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我们怕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算是明白为什么她这个太子这么残暴还能做储君了,除了母族实力强横,还跟庄宗的不靠谱有关啊。

不是苏昭看不起庄宗,而是这货的几句话就暴露了他的肤浅。

“国师现在哪里?把国师给我交出来!”庄宗很着急。

国师可是神宫派过来的人,是大周跟神宫联系的纽带和示好的标志,若是抓了国师从而得罪了神宫,那是要亡国的。亡国了庄宗还怎么做皇帝。

“卫驰将军,国师是否袭杀本宫?”苏昭不回答庄宗的话,而是看向在大门口站着的卫驰,开口逼问。

卫驰顿时后悔自己露了一下脑袋,这件事情他才不想搀和呢,但是既然太子询问了,庄宗又在殿院中,卫驰也不可能再把脖子缩回去了,只能无奈的走出来,冲着庄宗行礼。

“卫驰,你看到国师杀太子了?”庄宗好奇的打量着卫驰,又看了看太子,庄宗现在开始奇怪了,难道国师真的打算袭杀太子?他这是想干嘛?!即便是神宫的代表,也不能杀大周的储君啊,这次杀了储君,下次杀朕怎么办!

“末将看到国师打了太子一掌。”卫驰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

这下子轮到庄宗傻眼了,他本是不相信国师会动手的,现在国师真的动手,他就有些无措了。

“我一定是没有睡醒!”庄宗扶额,鸵鸟心态占了上风,觉得自己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再想刚才的事情吧,现在想的脑袋疼啊。

庄宗急匆匆的带着一大群护卫走了,卫驰站在院子中片刻,看了太子一眼之后才退了出去。

太子宫内两百多禁卫军被杀,卫驰在这里守着就是因为这件事,可是他看到庄宗好不容易来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禀报呢,庄宗就着急回去睡觉了,看来在庄宗的眼里两百多人的禁卫被杀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啊!

“卫驰,你是打算囚禁本宫吗?”见卫驰走出大门,苏昭便笑着哼了一声。

那懒洋洋的口气也分明透着几分阴森,走到门外的卫驰心里便叹了口气,看来太子是真的看自己不顺眼,卫驰真不想在这里多待,可是皇宫内出现了这么大的事,卫驰怎么能不管呢。

想着跟太子解释一下呢,可卫驰转头便看到太子已经走向了书房,只给他留下一个修长清俊的背影。

这是一个很好看的背影,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可以想象太子的相貌多么出众,可惜这样的太子却是一个喜欢男伶、残忍嗜杀的变态,这样的人做大周皇储,其实挺悲哀的。只不过想到刚才太子在庄宗面前的强势,卫驰忽然又觉得太子也并非无可救药。

进了书房换下一身染血长袍之后,苏昭便坐下来感受自己身体中的玄气。

这个世界是有武道和魔法的,不过武道占据了主流,魔法师则是十分罕见,就像是皇宫侍卫都是武师占据了主流。刚才周皇后带来的两个武师就是高级武者,且是那种将武道修为修炼的收放自如,不会让你看出他们实力的隐士高手。

周皇后什么心思,苏昭大概猜到了,她能带着两个超级武者来这里,八成是想趁着太子宫大乱的时候袭杀自己。只可惜苏昭先发制人的强杀两百禁卫军,提前、强行制止了骚乱,让周皇后没有了机会。

如今的皇宫,她的身旁可谓步步杀机,刚穿越来就遭遇这些情况,让苏昭都没有喘息的机会。她现在需要时间好好理一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也需要想一想哪些人是自己能够信任和用得上的。

“奶嬷嬷苏氏和她的儿子!”太子绞尽脑汁也只想到了自己的奶嬷嬷,大周朝能臣良将不少,可惜人人对太子避如蛇蝎,太子宫内有男伶几十人,可惜都对太子恨之入骨,盘算下来能够用的也只有奶嬷嬷和她的儿子苏剑虹了。

苏剑虹机谋善断,有宰相之能,可惜前世的太子对苏剑虹排斥厌憎,以至于这样的人才被卫王所用,只不过在苏昭落难的时候,苏剑虹也曾好心献策,却全都被太子给否定了。

纵观太子前世一生,她身边唯一忠诚的只有云峥,王德忠和苏嬷嬷虽然也衷心可惜一个太监和一个嬷嬷,而苏剑虹对太子也算是不错的,只是太子不识人心、不辨忠奸而白白错过了。

“苏嬷嬷现在哪里?”

太子想到这里,便问身边的王德忠。

刚伺候太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听到太子问起苏嬷嬷,王德忠连忙道:“苏嬷嬷还在浣衣局领罚呢!”

领罚?听到王德忠的话,苏昭想起来了,苏嬷嬷的儿子苏剑虹前些天来找自己进言,要自己收敛暴行,结果太子一怒之下不仅处罚了苏剑虹,还把苏嬷嬷一起处置了。

作死啊!本来太子的身边就没有可用之人,现在还把苏嬷嬷和苏剑虹也给虐了,如此薄情寡恩的太子最后落得那种下场也是活该。

“去浣衣局!”苏昭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虽然已经子时了,但是浣衣局是没有休息的,为了让苏嬷嬷少受一点苦,还是早点去把苏嬷嬷接出来吧。

王德忠不敢多问,连忙在前引路。

可刚走出书房,便有两个少年拦住了去路,这两个少年分别穿红绿衣衫,两种亮色、交相辉映靓丽夺人眼球,且这两个少年生的也是眉目俊秀,一对迷人眼的双生子!

“殿下,我们怕……”两个少年一看到太子出来,立刻便扑了上来,一左一右的抱住了苏昭的胳膊,完全是受惊小美人的惹人怜模样。

这就是常服侍在太子身边的男伶,缘起缘灭,明明是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却被太子起了两个佛家的名字,也不知道太子在虐待这两个小娇花、喊着他们名字的时候是什么心态。

“就是你们两个怂恿本宫喝下的龙血。”苏昭口气平静,但是这种平静中却压抑着暴风雨的阴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