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国师的秘密/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师这时候就有一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受挫感。

他之所以带着太子来后山,也是想让太子看看后山的黑暗和肮脏,这样太子也就不会惦记着自己的灵山宫殿了。国师早就看出来了,太子想抢自己的灵山宫殿啊!

可没想到太子明明看到了脏物之后竟然不怕,“固执”的深入,结果发现了小白“身世”,而且也把自己给“暴露”了吧。

“呵呵~既然小白曾经是这里的首领,那么他的实力肯定不错啦!恭喜殿下收服了小白!”国师装傻,就当自己不明白太子眼神中的深沉,反而是“傻乎乎”的笑道。

“本宫在想,若是本宫没有神龙血,无法驯服小白,会不会被这个干尸给杀掉呢!皇族血脉对干尸来说可是尤其的美味啊!”苏昭的眼神晦暗莫深。

太子的意思已经偏向质问了!国师抓了这么一只强大的干尸放在太子宫,可不就是行刺吗!

一向聪明绝顶的国师这次想了一会才明白太子的意思。

行刺!?

国师从来没有想过行刺,他不过是想弄这只干尸给苏昭做护卫而已,或许还有其他的意思,但绝对没有行刺的意思。

“太子在怀疑本国师的动机。”国师忽然冷淡了下来,脸上带着化不开冰冷的笑,目光清隽的看着太子。

国师这次开口,语气冷淡,甚至连自称都改变了,不再说“我”而是“本国师”,足够表现出他的疏离了。

苏昭看着冷漠起来的国师,没有再说什么,很干脆的甩袖转身离开了。

朱雀立刻跟了上去,小白站在黑水沼泽边上不愿意走,还是这里的气息熟悉啊!这是自己生存了无数岁月的地方!小白甚至能够看到周围铁木上自己留下来的“记号”,那是圈定了自己势力范围的意思。

“不愿走,你就留下!”已经走远的苏昭声音传来。

小白就很不舍的走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为什么要跟着苏昭走,可能是因为皇宫中有辅助修炼的龙棺吧!这也是唯一的解释了。

国师站在黑水沼泽旁边没动,只是目光淡然的看着走远的太子。

刚才对太子的迎合和亲切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仿佛就是因为赌气太子怀疑他有行刺的动机。这样的气氛有点像是冷战。

不过国师很快自嘲的笑了起来,自己怎么会在意太子的猜测呢!真是搞笑。

藏身在黑水沼泽附近的魔物们慢慢现身了,无数双赤红的眼睛透过黑暗和紫色的瘴气盯着国师清俊的人影,这些魔物都恨不得冲上来咬一口,好好品尝一下这个男人的血肉。

可仿佛它们又被无形的力量镇压着,根本不敢动。

不过仍然是有未开灵智的低级僵尸忍不住的冲了上来,快如一道黑色的风影。但那僵尸刚起身想扑上来,却被一道无形的风刃绞碎。形神俱灭。

一股庞大到可以将天地湮灭的威压忽然就覆盖了整个黑水沼泽,让这里所有的魔物都只能躲在最黑暗的地方瑟瑟发抖。

“聒噪。”清秀的国师嘴里传出一句冰冷如刀的话,甚至吓得有几个魔物昏死了过去。

能够把这些没有生命和意识的生物吓昏,足见威压之深重。

“主人,太子走了!”一个幽黑的人影滑动着出现在了国师面前,那人不顾地面肮脏的跪在地上。

“谁自作主张的煽动难民暴动?”国师看着跪在眼前的人,厚重的威压让那人头上冷汗涔涔。

“是……是方月亮,不过他并没有暴露,梅解语查到的人是户部的,跟我们没关系!”那人连忙回禀。

“没关系?”国师的语调清扬,口气中已经沾染了嘲讽,让跪在眼前的人几乎肝胆俱裂。

“杀灭。”国师迈步从那人的身边走过,极轻的声音透着坚硬似铁的冷锐。

跪着的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似乎又是料到违背了主人的意思,方月亮肯定是这样的下场。

“主人,大燕四皇子那边……”跪在地上的人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可不等他把话说完,却听到国师的声音更冷了。

“拒绝!”

