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本国师不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师可以说是不请自来的。他觉得太子对自己的排斥和厌恶跟自己说太子有喜有关。

眼下就有一个解释的好机会,所以高贵冷艳的国师很坦诚的开口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诊脉错了,我如此坦诚的承认,太子应该高兴了吧!应该不追究自己了吧!

“国师何意啊?”可苏昭看着走上的风姿卓绝的人影却是皱起了眉头,

雪白长袍的国师风姿清秀、缓步拾级而上,风张衣袂时,倾洒出肆意的张扬。仿佛他随时都会驾云飘走一样,这么一个清隽的人物,任何一个人都厌恶不起来的。

可苏昭就是厌烦,因为他身后的神宫!

“一般人十岁之前都可以觉醒法魂,这是魔法师的标志,可太子已经十五岁了,所以我以为太子不会是觉醒了法魂,应该是有喜才对!不过现在看来是我诊断错误了!”国师又从太子清澈的眼睛中看到了厌恶和排斥。

国师就郁闷了,是不是自己怎么做太子都不肯原谅自己呢。

“呵呵~本太子会有喜?”苏昭盯着国师,几乎是阴测测的笑道。这个混蛋国师是在取笑自己么?说什么别人十岁之前觉醒,自己十五岁太落后了吗?!

国师浑然不觉太子的阴鸷,依然很淡定的点头,道:“恩,男人有喜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在南蛮有个部落就有男人生子的!”

当然,南蛮的那个部落男子是在服用了某种炼制的药物之后才能受孕,可以说是改变了人体质的。

“你将本宫跟那些蛮族相提并论?”苏昭的口气带着某种尖锐,刺得国师很不舒服,他脸上笑容虽然没有清减,可心里却是郁闷的明白,看来太子对自己的厌恶是不会改变了。

“本国师只是知道这个事情而已!自然是不会把太子跟那些蛮族相比的。”国师的声音依旧轻柔,任谁看到这样的国师,听到他这样的话都讨厌不起来的。

就像是太子身边的王德忠和柴猛,他们两人就觉得太子是在故意刁难国师。总这么欺负国师真的好吗?!

“殿下,不如将刚才的事情跟国师说一下。”王德忠连忙开口提醒,省的太子把国师骂跑了什么办!虽然这两天太子经常可以见到国师,但国师实际上还是很难见到的。

平时国师住在灵山宫殿外人是见不到的,只有在皇帝召唤的时候,国师才会来宫里暂住。现在殿下之所以能够时常见到国师也是因为国师在宫里暂住的原因。

王德忠就觉得殿下要是看上了国师,就得把国师留下啊!王德忠现在还不知道,太子如今就在打着国师宫殿的主意呢!灵山那种风水宝地怎么能够让国师一个人霸占!

“殿下有什么事情吩咐?”

国师目光掠过了城墙,看了城下的难民一眼,见到太子府卫正在梅解语等人的带领下有序的赈灾,国师心头便不由的震惊了一下。

从前只知道杀人,残暴无比的太子也有靠谱的一面哦!

“本宫在想,你自己住着灵山是不是太大了点!听说灵山空旷无人,国师肯定会寂寞吧!”苏昭盯着国师开口,笑吟吟的口气中却带着莫名的冷意。

国师秒懂了太子的意思,她这是打算抢了自己的灵山宫殿啊!

“灵山的确大了点,若是再多些人伺候,那就不会显得大了!”国师的虽然懂了太子的意思,但是不妨碍他装傻。

明抢宫殿,有你这么卑鄙的太子吗?!

大周的国师待遇已经算差的了,其他几国的国师哪一个不是拥有千里封地的。大周国师只拥有一座灵山而已,还要被太子给惦记上,太子这是穷疯了吗?!

“既然国师来了,那就先替本宫赈灾吧!”苏昭本就不想跟国师废话。

刚才体内的异动之后,苏昭感觉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越来越躁动了,她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打坐调息,赈灾的事情她已经盯着一上午了,让国师站这里充场子足够了。

“本国师不懂赈灾啊!”国师自然看出太子体内的异常了,不过卑鄙的太子处处为难自己,自己自然也要回敬一下,否则太子以为自己好欺负吗!

“不用你赈灾,你在这里看着就行!柴猛,你给我看住了国师,不允许他离开!”苏昭急匆匆的说完这句话便下了城墙。

留下国师和柴猛在城墙上大眼瞪小眼。

“殿下,您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让宋太医给看看啊?”王德忠屁颠屁颠的跟在太子身后,见太子下了城墙之后便上了战马朝着皇宫的方向狂奔,王德忠十分的担心。

王德忠的话倒是给苏昭提了个醒,虽然魔法师的法魂不能像是武者修炼一样依靠兽血融合,但却可以依靠兽血的力量压制法魂的躁动。

太子的身体十分的诡异,为了隐藏女儿身份,前太子不仅用魔兽的凶器武装自己、祸害男宠,而且还用了某种丹药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男人。

可能就是因为这种丹药的压制,所以太子的法魂一直没有显现出来,可如今十五岁的她法魂忽然凸显,形势便有些危急了。法魂越早凸显便可以更早的跟自身融合,而随着年龄增长,人体的筋脉和大穴已经趋于定性,这个时候法魂凸显出来在冲击筋脉,让身体具有魔法力量的时候便更加困难和危急了。

“殿下,陛下传召您去正殿,接见燕国使臣。”冲到皇宫的苏昭便被卫驰给拦下了。

燕国乃是大周的主国,燕国使臣便是上国使臣,人家要这个时候见你,你就得乖乖的过去。卫驰觉得自己来给太子传令应该没什么难度,即便太子蠢笨也应该明白不可失礼于燕国上使。

可惜卫驰的话还没有说完,太子的奔马便从他面前闯过去了,根本不是朝着正殿的方向去的,而是返回了太子宫。

卫驰就有些楞了,太子这是不想活了?连燕国上使都敢得罪?还是说……太子觉得自己在说谎不理会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