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主公,天下大乱(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灯初上,位于王街中段位置的蔺府此时较往日更是热闹非凡,一辆辆车流停靠于府邸前,将本算宽敞的街道堵截得水泄不通,街道边百米内的风灯被换上了一盏盏喜庆的红色灯笼,十来步一盏,火光通明,一靠近蔺府附近便被罩入一片辉煌光线下。

褚红大门前由典门看守着,相熟的官员一道来了便三五成群而入,独来独往者则由黄门来往接送迎客,而府中总管则未出面,但一旦朝中贵客前来通报,他方亲自出门相迎。

当苏放带着陈白起下了车,步上蔺府台阶时,早得通报的蔺府总管便立即碎步上前迎接。

蔺府总管年约五十,鬓角泛白,但面目精烁,穿着锈铜红袍,瞧着不过四十岁上下。

“丞相大人来了,家主猜着时辰一直让小的在外候着,若见丞相大人来了便迎你入府中。”

苏放笑应道:“蔺上卿历来守时,是我来迟了,那商人来了?”

他解下披风递于一旁的仆人,一面与总管问话。

总管点头,瞧了瞧左右,低缓道:“来了一会儿了,正与家主在偏厅谈话呢。”

“他可知我会去?”

“因着丞相曾叮嘱过,家主便不曾与他讲,邀请来时也是借口讲感谢他赠送的美姬,纳妾之日定敬他一杯薄酒。”

苏放这便满意地点头:“嗯,那你便装成不知情,将我等引入偏厅见见此人。”

“喏。”

府中总管一声答应,便恭敬在前领路,他们一路走入内府朝着蔺渠成的院落走去。

几步之后,苏放与陈白起道:“这府邸比之你的如何?”

从方才一直保持缄默的陈白起见苏放与她讲话,便闲得应下话:“丞相不是去过?刚赐府邸时,你还专程领着魏腌、冯老他们来恭贺焕仙乔迁新居。,一连住几日不肯走,焕仙险些都以为那府邸是主公赐于大伙儿一块儿居住的排舍,而非……”

不等陈白起讲完,苏放便尴尬地打断她,咬牙道:“我是去过,可我问的是你的感觉。”

陈白起见他坚持想知道答案,便择了个不得罪人的中庸答案:“各有千秋吧。”

苏放却哼笑道:“你这话便有失公允了吧,你那一座府邸光是规模便大此处数倍,更别说内里的布置与主公赐赠的华贵摆件,主公分明便是将最好的送于你了,至于其它……”

府中总管虽一路目不斜视在前带路,但身后不算低声的谈话声却也是支着耳朵在听着,听着这他才忽然反应过来,他以为苏丞相身后的“俊仆”却原来并非仆人,而是如今在朝中如日中天的大谏大人。

他想起他方才的忽视与失礼,立即低下脚步,反身下躬朝其行礼。

“方才小的老眼浑浊不识大人,还望请大人见谅。”

陈白起微愣,亦停下脚步,她看向苏放,见他对此情此景并无反应,好似还挺有闲心逸致等着她自行处置。

她灵光一闪,便知道他这是给人下马威了,原来方才的话不是在于拿她与蔺渠成攀比,而是让这蔺府中人莫轻怠了她。

要说这文人行事那从来便不是粗暴怒厉地直接下令,而是摆下阵、弄个局令别人心甘情愿地跪下认错。

其实陈白起倒无所谓,一来她并非来显摆身份的,二来她方才回府换了一套十分低调的白染长衫,穿着还不如一府中总管来得贵气,落在苏放身后自然不起眼,受了忽略。

她和气道:“无妨,本官从不曾来蔺府拜访过蔺大人,总管不识本官亦是情理之中。”

见大谏如此温文儒雅、形色温和,总管心底倒是松缓不少,他道:“多谢大谏不怪之恩。”

陈白起道:“起身,莫耽误了时辰,带路吧。”

“是。”

见蔺府总管朝陈白起道了歉,苏放也算满意,接下来,他们一路倒是无话,来到偏厅院落,苏放与陈白起便停站在外面,蔺府总管则入内禀报。

很快,蔺渠成便汲着鞋,快步前来迎接。

他一出院门便见苏放,顿时满脸挂上笑意,连声道:“丞相来我蔺府倒真是蓬荜生辉了,快入内请座。”

苏放迎上前,亦面带笑意道:“哪里,这次可不光我来了,大谏也一并来了。”

陈白起这时自苏放身身步出,她向愣了一下的蔺渠成拱了拱手。

“蔺大人,今日焕仙算是不请自来了,还望你莫要见怪啊。”

蔺渠成见到陈白起脸上的笑意骤减,他看了一眼苏放,又看了一眼陈白起,最终客套地拱手敷衍道:“哪里,陈大人如今乃朝中顶梁之柱,我辈之楷模,渠成岂敢怪罪。”

