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主公,十二城(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粒跟在陈白起的身后,俊眉低敛:“大人……”

陈白起停下脚步,她面沉似水,淡淡道:“不必再特意盯着他们了。”

姚粒似有犹疑:“大人,那姑子先前一直有意无意地在找属下闲聊,虽说她很小心,亦不刻意,但却是打听我等车队内的情况……”

这种可疑的情形,若不加紧盯哨,恐生意外,这便是姚粒现下的担忧。

其实无论是陈白起率领的辎重队伍还是后卿的赵军都经过一定伪装,一般人来看只觉是一支财大气粗的私人商队,押运大量货物出境,却不一定会立即察觉到是一支押运辎重的军事队伍。

陈白起感觉秋风凉爽,略有寒意,便拢了拢袖袍,淡声道:“可以适当地透露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你也可以反套她的话,有时候可以反其道而行,如此反更容易引蛇出洞。”

姚粒一听觉得是这个道理,再加上大人胸有成竹言辞,他便不再迟疑,点头应喏。

“过几日便会到镔城了,而镔城是方圆数百里唯一可以补给的城镇,你到时设法与其它九线的任务物资队伍联系,看有无什么特别的情况。”陈白起道。

姚粒一时不明大人的意思,他道:“其它九线与我们行走路线不同,虽都是统一到达楚境外塞,只怕九线回复的时间无法确定,若大人有紧急事情交待……”

“无妨。”

若靠正常途径联系不上的话,那她便用上些特殊手段便是。

而正如经济专家所言,不要将全部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陈白起这次运送的辎重也是分成了成了数批以陆、水、山、城、林十条线路,通过各种途径与伪装身份到达目地的。

姚粒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便小心翼翼地问:“大人,此番我大齐可需留于战后督战?”

由于齐国不曾真正参战,因此姚粒亦不知上头的具体安排,当然凭他的身份亦是不够资格面圣,因此一切事宜皆由大谏大人全事安排。

陈白起心中另有打算,便道:“主公之意尚不明,此事再议吧。”

见陈白起面色转淡,不欲多言,姚粒亦有眼色,便当即收声谨慎。

“你去忙吧。”

“那属下下去了。”

姚粒见大人不欲他作陪,便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而陈白起则在原处站了一会儿,空逸的天空碧蓝,树叶摇曳沙沙,而她仰头望了一下,脑中却想着纷杂又离奇的种种事情。

巨从瀑布下摔落后便下落不明,离奇失踪许久又忽然出现,看今日的情形,他似不识她,听先前郸芸娘所讲,巨好似神智受了重创,连人都认不清楚。

而那郸芸娘来处蹊跷,她与巨所讲的“相识”,这究竟是一种偶遇亦或者是一桩阴谋?

她垂眸静立,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一道独特清脆悦耳的金铃声。

陈白起转头。

却是婆娑,他像一只花蝴蝶一般色彩斑斓,美艳妖冶,蜜色诱人。

“你不是去找那个流民了吗?如今一个人待在这儿作甚?”

陈白起每次见他都觉满眼的花色,晃眼。

她移开视线,却也不想与他讨论这个话题。

想着如今周围无人,只剩她与他独处,择日不如撞日,便道:“巫族诅咒清光,是否以寿人之命换之则可解?”

婆娑闻言瞪大眼。

“你……你何以……”他忽然醒悟过来,气恼道:“可是相国告诉你的?”

除了相国,他也想不到还有其它人会将这个解咒的事情道破。

陈白起:“是与不是?”

婆娑哼了一声,抄手扬起下巴,道:“我……偏不告诉你。”

陈白起呵笑一声,她转眸一念起,道:“婆娑,你们巫族是否与后卿做了什么交易?巫族的人潜入九州大陆各诸侯国中,想必亦是为了拥有权力,可除了复活巫妖王之外,你们还打算做什么?”

“不是你们,是我们,陈焕仙,虽然你不肯承认,但你却是我巫族之人。”婆娑颦眉盯着她。

陈白起神色很平淡,好似没拿他的话放在心上。

婆娑见此,心底恼火得紧,他抓起她的手。

“我族人已查探过你的身世,当年你阿姆并非在家中生下你,而是据说在外生下后抱回的你,此乃疑点之一,但由于你父母亲皆亡,再加上陈氏没落,旁系无人,当年往事已难详细追溯,虽你一直不相信是我巫族之人,我却可以证明给你看!”

