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主公,盟会的背叛者(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蠱王”契约成功之后,陈白起终于凑齐傀儡兽四小只。

傀儡兽四号——小蠱。

一旦将“蠱王”练制成傀儡兽,与她达成主仆契约,便不必人教,她便白白获得一身来自传承的蠱毒知识。

她将“蠱王”重新取出,只是之前在透脚下那团血肉模糊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它依旧是一团肉色,但又不纯粹是片死肉的颜色,如今有了一种肉桂的淡粉玉润,它表皮光滑圆润,像晨露水珠欲坠,亦似秋实果皮饱满欲破,总归是令人很想用手揉一揉、捏一捏、戳一戳,是否如想象中那般吹弹可破的触感。

圆圆软软的一团,巴掌大小,长着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睛,懵懂而无知,头上两条细长的触角时不时地欢快摆动、沮丧耷拉,便是它的全部情绪、感情象征。

陈白起重新将“小蠱”从罐中假意取出之时,后卿在旁瞥见,明显感到诧异。

他盯着“蠱王”看了两眼,呢喃道:“好似……与之前的那团……那只不同了?”

透耳尖,听到话后,亦凑过头来,他本是嫌弃地探过头,但在看清陈白起掌中之物时,猫眼徒然一亮。

像猫见了毛球一般,有了挠一挠的兴致。

“方才只是偶然一眼瞥之,浑身是血,丑不拉叽的,如今这蠱王倒是……挺好摸的样子。”透舔了舔嘴唇。

他伸出一根手指,想戳一戳那软绵绵、晃荡荡的一团。

婆娑及时看过来,便一巴掌啪地拍在他的手背上。

透顿时火大:“你作甚?”

婆娑软糯腔调道:“别乱摸,这玩意儿是蠱王,你不怕死便摸它试试。”

透不服地指着陈白起,道:“她为何便能摸它?”

婆娑闻言,没好气道:“你能与她一样?人家明显将那蠱王收服了,它方能这样乖顺,否则一般人倘若试探摸它,绝对会死得很惨!”

婆娑好歹对蠱的知识有那么几分了解,讲得都是他知道的一部分。

后卿这时道:“蠱王浑身都是毒,只要它愿意,更可控制万蠱,寻常人的确不可轻易触碰。”

透听了后卿的话方才完全信服,他舍舍不恋地看了一眼窝在陈白起掌心处软绵绵的团子,这才悻悻地收回手。

陈白起在后卿他们主仆讲话之时,并无插言,等他们都讲完后,陈白起方对后卿道:“方才多谢相国提醒,如今我已可以替你们解蠱了。”

“可以解蠱?!”婆娑惊道。

由于他这话没有控制声量,顿时其它人都隐约听见,纷纷转望过头来。

孟尝君率先回过神,他看向陈白起:“怎么回事?”

陈白起对他道:“回主公,焕仙方才无意中从罗刹女手中夺下蠱王,如今它已被我驯服,焕仙便想着,可用蠱王控制解除我等身上的尸蠱毒粉。”

“什么?!”

所有人都一扫方才低糜焦躁的情绪,面露喜色。

刚听完陈白起的解释,那边魏王便精神一震,肥蠕的身子抖动,兴奋地指使旁边人,道:“快,快将那蠱、蠱王替孤取来,替孤解毒!”

一名魏金卫听令,亦是内心激动,鼻息贲张,他携着剑几步跨过众人,来到陈白起面前,二话不说便伸手从她手中抓走了“蠱王”。

却不料,那名魏金卫还没转身,那只手便瞬间传来了巨大的痛楚,像被人拿刀砍断了似的。

“啊——”

他当即松手,翻掌一看,却见从掌心处开始,整只手掌都开始了乌紫发肿,他痛得嗷嗷直叫,双目瞠圆,只见皮肤底下甚至有什么东西正在不住地鼓涨移动,他吓得脸色大变,惨叫摔地。

陈白起颦眉,将摔在地面的“小蠱”重新捡起,小蠱此刻心情不佳,两只触角怒发冲冠,整个肉桂色的身子都开始泛红。

魏王见此,顿时脸色大变,甚至还后退一步,又惊又怒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其它人也一头雾水,纷纷看向陈白起。

陈白起轻飘飘道:“这可是蠱王,万虫之王,它可不是什么小虫子或者小宠物,它可是连人都能变成蠱的万蠱之主,贵国侍卫未免太过鲁莽急切了。”

想到之前不怕痛、不怕死、无知无觉的蠱人,其它人都同时寒了寒,望向陈白起手中那团软绵发红的物甚终于有了忌惮跟恐惧。

“那你、那你怎么没事?”燕王颤声道。

陈白起好笑道:“它便是我驯服的,自然如今不会伤害我,至于其它人……我却不敢保证了。”

“啊——”

这时,那魏金卫早已痛得满地打滚,面额颊处都蹿滚着移动的鼓包,那鼓包所移动之处,他便惊恐地瞪向何处。

公子紫皇看了一眼,便走上前,他先是朝陈白起歉意抱拳:“方才是魏国无状了,望陈小弟能看在紫皇的面子上饶他一命。”