陈白起闻言挑眉,朝苏放那边瞥了一眼,眼神道——你瞧,我与他本就关系僵硬,来这一趟算是将人给彻底得罪了。

苏放收到陈白起的眼神后,脸色也垮了下来,他道:“大谏是随我一道来的,若蔺大人不欢迎,那我们走便就是。”

蔺渠成一见苏放脸色不对,便立即摆手:“不、不,渠成并非这个意思,丞相切莫误会,况且人已到了,丞相……”他看了一眼陈白起,极为勉强地挤出一丝笑意,磨牙道:“与大谏,便与我一起入内吧。”

苏放这才缓下神色,他道:“你与他在内谈些什么?”

蔺渠成退了蔺府中管,亲自在前领路,他小声道:“他取来一样稀罕物件与我甄别,我正与他正准备开箱观赏。”

“哦?是何物?”

蔺渠成摇头:“尚不曾开箱,只道是一块玉山雕,他言此玉价值连城。”

“玉山雕?”

“然。”

苏放感到有趣,便道:“那便一道去瞧瞧。”

蔺渠成恭敬将人迎入厅内,而正端坐于案后待候之人听闻脚步声靠近立即抬头。

只见此人面如冠玉,气度非凡,他撑膝起身,走向蔺渠成。

蔺渠成抚了抚灰白胡须,道:“方才碰巧两位大人过来,听老夫提起你带来的珍宝甚感兴趣,老夫便邀了来一同观赏。”

那商人闻言面含得体又矜持的微笑,立即下腰行礼:“在下白起,能得诸位大人看重自是欢迎至极。”

白起?

陈白起听他自称猛地眼色变了变,然后扭头盯着他。

似察觉到她的目光,商人移目回视她,微微一笑,态度十分温驯无害,似随时揣怀着商人与生俱来的和气生财。

陈白起见此凝了凝眸色,亦回了他一个微笑,接着便跟在苏放身后细致打量着他。

此人看着十分年轻,约二十上下,穿着的布料质地考究,做工精美蜀绣,靴底干净不染尘灰,双手修长细白,行走不急不徐,自带行风。

一看便是一个养尊处优之人,与其说是商人,倒更像是竹林绿海中高阔论政的士人。

因为蔺渠成是囫囵介绍着陈白起跟苏放,因此商人也只是简单地提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白起……

商人白起引三人在案前,只见案前摆放着一个四方箱子,箱子看着便厚重,箱子四边包金,一瞧便知内里定是贵重之物。

“此乃何处?”苏放问。

商人白起介绍道:“这物出自西域龙渊之深……”他慢慢揭开箱子,双从袖兜内取出一双手套套上,再从中用力捧出一座玉山雕。

这座玉山雕约二尺宽、十四寸高,商人白起将其搬出时费了些力气。

当玉山雕完整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第一眼,只见并无多出奇,雕工算不得精湛,边角处理不够圆润,该锋芒时亦技艺平平,一看便知不是大师工艺,论显眼的优势也就是它比一般的玉雕要大上许多,且玉质不够通透,内里杂色甚多,有绿、蓝、紫、红……

但第二眼,他们却奇异地移不开眼睛了。

陈白起看去时只觉有一双手将她的视线紧紧扼住,令她无法移开心神。

系统:请注意,出现危险物品,请注意!

什么?

陈白起立即从浑噩中回过神来,她下意识看向旁边,只见蔺渠成与苏放皆一脸痴迷赞叹地盯着玉山,面上有着狂热,好似遇上了稀世珍宝一般。

她颦了颦眉,眼底闪过一丝警觉。

“这位大人,何以移开视线,可是觉得这座玉山雕不美?”商人白起见陈白起一脸冷淡,便问道。

陈白起看向他,细究了一下他的神色,便反问道:“你觉它哪里美了?”

商人白起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一时愣了一下。

陈白起嘴角浮起笑纹,又道:“这座玉山雕可是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是你不曾告诉我等的?”

商人白起瞳仁一窒,不知为何在她那双毫无波澜起伏的眼睛中感到了一种恐怖,他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他并不知他此刻眼底的戒备与提防早已泄露。

但在这时,陈白起却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假装看不见那商人白起悄然松了口气的表情,她伸手将苏放的眼睛遮住,调侃道:“大人啊,瞧得也够久的了,再瞧只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苏放眼睛徒然一黑,但神智却一下便清醒了,他一震,在陈白起掌下的脸色有些发白。

但转瞬便又恢复过来了,他抓下她的手,扫了一眼陈白起,见她对他笑眯眯,眼中似有话在讲。

他自知方才自己的情况不对劲,但眼下又不好与她讨论,便强行压下情绪来粉饰太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