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这一定是错觉/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给两个府兵的兽血融合进行的很成功,两个府兵从铜鼎中出来之后根本不需要休息都生龙活虎。

然后苏昭为了拉拢宋承风和柴猛,便当着这些人的面跟两个府兵比武,当苏昭站着不动,用自己身体中激荡出来的玄气将两个武师巅峰的府兵打飞之后,宋承风和柴猛当场就张大了嘴巴。

“你……你,殿下你不是才是武师的修为吗?怎么一下子成为武王了啊?!”柴猛很是接受不了。他虽然做着太子府将,但是对太子算不上尊重,这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太子也就是有高贵的皇族名分,却没有相应强大的实力。

若不是因为太子的母后曾救下了柴猛一族!柴猛才不会跟着太子呢。而现在看到太子可以凝结成型的黑色玄气,柴猛的心态就不一样了。

若太子足够强大,那么他愿意匍匐在太子身边,供她驱使征战天下!

“太子是最有潜力的皇族啊!”宋承风就尖叫了起来,那嗓音叫的像是个太监。

作为太医,宋承风给皇族众位皇子都诊断过,一共九个皇子七个皇女,没有一个资质出众,即便有魔法天赋,也是资质平平,靠着皇家充足的材料和丹药辅助才勉强比一般人的修为好一些。

作为大周皇族,苏氏当年也是靠着武力打的天下,所以很注重血统和资质的传承,因此在皇族内是有魔法天赋传承的。可惜如今的大周国皇室颓废,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打天下时的雄风和锐利。

而时隔百年,再次看到太子以十五岁的年纪便拥有了武王修为,宋承风顿时觉得皇族有望了啊!

“太医你也太夸张了吧!太子的修为是厉害,可是大周国还是有天才的好不好,就说北方的卫王萧盛禹,人家十三岁的时候便已经是武王了!那才是天才啊。还有大燕太子燕洪烈,人家也是十三岁的时候成为武王的!”柴猛听到宋太医的尖叫就有些受不了,大陆上从来都不缺少天才。

大陆七国天才众多,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刚才柴猛惊讶也是因为前几天他觉得太子还是武师的修为,一下子就成了武王有些夸张而已。

“萧盛禹到什么地方了?”苏昭喜怒不露,脸色平平的看着柴猛问道。

这个样子的太子很有高人风范,至少被太子打飞出去的两个府卫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都眼神敬畏的看了太子一眼,然后跪在原地没动。

其实苏昭故意在这些人面前展示,也算是唬他们了,因为她现在的修为确切的说只是武宗而已,之所以能够玄气成形,完全是因为龙血的力量!神龙血从未被人服用成功过,她是第一个。可纵然有了这份保障,苏昭在听到卫王萧盛禹的时候,还是有些压抑。

那个马上少年将军文武双全,更可怕的是他武道修为。萧盛禹马上就要来王都了,这个前太子命中注定的魔咒,她该如何应付。

“好像还得三天才能来吧。萧盛禹来王都是谢恩去大陆学院的!”大陆学院是七国共同创办的,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完全的中立、最顶级的殿堂级学院,只招收最顶尖的人才、培养最强大的武道精英和魔法精英。

“这么快!”苏昭就感叹了一声,重生记忆中,萧盛禹就是在大陆学院学习了三年之后修为暴涨、更积累了人脉然后发动了政变,夺取了大周政权。

苏昭觉得卫王是在快三十岁的时候才夺权的,现在卫王不过十八岁而已,去大陆学院进修三年,然后二十一岁出来就要夺权吗?!

不行!必须阻止萧盛禹进大陆学院!

“今年去大陆学院,我大周有几个名额?”苏昭脸色有些沉,说话的口气已经算得上阴厉了。

“十个啊,我们大周每年就只有十个名额!哎~”柴猛说起这件事就有些丧气,大陆七国,其他国家都是几十个上百个名额,可大周却只有十个名额。大陆学院不是绝对的中立吗?可对大周也太吝啬了。

“去书房!”苏昭起身就朝外面走。今年绝对不能让萧盛禹去大陆学院,她只能去书房将今年的名额改掉了。虽然这样对萧盛禹来说不公平,按照他的修为绝对可以进大陆学院的。可苏昭却不能放他走,否则三年之后大周将在动乱中改朝换代。

“殿下,您这是要出去啊?!”苏剑虹刚睡醒,来到院子就看到太子要出太子宫,苏剑虹就连忙上来想阻拦。

现在这么多人想刺杀太子,让太子出去太危险了。

“恩。”苏昭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苏剑虹答应一声,剪短利落却肯定,那意思说的很明显,自己必须出去。

苏剑虹看着太子年轻甚至有些稚嫩的脸上那坚定到决绝的神色就叹了口气,他以前只觉得太子残暴,没想到还是个倔驴呢!

拦下太子已经不可能了,苏剑虹便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保护太子出宫的安全,然后苏剑虹就看到一身镣铐的国师大人穿着粗布袍子从后院走来了。

“殿下出去可以,但是您要带上国师,哦~也就是小芜子。”苏剑虹眼睛一亮,指着远处正抱着扫帚的国师说道。

苏昭就看了国师一眼,见他已经换下了昔日的高贵长袍,而是穿上了粗布短衫,这是宫内下人才穿的衣服,但是穿在他身上却别有一番味道,他身上那股挺俊风流之气是短衫压不住的。

一身白色长袍他是高贵端庄的大周国师,而一身短衫却起了活脱的潇洒。果然人长得好看了衣服都是陪衬。

“殿下叫我吗?”国师好心情的走了过来,虽然一夜未睡,但他也只是眉宇间有些倦色而已,站在苏昭面前的国师笑容清透,只是脸上却显出一丝病容。

“跟我走!”苏昭没有多说什么,扔下一句话便出了太子宫,一身黑袍的太子俊俏中多了几分冷峻和霸气,那一抹黑色的人影恍惚中犹如迎风烈烈的大氅。国师眯着眼睛,仿佛看见了引领大周未来的风向。

这是自己的错觉吧!太子乃短命之人,绝不可能是天命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