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朕是傻子吗/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王庄园内有数千人口,加上难民便有数万之众。

但是在柴猛带领的五百太子府卫虎狼般扑杀下,卫王庄园并没有进行多有效的抵抗就被抢占了。

惊恐的难民像是羊群一样被控制在了庄园操场上,而庄园内的护卫则在太子的命令下屠杀了不少,血腥味漂浮的庄园中人人自危。

“咦?怎么不见柴猛大将军啊?”

王德忠陪着太子进了庄园将军府,没有见到柴猛在,王德忠多少有些担心的,若是一会还有乱兵没有杀完的出来惊吓到了太子怎么办!(王公公您真是够了~现在什么人还能惊吓到太子啊!太子可是刚砍过尸人的!)

“本宫打算把这庄园算作封地,所以让柴猛去跟庄宗说一下!”走进将军府的苏昭欣赏着府内的布置,赞许的点头。

萧鸿飞因为卫王的关系被册封为骠骑将军,虽然只是个三品将军,但是在庄园内的将军府建造的很不错!卫王的庄园原本就是一不小的县,被萧鸿飞折腾了这些年,庄园内的耕地面积和富裕程度明显超过周边县城不止一星半点。

所以,苏昭还是很满意这个庄园的!这是自己太子府卫的粮仓啊!

“殿下,柴猛将军嘴笨,恐怕跟庄宗说不清楚啊!”王德忠就担忧了,抢夺了卫王庄园这种事情的确需要上报给庄宗的,但也应该派遣一个伶俐的人啊,柴猛就一武夫,他能跟庄宗说的清楚。

苏昭笑看了王德忠一眼,明明是清澈的眸子,却让人有种高深莫测的诡谲之感。

“本宫不要他说清楚!”

“啊!”王德忠愕然。

而跟在苏昭身后的妙心和尚却是玲珑剔透,听完苏昭的话,妙心便双手合十,颇为肃穆道:“殿下慧心,既然是明抢卫王庄园,自然不需要说的太清楚了,让柴将军只将此事禀报上去就行!根本不用解释,这样反而对太子有利!”

王德忠这才恍然大悟,太子本来就是明抢,虽然有什么剿匪的借口,但是根本经不起推敲的,所以派什么人跟庄宗说还真是很重要,而柴猛明显是最好的人选啊。

此时,庄宗就在自己御书房中犯愁,他看着黑着一张脸、站在自己面前铁塔一样的柴猛,再次问道:

“你说卫王庄园作乱,太子平叛有功求赏?”

“不错!”柴猛不会什么言辞,他只把太子意思带到就行了,至于庄宗要问什么,会有什么脸色都不是他考虑的范围。

书房中还有户部和刑部的人在,这些官员听到太子杀上了卫王庄园,全都吓得心惊胆战。卫王乃是北境之王,帐下十万铁骑是拱卫北方的城墙,但若是处理不好的话可就是逼宫的铁军啊!

太子是不是疯癫的没救了?竟敢对卫王庄园动手!

至于柴猛所说的卫王庄园作乱,这些大臣们是万万不敢相信的!卫王要作乱也是带十万铁骑杀来帝都啊,就帝都外面一个小小的庄园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陛下,卫王不可能作乱!卫王正在来京的路上,两日之后便到了,太子此时杀上庄园,分明是要把庄园占为己有啊!”户部的钱登辉跪在地上,糟心的进谏。

作为户部尚书,钱登辉可知道卫王庄园乃是周围最富庶的县,且庄园内耕地无数、水路纵横,有干渠水为源,粮食产量比得上其他十个县,这么一大块肥肉,太子是明抢啊!

“胡扯!我们太子是剿杀暴民才攻占了卫王庄园,难道你不知道数千暴民已经围困集县,差点就要灭了集县县城吗!”柴猛虎目一瞪,大吼一声,吓得钱登辉浑身一哆嗦。

“是啊,太子乃是储君,怎么会抢夺卫王一个小小庄园!若真是那样,苏昭这个太子也太穷了!”庄宗也点头符合,不靠谱的皇帝还是更愿意相信柴猛的话。

刑部的几个官员干脆闭嘴不说话了,他们已经绝望了!就让太子和傻皇帝作吧!作死!

“殿下,卫王为国镇守边疆,有功无过,就这么抢了他的庄园会寒了边关将士的心啊!”钱登辉还跪在地上不起来,本着诤臣之心苦苦劝谏。

“我说的是卫王庄园作乱,就是庄园内的萧鸿飞,又不是说卫王!这关卫王什么事!”柴猛就不屑的哼了一声。

“你……武夫!”钱登辉听着柴猛的话,差点没气的昏过去,钱登辉愤怒的转头还想跟柴猛理论一番的,但看着柴猛那模样,钱登辉便哼了一声,跟柴猛理论分明就是对牛弹琴啊。

“哦,这样啊!那就把萧鸿飞交给刑部好好查一查吧!”庄宗被吵得头疼,他还惦记着刚进宫的年轻美貌妃嫔。所以才懒得纠结这件事呢。本来他是有丞相给自己处理政务、自己蛮有时间跟美人消磨的,现在丞相张起文死了,也没个能用的人顶上来,庄宗很累心,觉得今后的日子很难过啊。

“殿下,此事蹊跷啊!”钱登辉一听庄宗竟然要把萧鸿飞给送刑部,明显是认定了萧鸿飞造反啊。难道庄宗就没有想过这事是太子发混的抢别人田产吗?

“你当朕是傻子吗?!朕自然知道这事蹊跷,所以才让刑部查的!”庄宗脸色一板,直接训斥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您傻……可不用亲自说出来啊!

做了几十年皇帝,庄宗的帝王威严还是很沉重的。钱登辉立刻就跪在地上不吭声了,倒是刑部的官员们心累了,他们一点都不想搀和太子跟卫王之间的“战争”啊!

“对!钱大人就是觉得陛下愚昧,所以想左右陛下的意愿!”

柴猛个武夫很和适宜的补刀,差点把钱登辉给吓死!

“呵呵~以为朕是傻子,想愚弄朕的人都死了!”庄宗很生气的起身,阴测测的盯着地上钱登辉笑了一句,吓得钱登辉跪在地上半晌都起不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