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谜一样的太子/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已经进行了兽血融合之人的血液为辅助,这个说法下官闻所未闻。”宋承风听到太子的建议之后只觉得新奇,忍不住的问了起来。

宋承风一直都是个好学的太医,所以乍听到太子的说话,便开始在自己的脑袋里推敲了,暂时忽略性的忘记了太子残暴的真相。

“自然还需要辅助性的药物。”苏昭本来是打算将这些事情吩咐下去,让别人去做的,但是看着宋承风好奇的样子,苏昭便干脆当着他的面、叫王德忠拿来了纸笔。

“把这些药物给我找来,多多益善。”苏昭洋洋洒洒的在纸上写下了一大串的药草名称,只把宋承风看的目瞪口呆。

行医多年的宋承风自然认识这些药材了,甚至其中还有几个药材十分的孤僻,认识的人极少,可太子写下来竟然一挥而就。

宋承风认真的在脑袋里想着这些药材的效用,发现这些都是消热、消肿的温和药物。虽然这些药物有几种是兽血融合需要的,但是还有很多用不着啊!

“殿下,这些药材都是兽血融合用的吗?您怎么知道这些……”宋承风觉得自己大脑又短路了,看太子自信而从容的模样,宋承风就觉得太子似乎比自己懂的多啊。

“我们太子无所不能!”王德忠就骄傲的白了宋承风一眼,乐颠颠的拿着药材单子跑了。

王德忠一直跟着太子,从来就没有见过太子学过什么医术,也不知道太子是否懂得这些,但是看到号称大周国手的宋承风在太子面前矮了一截的模样,王德忠就忍不住的嘚瑟,反正他就是觉得太子是无所不能的。

“宋太医是不相信本宫?”苏昭就看着宋承风笑。

虽然太子脸上的笑很好看,但宋承风还是胆颤的哆嗦了起来,也终于想起太子嗜杀疯狂的事来了,太子八成又在胡闹呢!但是宋承风不敢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能附和道:“下官不敢!”

“柴猛,把你手下实力最好的府兵给我带来!”苏昭带着宋承风出了房门便吩咐了一声。

柴猛不知道太子要做什么,结合以前太子的作风,柴猛就找了两个长得最帅气、清秀的府兵,等带着俊秀的府兵来了之后,柴猛就像是火烧尾巴一样跑了,留下两个府兵战战兢兢的杵在太子面前,想着就觉得自己的屁股、眼疼。

巨大的铜鼎在前院被支了起来,下面烧着熊熊猛火。苏昭吩咐下人把宫里存储的药草都拿来,然后便看向两个府兵:

“把衣服脱了,进去!”

俩府兵顿时哭丧起了脸,他们以为太子叫他们来是想宠虐他们的,没想到太子是打算把他们活烹了啊!

太子府兵就是拱卫太子府的,平常他们可没少见太子虐杀人,院子里的几个巨大铜鼎就是用来活烹人的。

“求殿下放过我们!”两个府兵面无人色的跪在地上求饶。

宋承风跟在太子身边,后知后觉的猛然想到太子这根本就不是打算给人兽血融合,而是活烹人啊!宋承风被吓破了胆子,站在原地颤巍巍的就要倒下去。

苏昭伸手一把抓住了宋承风,训斥道:“本宫让你们进行兽血融合!”

“啊……”两个府兵卫见太子迟迟不语,本是打算咬舌自尽的,但是听到太子的话之后他们停下了,兽血融合是武者修炼的途径,虽然很危险,但还是有生还几率的。只是两个府兵还在愣神,太子真的只是想给他们兽血融合?

“脱衣服,进去!”苏昭见王德忠已经带着一队太监捧着药材,一路小跑来了,便冲着两个府兵喝了一声。

太子的低喝声中已经带着压抑的怒气,两个府兵再也不敢耽误,连忙脱了外衣便跳进了大鼎中。

打扫完了后院的玉容隐来到前院报告工作,正好看到太子要大烹活人,国师便找了个角落坐下,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以前就知道太子的不少暴行,但这一天多的接触,玉容隐觉得太子不像是那样的人,至少从太子那双明锐而沉静的眼神中,玉容隐看到的只有城府和理智。

“把云峥的血倒进去!”苏昭吩咐宋承风去倒血,自己则是走到了王德忠身边,就着太监们手里捧着的药材,一把把的抓着往铜鼎里扔。

两个府兵看到太子把药材“乱扔一气”的模样,全都在铜鼎里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太子这完全就是闹着玩啊!什么兽血融合,兽血融合有你这么放药材的么!这明显就是变着法的大烹活人啊!

倒血的宋承风愕然的看着太子扔了一把把的药材往铜鼎里面扔,惊讶的都忘记说话了。

“去火!”苏昭扔完了药材之后便走到铜鼎旁边,伸手摸了一下铜鼎里的水温,然后下令。

“去火,快点去火!哎呀~殿下您何必亲自试呢,这种事情让老奴和下人代劳就好!”王德忠连忙拿着一个绣着梅花的丝帕给太子擦手。

苏昭拿过丝帕胡乱擦了两下手之后便把丝帕随手一扔,王德忠小心的看了太子一眼,见太子没有理会自己,这才偷偷的将丝帕捡起来,小心的藏进了衣袖中。远处看到王德忠这个动作的国师就偷偷的笑了……

宋承风就盯着铜鼎里的水,摸了又摸,见铜鼎下面的火撤掉之后温度又上升了一些,而这个水温刚好是进行兽血融合的最佳温度。

“太子高明!”宋承风看铜鼎里的药材开始起作用,水温不用到达沸水的温度已经开始不断冒气泡了,宋承风就知道这次的兽血融合准备工作很完美,想不到刚才太子随手抓的药材竟然能成功,难道太子对药材的了解已经到了这种入臻程度了吗?!

宋承风自认自己行医数十年都要借助小称才行,太子这抓药手段彻底的把宋承风给折服了。

“竟然成功了?”远处正躲在角落里偷懒的国师看着铜鼎中冒出来的气息越来越纯正,这才疑惑和震惊了起来。接触的越多,他越是发现自己根本不理解太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