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主公,天下大乱(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斐送走了姜宣之后便再无后顾之忧,他眉下目光炯冷,并不打算撤离,反而决定破釜沉舟。

他召集剩余甲卫直接破门而入,只见房内此时已一片狼藉破烂,木榍瓦砾摔落一地,插在柱梁上横七竖八的箭矢,地上掉落的戟戈与长茅,却唯独不见进入的那两人。

姜斐阴沉下眼,扫了一眼内进二房却格局简单的卧室,暗道,人只怕是藏了起来,他们如潮水而涌入,四处搜寻翻遍却不见踪迹。

姜斐视线左右移动,暗想那“陈焕仙”似有些不同寻常的手段,也许是布了个局来掩人耳目,他定不会上当的。

如今他们困于此房,便如同这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尔等将门窗封死!必不放过任何可疑之人逃脱!”

甲卫领命而出,迅速找来木板钉死了门窗,只余缝隙光线射入房内照亮。

姜斐冷笑道:“此处既无后门亦无暗道,他们定在房中,不必顾忌,直接朝内密布盲射!”

“喏!”

“嗖嗖”长箭连续发出朝房中各个角落覆盖,这时墙角摆放的一张“鹿饮水”木屏挪动了一下,姜斐眼尖一瞥,立即道:“上去将那木屏乱砍!”

“哒哒哒哒”数名甲卫凶神恶煞地举起青铜长剑朝着木屏愤力砍去,只见精美的木屏当场破碎成几块,而木屏后方却并无其它动静,亦不曾有可疑之处。

“回公子,并无异样。”甲卫问道。

姜斐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眼里闪着怒火,道:“既然地面寻不到人,那便朝上射!”

他倏地抬头,目光在上梁处一一游巡,最终定于一处:“且瞧你们这两个跳梁小丑还能躲多久!”

“给我将上方的梁柱全部砸烂!”

前排弓手迅速矮身散开,后方涌进一批索链铁捶甲士,他们较一般甲士而言更为高大壮硕,双臂尤为粗壮如蟒,他们摇晃着手中铁索发力,然后“呼嗬”朝上一抛,砰地砸得上方横梁咔嚓断裂,木榍坠落。

铁捶甲士的臂力惊人,不消几下,便将房顶砸破了个大洞,哗啦一声残石瓦砾木块摔落砸地,所有人迅速闪避开来,这时猛地大批光线射入房中,将屋内的里里外外、方方角角全都照亮无遗。

“在哪儿!”

有人忽然惊喊道。

姜斐望去,却见有两人正蹲于房梁之上,他们身上本覆了一层类似于黑雾的屏障,但在光线的照射下却一下清晰明了。

姜斐牙中恨恨笑道:“这下……无处可躲了吧?”

陈白起倒也不见紧张,她眼底一片迷雾般令人琢磨不透,她微微一笑:“嗯,所以便也不躲了。”

姜斐眯眼,用探究又誓在必得的锐利眼神盯着她。

见她还有心情笑,姜斐的心底一恨,犹如刺蛰。

“临死之前你倒是还能笑得出来,真不知该赞你临危不乱,还是该称你愚蠢无知啊。”

这语气讲出来的话可不能算是赞美吧。

陈白起眸亮冷静,看着他依旧浅笑。

而孟尝君却冷下颜,揽紧陈白起,绯红的嘴角勾起,讥道:“这话倒是可以完美地返送予你。姜斐,你可要小心了,免得最终赔了夫人又折兵。”

姜斐蓦地看向他,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意:“还不速拿下他等。”

弓手与甲士一同攻击,而铁捶也随之“呼啸”而去,孟尝君抱着陈白起从一角跃至另一处,所至之处,皆是毁坏一片。

中途,因避闪不及,孟尝君的手臂与后背皆中一箭,陈白起迅速掏出药将药粉洒向他的伤口,因不曾消毒详细处理,虽不至于令伤势好转,却能止血抑止伤情恶化。

“主公,跃西。”

陈白起道。

“主公,右北,引他们攻击。”

陈白起一面盯着系统的3D房屋格局图纸,一面引领着孟尝君在房梁处左右移动,一面避险,一面有意而为之。

“还差多少?”

陈白起看了一下,迅速道:“主公,只剩一处支撑了,你出尽全力一掌劈断即可!”

孟尝君颔首,依陈白起所指示的位置,他徒然运足真气一掌便劈击一根断裂的梁柱,只闻咔咔几声脆裂,其纹理裂痕便迅速爆发延伸。

下方,姜斐见孟尝君停了下来,便聚集了全部力量朝他身后,但经陈白起的提示,孟尝君早有防备便已先一步躲开。

当即箭射锤砸,再加上孟尝君一掌劈裂的梁柱,霎那间,房子像遭遇了地龙一般开始墙裂柱倒、摇摇晃晃地歪斜了起来。

“怎么回事?!”

