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大度的庄宗/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贤妃本来就是让五皇子装病,然后好逃避去大燕做质子的,可惜贤妃太心疼自己的儿子,不舍得让他受苦,便给吃了一点点犯困安神的药,然后找了个太医做个假证就行了。

贤妃觉得也就是庄宗会来看五皇子,而庄宗又是个好糊弄的,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被识破,可没想到太子竟然来了。

“太医已经看过了,太子殿下不用麻烦了。”贤妃急忙开口,虽然不知道太子带来的这个青年是不是懂得医术,但只要阻止肯定是对的。

“太医的医术岂能比得上剑虹!剑虹,去看看吧!”苏昭的笑容不可谓不清冷,这种清冷的笑容更让贤妃毛骨悚然了。

贤妃为难的看向庄宗,娇艳的脸神色悲戚、我见犹怜,可惜庄宗根本就看不懂贤妃这眼神的意思。反而是道:“苏昭啊,你手下的这人不错,那快点给五皇子看看!看把朕的爱妃给担心的!”

贤妃彻底死心了,心里更是骂自己愚蠢,自己竟然指望庄宗帮自己,还有比这更不靠谱的事么!

“是!”苏剑虹淡淡答应了一声,慢慢走上来准备给五皇子看病。

苏昭敏感的发现苏剑虹好像兴致不高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心事。可当着贤妃和庄宗的面,苏昭也不能问什么,只能先等着他给五皇子看病。

“五皇子服用了安神药物,所以只是睡觉了。”苏剑虹根本不用把脉就能看出五皇子的病症,但为了做样子,他还是在五皇子身边坐下,把脉了一会之后才开口道。

“啊?那严重不严重啊?”庄宗连忙开口,完全就没有明白苏剑虹的话外之音。

“陛下,五皇子无碍!”苏剑虹的口气无比肯定,这下子轮到庄宗傻眼了,庄宗很稀奇的看向贤妃,贤妃泪眼汪汪的看着庄宗,本打算继续抵赖说五皇子得了奇怪毛病的,却听到苏昭在旁开口了。

“五弟这个小胖子一向身体很好呢!而且他出生的时候有皇家长老诊断过,没有任何隐疾的!”

凡是皇家血脉在出生的时候都会接受皇家长老的检查,好分辨资质和提前发现隐疾。皇家长老是很有权威的,甚至可以说,皇家长老是整个帝国内最顶尖的武者、魔法师、术士或者占卜师!

皇家长老不一定出自皇族,却可以被皇族巨大的财力而吸引为皇族效力。其实这种长老是很清闲的,享受着皇族提供的雄厚资源,平时根本没事,只有皇族有难的时候才凭借自己的意愿出手。

是的!做皇家长老就是可以这么无赖,若是皇族有了危险,你有把握可以出手,但没把握可以不管。

所以,皇家长老当初说五皇子没有隐疾,那就是真的没有隐疾了。

“太子殿下,皇家长老给苏河儿检测,那是在出生的时候,现在苏河都七岁了,谁知道他的身体是不是出了其他的问题啊!”贤妃还想狡辩,作为一个母亲,谁愿意看着自己的儿子被送到他国做质子呢!

“那就让皇家长老再来检查一遍吧!”苏昭淡淡的开口笑道。

贤妃很想说:你以为是太子就可以支使皇家长老了?人家根本不需要卖给你面子!但是转眼想到太子最近和国师传出来的种种绯闻,贤妃一下子就真相了,太子完全可以让国师出马邀请皇族长老啊!

“需要吗?”见贤妃不吭声了,苏昭笑了起来,清冽的笑容看在贤妃的眼里却是格外的冷硬和狰狞。贤妃知道,太子这是要逼着自己承认欺骗啊!

“陛下,臣妾舍不得苏河啊,他还小!他才只有七岁啊,这么小就要去燕国做质子吗!他会受苦的,臣妾舍不得啊!”无可奈何的贤妃扑倒在庄宗面前嚎啕大哭。

庄宗还从没有见过贤妃哭的这么伤心,就好像是自己杀了贤妃全家一样。

说实话,贤妃哭起来的样子很难看,再也没有美人娇柔、梨花带雨的韵味,但庄宗还是动心了,甚至还煽情的摸了摸自己眼角的湿润,小声道:“爱妃啊!你起来吧,朕不追究你的欺君之罪!咱们是多年的夫妻了,哎……”

听到庄宗的话,贤妃似乎是楞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却哭的更加伤心了。贤妃就在想:我哪里是要你免了欺君之罪啊,而是不想让儿子被你派去燕国做人质啊!

所以贤妃还得跪在地上接着哭。

“爱妃,朕都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啊!”庄宗很无措,自己的爱妃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欺骗自己而无法心安吗?哎~自己挑选的爱妃就是这么纯善的人。

贤妃很想直接开口:“陛下,臣妾不想让五皇子去燕国做人质啊!”

可是贤妃却不敢说出来,因为这是自私的表现,贤妃在皇宫中的依仗也就是五皇子和陛下的宠爱了。所以不能明说的贤妃便只能跪在地上大哭,人都要哭的岔气了。

“苏昭,快让你的人给爱妃看看,她怎么回事了?”庄宗显得更加无措了,连忙招呼苏昭身边的苏剑虹看看自己的爱妃是不是病了。

苏昭站在原地没说话,只是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贤妃和五皇子。

而苏剑虹就更郁闷了,他看看庄宗,再看看苏昭,索性心里一横,也不动作了,反正自己是太子的人,又不是庄宗的人,可以不听话的。

“苏昭啊!你不会是想看朕的爱妃哭死吧?”庄宗忍不住想的邪恶了。

苏昭撇了庄宗一眼,笑道:“我一句话就可以治好贤妃和五皇子的病,你信不信?”

“你”这个称呼让庄宗楞了一下,但他很快惊奇道:“真的?”

“若是我能做到,你就把禁卫军交给我管理,如何?”

“苏昭啊,你还会管理禁卫军?你可不能带着禁卫军杀人啊!”庄宗刚想答应,却忽然听到国师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陛下,四皇子燕翎枫来探病了!”

“哦哦,朕来迎接!”庄宗闻言,立刻扔下还哭的伤心的贤妃,屁颠颠的跑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