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主公,鱼浮水面(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似没察觉到他言语的停顿与脸色的骤然变化,她目光似一汪清水,温温纯纯地扫过沿路周遭的园林景院,随口道:“上次来贺喜着实太过匆匆,倒是忽略了这满院盛放的景色。”

典门听了她的话,一抬头,只觉光线像打了一层柔光洒在这位大谏大人的面上,当真是赏心悦目,忘却烦恼。

苏放一直觉得齐王赐予陈白起的那座府邸算得上是“王街一霸”,可陈白起认为与蔺府相比各有千秋却也不是故作谦虚。

她府上的建筑格局的确缜密而充满艺术性,然而蔺府的园林布置却是别致动人,另有一番风味。

秋日阳光慵懒地打在鹅卵石铺成的路径上,反射出微弱的光芒,一弯绿水似青罗玉带绕林而行,风吹水吹林吹拂起那挺秀细长的凤尾竹,幽雅别致的光景令人陶醉。

不远处一幢二层楼阁被碧水绿柳环绕,池面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秋风乍起,暑气已去,她不经意一瞥,下一秒却视线停住。

只因她在亭台之上看到一抹秀雅笔挺的身影。

她缓下脚步,最终停住。

她喊住魏腌:“魏将军,焕仙忽觉这林园如此吐艳芬芳,欲随处逛逛,你且随典门先去见蔺大人,我稍后便至。”

对魏腌说完,她又转向典门,言语恳切:“不知可否?”

典门哪敢言否,他欲唤一仆婢替陈白起引路,陈白起却道独游更自在。

魏腌见她眼神时不时打量不远处的池水楼阁,那处似站有一个人,只是隔着一段距离瞧不仔细,他心想她这是遇上什么人了。

“那好,你随后跟来,若有事……”魏腌凑近她,小声道:“你大声喊,俺定能听见!”

陈白起笑,拍了拍他手臂:“嗯,去吧。”

等见典门与魏腌的身影消失在廊阶处,陈白起便绕青石路至池畔楼阁,来到亭心,她朝前方笑喊了一声:“可是白起兄?”

临风而站之人蓦然回头,一看是“陈焕仙”时愣了一下,但那眼神并不陌生,想来是记得她的。

陈白起跟角笑意加深,心中有了计较。

商人白起眯了眯眼:“你……是那日……”

陈白起上前,道:“在下陈焕仙,白起兄可记得?”

商人白起“惊讶”地迎上前,拱手道:“陈……大人原来便是齐国大谏啊,上次小人眼拙,还望大人见谅。”

陈白起忙托起他,笑着摇头:“那日私访蔺府不过是为同事贺喜罢了,自不宜宣扬,此事何以怪罪?”

“失礼,失礼了。”商人白起连声道。

“今日你乃蔺大人的客人,我亦是,此非朝堂,按理你与我皆为相同,又何必如此拘礼。”陈白起笑叹道。

商人白起见她面噙微笑,言语温和诚恳,再加上她长着一张无所不利的无害面容,简直令人难以生出任何排斥恶感。

他这才挺起身子,语气感慨道:“大人当真是平易近人啊。”

陈白起摇头,道:“这叫表里如一,我本便是一介寒门士子,如今在朝为官也不过是为民请命,为国效力,又何必故作清高傲慢,只是徒惹人笑话罢了。”

这话说得有几分自嘲与清明,就像水中的鱼至清,倒有些伤己了。

商人白起一听,便想起那日蔺渠成对她的怠慢与视而不见,他那日初初见陈焕仙并不知她真实身份,只是事后打听方知,可蔺渠成却是知晓的,然而那日他却只顾着苏丞相,与陈焕仙却是十分疏远隔膜。

在与蔺渠成接触之前,商人白起也是知道蔺渠成这人自视清高,自持身份与门阀观念,对一些寒门士子带有与生俱来的偏见,却不料他连齐王倚重的大谏也敢如此甩脸。

其实这事在王室贵族间也属正常,毕竟在门阀世家的眼中,这些寒门子弟哪怕一飞冲天,但若背后无氏族支撑或一张庞大的关系网,最终只会此涨彼消,他们一般是不屑与冷眼旁观的。

而朝中亦太少属“陈焕仙”这类一步登天的白衣寒门,所以她于朝常相对而言是被孤立的,倘若有一日不得君宠,那地位便会一落千丈,在跌入谷底时,只会墙倒众人推。

如此一想,他倒是莫名有些同情她了。

“大人是有真本事的,与那些沽名钓誉之人不同,迟早会被朝中上下接纳。”

“哦,你是这样觉得?莫非白起兄从蔺大人口中听过在下的事?”陈白起笑问道。

商人白起立即收口,警觉自己多话了,他道:“如今齐国何人不知大谏大人的事迹。”

