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主公,喋血接风小宴(五)/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啊,吾儿——吾儿救孤——”魏王吓得脸色发白,双手挥舞急退。

公子紫皇眉宇颦紧,当即出手,他身上没配兵器,他惯手的兵器太重,平日并不常携于身旁,于是他缴了一金魏军手中的铜剑,双手缓缓扬起,动作看似慢动作,但却如黎明黑白划分之际,剑影只存片刻,便横劈开朝魏皇攻击的毒蛇,只余飘忽的残影在原地。

只是毒蛇存在的数量太多,又分布位广,他必须全神贯注,以妨有“漏网之鱼”将魏王吓住。

这边,解决完聒噪的“插话者”之后,罗刹女又悠悠含笑地回睥后卿,恢复了一开始的柔情似水,她眸色水盈盈道:“你是如何醒过来的?若是控制住了梦魇蠱,却会陷入沉眠,便只有在梦魇中得到了你梦寐以求的满足,否则便是永远醒不过来的,可问题是……”

说到这里,罗刹女点额疑惑道:“你根本不可能在梦魇中得到满足才对啊,你的渴求、欲望、野心甚至情爱,全都将被梦魇一一摧毁,除了我,没有人能够将你从那一场恶梦中救醒过来的!”

像是被自己的话语被感染打动,她眦张大的瞳仁逐渐染上猩色,舔了舔红唇:“对,只有我,我将掌控你的全部喜、怒、哀、乐,从此你的人生都将变成我一人所有!”

疯子!

其它人看到这样的罗刹女心中同时都立现这个词。

陈白起也是现在才恍然大悟,这个罗刹女哪是要杀后卿,分明是对他求而不得后便施出其它手段,打算将人据为己有,看她这行事作风,言谈举止,完完全全就一不正常的变态!

梦寐以求?

后卿闻言怔愣了一下,显然他虽被人唤醒,可具体是如何被唤醒却是不记得的。

那边陈白起听着罗刹女的话一面心惊肉跳,一面脑袋急转,她与莫成跟“狐镜生”低声交待一声要切记护好孟尝君,便趁周围人不注意从后方慢蹭上去。

莫成与“狐镜生”不知她搞什么明堂,但此刻也不敢掉以轻心,刺客盟的事情江湖中人明显知道的更为详细,他们心底知道,这是一群怎样恶心又歹毒刁钻的对手。

眼下虽还没正式开战,可瞧这紧张的局势与氛围便知接下来定是一场不可避勉进行的血战。

两人一想到这,便同时在心底暗骂“陈焕仙”这崽子坑了他们,这完全与她当初哄骗他们进魏宫赴宴的说辞完全不一,却没想到头来什么便宜好事没占着,亏倒先吃上了。

另外,陈白起根本没多余的精力去留心两位墨家侍卫的怨念,她一心专注在罗刹女与后卿两人身上。

好不容易才碰上意外令后卿醒来后忘掉了一切,她可不愿他再重新将一切想起来。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就复杂了,若再加上这一段,天啊,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可惜,一切已不能如你所愿了,梦魇蠱我虽无解,但毒,我却是解了,如今,也醒了。”后卿抿唇一笑,墨玉玲珑般眸子若潋滟湖光,诱人迷离。

罗刹女迷恋痴狂地盯着后卿的脸,她阴险一笑道:“毒解了又如何,只要你体内有我的梦魇蠱,这毒,便永远无解!”

后卿不以为然:“是吗?你不妨试试?”

罗刹女最受不得激,她心道,看来他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既是如此,她便成全他!

她一伸手,那染着豆蔻色泽的手指甲削尖便朝空气一划,顿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响短促而就。

“啪!”如触电一般,后卿脸色一变,痛苦低头,他倏地撩起袖袍,只见,他光滑的手臂皮肤下一圆鼓隆起滑动,从他手腕处忽上忽下。

罗刹女看了过去,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虽然你暂时令我的蠱沉眠了,可惜只要听到我的召唤,它便能重新苏醒过来,哈哈哈哈……后卿,无论你怎么做,无论你施出什么办法,你都是摆脱不了我罗刹女的!”

后卿没有理会罗刹女的嚣张之焰,他半垂睫羽,嘴角轻微弯起,指夹四根银针,迅速以银针围堵盯刺,见蠱如遇围城,左右前后皆进退不得时,他道:“婆娑!”

“哈!”

