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主公,齐国风云(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王持剑越前,拦在孟尝君的身前,他剑指“陈焕仙”,大小眼扭曲狰狞,咬牙道:“何方妖孽作祟!孤乃天命之君,岂会惧你!”

姜宣亦欲迈前,却被姜斐一把给攥住,姜斐低声道:“莫动,此事古怪……”

姜宣一怔,然后看向陈白起的脚下,他道:“她有影,她未死。”

偏此时,一守卫面白如雪,他乃先前替“陈焕仙”收殓之人,他探过其鼻息,确认此人已亡故。

“她非人!她分明已死,且她身中一剑,即便是不死,又何故能安然无恙,好端端地站立于此处,她定是鬼怪变化而成!”

他的一声厉喝尖锐,隐约可闻其中的颤音与恐惧,其它人听了都不受控制地倒退了几步,神色畏惧,手脚发软。

而齐王额头青筋一跳,反身便是狠辣一剑刺穿了那名守卫的胸腹。

“妖言惑众,尔该死!”

他朝后用力一拔剑,血溅一地,守卫倒地死不瞑目,那睁大的眼睛尤盛恐怖。

齐王左右巡视众人,他气息不稳,持剑的手也抖动得厉害,再观其面色无华唇色泛紫,肤色涨红,眼瞳充血一般瞪得极大。

“她分明是用一些巧人手段迷惑了尔等,还愣着作甚,且不速速将此贼斩下!”

兵卫一个激冷,立即振动精神,纷纷看向场中那人。

她同他们如临大敌一般紧张害怕的模样不似,她站于园林中如沐春风,那清澈如碧水般的眸子用着一种不染杂质的眼神看待世间,看似那样风来云来,如此轻松自在。

只是此情此景,她一人面对在场数十军甲,再加上墙上趴着的十数名弓箭手,这种“轻松”与“自在”便变成了一种令人心底发虚的古怪与狐疑。

“上!”

齐王厉喝。

护卫与甲士咬紧牙关,握紧手中兵器围上前便朝其身影砍去,但下一秒却捕了个空。

他们一惊,手心已汗湿,茫然张望四周,这时有人一看脚下,一道影子正静静地停留着。

他们猛地看去,便见“陈焕仙”其实一直便在那儿,一步也没有挪动过,而他们方才的进攻却如同老眼浑浊一般忽然辨别不清楚方位,朝着空气一顿挥砍。

“不必管人,盯着她的影子!”姜斐忽然出声道。

其它人一听醒神,便当真不看人,只盯着地上无法抹去的影子。

陈白起这时抬眼,正好与姜斐对视了一眼。

姜斐猝不及防看到了她的眼睛,顿时只觉一股寒意从背脊如触电一般迅速传遍了全身,他眸心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

陈白起见此,抿唇轻笑了一下,神色仍旧可有可无。

倒是有些眼识。

但姜斐对她的忌惮更深了,像是一种本能感应一般,恍神间,他连抓紧姜宣的手都不自觉地松开了些。

“不必留情,全部动手!”齐王再次振臂吼道。

在场的护卫甲士不再愣神,他们硬撑着一股狠气便是就盯着“陈焕仙”的影子上砍、射,而陈白起玩的一手“移形换影”在被抓到尾巴时,她便也不再用这种基础的幻术来迷惑人眼了。

她伸手抚眼,一抹桃艳粉色染上她的眼角,她眼波流转,指尖轻滑,将那抹妖异的颜色点聚浓缩于指尖,她放下手,只见指尖上飘浮一滴似血似胭脂般的水滴,然后她轻轻一弹。

那一滴便如一条红线划过众人眼前撞入之前被齐王刺死的那名守卫身上,只见那名早已死去、并死得极为憋屈的尸体胸膛突一下拱起,他猛地瞪圆眼珠子,从眼角处的血管逐渐染黑,如同蜘蛛网一般遍布整副身区,他脖子伸得长长地,四脚挺直,不住地扳动,像一条濒临缺水的金鱼。

“哇啊——”

