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主公,天下大乱(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卿斜了婆娑一眼,那一眼浅浅如芦苇掠过湖面,惊起波澜,婆娑当即抖了抖肩膀,赶忙缩下脑袋,冷汗涔涔。

药纨,他方才好似不经意便抢了相国铺垫的功劳,难怪相国的脸色这样难看……

身旁透轻嗤一声,那低嘲的笑声扬着几分幸灾乐祸意味。

婆娑顿时气结,偏过头瞪了他一眼,却又不好在这时发作起来,只能用眼神制裁他。

后卿收回压在婆娑身上的清凉视线,落在陈白起身上的视线又恢复了从未有过的柔和与恬静。

“白起,我想对你好,这无关任何利益与前提,一梦十年,就如你曾经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一样,如今我长大了,所以能换我来护你了。”

虽然那个精神世界是假的,可他的情感与记忆却是真实的,这是不会被抹灭掉的。

他的声音像低醇度的葡萄酒,少了冷冽与刺喉,唯独留下想要迷醉人耳朵的甜度。

透与婆娑都禁不住抖了一下,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

眼下这情景他们待在两人旁边浑身上下皆不自在,透还好,他跟在后卿身边最久,多少窥探到一些内幕与真相,尤其是“白起”这个名字,耳熟能详了。

当初这人“死”了,相国的反应便有些不对劲,如今不知怎么又“活”了,他虽觉这事透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但也相信相国绝不会拿这种事情来闹着玩,所以这人只怕真是那“死”了好几年的“陈娇娘”无疑了。

死而复生?透用隐晦又锐利的眼神打量着陈白起,其实他大可光明正大地审视她,可碍于相国对她的特殊待遇,他只能选择暗下观察。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人都不像当初那个敢一人敌对整支赵军,机关算尽手段叵测、最终逼退相国的“陈娇娘”,模样是长得半分不像,性别、身高、声音也是不同的,完全换了一个人。

但要说完全不像……这人看久了,他又莫名觉得有几分熟悉的即视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相处过、针锋相对过。

这种感觉很微妙,似是而非。

可婆娑却不知道更多内情,他只知道当初相国中了梦蠱,是“陈焕仙”救了他,只是当初相国醒来似乎记忆混乱遗忘了一些事情,事后想起估计便拿了“陈焕仙”当恩人看待。

只是,当他听着他家相国对“陈焕仙”如此情深绵绵地讲话,顿时恶寒不解。

即使是面对恩人也不必这般……像哄一般的语气神色讲话吧。

至于其它人员特意离了一段距离,也不敢随意探听主子的讲话,因此没有特别大的反应。

陈白起睫毛抖动一下,她张嘴:“后卿,那只是……”

后卿打断她,之前醉酒后与她那场不愉快的谈话令彼此不欢而散,这事他这儿还没过去,所以他不想再从她口中听到那些扎他心窝的话。

“是真是假我自会分辨,你能肯定地讲,你当初的所有付出都只是在在演一场欺骗的戏?”

他眼窝加深,如漆如涂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像在赌她是否真的能如此狠心讲出来。

陈白起扬眉微怔,说实话……不肯定,当然她觉得也没必须将话讲死。

她轻吁一口气,像是放弃了一般,任他怎么认为便怎么样吧。

后卿见她终于愿意对他退让一分,这才弯起嘴角,他主动上前牵过她的手腕,怕她抵触,隔着布料,陈白起并没避开,她静静地看向他。

“白起,我不逼你,我很有耐心的,这个你以后可以慢慢体会。”他朝她笑得十分美好,意味深长,眼底的光芒柔和内敛。

他的声音有些轻,仿佛只是说给她一人听而已。

陈白起被他内心而发的笑眩了一下眼,半晌才恢复神智,她一半缅怀一半痛心疾首地轻啧了一声。

“先前那个逮谁都没好脸、连讨好跟虚与委蛇都不懂的小后卿果然只是一场梦,现下这个笑得一脸欺诈的人才是真身啊……”

“你说什么?”由于她吐槽的声音亦很低,后卿不比她有麒麟耳风中捕听,一时没听清,他偏过头,眼睫轻轻翕动。

陈白起发现要比脸皮这玩意儿,她估计还拼不过他,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

她摇头,然后想起一事,后知后觉提醒道:“别叫我白起。”

后卿看她神色认真,不像随便说说,便从善如流道:“那你希望我唤你什么?仙儿?白白?或者蓉儿?”

陈白起闻言脸皮子僵了一下,然后拿一种“你这都喊得出口”的关爱眼神瞥了他一眼。

十分直男地否决道:“不行,我现在叫陈焕仙,你就直呼名字。”

后卿脑子转得快,他道:“你是不想我在楚沧月面前……”

陈白起颦眉打断:“与前尘往事无关,我如今只是陈焕仙。”

“对。”后卿深深地望进她的眼中,道:“你要记住,你如今只是陈焕仙。”

至此,你与楚国、楚沧月他们亦已经再无瓜葛。

——

淅沥沥的下雨下着,天色渐暗,官道旁不远处有一条小路,比起官道的平坦与宽敞,小路明显局促杂乱一些,再加上飘了一天的小雨,路面泥泞湿滑,还有凹凸不平的尖锐石子。

此时这条小路上正拖着一群衣不遮体,骨瘦如柴的队伍,他们没有遮雨的工具,哪怕连找一片遮雨的叶子都没有,所幸雨下得小,他们低着头,湿着被泥巴糊脏的衣服,垂头丧气地行走着。

而官道上也有一支队伍轱辘辚辚而行,这支队伍从其队型、装备与配置上看,便也知是一支正规的军队,与贫民的寒酸积弱的队伍完全是两种天与地差别的存在。

由于官道被封了路,于是这支看起来像逃难一样的贫民队伍便被撵到了旁边的稀泥小路上走,这一步一个泥坑,不少人体弱气虚,走得十分费劲,累得是气喘吁吁,双眼泛聩。

陈白起坐在后卿的车上朝外看着,一路上她没出声,也没有干涉其它事情。

“看什么?”

