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太子可爱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解语的异样让宋太医不敢动手,而苏沐涯这时候却撇了梅解语一眼,脸色冷静。

“他的身体可以自动疗伤,只需要给他消毒就好!”苏沐涯开口了。

“他自己在体内种了蛊毒?所以在自动愈合伤口?”宋承风嘴角抽抽的问道。

“是的。他身体原因不能修炼武技和魔法,只能用蛊毒改变体质,不过他成功了,在忍受了非人的折磨之后,他现在就是个妖怪,只要心脏和大脑不死,他就会自动恢复!”苏沐涯的口气中听不出感情,就像是在陈述一件极平常的事情。

梅解语竟然融合了蛊毒!

宋太医都要震惊死了,他作为太医最了解融合蛊毒的痛苦和危险性了。梅解语的体质既然不能修炼武技和魔法,那么说明他的体质很差的,而能够融合蛊毒必然是经受了非人的折磨。

可融合了蛊毒也有着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他的身体恢复速度惊人,顽强到逆天的生命力和血修,就像是僵尸类黑暗邪恶生物的血修一样。

不过看梅解语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开始血修的,毕竟血修太阴暗了,一般只要作为人的理智和观念是无法接受肮脏邪恶的血修之法。

“殿下,既然梅大人融合了蛊毒,那么就不用特殊处理了,您看他的伤口开始恢复了!”宋承风指着梅解语受伤的手脚,所谓的恢复不过是血已经止住了,刚才的蠕动也停止了,但这已经是足够惊奇了,梅解语身上的伤口很深,又是伤到了动脉的,在不做处理的情况下能够自动止血这就是个奇迹。

“殿下,那几个府卫倒下了!”门外忽然传来了惊呼。

苏昭回头便看到刚才帮着搀扶梅解语的几个府卫脸色发青的倒在了地上。宋承风连忙赶过去,查看了片刻之后抬头:

“殿下,我的医术有限,恐怕治好了他们,他们的修为也丧失了!他们中的毒很霸道啊。”

梅解语身上的毒素很特别,只要沾染到他的鲜血就可以让人中毒,修为越低的人沾染到了这种毒素几乎是致命的,这几个府卫的实力太低,被梅解语的血沾染便被毒倒了。

“太子,您的血就是解药。”坐在床上的苏沐涯却忽然开口了。

他这话有点大逆不道,几个府卫中毒,难道要尊贵的太子放血给他们疗伤吗?!

宋承风听到苏沐涯的话,心里就开始冒冷汗了,苏曼青您不作死行不行?!太子刚对你的态度好点,你这是要试探太子吗?!

可就在宋承风无比担忧的时候,却见太子毫不犹豫的走到了几个府卫面前,用刀割开了自己手指,殷红的血顺着她白皙的手指滴下,落在了几个府卫的嘴唇上。

看到太子的动作,苏沐涯眉宇间似乎是闪过了疏朗的神色,刚才他开口也不过是一种试探和对太子的猜忌,杀人如麻的太子从来不会关心他人的生命,而现在太子愿意为了低贱的侍卫放血,这还不能说明太子的改变吗?

有那么一瞬间,苏沐涯险些都要以为太子换人了。

可天下只有太子的血能够解梅解语血中的蛊毒。见那几个府卫慢慢苏醒,苏沐涯知道,太子还是原来的太子,只不过却已是性情大变。

“殿下,让臣给您包扎一下。”宋承风心惊胆战的拿着膏药给太子包扎手指伤口,却见苏昭摇了摇头,然后朝着苏沐涯看了过去。

苏昭的眼神是平静的,可苏沐涯却觉得太子的眼神太过深沉。

“你在怀疑本宫的身份?”苏昭静静的走到床前,忽然俯身,在苏沐涯的耳边道。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脖子和耳垂上,这本该是让人暧昧的一幕,可苏沐涯却感觉到了太子口气中的危险。太子竟聪慧到看透自己是怀疑她的身份了。

不错,苏沐涯自然是怀疑的!以前那个蠢笨残暴的太子怎么会是眼前这个深沉桀骜的男人呢!

其实不仅仅是苏沐涯,伺候在太子身边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怀疑,自从太子服用了神龙血之后,真的是性格大变啊!

苏昭愿意放血救这几个府卫是真心的,不过她也好奇自己的鲜血是不是真正的毒药,但苏昭更清楚,苏沐涯想看自己的血是否能够解毒,毕竟穿越来的她跟以前的太子完全不同,总是会让人起疑的。而要想消除这些人心中的疑虑,苏昭只要杀杀人、继承以前太子的残暴便足够了。

可苏昭不愿这么做,她只想做好这个太子,看大周富庶繁荣!这是她曾经跟苏沐涯说过的,自己的愿望。

“微臣只是好奇,太子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杀人了吧?当然,剿杀集县的暴民不算的!”苏沐涯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太子,口气中分明带着几分引诱。

尽管看到太子的血的确可以解毒,但苏沐涯还是不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太子!