众人吓得喉中咕咚一下咽下唾沫,有人则惊叫缩腿。

很快,他挺起身体,扭动一下脖子,咔咔地站了起来。

这下全部人都惊呆了。

陈白起将蠱王的子蠱再加上她的血气为代价召唤的“死亡之徒”名僵。

“僵”得到复生,他的意志便是主人的意志,她让他战,他便战。

“僵”虽名僵,但其动作却并不僵,他跳出来便一脚踢起脚边的配剑探手握住,然后便与陈白起周边的护卫甲士混战在了一块儿。

弓手在高处,早已吓得跌落墙下,而其它的人见一具“尸体”便这样毫无预兆的活了过来,都被吓得失了战意,只顾慌张疾退。

本来齐王的护卫与甲人数众多若齐心协力,以“僵”的初等级对抗,自是能打得赢,只是人一旦陷入自己的恐惧,太过害怕便会失去了正常的反抗能力。

“一群无能之辈!一个被孤杀了的人何惧之有,本公既能杀他一次,便能杀他两次!”

齐王披衣跌地,他赤着一双脚啊啊地越人而冲上前,其它人皆没有反应过来,唯姜宣挣开了姜斐,第一时间亦紧随其后。

“僵”身前乃一名护卫,自有武功傍身,听风辨位的本能尤在,他反身便一刀挡开了齐王的剑,再收回时至齐王额面砍去。

“父王——”姜斐骇得面上血色全无。

而姜宣则从后推开了齐王,只见那刀面迎头而来。

他瞳仁一窒,第一次觉得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那腥冷的刀风刮得他头皮发麻,面皮生痛。

“停下!”

一声急令在“僵”即将夺了姜宣性命时响起。

因此,那一刀没有落下,只堪堪停于他鼻尖前。

姜宣一寒,他转目看向陈白起,陈白起则静静地注视着她,两人皆没有对对方讲一句话。

因为彼此间都无话可说。

这时,被姜宣救下的齐王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他跌跌撞撞地一把捡起地主的剑,双目如鹰如狼一样狠厉地盯着孟尝君的方向,双手紧握用力,躬下腰便奔步狠捅而去。

陈白起余光扫到,面色一变,当即拂袖声色俱厉:“尔敢!”

她一怒,当即艳阳晴明的天色便一下昏暗下来,静滞于一旁的“僵”一阵刺耳瘆人的吼叫,便一下膨胀成了一个二米多高的巨尸。

他双目赤红,面无表情,几步便跨撵赶而上,一掌张开按住了齐王的头给提起,齐王剑落地,他抓着巨尸的手“啊啊”惊恐挣扎喊叫,却被他随手一扔砸到了院墙上,当即“砰”地一声墙面裂纹,他噗地一口喷血如涌。

见此一幕,在场的人都惊奇得像一截木头一般愣愣地戳在那儿,浑身冷汗涔涔,再也兴不起半分对抗的念头了。

陈白起见已无有阻碍,便走向了安静得有些异常的孟尝君,她扶住他,欲替他解绑:“主公……”

孟尝君忽然出声问她:“你是人……是鬼?”

陈白起动作停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认真的模样,道:“我自然是……呃?”

她一句话还不曾讲完,便猛地被孟尝君给抱住了,他的怀抱十分用力,与他平静与隐忍的神色不同,这个拥抱充满了失而复得的激动。

陈白起眨了眨眼睛,有些意外看向他的双手,嗳?这绳子是什么时候解开的,方才不是还被人绑着吗?

孟尝君伸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索,像在自我肯定一般道:“你的身体是热的……”

陈白起赶紧制止了他,解释道:“其实在观星台上,焕仙只是用了一种瞳幻术令所有人相信焕仙被刺客杀死了,实则我一直安然无恙,只是当时我若活着便易拖累主公,倒不妨假死一番,一来可放松他等警惕,二来也可暗渡陈仓去处理一些事情。”

至于处理什么事情,比如用邪巫之力弄个什么假的日食天象,或者在护城河内召唤些死物整些危言耸听的动静,再或者暗中帮组织招揽些人马、瓦解敌军的防线类,她觉得暂时便先不讲出来邀功了,毕竟解释起来过程又是一匹布那么长。

孟尝君深吸一口气,抓着她的双臂:“你连本公都骗!”