陈白起看着他那双清澈蔚蓝的眸子,半敛眼睫,施行回礼。

“哪里话,公子严重了。”

陈白起伸手摸了一下“小蠱”的头,将它竖张起来的触角压软下去,她柔声:“别闹了,这次便饶过它。”

蠱王自有蠱王的脾气,即便陈白起是它的主人,她也不打算以命令的方式令它强行屈服。

估计是被主人的手安抚舒服了,“小蠱”脑袋上的触角不再硬棚棚地竖直着,它们摇了摇,“小蠱”方一个弹跳到了那个满地打滚惨叫的魏金卫身上。

那名魏金卫如今是闻虫色变,一见“小蠱”爬到他身上,便吓得连连蹬腿直退。

双手摆舞道:“呜啊——救命……走开、走开!”

“小蠱”才不管吓没吓到他,它直接在他手背上跳一下,便又弹回到了陈白起的手上。

这时,傀儡兽三号“小蜘”爬到它的旁边,如同将军一样守护着它的王。

众人再一看,只见方才痛不欲生的魏金卫慢慢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他的手逐渐恢复了原样。

他爬起身,惊奇万分地看着自己的手,颀喜溢满脸上。

“我、我好?!”

看到这,鲁王粗着嗓子道:“这个什么蠱王的,既是那罗刹女的东西,它真能听你的话,解除我们身上的尸蠱毒粉?”

他话中有置疑与不信。

陈白起也没有打保票,她道:“理论上是可以,不妨……试一试?”

其它人闻言,脸色是一变再变。

试,还有一线机会,不试,便等着变成那种受人控制,不死不活的蠱人吧。

“据闻赵国的相国乃鬼谷子的弟子,不知这事你怎么看?”鲁王道。

后卿温眸笑睨转陈白起:“我自是信任她的,她要试,便试吧。”

鲁王闻言,顿时表情古怪。

而孟尝君则听出几分宠溺的意味,他眸转阴郁,凉凉一晒后,心中低咒。

真是见鬼了!

孟尝君面转清华,但贵郁的泛紫双眸却邪魅丛生:“人是我孟尝君带来的,她的话本公自是全盘接受,若诸君怀疑,便由我先试。”

赢稷亦道:“姑且一试。”

陈白起见有异议的闭嘴了,没异议的都站她这边。

她便着手布置道:“首先我们得将感染源……呃,也就是这些蠱人的尸体清理干净,让四周围的空气变得干净,这样便可避免我等再次中尸蠱毒粉。”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眼下能干事的人少,谁都惜命,即便是活下来的几名魏宫侍卫宫妹也都不愿去处理这些“脏东西”。

莫成道:“我来。”

他几步走过去,扯起地面上的红毡地毯,将长长的地毯卷成一股旋风气流,利用旋转的气流将四周围、包括地面掉落所有的东西都一块扫进了不远处的河水之中。

扫荡过境之后,众人一看,方才还杂乱不堪的宴会一下便变得空荡荡的,众人都惊觉孟尝君身边的随从本领高强。

陈白起朝莫成比了一个拇指。

干得好!

莫成虽不知比拇指的意思,但大抵也看懂了陈白起比这个动作的含义。

他抱臂勾唇一笑,倒有几分痞痞不羁的意味。

陈白起道:“接下来便一个个前来解蠱吧,不知由谁先?”

孟尝君身为陈白起的主公,自然是需要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她的。

“本公先来。”

陈白起颔首:“那便请主公先来吧。”

孟尝君道:“如何做?”

陈白起抿唇一丝微笑,道:“只需静静地站着即可。”

孟尝君要说完全不紧张那也是假的,毕竟见识过蠱人跟蠱虫这类令人反胃的存在后,一想到这东西如今就存在于自身,自然浑身上下鸡皮疙瘩冒不停。

陈白起将“小蠱”轻轻地放在赢稷的手背上。

孟尝君的手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方才那个魏金卫的惨状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敢小看这只小玩意。

“主公莫担心,小蠱知道你是焕仙的主公,绝不会受害你的。”陈白起在一旁小声劝慰。

孟尝君瞥了她一眼:“谁说本公担心了,它虽是你的,可你是本公的人,如此讲来,它亦是本公的,本公岂非怕自己的虫子。”

陈白起闻言,嘴角笑意加深。

若不担心,你倒是将浑身上下的肌肉放松一点试试啊。

知道孟尝君爱面子,陈白起也不拆穿,只道:“小蠱,解。”

“小蠱”在孟尝君的身上开始慢慢蠕动,这一动,便见他的面色一下变得难看,肤色发青,像一下褪尽了血色。

“主公,如何?”陈白起问。

其它人一直在观注着这两主仆解蠱的实况,见孟尝君有反应,更凑近了几分观看情况。

孟尝君看了一眼眸露担忧的陈白起,眼底泛红,却硬着头皮道:“无、妨。”

无妨个鬼!这小虫子到底对本公做了什么,快痛死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