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主公,九长癸黑市(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这边也根本没听姒姜讲话,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不对劲啊……”

姒姜多看她两眼,便顺着她的话道:“我觉得这不像是楚沧月一贯的行事作风,你之前讲他拦路截杀后卿,接紧着刺客盟的罗刹女窥得空隙暗中下手,因此联系楚沧月与十二城的刺客盟之间有买卖,此事我倒有些怀疑……”

“怀疑什么?”陈白起问。

姒姜看着她的神色,话在嘴里转了一圈却又咽了下去,摇了摇头。

“这次刺杀亦是,之前各处设伏为阻六国会盟成盟约,合成一体吞噬楚国,可如今六国特使已到魏,六国会盟已然展开,正所谓覆水难收,楚沧月难不成不知如今即便是杀了六国会盟的主谋,但凡暴露了此事与楚国有关,接下来便相当于与六国结下死仇,不死不休,而为何鲁王与那些刺客会如此轻易便暴露了楚国,这根本便是一种不合情理的方式……”

陈白起与姒姜对视一眼,同时想到:“除非……是有人故意激发双方的矛盾!”

“是谁?”姬韫问。

姒姜道:“哎,你说会不会是周王国?毕竟我等随行队伍中有一个周王国的人,楚国被灭,六国实力增强,这必然是周王国不愿见到的。”

姬韫道:“此事尚不定准,莫要无据猜测。”

陈白起看向姒姜,道:“但这事必定牵扯足够大了,鲁王为一国之主,能令他冒死下毒,无畏其它五大强国,这必然有什么后手,而刺客盟此处是由后卿等人口中得以联系,再加上刺客盟打着楚沧月的名号,这事也需打个问号……”

“罢了罢了,这些事情一时半会儿哪理得清楚,趁天没亮,你还是赶紧去眯一下,待精神好些,说不准这脑袋会更清晰些。”姒姜道。

陈白起也想得头昏脑涨的,她点头。

“你们也是,去休息一会儿吧。”

姬韫道:“白起,幺马至前日离开便一直不曾归来,你可是安排他做事了?”

陈白起颔首。

她看了看天色:“嗯,我让他去替我办了件事情,天亮后估计会回来吧……”

在这之前,她得亲眼去“盯”一下九长癸黑市的情况。

——

话说另一头,幺马穿上了一件长及地的黑色斗篷,戴着黑色手套,将浑身上下遮掩得严密深沉,他领着一群戴着牛鬼蛇神面具的队伍终于赶到了九长癸。

别说他们这样一打扮起来,的确令人感觉到高深莫测,一路上哪怕遇上人,亦是生人勿近的气场。

这一路上,马沂狭窄的古林道上昏暗迷离,只有蹊灌林丛中的莹火虫飘流时的光亮,偶尔有一道如幽灵般安静飘过的人影逝去,其余便是风声、树声与窸窣前行的脚步声。

而所有人的路程,最终都聚集在了一棵华盖遮天地的百年老槐树下。

老槐树干很巨大,树枝上呈散伞装挂满了灯笼,点点橘黄的、灵动的光,在树叶间飘浮着,令密叠的树盖明明暗暗,凹凸有致。

到此地的人不自觉仰头,仰望上方如同仰望星空一般,星点光茫映亮一片天地。

不远处风声簌簌,树丛蹿动,似有人影恍惚。

幺马忽然感觉一阵背脊发寒,他看了看四周,总觉得有人在暗处注视着他们。

联想着之前那师徒俩的话,心想,这暗处指不定还真有人在窥视打探。

他挺了挺腰杆,忍着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伙什一般四顾张望的模样,他凝神静气,只看着进入黑市的那条路。

可惜,他面前是前方无路,只有一片泽水草泥潭,黑夜将一切撕扯得迷离又暗沉,再加上莽林密集,可视度极低。

左三圈、右三圈,差一步鬼门关,多一步阎罗殿,莫怕,莫怕。

引路灯、长又长,踏错一步鬼门关,误越一步阎罗殿,可怕,可怕。

这是九长癸的入门口诀,写在一块人高的石碑上,碑体漆黑,字体鲜红,尤其显眼。

这是记载与说明如何进入九长癸市集的。

幺马等人是第一次来九长癸,为了不能暴露自己的见识短,也为了能保持这神秘的姿态,不可与人询问,唯在旁静杵如柱,暗暗观察旁人如何进入。

等了一会儿,来来往往的人果然只瞥了他们一行一眼,便自顾自的行动消失在大槐树下,而幺马也大抵看清楚了路数。

于是他一行人也可以开始行动起来。

这左三圈与右三圈是指围着大槐树的树干转,多一步不行,差一步不行,方向转错了也不行,幺马领着人谨慎地左转了三圈,又右转了三圈,只闻“轰”地一下,地面似隆动了一下的感觉,忽然在他们身后的那一片黑暗处徒然亮起了两排灯笼,底下也竖腾起了一溜长供行的石板梯。

