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主公,喋血接风小宴(七)/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番刺客盟一共出动了两批刺客,一批是由罗刹女带领的战杀型,这些刺客随身携带的兵器皆非魏王宫内的普通甲士能比,他们的备置明显是更为犀利,短刃、铁钩、双斧……特地定制的杀人武器,光从外观上来看,便亦更为乖张、诡异。

因此公子紫皇一时被缠斗其中,难以脱身。

而另一批则是被刺客盟淘汰的杀手,这些杀手通通被罗刹女炼制成了蠱人,它们不食不喝,无呼吸无痛觉,身上的血液并非常人的鲜红,而是墨绿色,眼珠浑黑,指甲尖长,无独立人格思想,一切只依令行事。

蠱人虽厉害,但却只能驱使其一次,因为蠱人已不算活人,他们是无法自行修复身体内外部的损伤,一旦受到破坏再加上身体机能早就已经腐败不堪,便无法再听令行动。

蠱人不怕死,因为没有思想,亦不怕痛,无惧刀剑,因此赢稷刀剑加身仍旧支拉着断臂残躯进行攻击,如此一来,赢稷必须挥足十分力道,直接将蠱人斩腰两截,方能阻止其再爬起来。

只是腰斩之后,蠱人身体组织内掉落的细长虫蠱便会喷溅出来蠕爬一地,看着令人作呕反胃。

“主公——”稽婴嫌弃地捂嘴唤道。

千万别这样考验他的承受能力啊。

于是,下一次赢稷便直接斩其手脚,顿时断手、断腿啪啪四纷掉落,这亦是一场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

“……”稽婴。

二选一,他选择闭眼算了。

另一头,罗刹女对陈白起的杀意执着而疯狂:“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一张臂,怒发喷张,那本就薄透的罩裙下忽然一阵拱动,像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上冒出。

很快,陈白起便看到一只毛绒绒的东西从她的袖管爬出,然后是裙下、脚边、衣领、发间……不过一眨眼,她身上各处便爬出许多的蜘蛛,这些蜘蛛爬速非常的快,它们无视其它人,直接越过人群,迅速朝着陈白起蔓延而去。

陈白起以前虽说不害怕什么蛇或者虫子,但女性本身对这些东西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但是如今,当她一下看到这么多的爬行蜘蛛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她恍然想到,她的体质好像早就已经改变了,这类阴湿昆虫在她的眼中,俨然变成了一种有趣又脆弱的小宠物。

既然是小宠物,她难道会怕?

陈白起饶有趣味地站在原处,只见一只爬得最猛、最嘚瑟的毒蜘蛛即将爬上她的脚背时,她眼睫徐下,脚轻飘飘一抬,再一脚狠狠地踩了上去。

“啪叽”一下,她鞋底绿浆液体“噗”地一下便溅飞了出来。

罗刹女瞪着眼看着她的脚,整个人呆了呆,再缓缓移上陈白起那怡然微笑的脸,咬牙一错,目光阴狠发冷。

“呵,你胆子的确较一般人要大,但那又如何,我这些小东西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这时,其它蜘蛛也陆续赶到,然后将陈白起给围拢在其中,她缓目一扫,只觉成千上万的蜘蛛将她面前的地面都铺成黑色了。

陈白起依旧没有多余的什么表情,她蹲下身来,将脚底已经被踩瘪的那只头锋蜘蛛抓了起来。

在其它人眼中那只蜘蛛明显已经被她踩死了,可当陈白起将那只死翘翘的蜘蛛摆在手心时,只见它那被掏空干瘪的胸、腹却渐渐鼓涨起来了,折断的八肢抖了抖,然后竟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它……分明又活了过来!?

陈白起眸光轻盈,由着它八爪摆动爬上自己的手背,她朝罗刹女温柔道:“摆着其实也的确挺好看的,不是吗?”

婆娑与透一直关注着陈白起这边的情况,因此他们从头看到尾,顿时都惊讶地瞪大眼睛。

“她……她是怎么做到的?!”婆娑目瞪口呆道。

透亦茫然地摇了摇头。

后卿则眸耘深思,不知她是用了什么办法令罗刹女的那只蜘蛛群反叛了其主人,反而依顺于她掌中。

另则,方才那一脚,那只蜘蛛分明已死,这一点他能确信,可被她拎在手中又逐渐活过来了,如枯萎的花朵重展鲜嫩,这样起死回生的事情,简直不可思议。

她到底是弄了障眼法,还是偷天换日了?

要说,他们这边观注的人很少,其它人早就能躲的躲了,能跑的跑了。

但很快,跑掉的人又一脸见鬼的跑了回来。

他们满头的汗,眼睛里含有一种被追捕的恐怖神气,他们嘴唇和面颊惨白而拉长了。

“走、走不出去啊!”

有人干嚎一声,嗓音都带着哭腔。

“嘶——”罗刹女得意又危险地朝着陈白起眦开双排尖牙,额颊处顿时爬出斑驳突起的黑筋,像地面蠕动的蚯蚓在薄薄的皮肤下蹿动。

“你跑不掉的!”