“恩~本宫忍耐的也很辛苦的!所以今天晚上就找你放松放松吧!哎~好太子难当啊!”跟苏沐涯的认真相反,苏昭却笑嘻嘻的调戏了一句。

这一句调戏听得苏沐涯心中巨震,但他脸上表情依旧是淡淡的,不就是侍寝吗!太子还能吃了自己不成,反正自己这残破的身子已经不在乎了,就让太子来吧!把自己折腾坏了更好,也好过自己在这里苟延残喘。

苏昭看着苏沐涯的眼睛中闪过震惊、释然和绝望三种神色,已经恍惚明白了这货的心思。他这是在无奈之下用绝望来反抗啊。苏昭觉得自己要是动了这个男人,他不会真的寻思吧!

苏昭忽然就没有心情跟这个男人开玩笑了,走到梅解语的身边,见他的身体在不断恢复,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苏昭便坐下来让门外的小太监将这几天的奏折都取了过来。

被苏昭的一句调戏弄得乱了心神的苏沐涯本是打算闭目休息的,但是看到小太监抱着厚厚的奏折进来,而太子竟然在批阅,苏沐涯就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殿下,这些奏折你能看懂吗?”

“看不太懂,不过能明白大体意思,肯定有偏差!”苏昭如实回答,这个世界的文字没有太多改变,主要是语言太繁琐,加上前世的太子不学无术,认识的字真的不多。

“那你怎么批阅?!”苏沐涯忽然有些无语了,他刚才看的分明,太子这货还像模像样的拿着朱笔圈圈点点呢!

“那你帮本宫吧!”苏昭直接命令小太监将桌子抬到了苏沐涯的床边,然后不等苏沐涯拒绝,苏昭便连忙道。

“本宫正在研制军火,恩~也就是一种新型武器!可以武装军队震慑诸国的大杀器!本宫去忙了!”

苏沐涯看到太子逃一样的跑了,忽然就觉得这个样子的太子有些可爱啊!

作为一个末世狗,苏昭自穿越来就想着弄末世的热武器尝试一下,之前是被难民和皇宫内帏事缠的没有时间,现在这些事情可以放手让下面的人去解决,而且苏昭也是被大燕国在北方边境陈兵四十万给吓到了。

热武器的事情刻不容缓。这是一个魔法世界,各种能源矿石不缺,而且听说还有爆裂法阵什么地!只要掌握了发射原理,说不定自己找点人才还能造出能源炮呢!

有了能源枪炮,大燕的四十万铁军算什么东西,一炮轰的他们屁滚尿流!

“殿下,您今晚要招谁侍寝啊?”王德忠刚好从偏殿回来,手里拿着刚才从大臣们“抠”来的捐粮清单,一看到太子站在寝殿门前笑的荡漾,王德忠就屁颠颠的凑上来追问道。

在王德忠看来,太子也只有想男人的时候才会有这么荡漾的表情。

“滚蛋!本宫在想魔法科技!”苏昭没好气的瞪了王德忠一眼,相当严肃道。

王德忠立刻就收了脸上的笑容,有些愁苦。魔法科技是啥?应该就是魔法阵一类的东西吧,能够制作魔法阵的人称为阵法大师,可那些人都被太子杀光了啊!

当初太子为了巩固太子府,让阵法大师们做好了阵法之后就一股脑的全杀光了,现在又想找阵法师恐怕难了。

可是看到太子兴致盎然的模样,王德忠是不能说没人的。而且现在太子宫中就有一个人啊!苏先生!

“殿下,苏先生是阵法大家啊!找他弄魔法科技!”王德忠谄笑着上前来撮合,王德忠内心阴暗啊!他觉得太子养着苏先生这么久都没有“吃掉”,太浪费了。而且王德忠看得出太子对苏先生的喜欢,既然如此一定要让太子占有了苏先生。

王德忠还在想,太子拥有了苏先生之后会不会就不再去想国师了呢!王德忠一点都不喜欢看似淡漠实在阴暗狡诈的国师!

“曼青还在养病,清远不也懂得阵法吗!本宫还是去找他商量一下吧!”苏昭说的清远,让王德忠反应了半晌才明白,清远就是国师啊!人家是清远国师。看太子这一声“清远”叫的亲切的。

看来太子还是惦记着国师啊,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太子去找国师啊!王德忠立刻道。

“我给城外的柴猛将军传信,让他把国师带来!”