他眼中有气、有怨、有喜,总之复杂得紧。

“焕仙不是暗示过主公吗?焕仙讲过,明日我会亲自来接你的啊。”陈白起睁着一双秋水般明媚的杏眸,无辜辩诉道。

孟尝君气结,也气笑了:“然,焕仙讲过,可本公却差点以为你是变成了鬼来接本公了!”

哈?陈白起闻言,顿时心虚地干笑了一声。

“那主公不怕?”

孟尝君哼道:“何惧之有?”他顿了一下,看着她时眼神一点一点变深,他叹了口气,道:“说来可笑,本公倒是盼着你能出现,本公深信着,哪怕焕仙变成了鬼怪,若有灵,亦只会守护于本公,而非加害本公。”

陈白起闻言愣了好一会儿。

不会吧,连她死了都还得给他“打工”,她还真想问问,他这股子自信究竟打哪儿来的?

虽心底吐槽他的自大,但陈白起却无法抑止听了他番话后面上浮起的笑意。

她道:“有如此信任焕仙忠诚与能力的主公,焕仙又怎敢轻易死去?焕仙还想能陪着主公一道建功立业,成就不朽将来。”

孟尝君忽然问:“焕仙,这便是你的心愿?”

她点头:“是。”

“那本公记下了。”

——

另一头,姜宣急奔向齐王,他滑跪于地,伸手将地上的齐王抱于怀中,他看着口鼻都在冒血、奄奄一息的齐王,眼一下便红了,他喉中哽咽地喊了一声:“父、父王……”

齐王勉强睁眼,他撑着最后一口气交待:“宣、宣儿,齐、齐国孤便交到你手中……你万、万不可辜负……宣、宣儿,你说得对,孤的确除了这王位便再无其它贵重的东西……所以这唯一的……唯一交于你手中的东西,你定要替孤守护好……”

姜宣低着头,泣不成声,眼泪一颗颗地滴落:“宣儿知……”

齐王:“你低下头……”

姜宣一愣,偏过脸低下头,齐王于他耳边讲了一句,便再度闭上了眼睛,而这一次,他却永远都睁不开了。

姜斐早也赶过来了,他站在一旁看着齐王的尸体亦是泪流满面,只是他却明白眼前他还不能上前打扰,他知道父王临终将有话要向宣弟交待,待父王将遗言讲完,他才扑上前,抱着他的尸体痛哭出声。

“父王啊……”

而在齐王去了之后,姜宣将人交给了姜斐,他则站了起来,他红着眼看向陈白起与孟尝君的方向,眼神如同结了冰一样。

陈白起察觉到他的视线,亦转过头看着他,她看着他从怀中摸出一支玉笛,那玉笛她认得,是属于姜宣的,可他曾扔了,但又被她给捡了回来放在房中,如今玉笛又重回了他手中,只怕是他以为她故去了,就将此物留在身边当作纪念。

陈白起看着他握着玉笛,然后高高举起手来……

她心中似有余感,正张嘴,下一秒便见他手挥下,将其狠狠地砸在地上。

哐嚓!满地蹦溅碎玉。

陈白起怔怔地。

这一次,他的决裂是如此坚决与狠厉,不留一丝圜转的余地。

但那样狠厉的神色却在看到满地的碎片时泪不住地滑落,委屈难过得像个孩子。

“陈焕仙,你真狠!”姜宣咬牙道。

陈白起看着那一地的碎玉,她知道那些碎玉代表着什么,她走上前,撩袍蹲下来,伸手拾起一块握于手中,指尖轻颤。

“我知你恨我,我亦知我辜负了你,姜宣,失去你……我亦是心痛的。”她真心对他道。

姜宣听她这样讲,心中一面有报复的痛快一时却又心痛如绞,他泪如雨下,哭着喊道:“陈焕仙……你为何要这般对我,我待你一片赤诚,知你死后,我恨父王恨兄长,亦恨自己,但你却告诉我一切只不过是你的一出骗局,你将我一次又一次地玩耍,你心痛,你只怕根本便没有心!”

陈白起看着他,有些事情由于立场不同已经没有再解释的必要了,所以她不辩驳,只承受着,沉默着。

但孟尝君却看不过眼,他护在她身前,对姜宣道:“你怨她?的确,她骗了你,但却不知起因为何?若非你父兄心生歹念买凶想杀她,她岂会如此,莫非她不愿平白送命,想要自保在你眼中亦是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