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主公,锦绣之路(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魏国杀六牲祭天过后,六国正式于祭典中订下盟约,具体内容款项如何陈白起不知,但却也能大概猜得出来。

陈白起没跟着孟尝君去大祭,她并不想亲耳听到五国之间虚情假意联盟的誓约,另外她也还有其它的事情需要处理。

芦苇荡的一条溪流径中,陈白起与莫成并肩散步其间,溪水潺潺,风怡日和。

“楚国能反鲁,便表示楚国对六国的联盟早有成算,此仗倒不一定会输。”莫成道。

陈白起听了这话挺意外的,她看着他一会儿,忽然笑言道:“你在我这儿讲楚国不一定会输,这岂不是在讲我主公这一局或许赢不了?”

莫成支了支头上的竹编圆帽,露出一双碧眼道:“我看过你给鹞部队发送的信息,你在查楚国的一些往事,你与楚国……是否有往故?”

陈白起闻言表情没变,摇头。

“不过是替别人办事罢了。”

莫成想起一人:“你是说姬韫?他好像也曾查过楚国一些事情。”

“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再问?”陈白起负手走向前。

莫成追上去,他道:“这件事情我知道的要比鹞部队查到的更详细,如果你愿意拿什么来交换的话,我可以将我所知尽数告诉于你。”

陈白起脚步顿了一下,她站在原地没动。

但她不想被莫成看穿,于是偏头反问:“你想知道昌仁当年为何要这样做?”

莫成一愣,反射性点头:“对。”

陈白起想了想,直言道:“因为一个秘密计划,巫族想要复活巫妖王。”

“什么巫妖王?”莫成碧眸一紧。

陈白起道:“类似于……被神化了的巫族之王。”

莫成嗤道:“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靠人来创造出来一个神,这岂不是在讲梦话?

陈白起挑眉,腔调拖慢道:“别人或许不行,但巫族……他们太多离奇又判经离道的手段,或许真的办到了呢。”

莫成道:“即便是要复活那个所谓的巫妖王,却又为何要害钜子?”

陈白起比出两根手指:“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莫成眼角一抽,咬牙道:“好,你想知道什么?”

陈白起沉默了一会儿,问:“孙鞅背后之人是否是秦王赢稷?他是秦国安排在楚国的细作?”

莫成明显对这件事情是知情的,他平静:“没错。”

得到肯定答案后,陈白起垂落袖内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那孙鞅杀陈娇娘,是否是秦王赢稷所授意?”

莫成学着陈白起先前的模样,举出两根手指道:“这也是第二个问题了。”

陈白起看着他,眼中有着通澈的洞悉与了然,她道:“看来这个问题你并不知道答案,但既然我已经确信第一个,那么第二个我自有办法自己去讨要答案的。”

她说完欲走,莫成却一把抓住了她。

“陈焕仙,巫族要复活巫妖王,除了钜子之外,还有其它受害者吗?这件事情你为何要帮他们保密?”

他手如五根钢筋,锁住陈白起动弹不得。

陈白起看了一眼他的手,又看向他的眼睛,无奈道:“我哪是要帮他们保密,我是为了你与墨家好,你以为巫族是寻常的种族吗?他们为了完成这个计划,可能是潜伏在你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这头告诉了,你或许下一秒便会遭到背叛。”

莫成:“那你呢,你为何不害怕?”

陈白起半敛睫毛,嘴角浮起的笑风轻云淡:“我不会有事的,只要我不告诉你,你不会有事,我也不会。”

莫成怔然。

“那我最后再问你一件事情,便当之前替你守护孟尝君的报酬,飞狐统领是不是他们复活巫妖王其中的一个目标?”

陈白起没有直接回答他,只道:“我曾答应过他们,要替他们治病,但这个病或许是转机亦不一定,至少暂时他们不会有任何事。”

莫成没完全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但却听懂了狐砺秀的确是巫族人的目标之一,难怪当初他会遇上巫族人。

莫成皱紧眉宇:“巫族的人复活巫妖王到底是为了什么?”

陈白起拂开了他的手:“你说呢,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总归不是去复活一个死人来普天同庆吧。”

莫成顿时一脸无语地瞪着她。

“别这样看着我,我过几日便会随主公返齐,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估计会很忙很忙,巫族的事情便靠你自己去暗中调查吧。”

莫成眼神一下便盯住了她:“你又要做什么?”

