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主公,喋血接风小宴(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侯神思不属,手想抓点什么,顺势便握住面前又重新盛满的酒爵,猛灌了一爵酒后,斯文的中年面庞泛红,他旁边跪侍的侍女便大力地摇扇替他驱热。

鲁侯两眼瞪着圆鼓,眼中澎湃的潮思浓重,他亦想得很多,以致于搁于案前的双手握拳。

赵国相国后卿听闻此“天下大计”时还算矜持老道,应当是早就心有谋算,他唇畔含着无害的微笑,瞥向旁座的秦王。

赢稷一身黑金夏袍,眉目冷峻似巍峨雪山,他平时最沉默寡言,但此番却是最沉得住气,率先出言之人:“天下大事?分楚大计,可有详细章程道来?”

孟尝君随之附和道:“各国离楚地远近不一,若分楚,论当如何调兵,如何分配利益?”

这时,魏王笑起,他那胖三圈的下巴也上下颤动着,他道:“哈哈哈,这事可非一言几句便能讲清,在明日祭天之后,老槐便与诸位正式进盟营内详谈,今夜,本是为诸位举办的接风小宴,宣兴之语便到此为止,接下来诸位可揣怀着强烈的期待,好生享受眼下一番美酒歌舞。”

他一扬臂,只见一队乐舞鱼贯而出,同时谱小雅“鹿鸣”,舞姬甩云袖而入场,舞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

只见方才满座的紧张与急切一下便被打顿了,转眼歌舞妙曼、灯火璀璨,便演变成了另一种的激昂欢快。

除魏之外的其它五国虽对会盟主旨的事情抑心中不吐不快,但眼下这等光景与氛围明显已不适宜再谈论国家大事,便也暂歇下谈论政治利益的心思。

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他们这一路既满揣野心激动又饱经提心吊胆,终于到了魏国主城大梁,明日即可敲定下一大笔“大饼”归国,既是如此,那么在大干一场前何不好生享受这放松一刻。

孟尝君背后,作侍卫之一打扮的莫成经姒姜妙手化装成一相貌平平的小哥,他抱剑,小声呲笑道:“今日还真是见识了,原来底下成千上万的民众的命运,不过便是诸侯国最高地位的几人随口商议一下便能定下的事情。甚至他们只要稍利欲熏心一些,签册盟约,便可将一个鼎盛强国给圈地瓜分到手。”

听着莫成似讥似感慨的话,陈白起默然淡声道:“还没瓜分。”

另一个侍卫打扮的“狐镜生”斜她一眼,低声补上一句:“啧,这不是迟早的事情。”

没瞧见人都聚齐在一块儿打算将天下这一锅汤搅得天翻地覆吗?总不能这六国聚一块儿只为了来赠顿好吃吧。

陈白起这下识趣的没说话了。

事实如此,她无话可说。

莫成身为一介草莽江湖,最看不起诸侯国这类分明私底下自私又残暴,但表面上却要表现出一副假仁假义的模式。

他又道:“若我为楚王,得知这些人都聚集在这这儿一面谈论着侵犯吾国,屠戮吾子民,一面又在大口吃喝谈笑风生,吾定孤注一掷派人来大梁将这些野心者全部杀光。”

陈白起对于他这种暴力言谈,只能无力地抚额。

“那正好啊,今日赴宴的六国全部到齐,在这宴会上杀人还不必担心有谁家能跑脱得了的。”狐镜生阴恻恻一笑,顺着莫成的话一道说着。

陈白起额上青筋一跳,道:“别乌鸦嘴!”

叮——

系统:主线任务——接风小宴危机(一),罡风吹堕天,蜀月藏杀意,一群来者不善的队伍已悄然潜入了接风小宴,请人物时刻注意四周动静,以防杀手对宴会六家特使下杀手,破坏了六国会盟,接受/拒绝?

任务描述:尽可能保全接风小宴的六国特使。

鲁成侯(0/1)

燕文侯(0/1)

赵国相国(0/1)

魏郑王(0/1)孟尝君(0/1)

赢稷(0/1)

任务完成要求——六国至少保存四国以上。

叮——系统:支线任务——捕获蠱王,接受/拒绝?

任务描述:刺客盟十二城城主之一罗刹女已秘密潜伏进接风小宴内,她以蠱王操纵子蠱为祸作祟……

这方,陈白起只觉系统发布的任务令她头皮一麻,甚至还没来得及“看”完系统发布的主、支线任务,耳边便听到宴会上如炸雷一般响起一片惨叫声。

“啊啊——”

她遽地看过去。

却见一柄雪亮的三角飞刃哧溜一瞬至柳岸畔划过,眨眼间的时效,便已割破了一排列侍卫的脆弱颈项。

他们甚至连哀嚎声都不曾发出,顿时只见鲜血喷溅至宴会上,满地狰狞腥红,人头滚落一地,那些个胆小的宫姝、婢女见此,纷纷掩目而发出凄厉惨鸣,待腿软稍好些,便纷纷抱头逃蹿。

这时,场面一度混乱不堪,宫乐与舞姬撞乱跌倒,器具摔落砸烂在地,围宴的魏金军立即冲了过来。

“护王!”

