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将死之人/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并非善人,她是真的想杀掉苏沐涯的,只不过在看了他的身体之后,苏昭放弃杀掉他了。

因为这个男人已经病入膏肓,即便自己不动手也没有几天活头了。这是一个被仇恨和负面情绪耗尽了生命的男子,他已经被太子抓来几年了,自从双腿被打断之后便没有好好的调养过。

苏昭就让他多活几天,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把本宫存的那颗毒灵草给他!”走出了苏沐涯的院子,苏昭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大树下轮椅上的人影,忽然有点惋惜,如此清俊如画的人可惜以后见不到了……

人对美好事物的消失总是有些伤感的,苏昭也不例外。

在后院中忙碌了一上午的梅解语刚好从旁边的小路上走来,就听到太子将毒灵草赏赐给了苏沐涯,惊的他立刻停下了脚步,眼神怨毒的看向了树下的人影。

都是残疾之人了,还要什么毒灵草!那可是太子宫内最好的灵草了!

“殿下,都快过了午膳的时间了,您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王德忠连忙答应,却也心疼太子。太子也就是早上的时候吃了一点昨日剩下的点心,然后直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这都快过晌午了啊。

“哎~殿下那么宠爱这些人,这些人却没有一个能给太子分忧的!”王德忠哀怨的翘起了兰花指擦擦眼角,说的凄凄惨惨。

坐在大树下的苏沐涯虽然双腿残疾,但是耳力非常好,听到王德忠的话,苏沐涯心里便冷笑:嚣张跋扈的太子也就是忙着祸害人、败坏大周国,她还能有什么事情值得别人给她分忧!

“殿下,奴帮您去安排赈灾吧。我熟啊!”梅解语听到王公公的话之后,立刻就从旁边冲了过来,也顾不上去仇视苏沐涯了,苏沐涯就是个残废,跟他置气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多想点办法讨得殿下欢心呢。

“对啊,梅大人以前是户部官吏,对赈灾这种事情最是熟悉了!”王德忠见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出来为太子分忧,都要高兴死了。

结合梅解语以前的种种行径,苏昭就知道这货是个心黑手辣的人,却从来不知道他有什么能力的。

“好,那你先去给本宫统计一下王都周边有多少饥民,需要多少土地和粮食安置!”苏昭看着梅解语点头,目前应付灾民的情况可以说是一抹黑,她只知道王都周围有不少的饥民,却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既然做了大周的太子,她就是真的想为大周好的,所以在给梅解语下令的时候,苏昭多嘱咐了几句,听得梅解语不停点头,也终于觉悟太子似乎是真的想要做点好事了。

梅解语得令离去了,而坐在菩提树下的苏沐涯却是目光深深的看着太子,眼中充满了探究。

“殿下!”在苏昭要离开的时候,苏沐涯终于开口了,清越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有事?”苏昭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个画一般的美男子正双目清亮的看着自己,依稀能够看到他眼神中似乎是带着某些期待。

“赈灾不如抗旱。”苏沐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句话,太子就是个草包,跟她说什么民生不是对牛弹琴吗!

但是看着太子那双明锐而沉静的眼神,苏沐涯就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而在听到苏沐涯的话之后,苏昭的脸上露出了沉吟的神色,她对国内的情况根本就不了解,而看苏沐涯的样子,他似乎是很清楚的。

向他求教?

苏昭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之后,便直接来到了苏沐涯面前。她向来都是一个行动派。

王德忠见此,就乖乖的站在院门外面,双手绞碎了手帕,太子您这是何苦呢!苏大人明显就不想理您,在他身上浪费那么多的感情做什么!王德忠一直都觉得苏沐涯不顺眼,这货整天病怏怏的,而且对太子也没个笑脸,要不是太子护着,王德忠真想虐死这个混蛋。

“跟我说说吧,你对大周都知道多少。”苏昭很随性的在苏沐涯对面的藤椅上坐了下来。

苏沐涯就看着眼前的人儿,只觉得自己似乎是第一次看到太子如此的随性!一身黑袍的太子英武逼人,俊秀的面孔虽带了几分阴柔,可眉宇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阴厉之气,一双眼睛也比之前更加明亮了,极黑如同宝石般的眼睛不时闪烁出来的冷光带着深不可测的魔性。

“太子想知道?”苏沐涯淡淡开口,声音还是如往常一样平静,可是这份平静中却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和鄙夷。

好像再说:骄纵蠢笨的太子也想知道国事?即便我说了,你能懂么?!

“不想让你毕生所学埋没,就告诉本宫!”苏昭岂能听不出苏沐涯口气中的排斥,她便压低了嗓音,迎着苏沐涯的眼睛道。

一个眼神平和如水、却深沉莫测,一个眼神凛冽霸道、却锋芒乍现,两个眼神在半空交汇,并没有激烈的碰撞,但是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异。

“大周民不聊生、国将不国!”苏沐涯沉沉开口,清越的口气中仿佛也带着一种沉重和苍老,被他所说的大周国更像是一个垂垂老者、行将就木。

“改朝换代杀戮更甚、姑且一试又有何妨!”苏昭坚决的表明了自己的心迹,这句话说出来当真是铿锵有力,更带着杀伐果决的利落。

苏沐涯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还是不相信太子会改变。被太子囚禁了五年,他还不知道太子什么德行吗?!只不过太子说出来的这番话倒是让他惊讶,看来这次太子即便是要骗人也是下了功夫的。

而且他根本就不相信太子有这样的能力,她不过就是一个废物太子,治国这种事情她是做不来的。

“王都附近灾民严重,已经严重影响了治安。北方干旱已经持续三年,整个中原都是颗粒无收,江南粮食运输只有水路,目前也运不上来,要想解决当前的危机只有开放朝中大臣权贵们的私仓!”苏沐涯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

既然太子想做事,那自己就提点一句吧,而且苏沐涯的这句话中也藏着阴谋,让太子去抢那些大臣们的私人粮仓,那么太子距离被废就不远了!

苏沐涯就觉得自己在临死之前能够看到太子跟朝中大臣斗得凶狠,也算是一件乐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