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主公,掉马(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她如此生疏戒备的神色,后卿忽然觉得心中窒闷,像无处排解的百转千回。

他站在窗口处,身后柏树主干挺拔,尖尖的树顶直插天空,他黑袍逶迤垂地一截,他垂落下头,半截帽檐遮挡住眉眼,只余半张脸在外。

“我可以什么都不问,但是白起,你能不能尝试,哪怕一点……与我和平相处一下?”

陈白起神色一顿,诧异地看向他。

后卿察觉到她的视线,便抬起眼来,他讲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深邃而专注,翩飞如墨染的眼睫幽深,像一张密匝的结网覆盖而来,将人紧紧包裹进他的腹地。

“毕竟我们曾经也有过那样亲密无间的时光,不是吗?”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陈白起莫名有些结巴,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他这般费尽心思,甚至不惜拉下身段跟她示弱退让,究竟到底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细思恐极啊。

对于陈白起的猜疑与困惑,后卿并没有第一时间辩解,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她是真的迟顿如斯,他心塞半晌,方才沉着嗓音干哑道:“我忘不了你,所以我便来找你了,只盼着这一次,结局是否能与那梦境中的不一样……”

陈白起表情猛地一怔,思索他前后的话,顿时脱口而出。

“你……都记起来了?”

看她这表情后卿捏了捏指骨节。

后卿扯动嘴角轻笑,笑得自嘲而灰凉:“若非我记起来,你是否便要将你我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全部都当过一场虚芜梦境全部都遗忘,将我亦像丢掉无用的物件一般毫无怜惜地抛之脑后?”

他虽面上在笑着,但眼神却着几分苍白的阴郁讥讽,那样一张温旭若圣洁君子的面容乍布满阴霾,还真令人感到了一种玷污冒犯了神圣的罪恶感。

陈白起听出他的控诉,可却又不懂他的控诉是何含义。

老实说,后卿这一出一出的,令她现在的脑子有点混乱,她身藏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后卿一层一层地揭穿了,本就还没想好处理的方法,如今他又告诉她他根本没有忘了她与他在梦境中发生的一切……

呵,这都叫个什么事嘛。

她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我并非你所讲那般,你帮过我,我亦帮过你,或许我们之间的纠缠早已经难分难解了,但你与我始终不是同路之人……后卿,你方才讲想与我和平共处,可你目前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只是将我推得更远,我虽无法拿你当敌人,但亦无法拿你当朋友。”

后卿沉默了一会儿,一掀宽大的衣摆,移步坐于陈白起平日办公的案台后,他声线平静道:“为何你与我不是同路之人?一开始是楚沧月,如今是田文,那么下一次又会是谁?为何你从不考虑考虑我,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

陈白起一听他记起当初的事情,又知道了她曾是“陈娇娘”这个身份,虽然她没承认,但此刻心中之前被他算计的气恼却已渐渐平息下来,事已至此,她反而沉静了下来。

她摇头,直接道:“你不行。”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系统的候选主公名单中从来都没有后卿的资料,这表示他与她是结不了麒麟择主契约,这是其一,其二便是她若真辅助这样一位本身便是智谋无双的主公,那成就天下大业的过程中哪还有她发挥的余地?

后卿眸暗一瞬,晒笑道:“白起,你总是这样啊,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我……”

他声量越来越低,但相对的心中蹿升的戾气却越来越重,有时候他真的恨不得将这小没良心的手脚都给折断了,然后将她绑在他的身上,与他亦步亦趋,形影不离方好。

陈白起盯着他,莫名感到一股子阴邪之风爬上她的背脊,令她寒了寒,她忽然道:“饮酒吗?”

后卿一愣。

“我与你好像认识了这么久,都从不曾好好地坐一块儿喝一次,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来个不醉不归吧。”

她朝着他微微一笑。

这是他与她今日重逢后,她朝他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如染着露水的百合一般,干净得毫无杂质。

后卿斜过眼探究地盯着她,在她诚恳极力邀请的小表情下,心像被什么揉碎了似的,软得一塌糊涂,最终他长吁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

夜色漫漫,潇潇楼,风吹湖水涟漪起泛,弯月悬于顶,星河璀璨。

陈白起与后卿两人吹着清爽的夜风,临湖对饮。

陈白起没有恢复男身,依旧是娇娥女郎,她换了一套荷色长裙,长发编扎于胸前,素颜青莲,美得不矫揉造作,而后卿解开了黑袍搁于一旁,底里穿着玉欗色的长袍,湖水倒映岸边的灯火摇曳于他身上的光晕,仿若水木湛清华。

后卿之前的要求便是让陈白起以女身的面貌与他对饮,他没兴趣跟一个男子夜饮绵绵。

陈白起答应他了,在陈府内她并不担心会被人发现她身上的秘密,因为早就将整座陈府都布下了阵,只要她想,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他们。

虽说两人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可是他们之间很少如今这般坦诚相对,于是一开始两人却是一爵我一爵安静地行酒饮入腹中,直到凉凉夜色逐渐加深,后卿却有些微醺,而陈白起亦面颊泛起绯红。

这酒并非在外面买的,而是陈白起从系统商城内买的好酒,度数高。

后卿的酒量如何陈白起是知道的,一般的酒只怕难以灌醉他,而她的酒量只能算一般,全靠喝一半漏一半来硬撑着与他打个半斤八两。

她明明还特地吃了一颗解酒丸,可好像还是有点醉了。

陈白起摸了摸发烫的面颊,含糊出声道:“你别再来找我了……”

后卿挑眉,朦胧含水的眼眸眯了眯,弯唇笑道:“怎么,怕你的主公怀疑你有二心?”

