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都怪太子/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干嘛!”大皇子被苏昭的气势所慑,忍不住的变了脸色,面对这样的太子,大皇子忽然觉得自己很没有底气。

以前那个骄横蠢笨的太子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一身气质相当唬人。

大皇子只觉得好有压力啊!

跟在太子身边的苏剑虹和柴猛等人就齐齐鄙夷,就这样的大皇子还想跟太子争权?

国师脸上笑容依旧平静而且淡定,只不过他的想法跟其他人一样,大皇子勇则勇,可惜根本没有太子身上这种狠戾的霸气、明锐的深沉。

“王德忠,去跟庄宗说一声,大陆学院名额的事情有本宫更改!”苏昭看都不看大皇子,只吩咐身边的太监去传令,自己则是带着名单往回走。

苏昭完全不用跟庄宗说这件事情的,她之所以如此,不过就是想趁此机会选拔一些自己的人!放出自己掌控了送往大陆学院的名额,那些想去学院的人就得来自己这里找门路。

如果这些人不来找自己,那么自己就直接从太子府兵中选拔。反正送往大陆学院的都是自己的人。

至于萧盛禹,这次自然是不会送他去了,从刚拿到手的推荐名单上看,萧盛禹是被推荐的第一人,因为此人是大周的第一天才,幼龄便展露武学天赋,十三岁成为武王,因军功和世袭封卫王,十七岁达到了武皇初级,不可置疑的成为了大周第一天才。如今十八岁正好是去学院的最佳年龄。

“等等,这不是送往大陆学院的名单吗!你拿着做什么!”大皇子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上来拦着苏昭,自己带了这么一大批人过来,若是还拦不下太子,岂不是太丢人了。

而且这份名单上还有大皇子的人,是绝对不能让太子染指的。派遣学生这种事情以前太子是从来不会上心的,为什么这次如此反常的要插手遣送学生的事?

“阻拦太子,这种罪名你承受的起么?”苏昭没有动怒,只是眼神冷漠的看着大皇子,那平静到压抑的口气和冷漠到冰裂的眼神,一下子又让大皇子慌神了。

大皇子虽然跋扈了些,但是杀人没有太子多!地位也没有太子高,眼神平静到张扬的太子不怒自威,那种高高在上的凛冽气质让大皇子很不适应。

“我只是问你名单的事情,怎么成了阻拦你了呢!”大皇子狼狈之余,强词夺理的哼了一声。但他这句话就明显的低人一等了。

“凭你也想插手国事?!”苏昭就用轻蔑的眼神斜着大皇子,那种以上凌下的眼神让大皇子羞怒,但是身份和气势上的差距却也让他无法反驳,反而是这种羞怒让他涨红了脸,更无法反驳太子的话了。

“让开!”苏昭一声厉喝,气势再次拔高。

大皇子脸色一僵,便要垂头丧气的让开道路。一直跟在大皇子身边的贴身随从见大皇子节节败退便连忙在旁提醒:“太子入御书房未奉召,这是擅闯皇家重地啊!”

贴身随从的提醒让大皇子终于回过神来,对啊!自己带着这么多随从过来,不就是阻拦、对付太子的吗,现在太子的身边又没有人,不趁着这个时候欺负她,更待何时。

“我们殿下有国师大人陪同!”苏剑虹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

周围有一瞬间的安静,刚鼓起了勇气的大皇子在看到跟在太子身边的国师时,再次泄气了。他还是搞不懂国师为什么要跟着太子啊。有国师这样身份的人跟着太子,那么太子来御书房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

“国师大人,您是被太子挟持的吧!”大皇子有些白痴的直接问道。

国师大人仍一脸闲适,悠闲的笑着,既不说话也不否定,可那笑容就像是在嘲笑大皇子是个傻子一样。

大皇子还想再问,他身边的随从看不下去了,小声提醒道:“太子的护卫快要来了!动手要快。”

“苏昭,把名单给我。”大皇子眼神一厉,直接冲着苏昭伸出了手。

回答大皇子的是一道黑色的玄气,成形的玄气如同一只飞扑而出的猛兽,直接冲着大皇子扑了过去,甚至连空气中都爆出了呼啸的闷响。

大皇子根本就没有想到太子会忽然动手,眼看着自己就要被玄气击中,还是刚才开口说话的随从反应了过来,衷心护主的扑了上来为大皇子挡住了太子的攻击。

轰~伴随着沉闷碰撞声,大皇子身边的贴身随从被直接打飞,血肉模糊的掉在远处生死不明。

“小狗子!”大皇子先是惊悚的张大嘴巴,等看到自己的随从倒在地上抽搐、一副快死的模样之后,大皇子才尖叫了一声跑了上去。

“主人……”叫做小狗子的贴身随从被重伤了经脉,狂吐鲜血不止。

“好好!我知道你的衷心,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大皇子亲自抱着贴身随从,感动不已。

那随从就躺在大皇子的怀中懊悔的要死,他知道以前太子的修为只有武师阶段,所以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刚才看到太子突然发动攻击,随从没有细想就冲了上去阻挡,结果被太子的玄气冲击到重伤。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不会这么鲁莽的上来。

都怪太子!他竟然隐藏了实力!以前他不就是个武师的废柴吗!为什么实力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那随从昏迷前还这么愤懑着。

“小狗子!”大皇子见那随从彻底昏死了过去,也就顺势站起身来,脸上已经没有了对狗子的同情,反而是怒目瞪着太子,既然太子刚才对自己动手了,那么自己也就不用顾忌了。

苏昭就那么冷冷的站在原地没走,而是笑看着大皇子,这个样子的太子更加恐怖,他可是刚才出手要袭杀大皇子的,此时竟然是没有一点心虚和追悔的意思,直白点说,她要杀大皇子不是出于冲动,而是冷静处之。

这样的太子才像是一个安静的猎手,并非是狂躁的野兽,这样的猎手才更加可怕。而大皇子此时就是一个猎物,被盯上的猎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