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都是嘴巴惹的祸/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折腾到大半夜,苏昭回到自己寝殿的时候云峥已经走了,宋太医没走,正战战兢兢的在房中等着,见太子回来了,宋太医才拿着一瓶魔兽血,跪下来道:“殿下,云峥将军的身体伤势太重,虽然下官已经进行了常规处理,但若是能够进行兽血融合的话更好。”

兽血融合有很高的失败率,这是常识!

但对苏昭来说却并非如此,活在末世的进化人种哪一个不是进行了兽血融合的!即便是魔法师也融合了魔法类的魔兽血,兽血融合是提高身体素质的最快最有效途径。而且苏昭也想到了提升太子府兵素质的方法,那就是兽血融合!

她要用末世的生存技巧、训练章法和兽血融合,打造一支天下无敌的太子府兵!

“为什么不用!”苏昭直接越过了宋太医,坐到了床上准备休息。

宋太医看到太子准备脱衣服就吓得哆嗦,不过仍然是很负责道:“兽血融合有很高的失败率,下官怕云峥将军承受不住……”

后面的话宋太医没说,若是云峥将军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太子找他赔偿一个男宠怎么办!看太子对云峥的态度,明显就是把云峥当男宠的打算啊。

“兽血融合辅助药物虽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人的意志,我相信云峥将军能够顶住的,下去吧,给将军进行兽血融合!”苏昭淡淡看了宋太医一眼,从容而雍容的嗓音和口气让宋太医有些恍神。

一向残暴的太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宋太医以前虽然跟太子接触不多,但是作为宫里的首席太医,他还是清楚太子什么秉性的。

所以在听到太子的话之后,宋太医就愕然的长大嘴巴,看着太子发呆。

“怎么?赖在本宫的寝宫不走,你想侍寝!?嗯~”苏昭拖长了的尾音把宋太医吓了个半死,恍神了好半晌才道。

“微臣……微臣老不堪用……”

宋太医绞尽脑汁的想婉言拒绝,但是现在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就像是短路了一样,根本不够用啊。

“去给云峥将军治伤吧!”苏昭疲惫的躺在床上,扔下一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宋太医再也不敢废话了,连忙倒退着爬下去,从太子的寝殿出来,宋太医感觉自己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而站在门外的王德忠就用不屑的眼神撇着宋太医,用尖细的嗓音哼道:

“太子跟您说笑呢!也不看看你都多大年纪了,怎么会用你服侍!”

就你这种德行,太子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宋太医连忙称是,战战兢兢的去旁边的房间给云峥治伤去了。

还在前院中打扫卫生的国师抬头看了太子的寝宫一眼,还亮着灯~不过太子这是休息了吧!

“小芜,殿下说了,不把院子洗一遍不准睡觉!”王德忠听了听房间里的动静,确定太子已经睡觉之后,王德忠便傲慢的走到了国师面前,颇为傲娇的哼道。

小芜这个名字是殿下给国师起的,就在刚才。

“你叫我什么?”国师闻言俊俏的脸上有些愣怔。

看到国师发愣,王德忠就得意啊,当朝国师不过是个虚名,但影响力却是巨大的,高贵的国师在人前从来都是神祗一样,宠辱不惊的,现在却被一个“小芜”的名字叫愣了,王德忠就觉得殿下起名的水平真是高啊。

“小芜!这是我们殿下给你取的名字,从此之后你在殿下这里就用这个名字!哼~”王德忠翘着兰花指白了国师一眼,转身走了。

趁着国师落魄的时候嘚瑟一下就行了,王德忠可不敢在国师面前一直嘚瑟。谁知道这个国师还会不会东山再起啊!

虽然国师在大周不管朝政,但是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神一般崇拜,太可怕了。

“殿下竟然知道我的乳名?”带着镣铐、手里握着扫帚的国师愣怔了,从来都是笑容不变的脸上第一次的出现了其他的情绪。

但国师的心中却更加疑惑了,本来太子对自己凶猛的敌意就让他疑惑,而且太子竟然还知道自己的乳名!国师大人相信,整个大周国都没有人知道自己乳名的。

国师曾看过太子的面相、测过她的命运,竟然是一团迷雾。这种现象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她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大人。”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了国师身边,这个黑色影子就像是一团风一样,即便是人认真盯着看都看不出这是一个人。

“走吧,我这里没事。”国师看都不看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黑影,只是又拿着扫帚开始扫地。

“大人,您怎么能做这种事情,我这就去杀了这个太子!反正那么多人都想让她死!”侍卫何曾见过自己的大人做过这种低贱的事情,顿时怒起便要冲向太子寝殿。

太子寝殿中虽然有不少的护卫和高手,但是这护卫根本就不看在眼里。

只是这个侍卫还没来得及走,却陡然感觉到一股浩瀚的威压如海啸一般涌了过来,那侍卫化成黑雾的影子被这股威压冲击的一滞,修长的身影便显露了出来。

强压下喉头涌出来的血,侍卫连忙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你的职责只是听令而已!”国师目光淡淡的看着匍匐在脚下的人,梦吟一般的声调从容却也带着让人窒息的压力。

“属下知错了。”侍卫不敢抬头,只是把头低的更低了。

“走!”国师口气忽然一变,急促的吩咐一声,拿着扫帚扫地的动作依旧跟以前一样舒缓而优雅。

砰~在那侍卫消失的时候,太子寝宫的门被敞开,苏昭披头散发的从殿中冲了出来。她眼神锐利如刀却也带初醒时的懵懂。

苏昭目光警觉的扫视庭院,最后目光落在了国师的身上。

国师坦然的抬头跟苏昭目光相对,自然也看到了太子手中提着的尖刀,只是他装作没看见,轻摇手腕上的铁索,叫道:“殿下,我本就体弱,带着铁索打扫院子很慢的,去掉怎样啊?”

“王德忠,再给他带上一副铁索!”苏昭确定庭院中没有异动之后,才转身回了房间,却给王德忠下了命令。

看着王德忠带着人又拿着一套铁索给自己带上,国师就叹了口气。

以后自己还是别说话,别刺激殿下的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