听他说话还算有条有理,可陈白起猜他也醉得差不多了。

陈白起无奈地瞥了他一眼:“你明知故问。”

她目光不动声色地绕了一圈花叶交织的湖畔、阴阴煜煜的假山后、月光落拓的檐瓦等位置,虽知道后卿绝非是一人前来,却不想这暗地里布置的人却也不容小觑。

他是赵国的相国,而她是齐国的大谏,两人若频繁的私下接触,谁不会产生些质疑声音?

后卿垂下眼,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看着液体荡成漩涡,道:“这件事情只怕办不到。”

“你总是这般任性的吗?”明知不可为还要做,陈白起回想当初啧了一声,揉了揉摇晃的脑袋,低语喃喃道:“还是小时候的你听话些,我说的话都会听……”

后卿搁下酒爵,风将她的细语吹入他耳中,他怔忡了一下,然后道:“不见你虽办不到,可掩人耳日不令人察觉你与我联系我却可以办到,并且我还会会替你保密你想掩藏的一切秘密,只是……白起,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陈白起掀起眼皮,眉目氲着些许醉意,像花涧的桃粉,不媚却娇,她问:“什么事?”

她请他喝酒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酒桌上谈事情总归比那干巴巴地你一言我一语对质更柔软些,也更能令人放松心情一些。

或许后卿也猜到她的意图,所以他并不介意她将他灌醉,他顺着她,然后将条件摆出来,让她自己选择。

“赵军已集营出征在即,我要你与我一道出发前往楚国,这一次,你与我才是一个阵营的,不是吗?”

陈白起感受到一道灼灼似火的目光烫在她脸上,她看向后卿,却见他笑了起来。

笑得十分狂放,像遇到一件极为愉悦开怀之事。

说到底他还是在意的,在意陈白起总是站在他的对立面,所以这一次他们结成了同盟国,他便迫不及待地想带着陈白起一块儿去楚国让楚沧月看一看,你当初遗失了的珍宝如今已经来到了我的身旁,并且我会好好地守护,不会如你一般愚蠢大意地让别人再有机会夺去。

陈白起从来不曾见过他这样笑,他这人惯用温和无害的笑容来欺诈世人,却甚少用真性情来宣泄心情,所以他此刻是真的感到痛快、畅怀大笑吧。

别说,他本就长得天怒人怨的,这样一笑,那简直快令人连命都甘愿给他了。

陈白起垂下睫毛,不再看他了,许久,她道:“可以啊。”

后卿停住了笑,他看着她,残留的笑意令他眼底荡漾起一圈一圈的脉脉温情。

他忽然问:“白起,你还记不记得我我第一次见面的情境?”

陈白起懒懒抬眼看他,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起这个,却支颐勾唇:“记得啊。”

他身形不稳地凑近她,面露怀念与感慨,声音放得很轻、很柔:“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时一面之缘只不过觉得有趣的人,后来竟会如此惦记,若早知如此,我定不管不顾地将你掳走,免了你这一路下来的颠簸困苦……”

陈白起表情一凝,连笑都忘了笑,半晌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像个傻子似的将他的话重复地回想了一遍又了遍,眯了眯眼,最终不确定道:“你……”

后卿笑着点头,支着颐学她,像个祸国殃民的美人儿,启唇吐气:“对,我心悦于你,你可知否?”

陈白起震惊地愣住了。

一为他的“内容”,二为他的“诚实”。

想答不知,至少之前是不知道的,可现在……他这么明白地讲出来,她想装傻都不行了。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在为你神魂颠倒?”他伸出一根白璧无瑕的手指缠住她的一缕细柔黑发,然后凑于唇边轻吻,但眼眸却紧紧地抓住她的视线。

陈白起身体微微一颤,难以置信。

“可你的心呢,它在哪里?”

他掀起鸦羽般的睫毛,指着她的心脏位置,慢慢地问道:“你将它藏哪儿去了,我为何一直都找不着它呢?”

他或许有些醉了,呵出的气息都带着浓浓的酒香醇厚味道,清明的眼神也逐渐迷蒙涣散。

我的心……

陈白起茫然地想了一下,将下巴搁在案上,老实巴交地交待道:“我也不知道……”

后卿不满地拽着她的头发扯了一把,将她拉近,酒气混杂着某种体香喷了她一脸,不满道:“你去找啊,找到了要告诉我,别告诉别人。”

她受不了这醉鬼的胡搅蛮缠,伸手推开了他纠缠,然后慢吞吞地抬头望头,她看着天上的星星,醉意上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她指道:“哪,我的心在天上,你若够得着便去摘吧。”

后卿顺着她的视线望向天空,今夜的星空当真很美,美得如此眩目,他弯唇一笑,头一偏便倒在了她的肩上。

“白起,你可知失而复得是一件多么令人欢喜的事情吗?这本该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可你却办到了,如同奇迹,亦如同美梦一般,你说,我该如何舍得去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