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太子很重要/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解语本来看到太子无事还很高兴的,但是听到苏沐涯疯狂的笑声他就生气了,可惜当着太子的面,梅解语不敢吭声也不敢下令,只能期盼殿下亲自下令,虐杀了这个混蛋。

王德忠也是这样的想法,他觉得太子对苏沐涯这个混蛋太好了!虽然苏沐涯被太子给祸害了,但王德忠才不会这么想呢,他只觉得任何人谋害太子都是该死的!

“宋太医,去看看朱雀的伤!”苏昭盯着苏沐涯看了一会之后便慢慢的收回了目光,冲着躲在角落里的宋承风道。

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宋承风还是被揪出来了,他很郁闷的点头,小心翼翼的避开太子钻进了房间中,给坐在椅子上调息的朱雀看身体。

而柴猛等人则是再次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听错吧?朱雀竟然受伤了?

朱雀是武皇,虽然并非武皇巅峰,但因为朱雀职业的原因,他修炼的多是潜行术和身法,柴猛曾跟朱雀交手过,柴猛这个巅峰武皇都无法捕捉到朱雀的身形,而太子竟然在屋里把朱雀给揍伤了?

“殿下?是有刺客吗?朱雀怎么会受伤?”柴猛这人藏不住话,听说朱雀受伤,他就很惊讶的开口询问了。

“我们都在这里守着!府兵更是将整个宫殿包围了几圈,怎么可能有刺客闯进来!”梅解语很直白的鄙夷了柴猛一眼,然后就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太子。

梅解语就觉得太子发威把朱雀给打了,这是好事啊!太子自身的实力越强,那么她以后就越是安全啊!就像是北方的卫王一样,卫王本身已经是超级武者了,很少有人能够伤害到他的。所以卫王才会那么的强势!

“殿下,这个人怎么处理!”王德忠愤愤的指着躺在地上的苏沐涯,咬牙启齿道。这些年跟着太子,王德忠也变得残忍了,他现在恨不得把苏沐涯千刀万剐。

“送回去吧!”苏昭淡淡的看了苏沐涯一眼,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便下了台阶,准备上战马。

“殿下!”梅解语和王德忠同时喊了出来,他们觉得殿下是不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还要把苏沐涯给送回去?!难道不应该千刀万剐吗?

“殿下,刚才他要谋害太子,该死!请让我拷问出他的同谋!”梅解语跪在地上不起来。

“去赈灾!”苏昭已经上了战马,她盯着跪在地上的梅解语,低沉着声调下了命令。

沉沉的口气中带着海啸一般的压力,梅解语不敢继续跪在地上请求了,连忙爬起来跟着上马的时候,瞥见苏沐涯一脸死灰的倒在地上,他心里一个机灵明白了。

太子必然是不会放过他的,而太子之所以留下他的命,是想等有空闲了之后好好玩弄啊!这些年来苏昭一直喜爱苏沐涯,甚至都没有对他用强的。想必是太子不甘心就这么让他死去吧!

显然苏沐涯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满脸死灰的倒在地上,甚至苏沐涯都想咬舌自尽,可一个人求生的欲望和对太子接下来做法的不确定性让他不敢死。

苏沐涯深知太子的脾性,若是自己畏罪自杀,太子必然灭了苏家满门!苏家在帝都是上万口的大世族,若是太子动手必然是血流成河。

“好生看着!”王德忠最是猥琐,一下子就猜到了太子的意思,临走之前还吩咐身边的人小心招呼苏先生。

苏沐涯虽然融合了三尾狐的力量,但是并非对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他本身修为不高,又是残疾之人,一天使用一次摄魂已经是极限了,所以也不用太特别的看护。

两百骑士跟随太子浩浩荡荡的出了太子宫,朝着南城门的方向而去。

一身宫装,雍容华贵的皇后就站在高处宫殿窗棂前,看着太子带着虎狼府兵离宫,她秀丽的脸上闪过了怒容:“你确定太子融合了神龙血?”

站在皇后身边的还是那两名高级武者,其中年纪大一点的胡子已经花白,听到皇后的问话,便点头道:“不错!太子可能天生体质特殊,神龙血虽然被还回来了,但却是少了些许,刚才太子宫的方向力量翻涌,隐隐有神龙之威。”

“这个蠢蛋倒是好运气!”皇后交握在身前的双手猛然攥紧,指甲几乎嵌进肉里,作为看着太子长大的她,知道太子是什么德行,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四皇子将来得不到皇位。她一直觉得弄死太子易如反掌,她之所以等到现在就是想等着太子天怒人怨,然后顺理成章的死掉,换她的四皇子来接替。

可从前几天太子服用了神龙血开始,太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让皇后看不透了。更让她觉得前路未测,要想让自己的四皇子替代苏昭成为储君,难度大增。

“周国舅去南方了吗?”皇后紧紧的攥着手,目光望向了城外的方向,那里是张起灵带回来的边军。皇后是早一步得到消息将周国舅送走的,若是晚一步,周国舅就被张起灵给抓了。

“国舅早就走了!张起灵不可能追到南方去,只是……张起灵未奉召便带兵回来的事情似乎不了了之了!”花白胡子的周煅颇为无奈道。

“是本宫疏忽了,本以为解决了太子和张起文之后,只剩下一个张起灵就好应付了呢!谁知道出现了这么多变数!”周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本着对太子的了解才暂时没有理会张起灵,本想等最后在解决他的,谁知道太子这件事就出现了这么多的变数。

“燕国的上使该到了吧?操作一下,让太子去燕国为质吧!”周皇后思忖了片刻,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大周国力贫弱,百年来一直对大燕俯首称臣,这次燕国来使便是要带一名皇子回去为质的,苏昭虽然是太子,但让她去做质子才显得更有诚意!

可躺在花嫔怀里的庄宗不这么想,他手里拿着大燕的国书,很是严肃的说道:“哎~又要派质子啊!那就从皇子中挑选一个吧,不过太子还在为朕分忧,不能让他去!太子很重要的。”

让太子去了,谁替自己干活!处理政务多累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