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勾搭成奸/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来传圣旨的卫驰被太子看的很不自在,他觉得自己八成是被太子给厌弃了,所以太子才会用这么排斥的眼神看着自己。

“卫王是跟燕国上使一起来的!”卫驰连忙开口解释,也算是卖给太子一个人情了,他告诉太子:卫王跟燕国上使的关系不错哦。

“知道了!本宫这就过去!”苏昭还是厌弃的看了卫驰一眼。

别看卫驰这货长得不错,可也是个高冷混蛋,苏昭每次梦魇中都忘不掉重生记忆中,高头大马上的卫驰不屑的横着长枪,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昭说的:你不配!

“殿下,这个干尸怎么办?”国师很意外的从苏昭的眼中看到了对卫驰的厌恶,国师大人很开心,原来太子不仅仅是厌恶自己的啊!原来连卫驰大将军都被顺带着厌恶上了啊!

国师大人开心了。

“你才是干尸!我是灵骨!我是灵!而且我有名字!”再次被国师叫做干尸,小白很生气,自己这么高贵的存在,这些人类竟敢玷污自己!

“闭嘴!”苏昭不耐烦的看了困魔阵中的干尸一眼,说实话,苏昭很看不惯干尸这模样的,任谁看到木乃伊一样的干尸都会觉得恶心吧!

“你有什么办法把他收起来,或者改变一下容貌?”苏昭看向国师,这次说话的时候口气中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至少现在看着国师还算是顺眼。

“太子请!等太子回来时,按照太子的吩咐改变容貌吧!本国师先把他收起来!”清远国师脸上笑容也温和了不少。

国师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是清隽而温和的,只不过仿佛这一次他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了,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脸上都像是会发光一样。

外面站着的卫驰看到国师对太子如此恭敬和温和,不免瞪大了眼睛。卫驰觉得很不可思议,国师这么超然的人,即便是面对陛下都不需要这么客气的,为什么对太子如此客气呢?难道……

卫驰在想歪了的时候,大周已经有不少的大臣们开始想歪了。

因为今天太子在城南赈灾的时候,大周的国师竟然出现,帮助太子赈灾!这还了得!

更有多心之人打探到国师最近频繁的出入太子宫殿,甚至还曾被太子扣留在太子宫一晚,这一晚上能发生太多事情了,加上太子生冷不忌、老少通吃的色名,国师大人的贞操就危险了……

“好!”苏昭勉强给了国师一个笑脸,这才带着王德忠前往正殿。

卫驰这个大将军在看到太子出了太子宫就跑了,他可不想跟在太子身边挨训,作为皇宫的大将军,哪个皇子见了自己不是笑脸相迎的,毕竟卫驰负责的是整个皇宫的安全,而太子每次都给自己臭脸。卫驰也算是明白了,太子有自己的府兵,而且太子宫内有厉害的法阵,太子宫的安全根本不用他管啊。

而且更重要的是,卫驰知道之前太子病重的时候,曾有妃嫔和皇后联手带着禁卫军冲击太子宫,结果太子命府卫把那些禁军全杀了。所以太子痛恨禁卫军的时候,顺便把卫驰这个大将军给憎恶上了吧。

不管怎样,卫驰反正觉得自己还是离太子远一点的好。

正殿中的庄宗已经急不可耐了,他眼看着大殿中燕国上使跟卫王萧盛禹谈的甚是融洽,庄宗就着急的不行!他就觉得卫王跟燕国不会是有染了吧!

卫王负责的是大周的北部国土,正好跟燕国接壤,而且燕国上使又是跟卫王一起来帝都的,这就让庄宗怀疑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了。

“那什么!周方啊,你去催催太子,让她快点过来。”庄宗很心焦的点名让礼部尚书去叫人。

周方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负责大周礼部已经有三十年了,是个精通礼教的方正谦和之人,听到庄宗的命令,周方就起来很规矩的答应:“陛下,皇宫自然有传令太监,我作为外臣,去找太子怕是不合适啊!”

不合适你个头啊!太子再不来,卫王和燕国上使就要勾搭成奸了!庄宗很生气的瞪了周方一眼,而周方权当做没有看到庄宗威胁的眼神,依然道。

“陛下,太子既然已经知道燕国上使到来,理应快速赶来!”

周方对太子是没有好感的,在周老头看来,太子就是个践踏礼仪的妖魔、带动不良风气的祸首!所以周方就当着上使和卫王的面,直接状告太子了。

“太子正在帮朕赈灾!自然是脱不开身了!”庄宗很义气的为太子说好话。太子再不济还是自己的儿子呢,卫王已经算是外人了!周老头当着外人和外国使臣的面诽谤太子,不想活了他!

周方闷哼一声不说话了,他纳闷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庄宗这么向着太子呢!

“太子在赈灾?怪不得见城外难民无数!”燕国上使笑了起来,明明是温和的声音,却分明带着几分尖锐和嘲笑。

庄宗就看了燕国上使一眼,从一见面,庄宗就知道这货奸诈!别看他生的面容英俊、身材高大,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可他眉宇间不经意飘出来的冷厉让庄宗都觉得有些可怕!

自己是皇帝啊!竟然被这个混蛋上使的气势比了下去,庄宗就觉得很不舒服了。

“上使既然见到我们有这么多难民,那今年的上供是不是可以少点?”庄宗直接开口。

听到庄宗的话,燕翎枫便惊讶了下。这个皇帝真是够了!有你这么不要脸的直接开口请求减免供奉的吗?你可是皇帝啊!即便有这个想法也应该让下面的大臣提出来,作为皇帝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

坐在燕翎枫下首的卫王也悄悄的看了庄宗一眼没有吭声。

倒是满殿的大臣们脸红了,他们觉得太丢人了,不仅仅是皇帝自己开口要求减供丢人,更羞耻于他们这些大臣没有开口,倒是让皇帝亲自说了,他们这些大臣无地自容啊。

“满殿大臣,无一峥骨,竟要我父皇亲自开口!”大殿中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一个清冷而不失威严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