一面石壁被挖了许多凹洞,放着许多捆卷好的竹简。

她只看一眼便收回视线,道:“你身上的衣服湿了,得赶紧换下吧。”

她身上的衣服倒是干了,这估计是因为她是外来闯入者,这个世界的规矩无法限制她,她意随心动,便可改变自身状态。

但唯一限制的便是她的真实性别,一进入这个意识世界她便被迫恢复了女身,她想改变成男儿身都不行。

少年后卿无所谓道:“一会儿就会干了。”

说着,他便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

陈白起道:“那起火烤一下吧。”

少年后卿道:“可是没有火啊。”

陈白起奇道:“你一直住这儿,难道平日里没有用火石?”

他摇头。

陈白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她道:“我这儿有。”

她出去找来干柴烧旺了一堆火,陈白起便让他脱衣服,替他烤干。

少年这次倒是没有多说,直接便脱了,这一脱……陈白起更沉默了。

瞧这孩子都给瘦成啥样了,完全一副排骨精啊。

她脱了外袍给他暂时先罩着,室内靠着火,洞口被石门堵实只留了一条指宽的缝隙,慢慢地温室升高。

少年后卿坐在石凳上,抱腿道:“我饿了。”

陈白起记得自己“仆人”的地位,便问:“你想吃什么?”

少年后卿道:“还能吃什么,不就是果子,只是现在天冷了,能吃的越来越少了,算了,还是早点睡,等明日再去找吃的吧。”

陈白起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很吃惊的。

“你……你就只吃果子?”

“也不是……”或许是陈白起的表情令他察觉到自己的话有问题,他咬了咬手指甲,回忆道:“也会吃些花啊、树皮、草根什么的。”

“……你不吃肉?”

少年后卿一提起肉食便一脸嫌弃道:“杀完肉上全是血,太脏了,就算洗干净也太臭了,我不喜欢。”

等等……这话好像哪里不对劲,陈白起问:“这些肉猎回来,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煮熟过?”

联想到他这里连基本的火石都没备,陈白起觉得这个可能性十分高。

少年后卿一脸茫然:“还要煮吗?”

废话!

又不是野人跟野兽,怎么可能茹毛饮血!

她忽然明白他这么瘦不是没有原因的。

“鬼谷子难道从来不管你吗?”她沉声道。

少年后卿原本懒散轻松的神色一下便凝固住了。

“废话少说,赶紧睡觉。”说着,他便赤着脚,几步走到石台上,整个人像蜷缩的虾米一样,面朝墙睡下。

陈白起一看他这样便觉得冷得直哆嗦,而少年虽然刚睡上去也是冷得左右翻腾,人越缩越小,但没等多久,估计是习惯了这种环境,便慢慢睡着了。

而陈白起坐在火边上看着他那瘦小的背影,忍不住叹气。

——

少年后卿是被一股浓郁的肉香味给勾醒的,这味道简直太香了。

他本就饿得扯痛的肚子现在更是使劲地咕噜咕噜直叫。

他翻身起来,才发现之前在烤的衣服已经干爽地盖在了他的身上,除此之个,还多盖了一件……是仆人白起的。

人呢?

他一惊,赶紧爬起来,不经意瞥见石台旁边搁着一碗冒热气的东西,肉香味便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

他馋得舔了舔嘴唇,但却没有动。

这时,陈白起推开石门走了进来。

她看见少年后卿已经醒了,还一脸怔神地盯着那碗肉汤。

“不是说饿了吗?我给你煮了一碗兔肉汤,正好,你趁热喝了。”她道。

少年后卿偏头不解:“什么是汤?”

陈白起直接道:“好吃的,快吃。”

这下少年后卿懂了,他将碗捧起来,就着嘴小口地嘬食了两口,然后眼睛都刷地一下发亮了。

他几口咕噜地将汤一仰而倒喝到底了,然后便用手准备抓肉吃。

陈白起看到,忙道:“等等,不要用手。”

她递给他一双木筷,她刚削好的,手把手教着他使用,他第一次不上手,夹了半天一块肉都喂不进嘴里,第二次便直接不耐烦了,用手抓着嚼食吃完了。

陈白起在旁看着无奈,只反过身去火堆旁,拿了块浸过热水的布巾给他擦油手。

感觉到擦拭的温度,暖暖的,一点都不凉手。

少年后卿扯了扯那块布巾,道:“这个水怎么是热的?”

陈白起如今也大概知道少年后卿过去估计一直是过着半野人的生活,自足自食,天生天养。

所以,她跟他解释道:“因为用火烧热的。”

少年后卿只是没有人教过,但他十分聪明。

他看向那个木碗。

“这个汤也是火煮的?”

“嗯。”

“那这个火还是个好东西。”他顿时笑了。

他这一笑,倒是有些成年后卿的感觉。

竹风轻动,万枝香袅红丝拂,眸动,便属于一片玲珑玉。

陈白起替他擦干净了手,便问:“后卿,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要被满足到什么程度才肯从现实世界醒过来?

后卿没听懂她的言外之意,他想了一下,便摇头:“我没什么想要的。”

不对,你有……陈白起在心中反驳。

这个困住你意识的世界便是你自己给自己造建的一座“牢笼”,只有你明白了你想要什么它才会开闸放你……跟我出去。

只是……看着眼下这个还及她肩膀高的小少年,陈白起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现在没想到没关系,你慢慢想,总会想到的。”

少年后卿仰头,用着一双懵懂不解的眼神看着她。

——

要说自从碰瓷“捡”回了陈白起,从此后卿的生活可算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衣、食、住、行,那直接便是从原始社会进入了小康家庭。

在吃的方面,陈白起顿顿都给他弄荤搭配,考虑到他的脾胃常年处于饥食状态,怕肠胃不适宜,便以少食多餐。

这洞里可谓是一贫如洗,她瞧着便觉着冷,于是便砍了些松、柏木给他弄了些家具、盛具、盆啊跟罐子什么的,还移栽了些花植进室内摆放,如此一来,这洞内好歹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石洞内睡着太冷了,她便找了些蔺草编制成毯,再放在火上烘烤干了,便垫在石板上,又猎了些动物的毛皮革好给他铺上,这样少年后卿夜里便不会经常在夜里冷着醒来。

那不合体的衣服陈白起拿来重新载制了一下,按照他的高量做出一件合体的衣服。

为了照顾少年后卿,陈白起很少启用的系统——“生活技能”都相应增涨了不少经验值。

知道他对生活的常识基本等于零,陈白起还会教他认识跟熟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比如拿筷子吃饭,比如要拿柳木刷牙,比如要梳头发跟洗澡……

慢慢的,只过了半个月少年后卿整个人便有了明显的变化。

整个人高了、胖了、也白了。

白是因为洗干净的缘故,他本来的皮肤就挺贵族气的。

他就像一个干瘪的充气娃娃打气一下丰满了起来,他未来那张漂亮的面庞这才雏形渐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