太子要见国师必须是召见,也好给国师个下马威!让他明白在太子面前必须纡尊降贵,应该跪在太子的脚下。

可苏昭根本没有往这边想,她还想去看看灵山宫殿呢,便摇头:“本宫亲自去一趟,让朱雀跟着就行!”

苏昭点了朱雀做护卫,又走到棺材旁边敲了敲,让小白也跟上。

穿着斗篷的小白一脸苦逼,他白天是要睡觉的啊!这个太子能不能尊重一下他的作息规律。

不过懊恼的小白在跟着太子出宫之后很快就愉悦起来,要出城自然要穿越闹市区了。这一次苏昭打扮的比较简单,没有穿戴任何代表皇族身份的衣物,一身简单的黑色武士袍英姿飒爽,带着沉默寡言的朱雀,宛然就是大家公子哥。

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太子出行才不会弄得街上鸡飞狗跳。摆摊的小贩、林立的商家让小白看的目不暇接,作为没有任何需求的小白,对人类的世界还是充满了好奇的。

尤其是小白看到大街上好多女人都对着太子指指点点,那眼睛亮亮的模样就像是动物看到了食物一样。

“哦~原来是发情啊!”小白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一个名词,在皇宫呆了几天,小白学到了很多新鲜的事物,比如他曾在某个宫殿外面偷听到女人怪异而扭曲的声音,似乎是激动又像是在哭泣,总之很复杂。之后小白才从其他人类的口中得知“发情”和“床事”这两个新鲜的名词。

小白聪慧无比,知道发情是床事的前奏!所以看到那些女人们看太子的眼神就明白了。

“人类是容易被感情控制的生物,我们僵尸从来都不会有这种冲动的!”小白相当鄙夷,在小白的心目中,僵尸才是最高贵的存在!

“你还有同伴?在哪?”苏昭听到小白的话,自动忽略了他的前半句,而是对后半句感兴趣。

“不知道!”小白一看到苏昭那发亮的眼睛,立刻闭嘴。卑鄙的太子,难道想找到僵尸的老巢全都抓来做奴隶么?!哼~自己落在她手里是逼不得已,坚决不能让自己的同类被他祸害了。

“哎~你这个干尸果然是自私无比的,你跟在我身边可以睡龙棺修炼,其他的僵尸就只能躲在阴暗角落、躲避人类武者和魔法师的追杀,你不觉得你在我身边很幸福吗?!”苏昭鄙夷起来。

小白听不出苏昭的鄙夷,但她说的倒也不错,自己跟在她身边还有龙棺可以睡呢,一想起龙棺,小白就无限激动,那口棺材真是极品宝贝啊,只要躺在里面睡觉都可以感觉到灵气自动的往身体里涌,根本都不用刻意修炼,相信不用多久自己就能进阶变成更高级的干尸了。

“你想找我的同类干嘛?”小白思考了一路,直到跟着苏昭来到了灵山脚下,小白才开口问道。

其实干尸根本就不会思考,小白所谓的思考也就是盯着太子看,看她有什么意外的举动,很可惜他盯着看了一路都没有看出苏昭有什么意外的举动,只是觉得苏昭走路的样子很好看,而且她的屁股似乎比一般男人的大,应该是属于女性吧!

就算是小白这样的干尸都对苏昭的性别很不确定呢!

苏昭根本就没有回答小白的问题,因为她已经被灵山的壮美给吸引住了。

巍峨丰美的灵山草木葱葱、瀑如银链,青色的玉石阶蜿蜒而上,一座白色的宫殿坐落在山顶,仙气缭绕,恍然间让人觉得来到了仙界。即便是站在山脚下也可以感觉到此地灵力充裕。

“国师可真会享受啊!”苏昭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霸占整个灵山作为宫殿,真是奢华到霸气啊!

“欢迎殿下!请进!”苏昭还在感慨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小童,邀请苏昭等人进山。

一直跟在苏昭身边警戒的朱雀吓了一跳,他根本没看到这个小童是怎么出现的。仿佛他瞬移到了殿下面前。朱雀心里就忍不住的叫唤:让自己这个暗卫做侍卫的事情果然是不行的。自己就应该潜藏在暗处,而不应该这么正大光明的跟在太子身边。

“哇~这是我的同类啊!”小白却是指着小童叫了起来。

小童撇了小白一眼:“不是,我是国师用法阵制作出来的幻影,我是虚无存在的,跟你这个浑身充满了邪恶的干尸不同!”

