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恶趣味/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身上的气场太强,暗牢里的萧鸿飞很接受不了,萧鸿飞虽然是被太子给抓了。但他知道只要卫王回来,自己就能得救的。

可现在太子却告诉自己卫王也在暗牢里!

萧鸿飞真希望太子是在说谎的,可萧鸿飞却知道太子没有说谎,而且自己似乎也看到了。就在不久前几个府卫押着一个犯人进来关进了最深处的暗牢,萧鸿飞就觉得那个人的身形有些熟悉呢,只不过他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那人就是卫王啊!

“本王会在这里,是因为本王想。”一个桀骜的声音却从地牢深处传了过来。这个清朗中带着几分薄凉的声音在阴暗的地牢中回响,凭空的让阴暗的地牢更加狰狞了。

“表哥,表哥我是萧鸿飞啊!你在里面?”萧鸿飞听到卫王的声音就振奋了,即便萧盛禹已经身陷牢狱,但他刚硬不折的英气还是很振奋人心的。

苏昭听到萧盛禹的声音就叹了口气,她必须承认,卫王的确是个人物!光是这份气魄就足以让人心折了。这种在沙场上沉淀出来的沉稳带着安定人心的魔力。

“殿下,要不要让柴将军回来带人守卫地牢?”苏剑虹连忙上来进言,他虽然觉得太子抓了卫王有些不妥,但是既然抓了,就不应该让他逃出去。太子的暗牢中虽然有不少法阵,可卫王要想闯出去或许真的不难。

“不用,卫王绝不会越狱。”萧盛禹若是想从牢里出去,必然是正大光明的出去,他才不会做越狱这种低级的事呢!

“哼~”暗处地牢中传来了萧盛禹的冷哼,虽然不屑,但是萧盛禹也承认,这个太子还是有几分眼光的。知道自己不会做越狱这种低贱的事情。

两名府兵举着火把上前,照亮了地牢深处的黑暗。一身黑袍的萧盛禹就坐在最深处地牢的中闭目养神,盘膝而坐的萧盛禹气质清傲,跟周围地牢中的肮脏显得格格不入,却也更加衬托了他倨傲的气质。

盯着打坐不动的萧盛禹,苏昭没来由的看到:血雨如墨的背景下,傲立白骨尸骸中的阴枭战神。塞外的阴风和黄沙为辅,愈发的衬得卫王刚硬倨傲、邪气凛然。

若不是因为有重生记忆,苏昭真的要为这个边关将军喝彩和折服了。对于大周来说,卫王是有功的!只是他不造反就更好了。

其实到现在苏昭还是有些拿不准,卫王造反是因为形势使然、还是他本有心呢?

“看够了吗?”纵然是在闭目养神,萧盛禹也感觉到太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久久没有移开,萧盛禹睁开清冽的眼睛,迎上苏昭带着探究的眼神,倨傲的开口。

可以说,萧盛禹对苏昭这个太子是没有任何恭敬之心的。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去大陆学院的名单中没有你。”

萧盛禹闻言,精光璀璨的眼睛分明眯了一下,危险的光芒乍现,不过很快他就敛起了这种光色,缓缓的闭上眼睛不再吭声。因为萧盛禹在生气的时候,发现铁牢外面的太子竟然用饶有兴趣的眼神盯着自己。

混蛋太子是想看自己生气吗?恶趣味!

“呵呵,卫王好好休息,明天本宫再来看你!”见萧盛禹闭上眼睛装死,苏昭便笑着转身,施施然离开了暗牢。

在太子转身离开时,萧盛禹才睁开了眼睛,看着宏袍龙靴的太子淡定的走出暗牢,萧盛禹微微皱眉:似乎自己手下的情报网出错了,看来需要对太子进行重新调查了。

“表哥,表哥,你怎么被抓进来了啊?咱们怎么逃出去啊?”关在前面的萧鸿飞十分不甘心的喊了。

“你送给太子男宠了?”萧盛禹声音醇厚的开口。

“是啊!我以前送给她不少,她挺喜欢的,难道是我这次送的男宠太差,所以她才一怒之下把我关了?”萧鸿飞始终不太相信太子的目标是庄园。试想一下,太子富有天下,为什么要在意一个小小庄园啊!八成是自己某件事惹怒了太子。

“愚蠢、”萧盛禹低沉而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吓得萧鸿飞打了个冷战,缩在地牢中不敢吭声了。

苏昭走出地牢的时候,王德忠就在牢门口着急的等待着。

“殿下,苏先生醒了想见殿下。”一看到太子出来,王德忠便连忙迎了上来,肥脸上带着暧昧深深的笑意、

太子喜欢苏先生,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惜苏先生一直都对太子太冷淡了,如今苏先生还是第一次开口请求见太子呢!王德忠就觉得太子肯定会高兴才对。

“不见!本宫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苏昭的回答让王德忠张大了嘴。

“是是!咱们不见!就让苏沐涯等着,耗死他!”王德忠虽然惊讶,但习惯性的就顺着太子的意思说下来了。

跟在后面的苏剑虹……很无语好不好,太子您这么任性真的好吗?苏沐涯对太子有多么厌恶谁都知道,现在他能够主动见太子,就足够说明肯定是有要事的啊!

“殿下,苏沐涯曾说过卫王必反!”苏剑虹只能走上来开口劝谏。他觉得这句话一说出来,肯定会引起太子兴趣的,不过苏剑虹也有些担心太子不会被吓到吧。

可事实证明,苏剑虹真的想多了,太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甚至看都不看苏剑虹一眼,只是淡淡道:

“让苏先生好好养身体吧!”

苏剑虹惊讶之余不得不重新审视太子,看太子如此冷静的表现,应该是早就知道卫王会反!太子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太子的心里究竟还藏着多少事啊?苏剑虹第一次觉得,眼前的太子竟然心机似海,让人根本就捉摸不透。

跟在这样的主子身边,无异于以身伺虎啊!

本以为太子收敛了之前残暴嗜杀的本性,可深沉明锐的太子更让人胆寒。

“国师在哪里?”苏昭走了两步,又开口了。

王德忠就很不甘心的叹了口气,国师国师又是国师!殿下怎么就惦记着国师呢!不过王德忠旋即又紧张起来了,刚才太子带着人去看五皇子,国师就留在太子宫的啊,可回来却见不到人了。

“国师……溜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