婆娑拉着陈白起避开人到了一处僻静的林子里,树荫洒下一片阴影笼罩住他们俩人,不远处的车队的声音仿佛被隔离开来。

他一脸认真道:“巫族之人皆有幻蝶之力,若你的血能唤醒沉睡中的幻蝶,你便不能再否认自己的身份了。”

叮——

系统:幻蝶,一种春生冬枯的昆虫,唯特殊血脉的血液滋养方能枯木逢春,重新苏醒过来。

只见婆娑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的盅,立于巴掌上,然后他揭开盅盖,只见里面躺着一个白色的蛹,蛹壳裂开了一条缝隙,他迅速以尖利的指尖划破陈白起的指腹,滴了一滴血在蛹壳上。

陈白起倒也不曾极力反抗,虽然有些像被赶鸭子上架,但她也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她的血滴在蛹壳上后,慢慢地融入进纤维内,婆娑一直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

哪怕说得再肯定,在绝对的证据面前亦会有些紧张。

陈白起见血已融入蛹壳内,但并没有什么特殊变化,她心想,她还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巫族还是一个普通的人?

很明显,这个误会终于要被澄清了。

“它是不会醒……”

可不等陈白起的话说完,那蜷缩成一团的幻蝶竟动了,它颤动着粘合在一块儿的翅膀,一点一点地伸延开来,然后抖动了一下,缓缓地破蛹飞了起来。

这只幻蝶十分漂亮,如其名字一般,如梦如幻,它十分喜爱陈白起,它忽上忽下,忽近忽远,围绕着她周身转着圈,尽情舞蹈,洒下一片蓝色的光粉。

陈白起:“……”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很确定她的这具身体并非什么巫族血统,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齐人。

里系统:麒麟血脉高于一切人类血统,你的一滴血,可使一年一复苏的幻蝶从此不再沉睡。

换句话说,那便是巫族血脉能办到的事情,她麒麟血脉便更没问题?

陈白起诧异,还有这种操作?

他们巫族的血只能唤醒幻蝶一年,一年后它便会再度沉睡,而她的麒麟血脉过于霸道强悍,直接便改变了幻蝶的习性,令其有了另一种生存常态。

好在这件事情暂时谁也不知道,否则她还真不好解释。

等等!

陈白起忽然脑袋灵光一闪,有了一种匪夷所思,却又觉得可以一试的想法。

陈白起:系统,你说麒麟血脉高于一切人类血统,对吗?

里系统没有回话。

但陈白起却在猜测:“若真是这般,难怪我用我的血与山长的血制成的复方紫金丹可以延缓相伯先生的命,看来我的血与寿人族的血有着异曲同共之处,若是直接用我的麒麟血,是否可以……”

里系统依旧不曾出声。

而那边婆娑见陈白起愣神许久,他以为她被自己的身世所震惊,便一面兴奋一面得意道:“你看,我没猜错,你陈焕仙便当真是我巫族的人!”

陈白起如今已是没说可说了,他既一厢情愿地认定了她的“身世”,那便由他吧。

她道:“即便我是巫族的人,我也从不曾想过回巫族,我有我的使命跟理想。”

婆娑闻言,却没有什么太过激烈的神色:“如今便是你想回,也已没有回去的地方了……不过,很快,我们巫族便能重拾旧日辉煌,到时候你再与我一道回族吧!”

陈白起看他:“是因为巫妖王即将复活了?”

婆娑眼眸藏着光:“不止。”

“哦,那还有什么?”陈白起眯眼道。

婆娑欲言又止,他含糊道:“总之到时候等族老迎接了新一任的巫妖王,我们便能够重归故里。”

“告诉我,巫族除了复活巫妖王,还有其它什么打算?”陈白起并不打算让他糊弄过去。

婆娑抿了抿唇,有些为难道:“这个……不能讲。”

陈白起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便被婆娑难为情地捂住了眼睛。

眼睛一黑,陈白起听到婆娑在她耳边嗔恼道。

“别想着用摄魂术套我的话!”

陈白起无辜道:“没想。”

“骗子!”

“没骗。”

婆娑放开了她,懒得跟她争执这个,他眼珠一转,问道:“对了,相国他们为什么叫你白起,你难不成还有其它的身份?”

这转移话题的本事在陈白起看来便是十分拙劣了。

陈白起咧嘴笑了一下:“想知道啊?”她倏地收起笑:“你去问他们吧。”

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转身便走。

婆娑傻眼了。

“喂喂,你也太过份吧,刚才想套话便一脸哄骗少女般软言柔话,一得不到你想要的便翻脸无情转身走人,陈焕仙,你太伤我心啦……”

婆娑赶紧追上去:“哎,陈焕仙,慢点,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