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主公,盟会的背叛者(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周围人都看到孟尝君的手臂几息间便足足肿涨了数倍,底下皮肤薄透,紫黑血管一跳一跳,似被什么细长的东西在贯蹿游动。

似曾相似的场面,却又不尽然相同的场景。

他们都惊怔当场,一时不知所措。

陈白起瞥了一眼,面色冷静,仍在耐心轻柔地安抚着唇色发青,身冒冷汗的孟尝君。

后卿见陈白起对待孟尝君的态度,是如此区别与别人,仿佛她的全神贯注只留给他一人。

他目光泛凉,心底翻涌的黑水冒泡炸裂。

只见“小蠱”那无缝的头一下裂开了一条缝隙,状似嘴,然后一口便“咬”上孟尝君那条鼓涨的手臂,那一“口”就像在他的手上开了道闸口,只见瞬间无数条细长的紫黑虫子破肉而出,争先恐后地挤进了“小蠱”的口中。

“……”

妈呀!

几乎在蠱虫被引出那一刻,围拢观看的人一下都急流勇退了好几步,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

“这……”

“怪、怪物!”

有人咽了一口水:“不、不会我等亦要如此吧……”

就在其它人惴惴不安之际,赢稷的那条手臂从一开始的涨紫变异,到后来的消肿,再到最后无异样只剩下几个指大血洞的伤口。

伤口位置皮肤泛白,像流尽了污血一般,只剩干涸的洞口。

孟尝君深吸一口气,如今只觉身上也不痛了,耳目也清晰了。

这时他才明白,陈焕仙之前所讲中蠱后,人的意识与感知都在逐渐下降,最终变成一具傀儡尸蠱是怎样一种情况。

他想,若非解蠱成功,他是不会感知到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最终只能在无知无觉中丧失意志,变成一具受人操控的人蠱。

他低头,茫然却诧异地盯着小蠱,道:“它方才做了什么?”

陈白起迅速拿出金疮药,替他的伤口处理包扎,一面回道:“小蠱替主公将尸蠱毒粉生成的蠱蛆全部召集在了一块儿,再吞噬入腹,如此一来,主公便再无威胁了。”

孟尝君回忆方才的场景,心中了然便没再开口。

倒是魏王那双眯眯眼看向孟尝君手臂的那只“蠱王”,半惊半疑道:“倒想不到它还有这等本事,我当它只有害人方厉害。”

陈白起顿了一下,弯起嘴角,语含有禅意道:“凡事如刀刃,害人者可用之,救人者亦可用之,端看落入何人之手罢了。”

见孟尝君解了尸蠱毒粉,其它人的心也一下活络了起来,既惊奇又雀跃欲试,争先恐后上来涌跃解蠱。

陈白起道:“既然此法奏效,那便挨着轮着来吧。”她想了一下,咳了一声,有些假公济私道:“方才我这方侍卫为护诸位动了真气,只怕尸蠱毒素会随气血涌动而流蹿得更快,便按病情轻重来先后顺序吧。”

莫成与狐镜生闻言一愣,都齐齐看了她一眼。

陈白起朝他们眨了眨眼睛。

她可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圣人,有好事当然要先紧着自己人。

两人算看懂了陈白起的小表情含义,都不同程度地露出了笑意。

她一说完,便先给莫成、狐镜生先解尸蠱毒粉,其它人试图以权相压,但赢稷却先一步淡声道:“理当如此。”

魏王、鲁侯跟燕侯等人都斜视他一眼,眼底都有着控诉,然后再硬生生地咽下那一口怨念。

方才除了他们这群废渣五没帮忙,秦王武力高强亦算是出力最多者,自然排序在前,因此这个先后顺序,他自然乐见其成。

可既然秦王都率先开口了,若他们再执意反对便有失了君侯仪态风度。

后卿接口道:“既然有了解决之法,是先是后都只不过多等一等,这点耐性本相倒是不缺,若诸君情急,不妨后卿便自请排在最尾便是。”

再听后卿这番大义凛然的话,显得好像他们多贪生怕死一般,鲁侯板着脸,立即反驳道:“孤、孤不急,孤愿最后!”

燕侯不如鲁侯口快否认,只矜持地收了收神色:“本君亦不急。”

魏王倒没说话,他那胖呼呼的白肿面庞上只呵呵干笑了一声,便若无其事地朝前看,似没听清他们在讲什么。

后卿这才露出笑道:“既然鲁侯与燕侯如此谦让,那后卿也好不与两位相争,拂了两位面子,只好先在前解蠱毒了。”

其它两人闻言猛地转过头瞪着他,脸色顿时又黑又红。

MLGB,这个狡猾又不要脸的臭狐狸!原来方才那番以退为进的话是在跟他们下套哇!