“遭了!房屋要倒了!”

“走!”

趁底下的人惊恐之际,孟尝君便抱着陈白起一臂一撑,一个鲤鱼翻身便跃至房檐之下,再借力跳跃至房檐旁的一棵,回头一看,只见里面的人都逃避不及被倒塌的房屋砸倒一片。

孟尝君一怔,半晌,方道:“你如何精算得准房屋何时倒塌?”

陈白起心道,全靠系统的精细分析,嘴上却道:“也算运气,方才分析了一下房屋的结构,也加上曾跟山长学过一些算经。”

孟尝君看着她,目光发亮:“你当真乃一奇才啊,本公越发觉得自己当初是慧眼识英雄。”

陈白起对此只是谦虚地笑了笑。

下方,由于被左右护着,姜斐伤得并不算重,他推开身上的瓦砾,抚着流血的额头,一身灰头土脸地狼狈爬起,咳个不停。

“公子!”

房外看守的十几名甲卫冲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他,却被他推开,陆陆续续被掩埋的其它甲卫亦爬起,其中有人伤得轻、有人伤得重。

姜斐抬头,看着孟尝君与“陈焕仙”,目光如淬毒一般。

“莫管我,无论如何,必要杀了这两人!”

陈白起却又笑了,这次她的笑透着几分古怪与叹息:“只可惜,你已经没机会了。”

姜斐一震,只闻不远处脚步声如浪奔腾而至,杂乱不堪,重轻不一,一听便知并非他齐宫整规的甲卫。

他心知时间不多,眼下仇人近在眼前,他却无能为力,那股恨意像怪兽一样肯噬着他的内心,令他无法断尾止损,只有拼死一博!

陈白起看出了他眼中的想法,道:“姜斐,我知姜宣定是希望你能活着,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姜斐笑了,那笑像深夜寻仇的恶鬼,接着便是一刀扔过去。

“你不配提他!”

孟尝君揽着陈白起迅速避开,然后斜向姜斐,阴冷下神色道:“何须与他废话,他要寻死便由着你自取灭亡吧,这般冥顽不灵、不知好歹之人本公生平倒是见过不少,无人例外皆是下场凄惨。”

陈白起被孟尝君维护自是听得这话,可她也知道这话多少没有道理。

他们与姜斐也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她的劝诫在他耳中无疑于是一句胜利者的炫耀与施舍,他不领情是正常。

可因为姜宣的缘故,陈白起明知劝不听,却还是脱口而出了。

人总归会徇私一些人与事,她想。

姜斐脸皮颤动,呵呵冷笑道:“陈焕仙,你还真虚伪!”

陈白起听后,倒是很平静地接受了,她颔首道:“嗯。”

她不否认。

姜斐嘴角一抽,知这人心性堪比钢铁,却又完全不似一般少年那般刚极易折,她却又柔韧得紧,说不穿刺不透,着实令人既痛恨又忍不住心生颀赏。

而这时,孟尝君的救援部队终于突破重围赶到了,其中由苏放领头,他后随是血染的魏腌,穿上甲胄的姬韫、姒姜他们,一队人一入冷宫便极目四巡,刚看到孟尝君与“陈焕仙”两人安然无恙时方长吁一口长气,眼神的担忧堑落。

他们领着兵力冲入,而姜斐的甲士寡不敌众,迅速被消灭掉大半,剩余少众退避成一圈将姜斐护住,一直朝后挪动。

“主公!”

“焕仙!”

几人会面,苏放与魏腌便围着孟尝君,而姬韫与姒姜则守着陈白起。

“主公,何有受伤?”

“不过小伤,并不碍事。”

“焕仙,你怎么样?”姒姜问。

“我无事,你们莫要担心。”

姬韫松了一口气道:“方才我们一路奋杀过来,就怕耽误迟了,如今见你平安无事,方可安心。”

姒姜咧嘴一笑道:“我倒是对你一直有信心,可总归不亲眼瞧上你一眼,这心便是忐忑着,眼下便好了,你全身上下连一根儿头发丝都不见少。”

“辛苦你们了。”陈白起笑道。

几人寒暄关怀几句之后,孟尝君便问起正事:“如今战事情势如何?”

苏放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渍与血渍,喘着气激动地讲道:“主公,事情十分顺利,各路军马从章道、跌马门、洪长门、还有南、北宫门占领了王宫重要行道,再加上今日天生异象,百姓与各路乡绅名流士人并无异动,反而夹道相迎,少数的叛乱也已平定……咳咳……”

由于讲话太急,苏放都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陈白起笑着上前替他拍了两下背,道:“苏先生,你且先歇口气吧。”

苏放摆手:“容我喘喘,方才一路斩杀反抗的宫卫,脑子一热,手却一直颤抖着,倒是许久不曾如此大动干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