被人骂的小白还是知道生气,一巴掌朝着小童招呼了过去,可小白的手掌却直接从小童的脸上穿了过去,这个小白真的就只是个幻影,是虚无的存在。

苏昭大为惊奇,也随着伸手摸了摸小童的身体,果然是什么都摸不到的。就像是超现代的科幻投影人体一样,苏昭不得不佩服一下国师的阵法玄妙。

这个时候的苏昭也看到产生小童的阵法了,那是一个隐藏在上山阶梯旁边的法阵,这个法阵肯定还能变幻出其他的形态,这样有冒失的路人想要闯进灵山的时候就会遭到法阵的提醒。

可以说这个法阵就是个守门的!

“你拥有自主意识?”苏昭随着小童上山,一边闲话。

“是的,国师尊重任何生灵的性格,包容所有生灵的缺陷。”小童说起国师的时候就一脸敬仰,在他的口中,国师绝对就是圣母的典型。

苏昭跟这种“白痴”无话可说,便专心看起周围的风景来,灵山上灵气浓郁,所以这里植被茂盛,甚至在路边都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灵草,除此之外还能听到各种魔兽的叫声。

“灵山无人狩猎?那些猎兵团都不来这里?”苏昭不禁想起了玄天猎兵团,那么张狂的猎兵团总部就在帝都,竟然不来动灵山?按照玄君那狂傲到逆天的脾气,不应该啊。

“是的,这里是国师的私人领地!”小童回答的相当肯定。

小白就哼了一声,作为干尸他自然知道私人领地是什么了,小白记得自己做干尸的时候也有地盘的,而且整天都要跟抢夺地盘的生物决斗才能保护地盘,小白此时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跟国师决斗,抢了这块地盘呢!

小白是灵修,所以灵气越是浓郁的地方越好,等抢下了这个地盘,把棺材放在山顶上修炼起来速度肯定更快,而且小白感觉到后山有自己的同类!没事的时候还可以跟同类们*。

巍峨的灵山,山路曲折,苏昭走了足有半个时辰才到达了山顶的白色宫殿前,若是换做没有玄气的常人,恐怕要一整天才能爬上这么高的山,当然,苏昭走上山也有另外的目的,就是一路欣赏了灵山的景色,观察了几个法阵。

一身白衣的国师亲自站在白色宫殿前迎接,他身上的白衣几乎跟白色的宫殿融为一体,说不出的潇洒。

“殿下驾到,有失远迎!”

“客气啦!本宫找你有事!”苏昭注意到带着他们上山的小童消失了,这个由法阵虚拟出来的人,出现和消失都没有一点力量和元素的波动,显然国师对法阵的造诣已入臻。

苏昭需要的就是国师的阵法能力,所以今天对国师的脸色也好看了些。

国师也是个会看脸色的人,似乎是看出太子对自己的客气,他笑着上前,亲自带着苏昭进了白色宫殿,边笑道:“殿下有空的话可以在这里多留一些时间。”

“没空!”苏昭很干脆的拒绝了,她忽然想起来了,国师这货拥有治国之才啊,前世的他跟着萧盛禹出任丞相,那可是把大周治理的井井有条,既然有治国之才这货就应该跟着自己干啊!自己在下面忙的要死,缺少人手的,他还大摇大摆的在灵山宫殿上逍遥。

“太子说笑了,既然没空,太子怎么会来找我这个闲人。”国师脸上依然挂着欠揍的表情。

“本宫发一道令,你就屁颠颠的下去见本宫吗?”苏昭眯起了眼睛。

国师很是爽快的点头:“自然。”

“那好,以后本宫就让人来找你吧!”

“这是传音海螺,只要殿下需要,就可以用传音海螺召唤我的。”国师笑眯眯的拿出了两个小巧的金色海螺,一个给了苏昭,另一个则是很自然的挂在了脖子上。

国师一而再的伏低做小,苏昭也就释然了。而看到太子眼中的露出了释然的神色、不再对自己针锋相对,国师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

自从太子服用了神龙血,醒来之后就把自己当成了敌人,国师可是努力了好久才化解了太子对自己的仇恨,现在国师就好奇,为什么太子对自己有那么深的恨意呢?

“国师啊,咱们来谈谈军队武器的事情!”大殿内十分的空旷,仙气缭绕的大厅中只有一副桌椅,苏昭自动落座之后,便摆出一副谈公事的样子。

“好。”国师很淡定的在苏昭对面坐下,依然笑望着她。尽管苏昭身边的小白正用虎狼一样的眼神盯着国师,可他根本不在乎,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

“跟本宫说说吧,你对军队的武器了解多少。”苏昭见国师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根本不吭声,在等着自己说话。苏昭就皱眉了,这货是想跟自己玩心机吗?!