婆娑性子比较活跃,见陈白起一直盯着窗外,便好奇地伸过头来问她。

“外面下着雨,四处一片雾雨茫茫,有何好看?”

后卿放下手上正在研读的一卷玉册,看了陈白起一眼。

透正拿着油布一根一根耐心地擦拭着他的箭头,直到箭头光亮清晰映物为止。

陈白起一开始并没有说话,只等了一会儿,她才道:“冷吗?”

婆娑呼扇了一下眼睫毛,奇怪摇头。

“你冷吗?”

不会吧,他们这车厢内铺了软皮垫子,又点了熏香暖炉,哪怕是寒秋夜雨绵绵,但车内亦是暖和如春的。

“饿吗?”

婆娑啊了一声,又反射性地摇头,而透这时停下擦拭的动作,抬起头,用一脸神经病地眼神问候了一下陈白起。

他们这才刚吃过晚膳不足一刻,谁会饿啊?

而后卿不似这两人想到什么是什么,他顺着陈白起的视线投向窗外。

他轻笑一声,语音在舌尖婉转一圈,似讶异道:“你在可怜他们?”

陈白起这才收回视线,支颐浅笑道:“我只是在感慨人究竟能有多顽强,才能无论处于什么悲惨的境况都想要挣扎着活下去。”

透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啐了一句:“我看你这是吃饱了撑的。”

后卿听不得有人说陈白起,他轻飘飘地瞥了透一眼,透一个激灵,立即乖巧地收敛起朝外伸的猫爪子。

而陈白起则乐呵地看着他笑了一下,倒是不见生气。

“或许吧。”

陈白起闻着车内飘逸的熏香,缓缓阖目,靠在车厢中昏昏欲睡,而后卿看了一眼,便搁下手上的玉册,小心地挪坐到她身侧,两人肩抵肩而坐。

一会儿若她睡着了,他便让她靠着。

而婆娑与透则十分有默契地转开眼,开始了各忙各的“隐形人”状态。

——

夜色深沉,陈白起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她蓦地睁眼,还没意识发生何事时,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道好听的安抚声音:“没事,别紧张。”

陈白起抬眼,看到是后卿,他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朝她笑得干净温和。

陈白起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她看了一眼他们的姿势,意识到她刚才应该是睡着了,是后卿一手托着她的后脑,令她靠在他身上才避免撞头摔倒。

她直起身子,问:“出什么事了?”

马车停下没有动,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有点距离,但好像有很多人在说话。

后卿解释道:“是一群流民在闹事,很快便能处理完,你再睡一会儿?”

后卿见陈白起摇头,并适当地与他保持了些许距离,他抿了抿嘴角,不耐的眼神扫过婆娑与透。

婆娑嘴角一抽,透脸一黑,不情不愿。

本来这种小事还烦不着这两位大神出马,可见这事吵到了后卿放在心上的陈白起,再不愿还是下了车去看看究竟何事,最好速战速决。

陈白起在后,被两人离开掀起的凉风冻了一激泠,她道:“我也去看看。”

她眼下是睡不着了,刚刚那一声尖叫蓦地让她想起了一些画面,那名女子的凄厉尖叫太孤注一掷,也太绝望无助了。

后卿见她意已定,也不阻止,陪同她一块儿下了车。

虽是黑夜,但队伍中燃着火把,像一条火龙似地逶迤铺开,陈白起借着火光看到前面几名黑骑兵正与一队人对峙。

她走近一看,才觉用“对峙”二言有些太过夸张了,很明显这群瘦得脱形、因寒夜而瑟瑟发抖的流民在这支气势森严的黑骑兵面前就跟一个个大西瓜似的,毫无威胁感的存在。

怎么回事?若她没记错,这群人好像是白日在小路上赶路的贫民,为何夜里上了官道,并与后卿的队伍发生了争执?

“大人。”

这时,她的人也赶了过来,她看过去。

姚粒朝她行了礼,也转头看向前面。

只见不远处,铁骑脚下,倒着一个不明生死的妇人,旁边还有一个跪地哭泣的老妇人。

而其它浑身又脏又黑的流民则一脸愤怒地围了过来,并指着地上那个妇人七嘴八舌、嘶声力竭地跟黑骑军要说法。

“吵什么?”透一步跨前不耐烦地喝斥了一声。

本来好好地在车厢内休息,却被这群人吵闹得不得安宁,想想都火大。

周围人声一静,纷纷朝他看了过去,下一瞬都睁大了眼睛。

透长相偏娃娃脸,大眼粉唇,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再加上喜爱白色,因此软铠为银白色,这一身装扮与气度在许多人眼中便是非富则贵,有人顿时诧异又畏缩地看向他,吵噪的声音倒是一时之间消弥了许多。

“怎么回事?”婆娑也走了过去,他看向黑骑首领。

“这些人摸黑过来估计是想偷东西,我们不过杀鸡儆猴罢了。”黑骑首领眼神轻蔑又冰冷地扫过前方的流民,哼笑了一声。

“就这点小事你处理这么久都还没弄好?”婆娑顿时气眯起眼睛。

黑骑首领下颚倏地收紧,他阴下眼,抱拳跟他保证道:“马上就好,若他们再三无视警告非要在此处闹事,我必不留情,只当全部清理干净了。”

此话一出,透着森森血气,听到的人许多都倒抽了口冷气,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上头顶,下意识地退后好几步。

“你们……”

锵——

利刃出鞘,黑骑军的耐性终究告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