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主公,盟会的背叛者(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一些灰榍东西,拿在手上细捻了一下。

她清莹眸子略深,忽然不知意识到什么,表情一沉,道:“是毒,或者说是尸蠱毒粉。”

其它正在焦头烂额、不知所措的人乍听闻她开腔讲话,便一同惊奇地望了过去。

鲁侯与燕侯一看,少年面生,再加上她先前一直跟随于孟尝君身后位置,不起眼不出众,便不曾留意。

他们皱眉盯着她,眼中存疑,而魏王则被一女姝搀着手臂,他有些虚胖,一惊后面色发白,额冒细汗,圆润的下巴梗紧脖子便缩成了三层肉,他眯眼迟疑地问道:“这位少侠是……”

能在这一场腥风血雨中存活下来的人只怕都非普通人物,因为哪怕魏王对陈白起不熟悉,亦话留三分余地。

公子紫皇将剑回鞘递扔给一旁的侍卫,他看了陈白起一眼,清澈若翟流般的眸子盈了一丝流光,他道:“父王,这位是陈焕仙,亦是孟尝君的门客。”

魏王“哦”长了一声,便望向孟尝君。

孟尝君移步至前,他衣冠潇潇,眉转邪魅,他扫视了陈白起一眼,问道:“没事吧?”

方才局势紧张,他这边根本顾不上她那边的情况。

陈白起亦走近孟尝君,打量他一下,眸露释然的轻松:“焕仙请的这两位高人看来将主公保护得很好。”

孟尝君颔首,并朝旁的两位露出由衷的颀赏之意。

的确,比起其它人被追杀、恐吓、逃蹿下的蓬头垢面、狼狈慌乱,他一如之前赴宴时那般整洁清贵,这全然是因为一切危险跟威胁早在靠近他周身时便被消灭在前。

陈白起的确很感激莫成与狐镜生,毕竟当初是她要挟方骗来两人入魏宫,于是她朝两人下腰行了一礼。

“方才有劳了。”

莫成一愣,立即托起她。

狐镜生道:“这礼便见外了。”

陈白起挑眉一笑,倒是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了。

礼便不必了,来点实事吧。

陈白起起身,点头,嘴角轻扬:“的确,一礼,太轻了。”

莫成与狐镜生相视一眼,眼中皆浮起一丝笑意。

与聪明人打交道便是轻松,你话开头,她便知接尾。

这时,赢稷似察觉到了什么,他问陈白起:“你方才言毒?是何意?”

“尸蠱毒粉?是这个吗?”稽婴让人取来一支火,他伸出手,指尖沾着些许尘榍,在黑暗处不易察觉,唯火光中折射出一层墨绿的光泽。

陈白起回头,瞄了一眼,道:“然也。”

稽婴瞳仁微紧,握火的手紧攥。

“这位……小客啊,你道我等……我等中毒了?!”魏王边喘边抚着胸口,脸色微微发白,似若陈白起承认,他下一刻便会喘不过气来似的。

陈白起瞥了他一眼,眸转漆黑,下一瞬又恢复了平常。

她态度温和有礼,解释道:“魏王,这种尸蠱毒粉讲来是毒,不是毒,而是一种蠱。”

“什么意思,你既知晓,便速速道来,莫要故弄玄虚!”鲁侯粗着嗓子急道。

燕侯似怕冷哆嗦了一下,他抱着双臂,两撇八字须一抖一抖地,他让他的随行扈从围成一个圈,他立在中央位置以策安全。

他探出头,不耐烦地问道:“什么蠱?蠱是何物?!”

蠱,在战国的确是个稀罕的名称,在江湖上便甚少流传其,更何况是久居深宫的这些人。

“蠱……”陈白起寻思着怎么解释,但想了想,还是觉得先提紧要的讲:“此物为何暂时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最好赶紧检查一下周身,是否有稽丞相一样身上沾染了这类尸蠱毒粉。”

燕侯闻言,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禁不住声音放尖:“有——有又如何?!”

陈白起很想掏掏受刺激的耳朵,她表情有几分无奈:“有,这便表示中蠱了。”

闻言,当场所有人都脸色一变,立即忙手忙脚地开始彻查衣物、手脚、毛发皮肤。

最终,无一例外,全部人都中招了。

其实不用查,陈白起大抵也能猜到结果。

在场但凡想逃,尝试想逃,却最终都兜转回来的,必然是中了蠱。

见他们慌乱成一团,陈白起按压双手道:“请诸位国君先冷静一下,即便中了蠱亦非即刻会毙命,只要有时间,想法解蠱便是。”

魏王一把推开搀扶他的女姝,他几步跑上前,肚腹上下颤动,冲上来便抓住陈白起的肩,白胖的手施力道:“这个蠱是何物,中了蠱的我等会如何?会死吗?”

“父王,您冷静些,容焕仙小弟好生讲来。”公子紫皇见此,忙上前扶过魏王劝慰道。

陈白起抬眸,略微感激地回视了公子紫皇一眼。

“你知此物,可有办法?”赢稷眸转漆黑,如渊如云。

孟尝君亦面色难看,他冷道:“我不曾与任何人贴身接触过,又何时沾染上此等秽物?!”