“不就是个集市,偏搞得这般神鬼……”

幺马他们顺着石板梯一路前行,以光为引领,长长一条路,紧接着便见前方隐约似有一座石拱桥。

他愣了愣,默念着……引路灯、长又长,踏错一步鬼门关,误越一步阎罗殿……

看着那一条长长的灯路,他心底忽然发怵。

这九长癸连入门诀都能让人听出血味来。

忽然,前方似有争执,似有人不顾队伍强行插队,却被旁人怒推挤开,却不想失了平衡,从石板梯上跌落,他却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黑暗中一物一跃而起咬断了脖子,血溅一地。

幺马脸色一黑:“……”妈呀,这里好可怕,我想回去了!

走过石板路,接下来过石拱桥时,他们一行便是更小心翼翼了,因为这座桥共有三条路,左入洞、右入穴、中间朝上……生怕再重蹈覆辙之前的悲惨,幺马等人又没动了。

走哪一条路?

幺马又开始念:“引路灯、长又长,踏错一步鬼门关,误越一步阎罗殿,可怕,可怕。”

“可怕、可怕啊……”

他观察这三条路,左边的洞看起来十分平坦,无光,右边的是下阶,有光,估计是朝地下走,而中间则是朝上,步步拾梯,有光。

这次别的人的选择参考便不作准了,因为这三条路皆有人走,且都是一去不回头,天知道哪一条路才是正确的。

“引路灯,长又长……”这表示灯是引路的,这无光的只怕不能选。

于是只剩右边的地下道与中间的阶梯路。

“踏错一步,误越一步,鬼门关,阎罗殿……”幺马一下便醒悟过来。

“这两个地方都是地下,若踏错或误越皆为错误,那么便只剩一个选择了。”

抱着惴惴的心思,幺马带着一众人上了桥,再进入了中间的通道,等他们再次出来之后,便来到了另一座天地。

明明是黑夜,却不知是用了何种手法,眼前的一切都一扫之前的昏暗寂静,反而是一片辉煌明明亮热闹的场景。

如同在黑暗中开辟出了一场闹市,修铸的黑石街道十分宽阔的,火光洒在这条街道上显得特别明亮,百转千回,中央的搭建的茅草铺位至周围一路延伸,每一个铺位都竖着一张旗帜,旗上绣着铺位的独有纹路与名称,累累似叶,令人仿佛步入一条神秘、热闹、古典的长长的走廊。

这里有各类各式古怪的人,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们基本上都不以真面目示人,有戴上面具的,有捆上布巾的,也有藏于幕后的,无论是买的人还是卖的人。

走在在繁华的街道,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在为自己的目标奔走着,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过很少有人会叫价还价,都是一口价定下。

这时,幺马才觉得自己是来赶了一个集市,而非去闯关获宝。

想了想,他觉得自己现在倒是应该拿出“陈焕仙”给他的那个锦囊来看了。

上面写着两个大字——阴家。

阴家——阴阳家的那个阴家?!

幺马将那张长布帛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确定自己没看错,顿感觉自己头皮一麻。

等等,这真是拿他当传奇人物来办事啊,这阴家的东西是那么容易忽悠过来的吗?!

他身后的人见幺马拿着陈大人的那个锦囊看完便一直没动,便奇怪地问道。

“怎么了?”

幺马道:“见鬼了。”

“什么?”那人一时没听懂。

幺马摆手,一副有气无力道:“没什么,去找阴家的铺位吧。”

“阴家?”问话那个叫子君,显然是一个跑江湖的,一听“阴家”他的脸色变了变:“那个……大兄弟,阴家是阴阳家的那个阴家吗?”

幺马没好气道:“除了那个阴家能满足你们家陈大人提出的要求,还有哪个阴家?”

说完,他便先叹了一口气。

见子君一脸犹疑不决时,幺马咬牙道:“走吧,时间不等人,不管什么阴家阳家,这一趟咱们办不成事,便也不用回去见陈焕仙了。”

他们过街走巷一路看着哪家摊子是打着阴家的旗号,终于,在中央火渠的旁边看到了阴家的铺位。

一般而言集市越朝内便越少人气,若平时这街道确实是很清静的,但如今却忽然热闹起来了,街中间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有着各样的身材,穿着各样的衣服,有着各样的面孔,层层密密地围成了一个大圈子。

“这便是阴家的铺位。”

子君去探看后回来跟幺马道。

“先看看。”幺马道。

他们一行人除了人多势众之外,还有各种道具加成的全副武装,令人既惊疑又避讳,因此他们一靠近,其它人便或多或少散避开来。

幺马挺直了背脊,端着陈白起给他的人设——高端、神秘又危险的姿态立于人前。

他瞄了一眼铺位,上面没摆任何大器件,只摆了三排玉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