“我从未在军队待过,所以不了解军队的情况,对大周皇家侍卫的武器倒是有所了解的。他们的武器中最好的是魔法金属锻造的兵器,无坚不摧。”国师见太子皱眉,就知道自己似乎又触动了她发飙的底线,所以国师便很“配合”的开口了。

虽然国师说的情况很对,他本人也一副配合的模样,可苏昭总觉得对面这个男人在刺探自己,他就好像是一个娴熟的猎人,正在不断撩拨猎物的警惕线,熟悉之后慢慢消磨,最后将你玩弄于鼓掌。

苏昭发现自己从来都不了解国师这个男人。

他懂得医术、是阵法高手,更是大周国负责占卜、祭祀的大国师。他表面上温和儒雅、有时候还会露出倨傲不近人情的样子,总体说来是那种超脱世俗的淡然模样,可细想之下能发现他狡猾、厚黑的一面。

苏昭记得他在大皇子面前的装傻充愣,知道他在周皇后那里打太极的圆滑,更记得自己在猎兵团联盟借粮的时候,联盟负责人就是因为他的一个书信而承诺愿意资助大周的。

这个男人背后藏着太多的秘密,而自己只是窥见冰山一角而已。

这种情况下跟他讨论热武器的事情太冒险了!

“呵呵~本宫想问问国师是否会锻造魔法金属!”苏昭顺着他刚才的话说道。

国师分明看到太子审度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脸色一转的笑了起来,虽然笑的亲切可她脸上也浮现出了一种敷衍和不信任。

国师就知道自己“逗猫”的动机被她察觉到了端倪。所以国师便皱起眉头,肃容沉吟道:“魔法金属需要法王以上的火属性火法师或者异火炼制,极其困难,大批量的炼制是不可能的,不过我这里还有些魔法金属!”

国师说完便摘下了自己手指上一个银白色的戒指,他纤长的手指扣动戒指上的某一点,戒指的存贮空间打开之后一块呈规则圆形的白色金属就出现在了面前。

存储戒指不算是多珍贵的东西,至少对身为太子的苏昭来说,她手上就带着存储戒指,不过因为有了手腕上的随身空间,存储戒指就显得多余了。因为存储戒指的空间很小,只有一平米的样子。

“殿下需要这种东西吗?我可以用灵山上的地火锻造一些,但是产量很低!”国师笑眯眯的将魔法金属送到了苏昭面前。

足有篮球大小的魔法金属基本上没多少份量,却是无坚不摧。这正是魔法金属的特别之处。

“恩,那国师就先帮忙锻造着吧。”苏昭很干脆的将那块魔法金属收了起来。

太子下令锻造,却没有表露出太大的兴趣,国师就知道太子来这里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魔法金属,那是为了什么呢?国师知道太子不会说了。

所以国师也就不再追问,而是起身指着宫殿外面的一处建筑道:“那是我的锻造房,灵山的地火被引了出来,所以我在那里建了几个锻造炉,太子要不要去看看?”

苏昭对锻造没兴趣,她就是想找国师商量阵法和热武器的,可在没有绝对信任的情况下,苏昭也不打算跟他商量了,还是回去找苏沐涯吧,那个断了腿的年轻人可比国师好应付多了。

“你的后山有什么?”苏昭准备告辞的时候。却看到小白正饶有兴趣的盯着后山的方向。

“殿下还是不要去的好!”国师立刻开口,那明显的拒绝中还带着几分提醒的意思。

“哦~”苏昭挑起了眉头,不想让看?那自己非去看看不可!

国师就知道自己的拒绝绝对不会阻止太子,所以见太子更有兴趣了,国师便装出一副“被逼无奈”“十分为难”的样子,低声道:“后山都是些脏东西,我怕脏了太子的眼睛!”

脏东西?僵尸吗?苏昭的兴趣更大了。不过她也敏锐的感觉到国师这混蛋又在逗弄自己了,一开始说的那么神秘,却也透着“欲拒还羞”的引诱。这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去看啊!

不过抛开国师的混蛋心思,苏昭还真是想去后山看看呢!苏昭总觉得灵山中透着一种神秘。

“既然太子非要去看,那就走吧。”国师在前方引路,飘飘然的带着他们三人走出了白色的宫殿,只不过在前往后山之前,国师手里多了一根法杖。

这还是苏昭第一次见到法杖,当然在皇宫的国库中存有法杖,但苏昭从来没去看过,况且法杖这种稀有品是魔法师才能使用的。大周尚武,猎兵武者不少,可魔法师太稀少了。因此苏昭都没有机会看到过。

如今看到国师的手里有法杖,苏昭不免好奇的盯着看了起来。

“这是一根初级法杖,能够提升我的魔力。”国师笑着将法杖送了上来,一边解释。

初级法杖就没有太大的看头了,一般初级的魔法师并不能调动太多的魔法元素,所以才需要借助法杖的力量,国师这么说也从另一个层面说明自己的魔力不行。

国师精通法阵,那么必须懂得调动魔力的,所以是魔法师的体质,可实力就不行了!国师就是先告诉太子,自己的实力不好。

可苏昭看了国师一眼没有吭声,这货能够用困魔阵收复小白,足够说明他的实力了!还在自己面前装怂?!

