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诡臣沦陷/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大张旗鼓的抢了卫王庄园的时候,朝中大臣们也集合了起来准备群谏废太子了。

大皇子亲自鼓舞群臣,为所有群谏的大臣们打气,希望朝臣们一鼓作气的三次群谏,只要造成了舆论影响,便足够废掉太子了。

可这些群臣准备前往皇宫的时候,却收到消息说太子已经提前一天准备好了施粥,打算在他们叩跪皇宫求废太子的时候、大开城门的进行赈济灾民善举,更有传言说太子已经想好了各种应对灾民的政策,正在逐步实施中。

所有的大臣都傻眼了,若是他们还在这个时候进谏求废太子,不仅庄宗会骂他们不懂事,就连周国的百姓也会骂他们是昏庸佞臣。

群谏的计划算是被彻底打乱了,就在大臣们商量着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张起灵带着五万铁骑返回帝都的消息传来,大周帝都为之震惊!

“我二舅回来了?”正走在庄园地牢的苏昭也得到了消息。

“还是带着五万铁骑回来的?”

“是!”负责传递消息的暗卫朱雀回答的很单调。

如今苏昭身边的暗卫只剩下了朱雀一人,虽然还有王德忠掌管的情报人员,但那些人不是暗卫,水平不行。所以朱雀的身份显得很重要。

“殿下,张起灵将军回来了就好。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殿下了!”王德忠满脸兴奋,丝毫就没有注意到苏昭脸上的笑容中带着几分清冷。

张起灵明目张胆的带着五万边关铁骑回帝都,这是给谁下马威看的呢?结合之前苏昭发现张起文诈死事件,苏昭对自己这个二舅还真是没有多少信心。重生记忆中,张起灵的戏份不多,苏昭对这个舅舅还真是不了解啊!不过苏昭了解这个宋湖,宋湖以县令之身投靠了卫王,后官至一品丞相,这人能力出众、才华卓绝,却也有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桀骜。

“张起灵未奉召便带兵回帝都,这是逼宫!”地牢中单独牢房内的宋湖闻言,便喊了出来。听起来一副铁骨诤臣的样子。

苏昭来庄园之后得知宋湖被关在了地牢,便亲自来迎宋湖出来,还没有走到宋湖牢门前便听到了张起灵回来的消息,而牢里的宋湖显然也听到了,这才高声喊了起来。

苏昭笑着走到牢门前,跟着苏昭的府兵高举手中火把,将阴暗地牢中的灰暗驱散。火把的光打在苏昭的脸上,让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生动。

宋湖在地牢中被关了一天一夜,乍看到明锐的火光眼睛有些不适应,便眯起了眼睛,但当他看清楚站在牢门前的少年时,眼睛却又一下子睁大了。

刚才就听到有人叫“殿下”,宋湖便想到可能是太子了,可当太子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宋湖还是不敢相信这人就是太子!

传言中的太子凶残暴戾,而眼前人是一个俊美无铸的少年,飞扬的眉宇间神情恣意、精致的五官似乎会发光一样,让人只看一眼就觉得耀眼。尤其是她那双明澈却幽深的眼睛,仿佛带着某种魔性,让站在她面前的任何人都觉得无处躲藏。

这分明就是一个锋芒暗敛、气质幽幽的优秀少年,此人能是太子?!可若不是太子,此人又是谁呢?宋湖真忍不住要为此少年的风采叫一声好了!

“宋湖?”苏昭脸上擒着几分不经意的笑容,眸光幽幽的看着躺在地牢干草堆上的宋湖。苏昭以前并未见过宋湖,只是看过他的奏折,笔迹隽永中带着几分洒脱,如今见到真人,苏昭不免感叹,想不到此人如此年轻!

宋湖看起来或许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英俊刚毅,身上没有读书人的娇气,反而有一种慵懒的雅痞气。这样的人应该属于跟梅解语一样类型的奸猾,怎么可能是铁骨诤臣呢?!

伪装的吧!

“大胆,见了太子还不行礼!”王德忠立刻就尖着嗓子叫了起来。

听到王德忠的话,宋湖即便不相信也不行了,连忙从干草堆上起身,恭敬的跪在地上给苏昭行礼。

“在下宋湖,参见太子千岁!”宋湖行礼十分的标准,只不过他在行礼的时候还偷偷的看了面前的太子一眼,却正好迎上太子若有所思的眼神,宋湖心中不由打了个机灵。

这个太子不过十五岁的年纪,目光却老成锐利,更沉淀着风雨历练出来的沉静。这样的少年怎会是传闻中蠢笨暴虐的太子呢?!

惊异之余,宋湖也收敛了自己一身随性和心里的狂傲,安静恭谦下来。

苏昭一直站在牢门外,脸上保持着平和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看着宋湖不动,直等到宋湖这个人收敛了一身的慵懒随性气势之后,苏昭才笑着开口:“宋湖大人好风采,为了集县之民,不顾危险亲自来庄园请命!即便被关地牢也是从容不迫,本宫佩服!”

苏昭明明是赞赏的话,但说出来却有一种嘲讽的魔性。

听得宋湖心里不由叹了口气,让他隐约觉得太子好像猜透了自己的心思一样。其实宋湖何尝不知道卫王庄园乃是龙潭虎穴,自己来这里借粮很有可能被扣下。可宋湖没办法啊!他就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而已,当他得知县城外面有数千难民集结,打算围抢县城的时候,宋湖上书求救无果,便只能亲自来卫王庄园了。

这样宋湖被庄园囚禁,即便集县发生了暴民事件,也不关他的事了。若是留在集县,宋湖要如何应付数千被恶意鼓动起来的数千难民?凭一张嘴吗?宋湖不愚昧,相反的,他狡黠聪慧。所以才会在难民围城之前出来,“躲”在了庄园地牢。

只是宋湖没想到,自己呆在牢里好好的,太子忽然出现了。而且太子刚见自己,就好像看透了自己的筹谋一般,这让宋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殿下谬赞了!宋某既然是集县的父母官,就应该为民请命!”宋湖说的义正言辞。

牢外的苏昭就笑了起来,她也不让人打开牢门,就透过囚笼看着里面的宋湖。

“现在集县已经无事了,宋大人还是出来吧!”

苏昭的这句话几乎秒杀宋湖,然后不顾牢中宋湖的震惊,施施然转身走了……

桀骜多才的宋湖……沦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