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主公,凶境之地(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将煮沸的竹叶青缓缓斟入四杯盛茶漆器当中,香烟袅袅,熏起的白色烟气朦胧了她润泽漆亮的眼眸。

她叹息道:“富贵险中求,历来便是如此。”

这话却引得其它人侧目,或有许多不赞同或觉诟病——听她这口气,是准备拿主公来换“富贵”啊。

她扫过一眼,便抿唇笑了一下,将茶器皿摆于他们面前,示意他们可饮。

“眼下焕仙料这齐王亦不敢做出什么冒险之举,顶多便是软禁主公于宫中一段时日罢了。”

袁平将茶器皿不耐烦地挪到一旁去,撑案沉目道:“倘若你估算错误呢,万一齐王狗急跳墙……”

陈白起态度温和平静,她就他的质疑,将想法娓娓道来:“这并非估算,你看,早不急晚不急,齐王忽行此计,必是我等之前以各方流民催动齐内民意扰乱庙堂的计策达到了实效,而主公此次平安自魏归来,只怕齐王对主公的惶恐与猜忌方达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了。但齐王毕竟乃一国之君,再加上此人性格历来优柔寡断,便不是什么风厉雷行之辈,他若无真凭证据与理由,断然不敢随意处决一位在国内声名显赫的国公,于是他便只能行此下策。”

“那么以此推论,他既不敢明着对主公下手,必是有所顾忌,而若他在寿宴中对主公行下手,一来他无法向天下人交待,二来他也无法向主公底下的那些人交待,所以如今他能做的便是暂时先囚禁主公于宫中,再行设法将主公在外的手脚一一斩去,到时候方能放心大胆。”

冯谖算是在场老奸巨滑之人,他自懂陈白起的话听着无错,但人心这个东西却是千变万化的,谁也不能完全读懂另一个人。

“你所言的确有理,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冯谖意味深长道。

陈白起想了想,便道:“我会与主公一道进宫的,另外,我亦会在暗中安排好高手随时接援,到时倘若真的遇上不可估计的危险,那只顾主公一人脱身必然没多大问题。”

其它人听了,神色一动。

但孟尝君却掀了掀嘴角,似笑非笑地睨着她,古怪道:“丢下你一人逃跑?本公是这样无出息之人吗?”

陈白起知他并非真心动怒,而是开玩笑的,便亦打趣道:“那两人一起逃跑,难不成便是有出息了?”

呵——苏放听他们这一问一答,失笑摇头。

袁平那紧绷严肃的表情也松怔了一下。

冯谖端起漆器,慢悠悠地饮了一口清茶,然后挑了挑眉,用力朝杯口深吸一口。

这茶……倒是别有一番清香味道,饮时满口香醇,吸一口如云雾中的雨露般沁人心脾。

这茶是“陈焕仙”自创自捣的,先前他还瞧着不敢苟同,如今却觉别出心裁。

他又饮了一口。

孟尝君指点台面,长长的欗桂袍袖垂落一截垂地,静幽麝香,他口气松懒道:“那便不逃便是,本公便不信,他们这等胆小鼠辈还真能吃了本公不成。”

苏放与袁平一听,都惊怔地看向他。

他们也算孟尝君身边的老人了,自然听得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便表明他已打算赴宴。

袁平道:“主公……”

孟尝君举手,慢腾腾一眼看去,此时,风吹过他的衣襟,层层叠散的襟袍扑撒了几朵花瓣,宛如点染了春意:“此事便如焕仙所言吧,若我入了宫,他们亦会对薛邑这边的事情放松警惕,这样我们的计划才能万无一失。”

苏放跪地叠掌,道:“主公,苏放亦愿随主公一道入宫。”

孟尝君伸手搀起他,垂视道:“苏先生,你负责的商运一事至关重要,无需舍下要事陪伴本公入宫,焕仙陪着本公即可。”

苏放闻言,看向陈白起,似在评估她是否能独自担此重任。

陈白起扬起无害的微笑,随孟尝君一道劝道:“苏先生要办的事情的确不容忽视,主公便放心交给焕仙吧,焕仙可保证,绝不会让旁人伤了主公一根毫毛的。”

冯谖此时搁下茶皿,拱手向孟尝君道:“至多半月,万事俱全,我等定会不顾一切杀入齐宫救出主公。”

孟尝君颔首,昂首负手,懒散靡迷的眉目似一下被叨剑斩碎了,展露出底下的峥嵘凌厉:“到时,一切都将不同了。”

“臣等愿与主公共谋天下大事,不计生死。”

三人同时撩袍下跪,异口同声,铿锵有力。

——

八月初九,齐国临淄早已下放了公告为庆宫中如夫人的寿辰城中需张灯结彩,统一穿上喜庆之衣,百工暂歇,商铺酒肆与雅会可彻夜达旦,不必宵禁。

孟尝君辕驾曾得齐王特赐可直接入宫,不必于宫门前下马步行,于是一路人辚辚入宫之时,天色已然霞光渐弥。

寿宴举办的作派仿着以往旧例,铺整精美的器皿与陈设,案几上摆上诱人的珍馐美味,斟满名贵的列国老酒,还有各色风姿婀娜俏丽的侍女游走摆布。

殿中摆上了百来张绿案凭几,一案一坐,可供百来人入席,此次来了齐国许多诸公大臣,武将军尉,只见歌舞合乐,满堂锦绣华丽。

孟尝君来时,宴中的尽举饮谈暂静了一瞬,但很快又若无其事,他举步于中央空落的地毡走至齐王的高座,一路上他观察,发现宴中但凡与他有私的一个朝臣都不在,在此的皆为齐王的心腹文臣与武臣。