“太子懂得魔法吗?”国师见太子又用审度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就知道太子又在怀疑自己呢!国师便迎头直接问道。

“不懂!”苏昭回答的很干脆,以前的太子根本就是个武学和魔法白痴,没有人知道太子的魔法潜质,自己为什么要说出来,作死吗?!

“哦~其实大周皇族历史上是出过顶级魔法师的,所以苏家拥有魔法师血脉!”国师这话也不知道指的什么,反正苏昭是没有去想,因为她正盯着眼前稀罕的事物,被吸引了注意力。

从白色的宫殿出来之后,在后山苍郁的森林前出现了一道淡金色的屏障,就像是高科技光影苍穹一样,将后山跟前面隔开,苏昭盯着那屏障看了片刻,还不确定是否危险的时候,身边的小白就作死的冲了上去。

砰~那道苍穹屏障像是一层坚硬的玻璃一样,小白撞在上面,撞得头昏脑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这是镇魔圣光!对黑暗生物具有反噬力。”国师这才“淡定”的撇了小白一眼,傲娇道。那意思分明在鄙夷小白,就你一个干尸还想冲击镇魔圣光屏障。找死!

无视国师的傲娇,苏昭直接冲着屏障伸出手去,自己的手臂竟然直接穿越了屏障,那屏障仿佛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惊奇!真是惊奇!

苏昭就觉得这种屏障很奇妙,明明能够用肉眼看见,可伸手触摸的时候却仿佛什么都没有。

“殿下,心思纯净的人可以无视圣光屏障,殿下圣光独照啊!”国师立刻在旁边拍马屁了。

一般只要是不沾染黑暗魔法的人,都可以无视这种镇魔圣光,毕竟这种屏障是为了镇压黑暗才存在的。不过国师的马屁拍的苏昭很舒服就是了。

任谁被倨傲尊贵的国师夸张,心里都应该是舒坦的吧。

“他不能进去吗?”苏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白,这货好像是撞晕了脑袋,坐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

小白的脾气还是挺暴躁的,能让小白吃瘪也是国师的本事。

“可以!”国师挺冷淡的看了小白一眼,拿着法杖在光影屏障上挥舞了几下,一个半米宽的通道就出现了。

“带着他从这里进去吧!”国师冲着朱雀示意让他抱着小白进去。

等朱雀拉起小白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干尸竟然昏迷了。这让朱雀心里震惊,镇魔圣光竟然这么强悍?小白只不过是碰了一下就被反噬成了这样子!要知道小白的实力是很强悍的。

半米宽的通道刚好容纳小白过去,只不过朱雀即便是小心的抱着小白过去,仍然是让小白的身体又触到了镇魔圣光上,原本要清醒过来的小白果断的又昏了过去。跟在后面的国师脸上就露出了得意的冷笑。

这货是故意把通道开的这么小吧!折磨一干尸有意思吗?国师您够了!

“殿下,这是解毒丹,这里面全是毒雾。”一走过屏障,国师便将一颗丹药送到了苏昭面前。

苏昭没有伸手接,而是朱雀接了过来,将丹药扔进了自己的嘴里,等了片刻之后,确定丹药没有任何毒性和副作用,苏昭才拿过一颗放进了嘴里。

“殿下,有我在根本不用吃解毒丹!”尖细的声音从储物手镯中传了出来,听得苏昭一怔,这才想起自己的空间手镯中有个空间兽呢,这些天都要把他给忘记了。

苏昭一点都不想吃国师的丹药,所以将丹药压在了舌头下面,趁着国师不注意的时候吐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国师虽然没有看到苏昭的动作,但他的神识却感觉到了,知道太子将丹药吐了出来,国师扯动嘴角无声的笑了笑,他明白太子还是不信任自己的。

国师就一直纳闷,为什么太子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敌意?为什么太子一点都不信任自己呢?(国师再牛也没有想到太子是重生穿越的灵魂,所以对国师的恨是来自未来!)

