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真是孽缘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是国师啊!太子,您想杀了国师吗?”梅解语跟着太子走到了铁牢前,看见里面躺着的人儿,梅解语就瞪大了眼睛。

不过等看到国师那张清秀绝伦的脸时候,梅解语的眼中就有了杀气,又道:“太子,听闻国师是很出色的魔法师,这种铁笼根本关不住他,必须要用铁链穿透他的胸骨、伤他心肺,让他呼吸就会感觉到痛苦,这样才能避免他集中精力释放魔法!当然也要穿透他的琵琶骨,让他无法双臂贯力,我怕他还是个武者!”

梅解语说的万分肯定,说到激动处,梅解语的眼睛就开始闪闪发亮,好像他已经动手开始折磨国师了一样,似乎能够折磨高高在上的国师能够让他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苏昭就撇了梅解语一眼,这货看不出来还是个变态啊!白瞎了这一身好皮囊。

“殿下,我不是魔法师,要能跑我早就跑了!”国师听着梅解语的话,瞥见太子正用阴测测的目光看着自己,国师便叹息一声,肯定道。

国师相信,既然太子如此痛恨自己,八成会答应梅解语的建议。

“你的话本宫会信~”苏昭勾着性感的唇角,笑了起来,那无声的笑容充满了嘲讽,让国师大人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就像是要哄骗一个三岁小孩子一样,是自己太天真太白痴了。

“来人,穿透他的琵琶骨!”苏昭笑容一收,声音冷厉。

躺在干草堆上的国师眯了眯眼睛,目光似乎有意无意的撇了太子身边的那些傀儡武者一眼,站在苏昭身边一向言听计从的傀儡武者在听到太子的命令之后,这次却没动。

“你们干嘛!还不快点动手!?”梅解语好奇的看向太子身边的傀儡武者,这些活死人平常是很听话的,为什么这次都不动了,难道要造反不成?

心里这么想着,梅解语便不由的朝太子凑近一点,以免这些傀儡武者反噬。

虽然从未见过傀儡武者反噬主人,但是梅解语一直都不相信这些活死人!当初第一次在太子身边看到这些活死人的时候,梅解语就是反感的。可惜这些活死人太好用了,实力也太强了,所以才会一直留在太子的身边。

“你不吃惊?”国师笑看着梅解语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了鄙夷,可是当国师看向太子的时候,却发现太子仍然是冷漠的站在铁牢外面,脸色平静如水,似乎身边的傀儡没动作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这些是你们神宫的傀儡!”苏昭目光冷厉的盯着国师,哼了一声,那口气中的嫌弃显而易见。

国师有点惊讶,他一直都不知道太子是嫌弃这些傀儡的。

“国师是神宫的人,所以傀儡武者不会对神宫的人动手。”王德忠小心的凑了上来,半像是解说半像是猜测。

“那留着这些人有什么用!”梅解语发作一样的吼了一声。

王德忠就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梅解语,声音尖细的教训道:“太子又不与神宫作对,所以这些傀儡武者平常还是很好用的!而且傀儡不用吃饭不用睡觉,可以全天守护在太子身边。”

梅解语……

“你为什么如此痛恨我?”国师却从干草堆上坐起来,认真的盯着太子问道。

他自愿被太子抓住,却一直没有机会靠近太子,也就无从观察她。现在看来太子苏昭全身就像是笼着谜一般的雾,让国师第一次有了看不透一个人的感觉。

虽然明知道这么询问不会得到回答,但国师还是忍不住的问了。这样的坚持有点傻。

而国师的这一声询问似乎也把苏昭给问醒了,她认真的翻阅脑海中的记忆,穿透黑暗中的哭嚎和血腥,她看不清国师的影子,虽然重生记忆中每一处似乎都有国师玉容隐的影子,但他一直都是隐退在幕后的黑手,太子惨死跟他似乎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苏昭就是明白这个人太阴险,只有尽快除去才能让她心安。

尤其这人还是从神宫分派到大周的人,苏昭对神宫的排斥也影响了对他的态度。

“这俩人我不认识,他们怂恿你喝下神龙血跟我无关,宫廷里的妃子们要对付你也跟我无关,我不过是来看看太子是否受伤而已,太子就要抓拿、虐杀我?”国师又开口了,口气中满是无奈和不解,他都要好奇死了,既然太子想要弄死自己,总得有个理由吧。

“把他拉出死牢,让他去打扫前院!”苏昭没有回答他的话,不过看着这货一脸好奇而且安逸的样子就不舒服,冷漠的下了命令之后转身就走。

既然玉容隐从来不喜欢直接出手,那就慢慢折磨他好了。苏昭倒是想看看这货能忍到什么时候。在暗牢你呆的太安逸,还是去做奴仆的活吧!

“你要让我干活?”国师闻言,面露惊讶,甚至声音中还带着几分惶恐。

苏昭的嘴角有了笑意,头都不回的走出了暗牢,至于缘起缘灭两个人,苏昭也不打算审问了,她现在倒是对国师更加好奇了。

“殿下,要不要穿透他的琵琶骨和胸骨?”梅解语则是站在铁牢前没走。

国师就看了梅解语一眼,淡淡道:“我手无缚鸡之力,铁索穿透之后我还怎么干活,你帮我啊!”

“那你就吃下这枚毒药吧!”梅解语却是右手卡住了国师的咽喉,在他张开嘴巴的时候,左手一翻将一颗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逼他吞咽了下去。

国师站在原地没动,任由梅解语动手。只是闭上了眼睛,梅解语见他吞下了药丸,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撇了国师一眼之后,梅解语才转身去追走出暗牢的太子了。

等到梅解语走远,国师才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眸不带一丝温度,仿佛被他的眼神看到都会冰冻了一切。直到梅解语走出了暗牢,国师才眨了一下眼睛,又恢复了以前平和儒俊的模样,为了太子能放心的让他出去,还是忍耐一下吧。

“哎~真是孽缘啊!”

国师弹了弹染黑的白袍,施施然的走向暗牢外,即便一身狼狈,仍然是被他走出了一身华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