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灵魂具现/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德忠在书房门口唉声叹气,他就说嘛,怪不得这几天太子对这些傀儡武者态度冷淡,原来是太子早就发现这些傀儡是脏东西了。

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佛珠,王德忠目光一闪,连忙走进了书房,跪在地上小声道:“殿下,老奴有东西要呈上!”

苏昭刚批阅了几分奏折,都是亟待解决的民生,且还是同一个人的奏折,上奏折的人名叫宋湖,在帝都外不远的县任县令,一连上了几道求朝廷救援和安置难民的折子,着实难得,苏昭已经打算去见见这个县令了。而且这个县令在苏昭的重生记忆中名声响亮,宋湖在投靠卫王之前只是一个不见经传的县令,却后来三年内升任一品丞相,这样的人岂是无能之辈!只是越有能力的人,便越难降服。

听到王德忠的话,苏昭的脑袋还在神游想着什么时候去见这个县令的时候,随口答应:“呈上来!”

王德忠屁颠屁颠的爬起来,将新得到的、还没有捂热、没稀罕够的凤眼佛珠送了上去。

苏昭接过之后看也不看的随手扔在了桌子上,看向王德忠问道:“你去安排一下,本宫要出城一趟!明天早上要赶回来参加赈济。”

“啊?啊……太子您现在要出去?”王德忠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稀罕不够的佛珠被太子不爱惜的扔在了桌子上,正心疼呢,听到太子的话就有些愣神了。

看到王德忠心不在焉的样子,苏昭皱了皱眉,这才看向自己手边的佛珠,她对这些文玩不太懂,不过以前在末世自己的师父还是蛮喜欢手串、佛珠之类的。苏昭记得师父以前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拿着一对核桃揉啊揉,美其名曰锻炼手指,却整天巴巴的盯着手里的核桃看不够,当初师父看核桃的眼神比看美女还要荡漾。

苏昭印象中,师父那对核桃已经玩的红如玛瑙、玉石,十分的漂亮,师父死后,那对核桃也是唯一的念想了,可惜穿越来之后什么都不存在了。这让苏昭多少有些违和感。

“这是你玩的?”苏昭将酱红色的手串拿了起来,手指触摸温润如玉,且精心感知的时候能体会到其中有温热的气息流动一般。

这种发现让苏昭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这个世界是存在光明魔法的,魔法分为七大类,常见的水火土雷风,不常见的则是光明和黑暗了!而这两个不常见的魔法却又是最刁钻歹毒的。柴猛说过这个世界的术士,其实就是黑暗魔法师,对任何魔法师来说都是最难缠、最难对付的存在。

可光明魔法就是天生克制黑暗魔法的,只可惜光明魔法比黑暗魔法更加珍贵,除去天生具有光明魔法体质的人,通过修炼而得到的光明魔法微乎其微。就像是这串佛珠,必然是经过心诚修道之人多年把玩才具有了光明力量。让苏昭大为惊奇。

“不是,这是梅侍郎送上来的,可以让傀儡武者感到畏惧。”见太子盯着手串看了,王德忠脸上才有了笑脸,觉得太子总算是没有不识货的扔掉。

听到傀儡武者,苏昭的脸色就沉了几分,挥手让随身的傀儡武者出来,苏昭将手中的佛珠朝着其中一个傀儡武者扔了过去,大喝一声:“接着!”

没有任何感情和思想的傀儡却转身就跑,就像是发疯的野狗一样,瞬间跑没了影子。

而那串被扔出去的佛珠掉在地上之后,其他的傀儡武者避如瘟疫的逃开了,全都远远的站着不敢靠近。看到这个情形,苏昭的眼神更亮了,上前去把佛珠捡起来之后就挂在了手上。

“不错!本宫很喜欢这个东西!你下去准备一下,本宫要出城去集县。”

“遵命!”王德忠急忙答应着下去了。

苏昭挥手让这些暗卫都下去之后,便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穿越来两天了,可是自己身体中的魂器仍然没有觉醒的迹象。

魂器是末世的进化人种才有的异能,是灵魂具现化、凝结成为简单兵器的表现。有点像是修道者的本命法宝,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而增强。末世的时候苏昭的魂器是一件大刀,现在她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便想到自己的魂器了。

“叮~魂器系统异变,系统异变,请确定是否具现!”在苏昭努力跟精神上的魂器沟通的时候,魂器系统终于有了反应。可魂器的回应却让苏昭感觉异常,在心里“确定”之后。魂器开始抽离具现,却是变成了一个手镯的模样出现在苏昭的手腕上。

黑色的手镯上有鎏金色的暗纹,古朴的光泽在手镯上缓缓流淌着,跟主人的身体完全契合,且没有按照苏昭的意愿凝结成兵器。

“这是什么鬼?!”苏昭惊悚不已。

自己以前擅使的大刀呢?!变成手镯是什么意思?防具吗?末世的进化人种的魂器不仅仅是兵器,也可以是简单的护甲,但却从来没有见过手镯啊!

“随身空间开启!主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手镯用途,具现兵器、具现防具、具现储物空间!”机械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了起来。

苏昭没有任何犹豫,立刻选择了储物空间。一个十几平的空间出现在了脑海中,储物空间比具现兵器和防具更加先进,在末世的进化人种中极其稀少。万分之一都难得,想不到自己的魂器竟然可以在穿越之后发生异变,这可是意外之喜啊。

魔幻大陆最珍贵的莫过于撕裂空间独立存在的存储空间了。尤其是随身空间,完全可以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小天地。

“殿下,您觉得这件衣服怎样?”王德忠急匆匆的带着两个小太监从外面跑了进来,小太监手里捧着的盒子上整齐的叠放着太子袍和头冠,明黄颜色的长袍上金龙飞舞,似乎随时都会扑出来的飞龙让这件衣服霸气昭著。

“就这个吧,头冠就不用了!”苏昭喜欢竖起头发,一个大马尾直接扎在头顶,干净利落,其实苏昭一点都不喜欢这件明黄色的长袍,她还是钟爱黑色的,但是再换衣服太麻烦了。

等明黄色的长袍穿在身上,苏昭看到铜镜中自己的倒影时,忍不住的感叹一声:哎~太子真是个妖孽啊!这张雌雄莫辩的脸,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是风韵十足,倜傥风流的王胄公子形象、堪称风华绝代。

昨天问编辑大人,才知道我的首推给漏掉了,还好问了一下,不过放心本文不会断的,加V也是肯定的。顶锅盖狂奔~

撒娇打滚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