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主公,相依相伴(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她并不知道,恐怕连孟尝君自己的内心也是复杂难辨吧。

陈白起看向门边,问道:“主公打算如何进去?”

孟尝君转开了眼,勾起嘴角:“我如何出来,便如何进去。”

陈白起闻言笑了一下,朝他行礼:“那焕仙这便先回去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疑。”

孟尝君颔首:“那你自己多小心些,最迟半月我们便不必如此避讳……”他的话还没讲完便忽然停下,只因他听见有一队人正朝他这方走来。

他眸变一瞬,便朝陈白起使了一个眼神,陈白起懂起,立即退身躲于廊柱后,再借着夜里树荫跟墙角夹缝的掩护,观察着这边。

她也奇怪,如此晚了,会是谁在等孟尝君?

那队人走近之后,姜斐那张略显文气而矜持的面容露了出来,他身后随了一队宫卫仗灯,他一停,他等便躬身退后而立,呈半圆迎光而射。

姜斐抬眸,朝着孟尝君这厢行了一礼。

“不知孟尝君如此晚了,何以在此处久久逗留,不回住所?”

孟尝君眯了眯眼,忽炙的光亮令他略微不适,但他却并无斥责,略微适应后,他方打量了姜斐一眼,似笑非笑道:“本公不过随意在此处逛逛,倒是公子斐既觉夜深了,又何故来到此处?”

孟尝君的反问并没有令姜斐感到讶异,他起身,十分贵族式地笑了一下。

他眉眼平和,如同谦谦君子一般,他道:“其实是斐心急了,明知夜里前往是叨扰,却仍旧任性为之,还请孟尝君见谅,其实斐是为了一件事而来。”

孟尝君早知公子斐这人看起来平易近人,但实则却有一副相反的铁硬心肠,所以他并不会被他的假相所欺瞒。

他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何事?”

姜斐双目真诚,面含微笑道:“还请孟尝君能割舍一位爱将。”

孟尝君闻言扬唇,上佻的眼尾像蝎尾勾,惹上几分不知明觉厉的阴郁:“爱将啊,本公身边倒是不缺,却不知公子斐欲要何人?”

姜斐倒是不惧孟尝君的不悦,他轻叹一声:“只怕孟尝君这是明知故问了。”

“哦……”孟尝君嘴角笑意加深,但眸光却愈发黯黑,似恍然地点头道:“你所讲……可是陈焕仙?”

姜斐向孟尝君下揖:“然也,还请孟尝君能割爱,斐定以厚礼而谢之。”

孟尝君一时沉默无语。

而姜斐则抬眸,盯着他。

他想,倘若孟尝君够聪明的话便会应肯,毕竟他如今自身都难保,又何苦拖着一位拥有奇才的下属一块儿陷在这泥潭中,如此既得罪了他,也是保不住陈焕仙的。

孟尝君寻思一会儿,张嘴……姜斐面含“成竹在胸”的笑,正待孟尝君应下,却听他一口拒绝道:“不行!”

姜斐表情一僵,紧接着,他面无表情地看向孟尝君,语气沉了下去:“你可想清楚了?”

这下连尊称都省略了,可见姜斐对孟尝君不识时务的态度十分不满。

孟尝君抱臂,嘴角扬起的笑略有几分放荡不羁的风流,他眼尾有意朝身后的一处位置流转一下,然后道:“陈焕仙,她便如同我的半身,离了她,公子斐难不成想让本公只拖着半个身子游走世间?”

姜斐一听这话,着实呆了一下。

而躲得无人察觉的陈白起也怔愣住了。

半身?

这真是多么重要又夸张的形容啊。

姜斐却是不信,毕竟他自觉还算了解他这个人,一个重利重权者,何愁身边无人,又岂非将一介门客谋士看得堪比自身这般严重。

“看来孟尝君是如何都不愿放手了?”姜斐阴了阴眼,语气轻飘飘地。

“呵。”

姜斐挑眉,点了点头,如同重重拿起却轻轻放下般:“是斐太着急了,那斐……过几日再来吧。”

他一转身,众侍便拥着他而一同离去,他们带来的光亮也随之撤离,只余一片黯淡的银月光。

等孟尝君身边无人,陈白起方走了出来。

“主公,方才你……”

不等陈白起讲完,孟尝君便问:“你可感动了?”

陈白起看着他,而他亦眸含笑意,有几分调侃几分玩味地瞧着她。

她想了想,便点头。

孟尝君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凑近她的脸道:“这便对了,本公便是想要让你更加死心踏地跟着本公,要知道想抢走你的人着实太多,倘若本公再不将你看紧些,你岂不是便被这些虎视眈眈的人给撬走了?”