毒物是紫色的,就像是有生命的瘴气一样,在苏昭等人走进来的时候,紫色的毒物便风一样缠绕在了几人周围,小白这种没有生命的干尸自然对毒物免疫了。所以昏迷的小白根本就不需要吃解毒丹。

而苏昭一开始是屏住了呼吸的,不过她渐渐的、试探着吸了点毒气之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妥,这才放开了跟上国师。

进入后山便像是进入了神秘的原始森林,这里没有阳光,只有参天巨树、古老而苍劲的树枝在头顶蔓延、张开,如同一个个巨大的魔鬼,地面上有很厚的*物,可走在前面的国师却像是轻盈的没有体重一样,雪白的长袍和靴子不染纤尘。

越是往前走光线便越是黑暗,渐渐的,苏昭看到周围开始出现栋栋鬼影,隐约还能够听到幽暗气息中传来的怪异吼叫声,像是魔兽又像是人类的各种声响让人头皮发麻。

而苏昭的精神却一下子绷紧了,这种声音在末世最常听见了!这是丧尸的声音!那些被病毒感染、成为了没有理智和生命怪物发出的各种让人恶心的声音。

“太子不要紧张,这里还是安全地带!我一定会为太子的安全考虑的,所以我们并不会深入!”见苏昭停下了脚步,国师便在前面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太子解释。

他完美无铸的脸上、清秀绝艳的笑容,在厚重黑色背景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诡异。

“前面是沼泽!”苏昭眼神冷漠的从国师的俊脸上滑过,看着国师身前一处看似没有任何异样的地方道。

国师自然知道前面是沼泽了,只是他很震惊太子为什么能看出来!国师在前面引路的时候是用神识扫视着周围,所以周围的一切都逃不出他的神识,可太子是如何发现的呢?难道太子的神识也这么强大?还是说她目力惊人?

“呀~多谢提醒!”国师立刻倒退一步,拿着法杖在前面戳了戳,见真是沼泽之后冲着苏昭道谢。

苏昭冷淡的看着在自己面前装傻充萌的国师,眼神愈发冰冷了。这货到底要在自己面前装蒜到什么时候?!有意思吗?

“你让我看的就是僵尸和黑暗生物?”苏昭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了,直接问道。

“这里遍布沼泽和毒气,更有*的僵尸和魔兽,它们都被黑暗污染了。灵山看起来如同仙境,可后山却是地狱!灵山宫殿就是镇压这些魔物的镇魔圣光的总阵眼!”国师这次倒是回答的很干脆。

“这么说,只有国师能够住在灵山,只有国师能够镇压这些黑暗生物,若是本宫抢夺了灵山,后山的这些怪物就会被放出来,为祸人间是吧?”苏昭笑了起来,可笑容中的冰冷和凛冽却让国师侧目。

“不!灵山是大周的,只要太子一声令下,我自然要交出灵山的,而且只要太子需要,我可以亲自驻守在这里帮助镇压妖物!”国师一本正经。

不过国师说的是真是假,苏昭都没有表示,她只是目光沉沉的盯着后山深处的黑暗,再次朝前走去。

“殿下?”国师见太子竟然还往前走,不免有些吃惊了。

“我要看看这里是不是有傀儡武者!”苏昭的口气沾染着一种冰冷、国师站在原地没动,半晌之后才跟了上去。

跟着的朱雀早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忽然明白自己的主子很不信任国师啊!太子分明就是在探究国师的真面目,而若是国师丧心病狂的动手,自己能保护得了太子吗?!

“太子怎么会觉得我这里有傀儡武者呢?”跟上了太子的国师口气中带着几分悠闲。

“傀儡武者不是神宫制造的吗!你不是神宫的人吗?”苏昭脚步不停,虽然知道往前走肯定会有危险,而且这种危险不仅仅是来自前面的未知生物,甚至可能来自国师。

但苏昭仍然是要去一探究竟,在不确定国师心态和立场的情况下,苏昭根本就不能放心国师这么一个*oss的存在。

“我是出自神宫。”国师答应了一声,一直盯着前方的苏昭没有在意他口气中的冷淡和及不明显的疏离,甚至是从怨气。

嚯嚯嚯嚯~一阵磨牙的声音在苏昭面前响起,苏昭停下脚步,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皇族龙吟剑似乎对黑暗生物具有天生的压制,当寒光凛冽的长剑出鞘时,暗影中浮出来的那个脸腐烂、五官变形的僵尸明显萎缩了,翻着红光的眼睛闪烁出畏惧的光。

苏昭没有手软,手中龙吟剑一挥,粗暴的玄气贯彻长剑,明显带着神龙威压的玄气辅助剑气,化作一道流光将那僵尸斩成了两段,黑色的腐血四溅,腥臭味蔓延。

而苏昭像是根本就没有闻到腥臭一样,步伐坚定的朝前走着,她手中的龙吟剑发出淡淡的金色荧光,驱散了周围黑暗和毒雾的时候,也威慑着藏在暗处的无数僵尸。

黑暗中前行的苏昭霸气狂飙,看的后面的国师都不免再次侧目了。太子残暴人人皆知,可太子的无畏和霸气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被国师盛赞霸气的苏昭此时正在骂空间兽:

“混蛋,本宫之所以不受毒物侵袭是因为龙吟剑,你这个空间兽能干嘛!”

