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殿下看中你了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亲自来庄园地牢迎接自己,这是多么大的殊荣,可惜太子并没有等护卫打开牢门便走了。

宋湖等着侍卫打开了地牢门口之后,自己走了出来,多少显得有些萧条。

“宋大人,天大的好事哦~还不快点跟上太子!”王德忠倒是没有着急走,见宋湖从牢中出来之后,王德忠眉开眼笑的看着他,用怪异的、让宋湖感觉很不舒服的声调道。

“总管大人,敢问有什么好事啊?宋湖自认没有保护好集县的百姓,心里有愧啊!”宋湖讨好的凑到王德忠面前,陪着笑小心的问道。

王德忠用眼睛瞄着宋湖,那含笑的眼神就像是婆婆审视儿媳妇一样,不过却是满意的眼神。王德忠那眼神只把宋湖看的不好意思的时候,才用讨喜的口气道:“殿下对您的态度可不一般哦~这还不是好事吗!?”

宋湖就郁闷了,太子这个男风变态,他对自己态度暧昧能是好事吗?!

宋湖真后悔自己刚才见到太子的时候没表现的猥琐一些,或者弄得身上脏一些,这样太子就看不上自己了吧!宋湖是有骨气的人,以做太子的男宠为耻!他是绝对不想被太子盯上,弄去做男宠的。

“呵呵~多谢总管大人提醒。宋湖愚钝!”宋湖小心的陪着笑,临出牢门的时候宋湖就从地上抓了一把污泥,使劲往自己身上蹭了蹭。

宋湖本想直接蹭到脸上的,但是王德忠就在旁边跟着,若是被王德忠看到自己的动作肯定会生气的,所以宋湖只能蹭到身上。可即便如此,宋湖的小动作还是被王德忠看到了。

“我们殿下是心慈的,等下看到宋湖大人如此狼狈,殿下少不了要对大人好好疼爱一番的!”王德忠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宋湖笑。

“不敢不敢!”宋湖抽了抽嘴角,连忙赔笑,他岂能听不出王德忠故意加重了“疼爱”两个字。那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小动作被王德忠给发现了,王大总管这是在给自己提醒呢!让自己不要在太子面前刷小聪明。

宋湖心里叹了口气,他真不想认命,可太子能够亲自到地牢来找自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只是宋湖就不明白了,太子是如何盯上自己的。

“宋湖大人可是担心集县城的事?放心吧,殿下都已经给你处理好了!我们殿下出马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宋湖大人以后就好好的在殿下手下孝敬着吧,难道我们殿下还会亏待了你不成!”王德忠看到宋湖明显是在强装欢笑,便劝慰道。

王德忠就觉得宋湖不知好歹啊!太子看上你就该高高兴兴的哄好太子,否则太子发怒,虐死你个矫情货!

宋湖真的快要哭了,本来刚才见到太子的时候宋湖觉得还没什么,甚至还觉得太子为人清隽、风华绝代,可这么听着王德忠的话,宋湖就觉得王德忠是在劝自己认命的留在太子身边做男宠啊!

宋湖自负才学空绝!岂能做他人男宠!这根本就不是好男儿所为啊!

“殿下等着你呢!”王德忠抬头见太子就站在地牢外面,便先放过宋湖,先不劝解了,而是悄悄地提醒了他一声,并且还给了他一个安慰和鼓励的笑脸。

宋湖抬头,便看到太子立在地牢门外,夜色薄凉、身影清傲。

这么看着太子的时候,宋湖再次的陷入迷茫,看着眼前的太子,宋湖刚才心中的郁闷便会烟消云散,他是不愿意做太子男宠的!那是耻辱!但眼前的太子虽然气势强横,却并没有让他讨厌的感觉。

仿佛外界传言中蠢笨淫荡好男风的太子,跟眼前的清隽人儿格格不入!

剧烈的反差让宋湖迷茫和徘徊。甚至在看着苏昭背影的时候,宋湖心中还有一种淡淡的、想要亲近之感。仿佛只是一个背影便带着弥足的诱惑。

“良田万顷,丰饶富美,好一方天地啊!”苏昭远眺,夜色中也可依稀看见庄园内一片翠色和丰收的景象。

苏昭的口气中是带着几分羡慕和满足的,更有深深的怅惘和莫名的失落。听得宋湖心头一震,莫名的感触,他颇为沉吟的走上前,躬身站在苏昭身边,低头敛目:“卫王庄园乃我大周农田灌溉系统之典型!即便大周已经大旱三年,庄园内依然丰收富足!这一切都是水利之效!”

“民以食为天,粮因水而丰!萧鸿飞也算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人!”苏昭口气中是带着赞赏的,不管庄园水利是谁人建造,但却是在萧鸿飞的管理下建造的,即便萧鸿飞没有疏导之能,也有辩才之利!

“萧鸿飞不过一闲人!督造庄园水利图的乃是卫王帐下谋士!”宋湖口气恭顺,但是却可以听出他对萧鸿飞淡淡的鄙夷,并非宋湖恃才傲人,而是不忿萧鸿飞这样的人无才却居高位。并且也提醒太子,卫王帐下人才济济,卫王府并非只是大周的边关将军府,其中还有政才!

“他卫王手下有谋士!本宫不眼馋,因为麒麟之才在本宫眼前!”苏昭何尝听不出宋湖口气中的不忿和提醒,她口气一转,带着激赏和鼓励的看向了宋湖、

苏昭的眼神还算平静,但是这份平静中却充斥着一种激烈的深沉,更有一种笃定,对宋湖之才的笃定!

原本心有戒备和疏离的宋湖,在听到太子这句话的时候,心头剧烈一震。麒麟之才这个词语用在自己的身上,宋湖震惊于说出这话的竟然是太子!

太子久居皇城,而且传言她不懂朝政,只知荒淫玩乐!这本该是一个废物的不能再废物的太子,竟然懂得自己?

宋湖抬头双目怔怔的看着苏昭,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君臣之分。

看到宋湖的震惊,苏昭笑了笑,暗夜冷风中,苏昭的笑容带着某种暖人心扉的别致。

“本宫看过你的上书!你这样的人才竟然做一个县令!是陛下屈才!本宫想弥补,可有机会?”

没有清淡和高冷,满是期待和激赏的口吻许下了高官厚禄,这并不是感动宋湖的地方,而是太子的识才和相信!一向桀骜的宋湖惊觉,蠢笨的太子竟然是识才之伯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