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第一近臣/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返回太子宫的时候,一直带兵守在宫门外的卫驰主动避开了。卫驰觉得自己出现在太子面前不过是碍着太子的眼,何必呢。

看着大批的大内侍卫把太子宫包围了整整一圈,苏昭忽然发现今夜的刺客没有了。卫驰这也算是变相保护了。

“梅解语在什么地方?”苏剑虹跟着太子进了宫门之后见院子里竟然静悄悄的,顿时感觉奇怪。

苏剑虹曾经在太子宫住过几天,深知太子身边有一个佞臣,那是一个面容妖异但心黑手辣的绝美男人,苏剑虹从见到梅解语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这是一个妖孽。且这个妖孽对太子死心塌地。

可死心塌地的梅解语却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为了争宠这个男人无所不用其极,苏剑虹就亲眼看到这货用卑鄙的手段虐杀了太子身边的男伶。

太子刚从外面回来,没道理梅解语不来迎接啊!这货只要得到机会就凑到太子面前邀宠,淫荡至极!

“梅大人去给太子找解药了,应该回来了吧。”一直跟在身后不做声的王公公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了。

“殿下,梅大人要虐杀缘起缘灭!”王德忠话音刚落,便有护卫从暗牢的方向跑来了,他是负责守护暗牢的侍卫,暗牢里的缘起缘灭是太子点名要亲自审问的,可梅解语刚回来就去了地牢,不仅对缘起缘灭用了刑,现在还要活剮了两人,护卫劝阻不过便跑出来找太子了。

梅解语恃宠而骄,太子宫的人谁敢阻拦,只能请太子出面。

“这个混蛋!”苏昭哼了一声便大步走向暗牢。

暗牢建在很深的地下,常年不见天日,关押的囚犯又多,所以刚走进暗牢的通道便闻到一股掺杂了血腥的霉臭味。

以前太子喜欢在暗牢里折磨人,且乐此不疲,现在苏昭一走进暗牢就觉得恶心。

“梅解语,你不得好死!”暗牢深处的黑暗中响起缘起低沉而掺着血腥味的吼声,缘起的手脚筋已经被梅解语给挑断了,他的身体像是一滩泥一样倒在满是恶臭的水潭里,在被强按着喝了几口污水之后,缘起便抬着脖子咒骂。

“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还是先送你去跟你的家人团聚吧,哎~本想把你扔进军妓营,但好歹你是太子的人,就给你留点清白吧。”梅解语的声音无比平淡,折磨完了人的梅解语优雅的起身,拿出洁白的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那认真而怡然的仪态绝对是世家贵族才能熏陶出来的。

“哈哈~梅解语,你以为太子真的喜欢你吗!你不过就是个男宠,太子既然是储君,那么就必然会娶女为后,你在太子身边终究只是一条狗而已!太子多行不义,必自取灭亡!到时候你给太子也没有名分!”缘灭也在地上嘶吼嘲笑起来,歇斯里地的大笑声中透着一种绝望的苍凉。

“我突然改主意了,还是把你们扔进军妓营吧,边关的军人根本没有见过你们啊,所以也不用担心太子了!”梅解语不想杀掉这两个人了,他要这两个人生不如死!

缘起缘灭趴在污水中哈哈大笑,他们知道是骂到梅解语的痛处了,临死之前能够让这个人生气,也足够了。

“卸了他们的下巴!”在缘起缘灭骂够了之后,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淡漠却是不屑一顾的声音却从外面传来。

随着暗牢中的火把一亮,两人抬头就看到一身黑袍的太子出现在了暗牢中。暗牢地上到处都是污水,而太子已经将过长的黑袍下摆系在了腰带上,这种不伦不类的装扮出现在太子身上却多了几分随性和潇洒。

随着太子的命令,两个傀儡武者出现在缘起缘灭身前,抬手将两人的下巴卸掉了。

见到太子出现,梅解语俊美到有些妖艳的脸上先是惊讶,旋即便露出惊喜的笑容,跑到太子面前,惊喜道:“殿下,您来跟奴同乐吗?”

所谓同乐自然是跟梅解语一起折磨这两个人了,以前的太子没少干这种事情。

不过现在苏昭看到这种事情就觉得反感,当然也仅仅是反感而已,暗牢中的血腥还不够让苏昭害怕的,作为一个生活在末世的人,多么恐怖的事情没有见过!只一个丧尸便比这里的任何都可怕。

“谁让你来用刑的!”苏昭看着眼前恣意飞扬的梅解语,口气冷漠。本该是一绝代风华的美男子,奈何为宠啊!

被苏昭冷漠的眼神看着,梅解语觉得太子看自己的眼光就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他深深的被太子的目光蛰伤了,只觉得心中一滞,一种前所未有的钝痛从心底蔓延,太子虽然残暴但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自己不是太子宠爱的男宠吗!“殿下,奴做错了!”梅解语在伤心之余,立刻就认错、低头委屈的样子做的恰到好处,有娇气却没有娘气,这人的相貌和气质果然都是极好的。

太子能用这种眼光看着自己必然是对自己太失望了,梅解语之所以对缘起缘灭用刑,也是因为他们两个陷害太子,梅解语来为太子出气,却不想惹恼了太子。

“你还知道自己做错了啊!太子啊,此人心黑手辣留不得。”一个慵懒到让人捉急的声音从暗牢的尽头传了出来,如此声调听起来应该让人觉得是一种折磨才对,可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这份慵懒中却透着让人舒适的随性。

“国师?”梅解语听到这个声音就叫了起来,他在暗牢中折磨了缘起缘灭一顿,都没有发现地牢中竟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呢!

苏昭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烦,已经被关在暗牢里了,可听他这口气似乎在这里呆的很舒服的样子啊!

苏昭看了地上的缘起缘灭一眼,便让两个侍卫带上两人,朝着暗牢尽头走去。

暗牢尽头光线很暗,几乎看不清东西,随着苏昭走过去的侍卫手中举着火把,这才看清国师大人此时正慵懒的躺在干草堆,他白袍早已经脏了,还沾着不少的干草。可即便形象如此狼狈、周围如此脏乱,可他躺在干草堆上依然悠闲。

在被火把的光照到之后,国师有些不适的眯了眯眼,藏住了眼中的笑意,一本正经道:“太子殿下,你应该不打算饿死我吧?那给弄点吃食吧,魔兽肉就行!”

苏昭的眼神不由的就更阴沉了,这货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魔兽肉可是奢侈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