魏王是只老狐狸,他看穿不戳穿,唯此时出来作和事佬道:“哎哎,两位,莫要生气,方才孟尝君的那位门客不是讲了,气血上涌会加速毒素流蹿,咱们这身上带着毒呢,悠着点,悠着点啊。”

两人闻言,果然也不敢再气了。

每人解蠱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只是前头的尸蠱毒粉蔓延的速度较慢,越后面便越迟钝僵硬,但一轮下来,其它人都解脱了,唯剩下最后一人鲁侯。

陈白起摸了摸吃撑了的蠱王,正欲走近他,却见鲁侯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陈白起抬眸。

当鲁侯看到陈白起那双阗静清潾的双眸时,他面似针刺般发麻,他似不放心般嘴硬道:“这、这解蠱毒的方法你是如何知道的?倘若你换法害人,我等岂不中了你的奸计?”

其它人闻言,都奇怪又不解地看向他。

不明白鲁侯为何会忽然这样讲,方才陈焕仙分明已替他们解了蠱,他亦亲眼所见,岂能作假?

孟尝君面容冷然下来:“鲁侯若不信,那便不解便是,何故以污言害我门客?”

陈白起倒是没有反驳,她问道:“鲁侯,你是不打算解蠱毒吗?”

鲁侯眼珠转动,正欲上前,突然,他面色骤变,转身便抚胸呕喷出一口黑血。

陈白起一怔。

很快,她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动静,一回头,便见魏王、燕侯等人东倒西歪,方才刚解蠱时正常的肤色也逐渐变青,嘴流黑血,明显是中了毒。

只是……这毒从何而来?

“主公!”

陈白起目光一移,快步走近孟尝君身边掺扶起他,这毒来得汹涌,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陈白起迅速巡视周围,只见在场的除了秦王、魏王、燕侯、鲁侯、孟尝君中毒之外,其它人却是好端端的站着,包括她在内。

由于秦王与孟尝君有内力暂时还能勉强压制着毒素,只是嘴唇发乌,而魏王跟燕侯、鲁侯他们却是口吐黑血,踉跄倒地。

“父王!”公子紫皇急切喊道。

“主公!”

其它侍卫扈随都围绕着各自的主子焦急呼喊。

狐镜生快步走近孟尝君,打量其面色,皱眉道:“是中毒了,且毒性迅猛,若不即刻找到解药,只怕……”

莫成接口道:“只怕挨不过一刻钟。”

鲁侯等人闻言,面露大骇,鲁侯喉中咳血,指着她眦目怒道:“是、是你给我们下的毒?!你那只蠱……那只蠱王分明是害人的!”

魏王闻言一晃,脸色惨白无血,嘴唇却是深色乌紫。

他抓着公子紫皇的手臂,目光锐利地射向“陈焕仙”,颤声道:“是、是真的吗?”

公子紫皇并没中毒,他闻言看了陈白起一眼,回过头道:“父王,我等都解了毒,并无事,倘若她要害人,岂非连孟尝君也身中剧毒?”

魏王一时哑声。

鲁侯挣扎着起身,他口喷黑血又道:“是你——”

他指着安然无恙的后卿,眼底既是震惊又是急切道:“是你与陈氏妖人相勾结,来、来谋害我等,是否?”

后卿挑眉,十分优雅如莲般走近他,视线俯视:“哦,杀了你们,与我有何好处?”

燕侯、魏王等人闻言先是一惊,尔后却觉鲁侯的话着实没有依据,如赵国相国后卿所言,杀了他们这几国的主君,除了与几国结死仇之外,又有何好处?

鲁侯恨声瞪他:“谁知你是如何想的,说不定……说不定,你与那楚王勾结,打算——”

陈白起倏地起身,由于动作太大,所有人一下都被惊着了。

鲁侯的话被逐渐逼近的“陈焕仙”堵地喉中,只见那一双温凉的眼眸此刻已然带了寒意。

“解药!”

鲁侯一惊,失声道:“你说什么?!”

陈白起道:“毒是你下的吧。”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鲁侯双眼瞠圆一脸不可置信:“我若下毒,岂非自己也身中剧赌?”

其它人闻言亦表示不信。

唯赢稷若有所思地看着鲁侯,孟尝君没有插言,后卿眸露笑意,公子紫皇颦眉。

陈白起没心情废话,这毒可不是罗刹女给后卿所下的那种慢性毒药,时间不等人,她也等不起。

“我劝你赶紧将解药拿出来,否则……”

她肩后的“小蜘”顺着她的手臂一下便跳到鲁侯的脸上。

鲁侯双眼一下便变成了对眼,惊惧地屏息,想动手将它打下去,却又怕他一动,这只毒物便会给他“来”一下狠的。

“放肆,你知道、知道孤是谁吗?!”鲁侯气极败坏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