她如同诅咒地撂下这句话,便飞身一跃,四掌着地趴在一棵树上,她长颈扬起,瞳孔略窄竖起,面目古怪而变态,居高临下。

若硬要形容,她就像从人变成了一只巨型蜥蜴一般,只差没嘶嘶地吐出一条长舌了。

这些围拢她的蜘蛛一涌而上全部朝着陈白起发起攻击。

陈白起奇怪地反问:“跑?我为什么要跑?”

她不解地笑睨着罗刹女,当那些毒蜘蛛爬到她脚边,正准备跳跃上其身时,后卿颦紧了眉头,立即从旁赶了过去,而透与婆娑见后卿是打定注意要管“陈焕仙”的事情,便亦只能上去帮忙,可没等他们出手,却在看到接下来一幕而又怔愣在当场。

只见陈白起手上那只死而复生的毒蜘蛛蓦地跳至她头顶,高高隆起的腹部饱满,它朝着陈白起周围噗噗地喷出了雪白的蛛丝,只是这些蛛丝不是呈条状,而是呈网状。

它喷速很快,巴掌大的蜘蛛网噗噗噗,眼肉都难以捕捉其速度,只见不过几秒,它便将地面上爬动飞快的蜘蛛全部笼锁进网中。

蜘蛛在网中挣扎爬动,却被越缠越紧,最终只能偃旗息鼓。

那几百张网铺满陈白起四周,不知情人蓦地一看,还以为自己进了蜘蛛洞穴。

后卿、婆娑跟透:“……”

陈白起轻笑一声,将蜘蛛从头顶捏了下来放在手背上,顺势摸了摸它。

“干得好,小蜘。”

干得好,我的傀儡兽三号。

“你怎么会……”罗刹女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她看着全军覆没的蜘蛛群,忽然尖叫道:“别再装神弄鬼了,还我蠱王!”

她已经料定陈白起是施了什么诡异手段,调换了她的那只毒蜘蛛,再用别的什么古怪蜘蛛来耍把戏。

她不会被骗的!

她俯冲下来,身上的黑色筋脉已布满全身,她指甲飞快生长,一爪挥向陈白起的面目。

陈白起不懂武,自然不能与罗刹女正面对上,她忙退后一步,“小蜘”再度鼓满腹部,呈发射状,朝着罗刹女便噗噗地喷出墨绿毒液,罗刹女动作很快,左闪右避,像鬼影一般,即便是有腥点沾到了她的身上,可她却似半分不怕毒液腐蚀。

要知道“小蜘”的毒液滴落一滴在地面都能兹地腐蚀出一个洞来。

一支利箭从旁射到罗刹女的背部,顿时暴烈的气流炸开了罗刹女的背部衣物,铛!箭头竟偏歪掉地,只在罗刹女愈发泛黑的皮肤下留下一道发白的印迹,却没破皮没流血。

陈白起微眯眼眸,暗道这罗刹女这一身皮肤着实古怪。

罗刹女回头,愤怒地瞪着透。

那满满冷腥的眸子布满了森冷杀意。

透猫瞳嗤笑,再次拔箭而对,却被后卿拦臂道:“普通的箭矢对她无用。”

他盯着罗刹女,半晌不确定道:“这种模样……好似是……”

就在这时,忽然一人从湖水中破面而出,她(他)将罗刹女揽在怀中,见她挣扎尖叫,便取出两支尖针刺入其体内,下一秒,罗刹女便头一歪,昏厥了过去。

那人动作迅雷如豹,他(她)弄昏了罗刹女便飞速撤离了现场,只是……在临走前,他(她)似有意地看了陈白起一眼。

透与婆娑欲追,却被后卿止制住了。

“你们追不上的,那人连暴动的罗刹女都能轻易制住,你们以为这人是等闲之辈?”

说完,他朝陈白起方向望了一眼。

只见她也没追,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人离去的方向,似在神思。

此时,再观其它的刺客跟蠱人都一同被公子紫皇、赢稷跟莫成他们联手解决掉了。

魏王与其侍卫,鲁国与楚国的人都忙上前,急切道:“我等朝出路口连转几圈都转回来了,是否是遇着鬼打墙了啊!”

方才他们怆惶惊惧间只顾逃跑,欲寻魏宫甲卫与其它国搁置在宴会外的甲士,却不料一路上一个人没遇着不说,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处了,这简直将他等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稽婴这时也走了过来,他颦眉道:“方才我也试了一遍,的确走不出去。”

赢稷道:“可是阵法?”

“这事我可不擅长,得问赵国相国了。”他看向后卿那边。

后卿他们解决完罗刹女的事情也走了过来。

他听到了稽婴的话,直接否道:“不是阵法。”

“那是什么?!”燕侯哆嗦着嘴唇,一脸惨白问道。

夜越来越深了,湖面甚至飘起了缕缕白雾,那惨淡的灯火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地面的影子被拉扯得奇型怪状,他们四周很静,也很空,就好像整座魏宫便只剩下他们了。

这个认知令所有人都齐齐打了一个冷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