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本宫喜欢的是国师/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的太子就喜欢在寝殿内杀人,所以整个太子府也就是她的寝殿内血腥味最浓,阴气最重了。

“殿下,一定不能让这个怪物在您的寝殿啊!”王德忠都快哭了,他该怎么劝解太子不要对这个怪物下手呢?!太可怕了。

“我倒是觉得在寝殿才能保证太子的安全!太子只需要调教好这个干尸就行!干尸跟魔兽不同,因为没有灵魂,所以不能被驯服,只能慢慢的培养感情!”国师乐悠悠的说着,忽见太子的目光转了过来,明澈而犀利的眼神下,国师只能收起幸灾乐祸的口气,又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干尸是没有灵魂的!不过干尸很喜欢天地阴气,若是殿下有什么辅助修炼的法宝,倒是可以更加轻松的收复!”

国师抛出这个麻烦之后,就觉得自己应该溜了,省的留在太子这里还得被她折腾。

“国师,您别走啊!这个麻烦一块带走吧!”王德忠都要哭了,这么麻烦的一个东西怎么可以随便留在这里。

“殿下,我倒觉得留下它没问题!”苏剑虹从后院冒了出来,凑到苏昭进言。

因为苏剑虹离得太近,苏昭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清香的竹气,这种沁人心扉的香味让苏昭只觉得神清气爽,仿佛这种香味可以压制体内神龙血的躁动一样。

神龙血在强大的同时,也是躁动的。苏昭可以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压制神龙血的躁动,可有苏剑虹身上的竹香却更加可以凝神静气。

苏昭不由的凑近苏剑虹,使劲吸了吸鼻子,贪婪的闻着苏剑虹身上的气息。

这一个动作可就暧昧了!

苏昭就像是一个贪婪的狗闻到了骨头的香味一样,凑在人身边嗅起来的样子有些猥琐。

苏剑虹立刻就紧张起来了,这个好色的太子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这是要闹那样!苏剑虹连忙退开一步,无比端庄道:“殿下,皇宫宝藏中有不少养魂珠!正是给干尸提供阴气的好东西!留下这个干尸,便可以有所驱使!”

“恩,知道了,那你就去给本宫拿点来吧!带着府卫去!”见苏剑虹看到自己就像是遇到了洪水猛兽一样,苏昭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态度。

而站在一旁的王德忠却是翘着兰花指眉开眼笑了。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太子对苏剑虹的印象很好啊!怪不得太子亲自去把苏嬷嬷接了回来,并且还找回了苏剑虹,原来如此啊……

“殿下,我陪着苏公子去吧,国库我熟啊!”王德忠立刻扭着小肥腰走了上来,笑的比花还灿烂。有苏剑虹在,也就不用担心太子会对那个能变成美少年的干尸下手了。

苏昭一看到王德忠脸上那淫荡的笑容,便知道他有什么想法了。

“苏剑虹是去办正事的,你懂?”

苏昭必须敲打一下王德忠,省的王德忠又跟上次一样,像是抓云峥一样把苏剑虹给绑了洗干净送来。

“老奴知道是什么正事的。”王德忠显然还不明白太子的意思,他笑呵呵的点头,脸上那荡漾的笑容丝毫不减。

“不用你陪着!你留在本宫身边就行!”苏昭无语的按了按自己的眉脚,感觉跟王德忠完全是说不通啊,既然说不通就留在自己身边吧,省的他瞎折腾。

“啊?不用老奴去吗?”王德忠显得很惊讶,自己是太子身边最得力的人,除去自己之外还有谁能够帮助太子啊!

“是!”苏昭狠狠的瞪了王德忠一眼,挥手让苏剑虹快点去弄养魂珠。

王德忠就细心的观察着太子的脸色,等看到太子一脸严肃,丝毫没有表露出任何情感的时候,王德忠终于觉得自己猜错了。

眼睁睁的看着苏剑虹带着府兵走了,王德忠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殿下,苏公子眉目清秀、身家清白,不如恩准入后宫!”

王德忠的话还是很保守的,但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明白了,以前他也没少给太子推荐。只不过王德忠发现,自己这次说完话之后,太子的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

“殿下,您不喜欢苏公子?”想起自己因为猜错了太子的意思绑了云峥而挨了的四十大板,王德忠就是一阵的后怕,所以还是问清楚的好。

“本宫另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决定守身如玉!”苏昭原本就不耐烦,而且体内的神龙血还在蠢蠢欲动。

“啊?”王德忠彻底的被震惊到了。

“以后别自作主张的给我找男宠!”苏昭扔下一句话就要往寝殿里走。

王德忠连忙跟了上来,冒死追问道:“敢问殿下喜欢的人是谁啊?”

“国师!”

扔下一句话的太子便进了寝殿上床打坐。

王德忠却愣在殿门外久久回不过神来,他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太子怎么喜欢上了国师?而且还要为国师守身如玉?

太子才是万金之躯,用得着给别人守身嘛!即便是国师也太过分了吧!

“王……公公,刚才太子说什么?”梅解语这时候正好过来,也正好听到了刚才太子说的话。

梅解语觉得太惊悚了!太有危机感了,太子身边的苏沐涯刚被押入暗牢,又出现了一个竞争者吗?!而且还是国师!自己该怎么弄死国师呢?

弄死国师就会得罪神宫!梅解语觉得压力很大啊。

“没什么!城外的赈灾怎样了?你去帮衬一下宋湖,宋湖又要整合庄园,又要押送粮食赈灾的,太辛苦了,难免出问题!”王德忠回过神来,连忙把梅解语给支开,最好是让他暂时的离开太子宫先别回来。

否则梅解语这个货会添乱的!王德忠太了解这个人的德行了,他若是真的对国师出手了,那可就是真的麻烦啦。

“好,我这就去!”梅解语答应的很干脆,但是他心里也明白,这是王德忠故意支开自己呢!

离开太子宫的梅解语双目阴沉,心里已经在酝酿自己该如何对付国师了!只要是抢夺太子宠爱的,即便对方是国师又怎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