陈白起听他们你一言我一句,有质问、有不解、有愤慨,她明白他们此刻心中定是复杂的,可问题是她哪里懂如何解蠱,她知道这个“蠱”是何物,还是靠着系统的官方释译,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她虽不知解法,却可以跟他们科谱一下“尸蠱毒粉”的内容。

“此物乃尸蠱毒粉,乃是蠱人死后尸体病变产生的一种能够随风而飘散于空气中的一种毒粉……这种毒粉沫很细、亦很密集,一般而言,越多的尸病产生的尸蠱毒粉便越多……”她眼神一转,示意众人看一眼那些被秦王赢稷斩得七零八落一地的蠱人尸体。

其它人一见,又听闻空气中四布的尸蠱毒粉,顿时一个个如同皮肤过敏一样使劲地拍打自己周身,生怕沾染多了这种尸蠱毒粉,还有人抓挠着裸露在外的皮肤,一脸惊惧惊蛰。

陈白起皱眉,阻道:“迟了,如今只怕我们身上都沾满了这类毒粉,而这种毒粉其实亦是一种蠱,它一旦沾染到人的周身,便能迅速通过皮肤进入体内,然后一变二,二变三,三变万数,直到逐渐侵沾身体的各个角落……呃,就相当于,你如今的脑……”陈白起点了点自己的头,然后又点了点心脏部分:“亦就是你的思想其实已经与你的身体背道而驰了。”

陈白起说完,他们都有些茫然停下手,不解她的话,她便解释得再显浅一些:“举个简单的例子,方才为何你们怎么跑都逃不出去,甚至一路上不曾见不到任何一个人?那是因为,这种尸蠱毒已经令你们的眼睛、听力、甚至感知都发生了改变,只要施蠱者不想让你们离开,你们便只能永远在原地打转,回到施蠱者的身边。”

这下,所有人都听明白了,而明白之后一个个也都如丧考妣。

“该死的,我等会……最、最后会变成如何?”楚侯面色发青。

陈白起轻叹一口气,也意识到情况不容乐观,但照直说只怕这些养尊处优的君侯会挺不过,事情又会变得更麻烦了。

“你尽管说吧,这事早知总比懵然不知得好。”孟尝君冷静道。

陈白起看了孟尝君一眼,见他还算这群人中比较镇定的一个,便也安心了些,她看向那一地冒着墨绿血液的蠱人尸体道:“最坏,便是如他们这般……”

所有人顺着她目光一看,顿时都倒吸一口冷气。

瞪着那堆蠱人尸块,心顿时都是拔凉拔凉的。

魏王快晕过去了,他连站都站不稳了,好在公子紫皇力气大,能撑住他这么大一堆肥肉站着。

燕王双目发直地站在原地,双腿直打颤。

鲁王则是急得搔头抓耳,高山一样的身躯都快垮下来似的。

孟尝君脸色略微发青,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稽婴与赢稷则在交言深谈,明显一时也无计可施。

这群人中,唯后卿他的神色一如往始,只是所有人都被这尸蠱毒粉给扼住了心神,并没有注意到他。

陈白起也在想方设法,这时,后卿忽然靠近她,语含轻柔道:“你方才冒着危险过来与那罗刹女争抢的是何物?”

陈白起一抬头,便见后卿离她十分近,她一抬眼,便看到他的那张夺人心魄的面容。

风吹细烛摇曳,他坠于额间的血玉,衬得白皙近乎透明的肤质愈发精怪妖孽。

这张脸,像极了古稀腊神话故事里的神祇,无一不是最佳的角度。

听他忽然问起这事,陈白起回过神后倒是没第一时回答,她心下警惕,略微探究地盯着他的眼睛。

意外看到他的目光在凝视着她时,少了天生疏离的清冷,反而让人一触便如浸温泉,令人有一身暖洋洋的舒适。

陈白起并没有被他突然其来的亲厚对待感到颀喜,反而有着几分惊疑不定。

她悄然退后一步。

似看出陈白起对他如同小猫对陌生人一般乖剌的戒备,他轻笑一声,道:“你可安心,我只是问问,并不打算与你争夺。”

陈白起想了一下,也不隐瞒道:“是蠱王。”

闻言,后卿又笑了一声,他感叹道:“也是,你啊从不落宝,若非是重要之物,你倒不会拼着被罗刹女追杀的风险亦定要先抢到手中。”

陈白起后知后觉地猜到:“你是不是想到办法了?”

“方才你说我等所中尸蠱毒粉,此毒非毒,乃是中蠱,你既如此多的蠱毒事情,为何会不知,这罗刹女的蠱王便相当于蠱中的一国之王,可号令天下臣民尽归顺。”后卿盯注着她的眼眸。

陈白起先是怔忡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像映满了星幕。

“对啊,我有蠱王,它便可解蠱……”说到这,陈白起又停顿了一下,自言自语:“可它怎么会听我的?”

这蠱王毕竟是罗刹女以心血喂养长成的,哪会随随便便一个人得到便能使唤得动。

后卿一面感叹陈白起颀喜时那一双如银河星幕般漂亮的眼眸,一面收敛着狼本能的狩猎侵略性,装成羊的温和口吻道:“既然它不听你的,你又为何要抢它?”

陈白起知道他不会问这么一句无意义的话,于是她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后话。

后卿被她这样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只觉心像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挠了一下,有痒又麻。

他喉中一动,便道:“方才罗刹女的那只毒蜘蛛,你是如何令其死而复生的,又是如何驯服它为你所用?”

他看向陈白起肩头那只不那么显眼、安静爬于她发间的“小蜘”。

此话一出,陈白起顿时茅塞顿开了。

对啊,它不听她的,那么她便让它彻底成为她所有的,如此一来,一切便就可以游刃而解了。

不得不说,虽然后卿并不一定知道她的秘密,可是他那敏锐的洞察力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他总会留意到一些别人忽略、没有察觉的东西,然后像蹲守草丛数日的猎豹,一击……击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