陈白起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在他“你有话便讲”的鼓励眼神中,动了动嘴:“焕仙哪是那么容易变节之人……”

孟尝君听了她的话倒是心花怒放,他放缓语气,语调柔和如同这天上的月亮:“一人守太辛苦了,本公便与你一道守着。”

这下陈白起只觉她的满腔话语都消失掉了,她看着他,有那么几分难以适应。

他干嘛忽然对她如此好?

孟尝君似看懂了陈白起眼中的意思,他道:“本公与别人是不同的,他们可以向许多人敞开心扉,亦可有许多推心置腹之人,可本公如今却是无父无姆,无兄弟姊妹,身边连可信之人都极少,如今你看到了本公最难堪、亦是最隐匿的一面,按本公一向的作事风格,这样的人必是要斩草除根的,可奈何本公舍不得杀你,便只能将你牢牢地锁在视线之中了。”

陈白起听了直接失神了一瞬,然后痛心疾首地控诉道:“主公,你这是在套路我吧。”

孟尝君不解:“何为套路?”

“便是……”陈白起眼珠转动了一下,道:“便是你挖了个坑让我自己跳。”

孟尝君笑:“那你可曾跳了?”

陈白起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双眸如水洗一般透澈明亮:“我早就在坑中,何需再费这功夫又跳一次?”

孟尝君被她这一笑,笑得心肝都颤了一下,像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展开,扑棱地飞了起来。

他想,她其实也一样在套路他吧。

——

陈白起悄然无息地回到了她暂被软禁的“芜院”内,一夜安睡无梦,翌日,陈白起起身,然姜宣却一日都不曾出现过,于是她便在芜院内看似无所事事,实则进入系统内炼了一日的丹药。

入夜后,她便让“小蚊”去看看主公那边的情况,“小蚊”飞入寝室,见他已然熄灯睡下,便也无多想,以为被他被监禁无事可做,只能早睡。

第二日,姜宣依旧不曾出现,入夜后,陈白起依旧如昨日那般让“小蚊”去孟尝君那边看情况,见他又早早便睡下了,便不觉心生疑窦了。

第三日,陈白起没再进系统炼丹药了,她一日便待在房中,与“小蚊”视野共享,一直盯着孟尝君那边的情况。

一日下来,孟尝君那边无惊无险,与她这边安静而无聊的情况相似,从早到晚几乎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一个,只能局限于小小的空间内活动。

他没受到什么迫害令陈白起放心下来,可入夜后,她忽然察觉到一件事情,那便是这一整日都无人给他送上膳食,只有茶水。

陈白起冷下眼。

这才明白那日姜斐所讲的“过几日再来”是个什么意思。

这几日姜宣虽与她冷战,但每日送来的膳食与瓜果却是半分不曾懈怠,但孟尝君那边却足足被姜斐给饿了二日。

陈白起此刻心中似揣着一团火,便也食不下晚膳了。

趁夜防守松懈,她便将晚膳的瓜果甜糕带去给了孟尝君。

孟尝君听到敲门声,正狐疑纳闷时,却见是陈白起过来了。

他似讶了一下,忙将人拉扯入房中,阖上门便问:“你如何过来了?”

陈白起将包好的吃食放到案几上。

孟尝君目光一滞:“你怎么……”

他这几日由于不曾好好进食,面削略显苍白的嘴唇抿紧了一下。

陈白起放下后,回头道:“这是芜院中备于焕仙的用食,焕仙觉得这些瓜果时令鲜美,糕点亦是甜而不腻,便想着拿些过来与主公一道品尝,主公可愿试试?”

陈白起说着,便拿起一块恭敬地献上。

孟尝君看着她皓白手腕,那纤骨玉指捻着一块绿糕递上,又抬眸看向她面容,见她态度自然,眉眼于灯下倒有几分温婉娴静之态,令人不忍拒绝,便神使鬼差地伸手接下。

但却并无放入口中,他淡淡道:“你如何知道的,莫非又是那只蜘蛛告诉你的?”

陈白起道:“主公在说什么,焕仙什么都不知道。”她一脸茫然地讲完,便笑意盈盈地殷勤道:“主公快试试,方才焕仙揣在怀中一路带来,还是热着,凉了便不好食了。”

孟尝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觉自己的某种坚持似崩塌了一角,他失笑一声,便也顺着她那“若无其事”的表演,将一切搁下,放了一块入嘴里。

很甜,甜到齁,完全不如她所讲的那般甜而不腻。

“如何?”陈白起问。

孟尝君忍着颦眉的冲动,维持基本匀速咀嚼,道:“嗯,甜而不腻。”

以往这样不合他口味的膳食,孟尝君却是哪怕一口都不愿将就的,但这次他却尽数吞咽入了腹,他想,或许是因为他饿久了,也或许是……她朝他笑得太甜,这甜食是甜到齁,但她却是真的甜而不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