陈白起撑了一个懒腰,回眸一笑:“当然是回国收获成功的果实了。”

——

莫成离开后,等回到齐营大帐时,陈白起看到姬韫跟姒姜地谈话,她走上前道:“在聊什么?”

姒姜回头看她,关切道:“没什么,怎么样?”

他们知道陈白起约了莫成去谈话,只是不知道谈话的结果怎么样了。

陈白起:“嗯。”

姬韫见她神色较先前多了几分阴郁,便问道:“怎么了?”

陈白起看向他,最终还是吐露了实话:“孙鞅的确是赢稷的人。”

姬韫墨玉般的眸子一下变冷。

“果然是他!”

陈白起道:“孙鞅如今稳扎于楚,只怕现在连赢稷也控制不住他了。”

姬韫道:“若想报仇,就必须将他深扎的根基彻底铲除,如此一来,他便无根所依,只要风稍大一些,便能将它吹倒。”

“那我们便一路杀到楚国、杀到他的面前去!”姒姜道。

陈白起忽然抚眼一笑:“没想到要打破自己曾经守护的一切才能够死得瞑目,总感觉命运似在开一场整人的玩笑。”

姬韫与姒姜看向她,一时都没有说话了。

——

从祭天大典回来之后,孟尝君便召了陈白起去见。

孟尝君浅紫流溢的瞳仁满是志得意满:“明日我们便启程返齐。”

陈白起愣了一下,问:“主公何以如此着急?”

孟尝君道:“大事已成,如今各方就位只待我等了。”

陈白起反应过来,喜道:“其它四国都愿襄助主公?!”

孟尝君点头,道:“这便是我们的文书契约,另外这份六国盟约你也看一看。”

他递给她两份简书,陈白起接过,将文书契约看过之后,又拿起另一份看:“这利益分配乍看之下倒是公平,只是楚国这几块如此肥沃之地却为何无人争抢,由其尽流入了魏国的胃中?”

陈白起不解问。

孟尝君探过头,就着她所指的舆图所圈看去,想了一下,方道:“此处不是江陵以北至东林区域吗?据闻此处长年被闲置,既无耕种也无开荒,不过一片荒地罢了。”

陈白起却摇头:“其实这片地看起来是被闲置了,但实则这是一块肥肉,内里矿量丰富,乃楚国重点看顾之地之一。”

孟尝君一愣,猛地一拍案几:“我等都被这老狐狸给骗了!”

陈白起见他半分不怀疑她的话真伪,直接便信了,心中不免有些高兴。

她笑道:“既然魏王认为已经成功瞒过主公你等,那我们何不弄一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到时候在神不知鬼不觉时便宜让我等占了,料这个恶意欺骗同盟国的魏王也不敢与主公当面对质询问的。”

孟尝君听了她的主意,一扫方才的怒意,他阴险一笑:“善!大善!焕仙你的脑子倒真是转得快,一眨眼便将我的损失又全数拿回来了!”

“谢主公赞誉,不知这军事、物辎等如何分配?”陈白起问。

“关于出兵一事,由齐国与楚国隔着重峦大山,路径既遥远又需爬山涉水,于是最终商议下来,我们齐国主要负责各国的物资,另再出一千斥候兵即可。”

“齐国……不出兵?”陈白起诧异道。

孟尝君道:“集四国之兵力已完全足够应付楚国,尤其是魏国是诸国兵力最强的。”

“那需要主公要出多少物资?”

孟尝君给她报了一个数。

陈白起道:“如此之多?一下从齐国抽出如此多的备粮跟物资,若遇上紧急之事,只怕于国有损。”

“此事我也想过,从齐调自然是几乎耗空了整个国库,然而从我薛邑出,却只是九牛一毛,况且如果不拿出足够的东西来填饱这几国贪婪的嘴,他们又岂会真心来支持我?”

其实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可另外四国几乎是抱着挖空齐国的价钱来要的,简直不要太趁火打劫。

只是如今既不能与他们撕破脸,还得彼此之间紧密合作,所以这亏不吃也得先吃着。

不过,有句话不是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她便先记着。

“主公的决定自然是正确的。”陈白起道。

孟尝君道:“再说,拿之换来更有价值、更为贵重的东西,这买卖我们不亏。”

如此一想的确不亏,陈白起笑道:“既然主公愿意一掷千金来铺就一条锦绣前程,焕仙自然鞍马随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