这时,婆娑摇身一晃,便跨至罗刹女身前,他侧身举臂于前,只见两掌嵌满金铃,他摇动铃声以摄魂,暂困住了罗刹女的片刻神智,而透趁这刻半点不犹豫,直接取出一片刀叶迅速划破后卿的皮肤,将被困住的蠱逼出。

噗——

泛黑的污血内包裹着一条没皮没爪、如肉团一般蠕动的东西噗呲一下地掉出来。

滑不溜丢,满地钻动。

透一眼瞥之,猫眼充满戾气,他气极,正准备一脚将其踩扁。

罗刹女方才醒来,一见“蠱”离体而出,又见透提起的那一脚,顿时脸色惊变,厉声道:“不要——”

不过一条“蠱”,罗刹女的表现未免太过紧张了。

这时,陈白起也靠近过来,忙也喊了一声:“等等——”

透没理会罗刹女的声音,但陈白起的声音却清晰注入他的耳中,令他半是怔忡半是惊疑地回过头。

陈白起一马当先地冲了过去,她拿出一早便准备好的布帛,将那一团肉色滑腻的“蠱”装进一个罐子里,盖严实了后,便揣进衣兜——实则悄然放进了系统中。

这时,叮——系统:支线任务——捕获蠱王已成功。

系统:任务奖励——中型生命药剂*1。

这便是“蠱王”啊,没想到,真让她捡了一个大便宜!

想来罗刹女对后卿是真上了心,否则怎会将蠱王放入他的体内,再以梦魇毒为引,打算以梦织情,将他在笼络手心。

虽说其它子蠱入体亦可施梦魇蠱,可很明显功效会打折扣,罗刹女以防万一,便下了一个狠心,堵上自己的一切。

只是……罗刹女的运气着实不太好,她的一番精打细算,却遇上了两个变数。

一个是后卿。

一个便是陈白起了。

这两个人都不能以常理来推断行事。

陈白起的动作是如此的行云流水、雷厉风行,导致其它人刚听到她那句“等等”,一下秒她便将蠱王“收获”成功。

她起身,回头对着后卿与透一脸可惜劝道:“此物与其杀了,不如废物利用,正好我有用,不如便当作是救治相国的附赠品送给在下吧。”

后卿蠱虫刚离体,浑身上下都一种讲不出的空虚跟麻木,他眼皮轻颤,睫毛若柔翎阖动,他没说话,正用另一只手紧按住流血的那条手臂。

而透闻言,则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厚颜无耻!东西拿都拿走了才补上这么一句敷衍的话!

不过,这么恶心的东西送他他都不要,这陈焕仙还揣到身上,也不知道她是癖好有问题还是真不怕死!

透嫌弃地呲了一声。

陈白起无所谓被人白眼,总之蠱王到手,她只觉浑身舒畅。

另一头,她感觉到了罗刹女在她将“蠱王”弄进系统之后,便一直用一双充血怒火涛天的眼神死盯着她的背,几近将她的背部灼烧出一个洞来。

她深觉仇恨值已全数拉到了自己身上,便朝透拱了拱手,快速道:“罗刹女好似已醒来,望壮士能好生保护好相国。”

说完,她便如来时一般,掉头便游走人后遁走了。

而透见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身影,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掉头一看,却见婆娑已被地面游走欺近的毒蛇给缠住,金铃声也被迫停止,再一抬头,只见那罗刹女分明神色已清明。

只是,她的眼神充满了愤恨咬牙的意味,她死盯着陈白起方向,一动不动。

“将我的蠱王还我!”

而这时,后卿浑身一震,他整个人像在河水里淌过一遍似的,额发被冷汗浸湿,他猛地抬眼看向陈白起的方向,眼神既震惊又混乱。

若陈白起此时能够回头,便必能发现——

在除掉那只蠱王之后,当初在精神世界发生的一切,后卿都逐渐想起来了。

那一幕幕发生的场景都冲击着后卿的思缠跟情绪,令他一时之间五脏六腑全都痛纠在一块儿了。

而在全部都想起那一刻,他也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原来,他曾对她是抱有那样强烈的独占欲。

生不在一起,死亦要葬在一起!

他尤记起。

那时,她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寒冬飘雪,大地灰茫,当时,他愤世嫉俗,冷血麻木。

而她最后离开之时,亦是飘着漫天的雪花,那时,他悲痛欲绝,但同时,却又在绝望之中感到一种病态的满足。

在那个永远只有灰、黑颜色的世界,好像从来不曾出现过暖春与盛夏,只有永远枯萎腐朽的秋色与冰冷刺骨的白冬。

但尽管这样,在那个世界,他却是拥有过心满意足的感受。

但在这个现实的世界,明明是仲夏,应该热得人受不了才是,他却半分暖意都感受不到了。

因为他清晰地看清了,现实中的陈白起,她从来都不曾属于过他。

过去,有楚沧月,她与他为敌,如今——有齐国田文,她又与他形同陌路。

想到这,后卿脸上浮起一丝古怪又悲恸的笑容。

若从来不曾拥有,便不会明白一切只是一场梦的空虚与残忍,便不会懂得失去是怎样一种绵刀割肉的痛彻心扉,便不会懂得什么叫求之若狂,若不得之,终生遗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