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太子,你想亡国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身镣铐的国师站在房间中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是用审度的眼神看着太子。仿佛是在猜测刚才太子所说话的真实性,国师深知太子喜好男伶,他需要分辨一下太子刚才说的是真心话,还是为了哄骗云峥而说出的那样话。

“带下去,锁入暗牢,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得放出来!”苏昭看到国师就反感,挥手便让傀儡武者去执行自己的命令。

清远目光幽幽的看了太子一眼,然后叹了口气,乖乖的被傀儡武者带下去了,等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撇了苏昭一眼,看到太子似乎很喜欢看自己吃瘪的模样,自己被武者押下去,她脸上的神色明显缓和了不少,似乎还有报复的快感。

她就这么喜欢虐待自己啊!国师大人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殿下,您要怎么处置国师?”云峥目送国师被押送下去,立刻转头看向苏昭,口气颇有些焦急。

“你觉得呢?”苏昭没有回答云峥的话,反而是笑问道。

云峥立刻就不说话了,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这时候护卫找来的太医到了,苏昭便让太医进来,直接在自己的寝殿为云峥诊治。进来的是宋太医,宋太医那是战战兢兢,本来从太子的寝殿离开之后宋太医就打算赶紧告老还乡的,然后带着自己的家人远离王都,可惜宋太医还没有来得及离开,便又被叫来了。

来到太子的寝殿,宋太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太子残暴,他可没有忘记不久前给太子诊治时候,太子那张充满了戾气的脸和可以杀人的眼睛。

“宋太医,快点上去啊,快看看云将军的伤!”受完刑的王德忠一瘸一拐的进来,看到宋太医在发呆便连忙提醒,免得这个太医惹怒了太子,再被太子给杀了,大周皇室的那些太医都快被太子杀的差不多了,宋太医医术高明,还指着宋太医看病呢。

“啊……好,好!”一听不是给太子看病,宋太医就放松了,连忙走上去查看云峥的伤势。

可云峥竟然坐在椅子上不动,而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太子,云峥的伤都在身上,要检查伤势就得脱衣服,云峥自然是不想在太子面前扒光了,谁让太子“色名在外”呢。

“治好云将军的伤,本宫有重赏!”太子看明白了云峥的眼神,为了不让这个耿直的将军难堪,苏昭扔下一句话就出了寝殿。

“殿下,您的衣服脏了,先去换一件吧。”王德忠殷勤的跟在身后,瞥见太子还穿着那件染血的长袍,便提醒道。

苏昭这才想起自己刚才为了诱捕国师,故意中了他一掌,不过也要感谢国师,正是他给了自己一掌才打散了自己胸内的憋闷感。更让喝下去的龙血散在了身体中,现在似乎是被自己给吸收了。

刚穿越醒来的时候,苏昭感觉自己全身筋脉寸断,剧痛伴随像是随时都会死掉一样,而现在龙血的力量滋润了筋脉骨骼,她觉得自己身上轻松了不少。

“打扫干净了?”苏昭走向书房,目光朝前面的殿院看了一眼,见之前杀掉的两百人禁卫军尸体已经被打扫干净了,而且连血迹都清理的很干净,苏昭很满意太子府兵的效率。

“是的。”王德忠连忙答应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太子,生怕太子生气。

王德忠是不敢让这些尸体和血迹留在庭院里啊,否则太子闻到血腥味都会发狂的。太子的可怕,王德忠这个常年跟在身边的老太监是最清楚的。

苏昭没有吭声,默默的走向书房,一边思考着自己眼下的形势。苏昭这个太子已经做了十五年了,从出生她就是太子,因为母族势力太强,太子的生母有两个兄弟、也就是苏昭的舅舅,正好是大周朝的边关大将和当朝丞相,可谓风光无二,而太子的外祖父虽然已经赋闲在家,却曾经是大周朝的兵马大元帅。

所以尽管太子之前多行不义,却因为母族太强,并没有受到惩罚。可太子的这些做法无疑让她成为臭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的太子。这种时候只要有哪个强势的皇族继承人撅起,她的储君之位必然不保。

要想活下去,避免上一世的悲惨命运,苏昭必须要做好这个太子,只有掌控了绝对的权利,将所有人踏在脚下,她才能活下去。现在她只要有丝毫的懈怠,那些盯着她的人随时都会扑上来,将她撕的皮毛都不剩下。

“苏昭,你给朕出来!苏昭!”庄宗暴躁的喊声从外面传了进来,让苏昭停下了脚步。

“陛下,是陛下来了!”王德忠连忙从苏昭身边跑下去跪拜迎接。

苏昭眯了眯眼,看着一个明黄色的人影带着一大群的侍卫从宫门跑进来,她才下了台阶。

“你……你把国师大人给抓了?”五体不勤的庄宗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刚冲到太子身边,也不等着太子行礼,就大声质问。

“父皇。”苏昭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微微低头行礼却也在打量着庄宗,接近四十岁的庄宗身形已经发福了,但五官俊朗,看的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子,即便现在也是个美大叔。

庄宗是个做富家翁的料,却不是一个做皇帝的料。也好在庄宗虽然平庸,但偏爱美色和享受,并不喜欢土木和刀兵,这才没有让大周灭亡。

“你怎么敢抓国师?你想亡国啊!”庄宗指着苏昭就骂了起来。一句“亡国”骂出来,吓得他身后的侍卫都自动退后几步。

庄宗听说国师被太子给擒拿了,差点都要吓尿了,庄宗觉得自己过的挺辛苦的,因为大周朝在七国中是最弱的,所以这些年他都过得很小心,虽然经常不上朝,但他也就是搂着宫妃美妾的调调情,睡睡觉,喝喝小酒逗逗乐。从来不敢作死的庄宗,听说太子竟然这么作死,当场就暴走了,所以直接带着一大群侍卫狂奔来了。

“国师要袭杀本宫,难道本太子不应该抓他么?!”苏昭神色未变,只是冷漠的看着庄宗问道。

庄宗根本就没有看出太子的冷漠,只是摇头:“不可能,国师要杀你肯定也派杀手啊,他自己来杀你不嫌累啊!”

王德忠和一众侍卫……陛下不是愚蠢,肯定是被太子给气疯了才会这么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