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拖你入地狱/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德忠接过苏沐涯的赤色灵石之后就没有多想,冲到寝殿门口一个小型阵眼前便要将灵石放进去。

“等等!”一直都在盯着苏沐涯的梅解语却忽然开口了。

王德忠的动作一滞,着急而不解的看向了梅解语。

“以前你来加固阵法都是重新描绘,注入材料,为什么这次只放一个灵石!”梅解语目光沉沉的盯着苏沐涯,那眼神就像是要把苏沐涯看穿一样,又像是要把他给吞噬掉。

无视梅解语可以杀人的目光,苏沐涯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淡淡的。他让侍者推着轮椅停下、转身,目光淡淡的看着愤怒的梅解语,并不言语。

苏沐涯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虽然他不说话却也代表了他的抗议和峥嵘。

王德忠见此,便连忙冲着梅解语喊道:“梅大人,你干嘛!太子宫的法阵都是苏先生制造和加固的!再等下去寝殿就要塌了!”

“塌就塌吧!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怀疑他给的灵石有问题!赤色的灵石乃是高级灵石,可以给法阵提供维持的能量,可太子寝殿的法阵一直都是辅助法阵,前几天刚加注了兽血维持,为什么还要高级灵石!难道不怕力量过多自爆吗!”梅解语大声喊了起来。

王德忠听得浑身打了个机灵。

对啊!他怎么忘记了这一茬,苏先生一直都想杀掉太子啊!虽然苏家的人都被太子控制起来了,但如今卫王即将到来、太子被众臣逼迫的时候,只要太子一死,那么朝野也不会掀起太大的风浪。

苏沐涯虽然之前一直都没有动手,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隐忍和蛰伏,他需要等到太子恶名难改、被天下厌恶的时候再动手。这样除掉太子也就没什么障碍和后顾之忧了。

“苏先生,你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还要用这种灵石?”王德忠抓着灵石跑到了苏沐涯面前,盯着他喝问道。

苏沐涯坐在轮椅上没有吭声,只是抬头用深沉似海的眼睛看着王德忠,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苏沐涯的瞳仁仿佛出现了漩涡一样疯狂的转动起来。

而王德忠在被苏沐涯盯着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神魂一震,仿佛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小心!”云峥一看到王德忠站在苏沐涯面前没动,眼睛却在瞬间变得空洞,云峥便感觉到了诡异,他站在原地猛然激荡玄气,黑色的玄气便如实质一般扑将了上去,将苏沐涯连带着轮椅一起轰飞了出去。

苏沐涯狼狈的摔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口中狂吐鲜血。

“怎……怎么回事?!”在苏沐涯被轰飞的时候,王德忠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回过神来,他茫然的站在原地,浑然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

“该死的混蛋!”梅解语这时候明白了,这个苏沐涯就是想害死太子的!他愤怒的冲了上去,一脚踢在了苏沐涯的胸口上,让他当场昏死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事情?”柴猛个大老粗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虽然刚才感觉到苏沐涯身上的气息很奇怪,但还是没有看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融合了三尾狐的魔力!可以控制人的精神!”云峥指着苏沐涯道。

“我做边军的时候见过那种奇异的魔兽,三尾狐本身很弱小,却擅长精神攻击,三尾狐的眼睛就具有蛊惑的作用,可以碎魂和摄魂,甚至传说三尾狐还可以抽魂!”

碎魂便是用精神控制冲击对方的脆弱脑神经,让人变成傻子,而摄魂则是摄控了,就像是刚才苏沐涯对王德忠做的事,而抽魂更高级,堪称神魔一般只在精神层面便可以抽离对方的魂魄。

只不过三尾狐十分的稀少,而且绝大部分的三尾狐只会碎魂技能,摄魂的不多见,抽魂的几乎没有。

“想不到他竟然找到了三尾狐!”云峥道。

“哼!他一定还有同党!给我抓进暗牢,等我回来之后慢慢审问!”梅解语本是打算直虐杀苏沐涯的,但是听到云峥的解释之后,梅解语便猜到苏沐涯肯定是有同党的,否则他一个双脚被废的残疾,如何能够弄到三尾狐。

“不必了!”就在府兵得到命令准备把苏沐涯拖下去的时候,苏昭低沉而特别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背后响了起来。

刚才还满是杀心的梅解语一听到太子的声音,立刻欣喜的扭头,等他看到一身黑色长袍、穿戴整齐的太子站在寝殿门口的时候,梅解语脸上便露出了狂喜的神色,连忙跑到太子面前跪下,看着太子无事,梅解语便激动的浑身颤抖。

“太好了!太好啦~太子您没事啊!”王德忠更是激动的老泪纵横。连云峥都欣喜的跪下,乐颠颠的看着太子。

唯有宋太医还缩在角落不敢动,他刚才摸到了太子的脉搏,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脉!就像是一只魔兽!怪不得太子凶戾!难道……难道太子是……

“呵呵呵……哈哈哈……”地上的苏沐涯这个时候幽幽转醒,他歪在地上、明澈如水的眸子看向苏昭,等看到苏昭一身清冷却难掩贵气的站在那里时,苏沐涯的心中便生出一种无力感。

“无法带你进地狱,此生之憾!”苏沐涯知道自己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杀掉太子了,留下这个祸害在人间,枉费了他这些年的隐忍!

听到苏沐涯黯哑而疯狂的笑声,苏昭转头,目光幽幽的朝他看来,原本清朗明舒的人此时狼狈的倒在地上,乌发凌乱,苍白的脸上更是血迹斑斑。他的眼神疯狂而透着濒死的不甘,那眼神中的炽烈如同烈火一样刺目。

忍辱偷生三年,忍受常人所不能而融合了三尾狐的血脉,拥有了摄魂异能,如今却依然不能杀掉太子!苏沐涯是不甘心的,其实他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掉太子,但他仍然是挑选了现在,因为现在是太子处境最为困难的时候,此时杀掉太子不会引起太大的动乱。

可惜,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他有些迷茫,原本可以轻易杀死的太子,为什么现在这么难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