“保护吾王!”

“何方歹人!竟敢在魏宫作乱反上!”

“将军,赶紧唤吾国甲士速来救孤——”燕侯本一文弱君侯,哪敌鲜血头颅刺眼发聩,他疾疾后退,抓左右挡前,吓得是连声呼喊。

“简直欺人太甚!孤倒要看看是何人如此胆大包天!”鲁侯仗着一身军拳武艺,一脚踢翻面前坐案,电目四射,寻找暗杀之人出处。

魏王面色青白,情急之下惶怆站起,公子紫皇立即搀扶他一只手臂,护他先行撤离,而燕、鲁两国虽派人出门忙召自家甲卫,但却不知为何,派出的人久久不见有人入内。

魏王方喘着粗气没走几步,只见从树丛中忽蹿出十来条斑斓毒蛇,它们如指粗,上身仰起,丝丝吐信,逼退他返回宴上。

这是魏国的魏金军拔剑朝上,唰唰几刀砍去,毒蛇便成几截,只没料到,这时,数十几支快如闪电般的箭矢刺入他们后颈,当场一批魏金军便哐当倒地。

魏王当时便倒吸一口冷气。

这时,公子紫皇眸转精光,他看向宴中,道:“暗算者在宴会之中!”

“难道是乐师与舞姬?!”

其它甲卫与各国随行的将士纷纷出手,他们眼神冷戾,一语不发便朝其劈砍而去。

“啊啊——”

“不——与我等无关啊——”

“王,饶命,不要杀——”

只见当场无力逃走,或没走几步的柔弱舞姬,与吓软腿摊地的乐师尽数身亡倒地,血流成河。

陈白起见此,面色冷凝,双拳握紧。

她忽然朗声质怼道:“方才公子紫皇所讲分明乃暗算者乃宴会当中,并非暗算者乃乐师与舞姬,尔等下手如此迅速,我以为,倒有几分……先下手为强的意思吧?”

这时,一魏金吾的甲士阴沉着眼,瞪着陈白起拿剑向指,怒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竟帮着这些祸乱反上者讲话,难不成你也是其中一员?”

公子紫皇一闪身挡在陈白起身前,目光如晴朗的天空,澄清而明澈,他道:“她所讲并无错处……况且,本君记得在魏金吾中好似不曾见过你吧,你是谁?”

他话音刚落便已出手,那人一愣,但反应却并不慢,迅遁而滚后,这时数箭射出,正好挡住了公子紫皇的进击,给那人撤退作掩护。

这时,剩余的一批魏金吾竟同时撕掉掉身上的魏军装束,他们面罩黑羽,偏灰蓝色的胡服包裹其锻炼结实粗壮的身躯。

一人变声粗嘎道:“既然已被乐等识破,那便也只好直接动手了!”

陈白起问:“是刺客盟的人?”

她得系统提示,大抵一转念,便可猜出这些杀手的来历。

公子紫皇在他们身上观察一圈,便道:“的确,这神出鬼没的现身方式与杀人手段,的确像刺客盟。”

传闻中,刺客盟乃一个庞大又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共有十二城,全城皆为杀手、刺客或武士,而这十二城各城有一名城主负责管辖调派任务。

“是第十二城罗刹女的蓝羽刺客军团。”后卿道。

陈白起与公子紫皇同时回头看向他,而其它人闻言诧异,也条件反射地看着他。

啪啪啪——

清脆有节奏的拍掌声忽地在这一片寂静凝固的环境中突兀地响起,只见蓝羽刺客军团从中如分流一般散退开来,从中步出一名不着鞋履的女子,她穿着红色薄纱艳丽,红纱缠绕那具丰满婀娜多情的身躯,她红唇妖娆,眼神妩媚多情,看着后卿,她诧异不解道:“想不到,你竟然解了梦魇蠱,不可能!”

她说着,便狐疑地眯起眼睛,忽然移步如一缕轻烟靠近后卿,却见透早已一箭如虹光一道射至她脑门。

所幸旁边有人急掷一索钩相挡,罗刹女方逃过一劫,她止步于滞,嘴角扬着冷笑,却是不敢再上前了。

她舔了舔红猩嘴唇,朝后卿甜甜一笑道:“后卿,无论你解没解梦魇蠱,你——本罗刹都要定了!”

她纤若凝脂的手臂套有几圈金蛇手环,她轻晃摇摆,边自信怡笑,一边道:“虽不知你是怎么解了我的梦魇蠱,但——”

后卿忽然打断她,无辜道:“谁说我解了?”

这时,其它人等不及理清、也没空听这赵国相国与这刺客头领之间的谈话,只见魏王怒声指道:“尔等刺客盟今日胆敢与六国为敌,尔等便不怕我六国大军踏平你十二城的地界吗?!”

罗刹女闻言,猛地转头看向魏王,那一刻她的眸瞬变成蛇瞳一般,红唇若火,气质腥冷:“闭嘴!”

这一声,如万蛇丝鸣,刺耳贯脑。

顿时,从四面八方游爬出上百条斑斓毒蛇,这场面一看便能叫人头皮发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