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殿下,等我/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没有想到柴猛救出来的竟然是一个死人。

在苏昭的记忆中对这个大舅还是有点印象的,很有才华也有能力的一人,可现在却变成了死尸。死尸对自己是没有用的。

“其他人呢?”苏昭问站在眼前的柴猛,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亲自带兵去大理寺的。

“都救出来了,就在外面。”柴猛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眼睛却是盯着太子,他想知道太子是不是生气了,柴猛虽然是个粗人,但他也知道张起文对太子的价值,现在这个做丞相的舅舅死了,太子的母族便失势了,以后太子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苏昭迈步就朝外面走去,庄宗见自己的儿子要走,便连忙喊:“把这个尸体一块带走啊!”留在这里恶心朕啊。

趴在地上的王达嘴角直抽,他听出庄宗对这尸体有多嫌弃,忽然就觉得丞相死的不值啊,庄宗竟然一点都不念丞相点好的,如此薄情寡恩的陛下,自己真的要效忠到底么?

王达就不由的看向了太子,虽然太子恶名昭彰,但是至少现在看起来还是正常的,尤其是王达觉得太子刚才提点自己的时候,分明就是睿智明君啊!自己是不是该朝着太子靠拢呢?可一看到地上的死尸,王达又有犹豫了,太子的大舅舅都被弄死了,太子恐怕也要遭殃了吧。

想到那些潜伏在国内的势力蜂拥而起的对付太子。王达就打了个冷战,自己绝对不站在太子那边!

“他是你的丞相,为你操劳十几年,为他厚葬是你的义务!”走到门口的苏昭停下了脚步,并没有转身,只是用一种低沉而平静的嗓音陈述,杀戮无情的太子竟然也会说出这种甩恩义的话?!

仍趴在地上的王达、站在门口的侍卫队长和陆公公都觉得自己听错了。骄纵的太子绝对说不出这种话!

连庄宗都觉得自己听错了,等看着太子已经走远,庄宗才回过神来,呆呆的看向殿里的王达问道:“刚才太子说什么?让我厚葬吗?”

王达的点了点头,跪的腿都麻木了,陛下您能不能让我先起来……

“殿下,这些都是丞相的家人!哦,对了,丞相还有两个儿子可惜都不在王都,所以没有被抓。”柴猛随着太子出了寝殿之后,便指着大门口的一群人道。

这些人都穿着囚服,被太子府兵护送着来到了庄宗的寝殿门口之后还都跪在地上,其中有不少的妇孺还在哭哭啼啼。苏昭扫了这些人一眼,便感觉到一阵心烦。

“回宫!”苏昭一甩袖,转身就走。

柴猛连忙追上来:“这些人咋办啊?”

“送回丞相府。”苏昭脸色冷的可怕。

寝宫门前站着的一片人都不明白太子今晚是怎么了,虽然太子没有杀人,但她的样子一样可怕。苏昭自然生气了,因为她看到张起文尸体的时候就知道那是假的!自己的大舅舅用了一招金蝉脱壳,明显是想置身事外,不想管她这个太子外甥了。

在回宫的路上,苏昭遇到了王德忠带来的苏剑虹,穿着一身下等侍卫服装的苏剑虹依然帅气逼人,他比太子大一岁,长得唇红齿白,尤其是两道凤目狭长微吊,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狐狸。

苏剑虹看到了太子也没有行礼,反而是很有书生骨气的哼了一声,很干脆的背过身去,好像是撒娇的小媳妇一样傲娇。

王德忠看的这货的德行就忍不住的为他捏了一把汗,若不是苏嬷嬷是太子的奶妈,就这货早就被太子虐杀无数次了。

而苏昭看到苏剑虹竟然跟自己耍脾气,倒是好心情的笑了,若不是还有情分在,苏剑虹何必如此,真正的冷漠是表面上的客气。那种貌合神离才是最要命的。

“大周颓废,本宫打算励精图治!”苏昭就看着苏剑虹,用高调的声音道。

苏剑虹这下子不装死也不装清高了,反而是转头看向苏昭,用愤怒甚至是带着讽刺的声调道:“就你这样也能励精图治?!坑杀清流名士、虐杀朝廷良将、抓捕淫乐才子。国内还有多少人才可供你虐杀淫乐?!你作为太子难道就不能乖乖的娶一个女人吗?”

王德忠当场就被吓傻了,苏剑虹这个混蛋是吃了豹子胆了吗?!怎么敢直接辱骂太子!

苏剑虹之前一直住在皇宫外,对太子的暴行也有耳闻,可他没机会见到太子,如今好不容易见到太子,他自然要死谏、希望太子可以回心转意做一个合格的储君。

“苏剑虹,别以为苏嬷嬷是你的母亲,你就可以嚣张!难道你想让太子杀掉你和苏嬷嬷吗?!”王德忠连忙上去踹了苏剑虹一脚,王德忠下脚挺狠的,但是他觉得自己动手比太子动手好多了,至少苏剑虹还能留下一条命。

“大周本就国弱,庄宗昏聩但并非暴君,太子你若是继位便是十足的暴君,大周必定亡在你的手里!”被踹倒在地上的苏剑虹仍然很有骨气。

王德忠想哭了,作为老太监,他在太子身边见多了苏剑虹这样的书生,当初太子抓了那么多书生才子、也全都像是现在的苏剑虹一样满腹经纶却目空一切,结果他们谩骂太子之后,就被太子当众剥皮抽筋的活剮了。

王德忠就觉得苏剑虹也活不了了,可惜了苏嬷嬷好不容易养大这孩子就没了!

被苏剑虹一顿臭骂,苏昭站在原地没动,脸色平静如常,一双深沉的眸子却看着被踹倒在地上的苏剑虹。

以前的太子鲜少有如此安静的时候,王德忠就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样的太子好可怕!而倒在地上的苏剑虹不怕:“你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好,我再给你说一遍!”

“本宫不聋!”苏昭却看着苏剑虹淡淡一笑,那舒适且带着几分慵懒的笑容,显示出她此时的无比从容和淡定。

光是太子的这份气度就让苏剑虹惊愕了,他知道太子暴躁自闭,所以在骂完这些话之后他是准备受死的,却没有想到太子没有生气,这是什么情况。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作为大周国姓、苏剑虹,这就是你的报国之道?!”苏昭轻笑着开口,语气却是轻佻,那种带着淡淡嘲讽的口吻,像是混着奇妙的魔力,揉进了苏剑虹的心里,让他纠结起来。

“国之昌盛靠的的是君明臣贤,你能做个贤臣吗?你又凭什么做个贤臣?证明给我看。”苏昭低沉的嗓子再一次响起,让苏剑虹皱着眉头陷入了思忖和纠结中。

自己这是被残暴太子给鄙夷了吗?他凭什么鄙夷自己?!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做一个贤臣!

不服气的苏剑虹从地上爬起来就要理论,却见太子已经迈着悠闲的步伐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殿下,你等等我……”苏剑虹爬起来就追。

王德忠还站在原地愣神中,刚才自己都看到了什么?太子似乎三言两语就把苏剑虹这个嚣张的才子给制服了啊!苏剑虹是迫不及待的追着太子去证明他是贤臣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