“主人……是我发现您的龙吟剑有这个功能,所以才不让你吃那人丹药的。”空间兽还在卖萌狡辩。

“既然你能发现龙吟剑的功效,那么国师呢?”苏昭的心思又开始“阴暗”了。

“哼~发掘灵宝是我的特意功能,其他人类是没有的!寻宝鼠这种灵兽主人知道吧?我的感觉比寻宝鼠还要灵敏呢!也只有我知道主人的龙吟剑有驱魔和驱毒的作用!”空间兽又在傲娇了。

不过空间兽的话不能相信。苏昭就觉得这货是个屁话精!

“殿下留步,您看!”在苏昭走到一处充满了污水的沼泽前时候,国师的声音也“适时”的从后面传来了。

眼前是大片的黑水沼泽,其中漂浮着各种魔兽和人类的骨架,诡异的白骨在黑水中泛着幽幽色泽,而无数双红色的眼睛就隐藏在黑暗角落,充满了凶戾和贪婪的盯着走进的苏昭等人。

甚至一个黑色的鬼脸还朝着苏昭扑了上来,就在苏昭举起龙吟剑的时候,身旁的国师已经用法杖释放出了一个金色的魔火,将黑色的鬼脸烧成了虚无。

明明是虚幻的鬼脸,但在被烧之后却发出狰狞刺耳的惨叫声,比鬼怪叫声还要凶残几百倍的那种叫声,似乎威慑了周围的魔物们,让它们向着藏身之处的黑暗中缩了缩。

苏昭站在黑水沼泽前没动,这里的气息污浊而血腥,仿佛充斥着死气和怨气的古战场,这里是没有风的,但是各种凄惨的叫声却像是幻觉一样在人耳边不断滚动。站在苏昭身边的朱雀脸色有些发白,朱雀虽然是哑巴,但不是聋子,听着这些凶残的叫声,朱雀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朱雀真想逃跑,可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太子,朱雀就觉得自己丢人了。

“人类!新鲜的人类!”一个白色的骨架从黑水沼泽中钻了出来,牙齿掉光的宽大白骨嘴巴一张一合的说出了人话,两个眼洞处代表了眼睛的红光死死的盯着苏昭等人,但又像是有所畏惧的不敢过来,反而是在沼泽中探头探脑,显得很犹豫且猥琐。

“这跟小白一样是干尸吧?为什么小白的眼睛不一样?”苏昭立刻就认出了这个生物的种类,他显然是跟小白一样的,可却没有小白的眼睛。

小白拥有像是正常人的眼睛,尤其是靠近自己之后会变出肉身。

“可能是因为小白的执念更深、代表了人类的理智尚存,所以他跟一般的人类干尸不同!说不定随着以后修炼,小白能够恢复身体,重新做人!”国师的口气这次是认真的。

苏昭还能听出国师口气中似乎带着淡淡的忧伤,苏昭不由看了国师一眼,可清隽典雅的国师还是跟以前一样,肃穆端庄,哪里有半点忧伤的气息。

“小白!小白你死了吗?”远处的那干尸忽然看到了朱雀怀里的小白,大声叫了起来。

干尸是没有表情的,可苏昭就觉得这个干尸跟小白认识很长时间了。

似乎是被自己同类的叫声呼唤醒来了,被朱雀抱着的小白终于醒来了,一看到远处的同类,小白是很激动的,但是很快就喊道:“老二,快跑,不要被这个人抓住!他有神龙血脉,我们干尸打不过的!”

被叫做“老二”的干尸吓了一跳,他刚才就觉得苏昭这个人类身上的气息很香甜呢,还想上来咬一口呢!现在才明白这个人很危险啊,看来自己的老大是被她给抓住囚禁了!可恶啊!

老二很干脆的逃走了,白骨双腿撒丫子的朝着黑水沼泽后面狂奔,比脱肛的野狗跑的还快。

而且就在老二逃走的时候,周围无数双红色的眼睛也慢慢消退了,从刚才老二这个干尸出现时候的情形可以看的出来,老二似乎是这一片地域的首领啊!

老二这个首领一撤退,其他的魔物跟着跑了。

苏昭忽然扭头看向了小白:

“你以前住在这里?”

“这是的领地!不过现在有老二管理!”小白立刻趾高气扬的扬起了脖子,像是一只骄傲的公鸡。

“呵呵~”苏昭不再理会小白,而是看向了国师。

好嘛!人家干尸小白在后山住的好好的,怎么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太子宫呢,原来就是国师给抓过去的啊!怎么个意思啊。

国师听着太子“呵呵”冷笑,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