“许多事情不过是传大了吧,其实我倒是真想在齐国建立一番大功绩……”陈白起垂眸一笑。

“大人如此年纪便能当上大谏,实属齐国第一人,只要你想,想来立一番大功绩并非难以办到之事。”

“一人之力终究太过薄弱……”陈白起叹息。

商人白起闻言心中一动,眼神徒然锐利了一下,他开始用另一种目光打量起她。

“有志者事竟成,若大人若有难处倘若白起能帮得上忙的,尽可开口。”

这话一半是试探,一半则是引诱。

陈白起讶异地抬眸看他:“白起兄风姿卓然,又八面玲珑,我只是有意与你结交学习罢了,并非想要其它。”

商人白起见她目光清澄干净,白皙面容似透着光,整个人十分佛性。

他瞧她的眼神透着几分怪异,亦有几分笑意,他拱手道:“小人并非如大人所讲那般了不起,不过……若大人当真觉得小人有值得结交之处,小人自当是受宠若惊,莫不敢推托。”

“当真?”陈白起眼中一喜,笑得眼眸弯弯:“那便说定了。”

商人白起见她笑得跟个孩子似的质朴单纯,这才想起齐国大谏“陈焕仙”不过才十七,这般年纪已能独当一面在战国中寥寥无几。

陈白起见他没回话,瞧了瞧天色,遗憾道:“今日是随上将军来拜访蔺大人,于此不可多耽搁了,倒是可惜不能与白起兄好生畅饮说谈一番了。”

商人白起回过神,立即应道:“小人眼下住在白春洞,大人若要见小人可随时唤人来。”

“记住了,白春洞。”陈白起颔首。

在陈白起离开之后,商人白起盯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勾起嘴角:“明明带着别有用心而来,我却仍旧不愿与她疏离,想与她再见面,这人当真是有毒啊……”

信步来到问德正厅,陈白起尚未入门便听到厅内传来的争执声。

“蔺渠成,不过一块破玉雕,值得你如此大呼小叫的吗?”

“鲁夫,鲁夫!尔双手粗砺,只懂武刀弄剑,尔懂什么!”

“俺便是不懂了,又如何?不过借与看一眼,你何必如此大阵仗!”

“你这哪是借,分明便是抢!”

“那……那不是因你方才瞧得入迷失魂,久喊不应,我方自己动手去拿,何谓是抢?!”

“咳,老夫不与你多讲,你速走速走……”

这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蔺渠成看向门外,却不想正巧看到“陈焕仙”迈步入内,那一刻,他便如火爆星子点燃了。

蔺渠成在看到她那一刻时,双眼瞪大,愈发显得眼周黑沉深凹,且他满脸油光,胡子拉喳,整个人瞧起来便像几日未曾睡过觉似的油腻、疲倦。

“你怎么来了?!”他指着她,怒喝而出。

魏腌当即不满地挡在陈白起面前,他铁塔一般的身躯将陈白起是挡得严严实实:“人是与俺一道来的,怎地,你还想当着俺的面赶人不成!”

“你……”蔺渠成见魏腌是气不打一处来,若非与他叔父乃几十年的故交友人,他当真是恨不得将这小子一口给咬碎了。

他大力拂袖背后,背脊似弯了好几度,他低下头口中念念叨叨:“哎,一个二个皆是这般……”

陈白起见他状态似不对,便对魏腌使眼神,让他让开。

魏腌问挤眉弄眼:你搞得定?

陈白起斜他:若搞不定他,我特意跑这一趟干什么?

魏腌倒也相信她的本事,便将身后的她让出,但他没有走远,插腰跨腿仍像一座黑塔似地守在她的身旁。

陈白起向蔺渠成拱了拱手:“其实这次焕仙贸然前来蔺府打搅是为借蔺大人的玉山雕一览,好向主公细叙一桩事实。”

蔺渠成闻言,侧脸瞥了她一眼:“此话何意?”

魏腌也一脸懵懂地看向陈白起。

噫?他怎么没听她在路上讲起过此事。

陈白起嘴角含笑,面上无异,心道,自然没对谁讲起过,因为这全是她现编的。

“那日来蔺府,焕仙观赏过蔺大人这座玉山雕之后便觉此物非凡品,内有乾坤神蕴,令人无限遐想,实属玉中极品。”

她的赞美之词令感同深受的蔺渠成神态终于平和了些许,他甚至想拿手捋捋灰白长须,与她一同感叹。

但忽地他脑中灵光一闪,随后又拿一种警惕防备的眼神盯着她——这陈焕仙忽地来与他讲玉山雕的事情,且满脸赞赏向往,莫不是她在打他玉山雕的主意?

那可不行,这玉山雕如今他是万万舍不得让于任何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