如此拙劣之计,倒是难为齐湣王了。

“田文幸不辱命已完成了王所交待之事,此乃六国会盟之文书,望王启阅。”孟尝君掀袍下跪,并奉上一绣犰狳狻猊相斗的金黄卷帛。

堂上齐湣王枯瘦如秆,而底下孟尝君巍峨如玉山,凛然而华美,两相对比,只觉一人已日薄西山、垂垂老矣,一人却是如日中天,扶摇直上。

齐湣王随意扫了一眼,便假意起身虚扶了他一把:“此事孤便知交于田文定是妥当,快,起身吧。”

他声音温和仁善,不见任何罅隙或龌蹉。

随从下去将孟尝君奉上的六国结盟文书取过,又躬身交于齐湣王手中。

而齐湣王并无耐心翻看,只随意笑扫了一眼,便交给身后之人处置。

齐湣王又将目光投注于孟尝君身上,那绿豆小眼虚眯了一下,握拳轻咳一声,他今日面上涂了粉,唇上也抹了口脂,如此一来气色倒是比之前看上好了许多,可如此作态,却又令他那张伪善的面孔多了几分呼之欲出的衰败腐烂之感。

“王看起来这段日子倒是越来越康健了。”孟尝君面上赞笑着,心底却已冷眼观其如何自取灭亡。

齐湣王闻言喜色乍露,但随即他又敛了敛,道:“托丞相的福,替孤前往六国会盟,将会盟一事达成,让孤方在宫中省事养病,今日,既是如夫人的寿宴,也是孤对丞相的谢宴啊,来,快入座吧。”

言毕,立即有两名绝美的宫姝飘至孟尝君身前,轻柔地替他解下罩袍,款软有致的将人扶进长案前就坐。

孟尝君的位置安排较前,刚好能与齐湣王抬头谈话不至于被宴中杂谈之声混淆。

入坐后,又有两名宫姝扭腰摆臀地挤开了孟尝君身后一众随侍仆人,捧上最精美的铜鼎玉爵,骚首弄姿地向爵中斟满宫中的名酒。

被挤退的随侍之一陈白起被喷了满鼻子香粉,但她不见恼,却反而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看向孟尝君,却见他难得正襟危坐,对一众美人的献殷勤视若无睹,只漫不经心地环视场中环景。

她心道,对主公使用美人计这简直便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谁不知主公他不惜花费重金培养了一院子的环肥燕瘦的美人,便是用来敬献需要拉拢合作的巨头,要讲最懂美人计之策,非孟尝君莫属。

“谢王的赐酒。”孟尝君抬手行礼,继疑惑道:“今日乃姑母寿辰,却为何不见姑母呢?”

齐湣王摆了摆手,似遗憾叹道:“哎,本是为如夫人贺寿,却怎知她今日忽感抱恙,便是年岁大了,一日胜过一日衰老病败,吾忆起前年如夫人与阿父一道时的光景,那时如夫人也曾待孤如亲子般看顾过一阵,念及旧情,便想着替先父善待故人,为她贺寿以延鹤命。”

孟尝君仅轻笑了一声,半垂的眉眼被灯火的光闪烁着阴暗不明,他亦不多问了。

但齐湣王却似一下对过往之事有了与田文聊起的兴致,他道:“说起来,孤与田文你啊也认识了十多年了吧,遥记得你第一次入宫时不过七、八岁,那时阿爷将你带至我面前,让我领着你于宫中玩耍,那时我便常常与你去如夫人处,你可还记得?”

孟尝君抿了一口酒,搁下爵,语气淡道:“臣自然记得。”

“那时的你啊天真稚趣,常常将孤的话当成圣御,无不遵从,只可惜啊如今你长大了,孤却感觉你与孤的心日渐疏离了许多啊。”齐湣王叹息道。

孟尝君却笑道:“王说笑了,田文待王之心一如儿时,不曾改变。”

“哦,孤这身体啊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孤常常会回忆起小时候与你一道玩耍的时光,只怕这是回光返照之相吧,既是如此,那孤便想让田文暂留于宫中陪孤一段时日,你认为如何?”齐湣王看着孟尝君道。

孟尝君当即惶恐道:“王有天佑,乃福寿之相,万不可如此讲。”

齐湣王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目光像火舌一般舐人,他哑着嗓子,声音徒然阴郁了下去:“想来田文也许久不见如姑母了,难道便不想去陪陪她?”

孟尝君抬头,看齐湣王看他的目光明灭难辨,如同淬了毒液一般,在夜色中发绿。

“王此话何意?”

齐湣王似用尽了浑身力气,忽地朝后一躺,双臂展开,阖目一闭。

“动手吧!”

他的话很轻,只有旁边人听得清,只见一随卫举起一铜爵,将其掷于地面,锵地刺耳一声,宴中早已埋伏的武将便掀案而起,如猛虎扑羊之姿。

陈白起见此,面上大惊,立即奔向孟尝君。

“主公,且小心!”

却见她刚迈一步,旁边便是一柄锋利长剑搁于她颈间,迫使她不得不僵停下来。

而瞬息之间,孟尝君亦已被人围困住了,逃脱不得。

这时,齐湣王缓缓睁开眼睛,凝视着下方被十数柄长剑架于身上的孟尝君,居高临下,隐有得意之态,他漫不经心地问道:“如今……你可愿进宫暂居一段时日?”

孟尝君目光如冰,回视着齐湣王冷笑一声,拱手道:“王之命,田文不敢不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