冷硬如铁、漠锐如刀的口气,让那部下大气不敢喘。其实这个部下觉得自己挺冤的,自己什么事都没做,只是来回报一下情况,结果刚好遇到主人心情不好,刚好撞枪口上了。可他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否则会死的连渣都不剩下。

谁说大周国师清俊端庄、平和肃穆的!那是因为他们绝对没有看到过国师有腹黑残忍、强取豪夺的一面!

而另一边的苏昭已经走到了镇魔圣光前,原先被国师打开的通行出口仍然在。走出了镇魔屏障之后,苏昭仍然没有看出镇魔光是怎么发出来的了,这道屏障就像是从地下生长出来的一样。

不过苏昭却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个问题。

“小白,既然是国师把你抓住的,那么国师的实力很强?”

“他用了诡计!我上次就是撞在了这道镇魔光上,结果晕了!”小白显得无比愤怒。

苏昭觉得自己脑回路肯定是出问题了,问小白这么白痴的问题!这个白痴干尸已经吃过一次镇魔光的亏了,刚才竟然又撞在上面晕倒了。

这干尸得傻到什么程度啊!

“我只是想试验一下镇魔光的威力,现在看来这东西天生克制我们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等我修炼出了身体,我就可以无视镇魔光啦!”似乎是看出了苏昭对自己的鄙夷,小白就解释了起来。

自己一点都不傻好不好,自己曾经是黑水沼泽的首领啊!要知道统治黑水沼泽那么多的魔物是需要力量和智慧的!虽然小白只需要吃掉不听话的魔物、威慑其他部众就好,但小白就觉得做首领是需要高智商的。

其实小白觉得这个太子智商也还可以的,否则根本就做不了皇储啊!统治那么多的人类呢!不过小白也觉得这个国师的智商高的吓人,这个国师偷偷摸摸的在灵山地下建造了宫殿,哼~别以为自己不知道!

从国师的宫殿出来,苏昭难得的在山顶站了一会看风景!

灵山是附近最高的山脉,站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帝都周围,巍峨的帝国心脏就展现在眼前,帝都像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帝都外聚集的难民们则像是蝼蚁。

俯瞰之下,那种睥睨天下的气态便油然而生。

在心情恣意而奔腾的时候,苏昭心底某个地方忽然警觉:国师整日住在灵宫,眺望帝都的时候会不会也产生这种俯瞰众生的王霸情节呢?

苏昭一直都相信,野心是可以熏陶和培养出来的!想到国师明显有霸占灵山的意思,苏昭的心头便有些不详的感觉,可重生记忆中,国师一直都很安静的辅佐卫王,并没有造反的迹象啊!

还是说国师原本就是想要造反的,结果看到卫王跳了出来造反,他就被卫王的王霸气征服,心甘情愿的做了臣下呢?

不管怎么说,国师是很坚决站在卫王这个篡权夺位者身边的!说明国师体内就有造反的基因啊!

“不让人活了!”苏昭越想越是心惊,骂了一声就往山下走。

调动玄气下山,只需要一会的时间,等站在山脚下,苏昭的心情还是愁苦的。大周难民的事情可以暂时解决了,可一想到卫王、国师还有玄君这群野心勃勃的人物,苏昭就郁闷啊!自己这个太子还得跟他们斗智斗勇的活下去啊。

她可不相信这些人造反之后还会留着大周的皇族!所以说只要他们造反,苏昭就是死路一条,而且苏昭现在势力太弱,根本就镇压不了他们的反叛。

任何时代的造反者肯定都会把前朝的皇族血脉杀个干净的,毕竟这是为了避免未知的危机。

“看来我现在的任务还是活下去啊!”苏昭心里忍不住的感慨,便看到一个翼虎骑士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骑士长枪平端而起,熠熠寒光闪烁,尚距离很远便可以感觉到翼虎骑士冰冷的杀气。

“站住!”朱雀立刻上前一步阻拦。

苏昭却是眯起了眼睛,因为她发现这个翼虎骑士有些诡异啊!即便张起灵已经下令让翼虎骑士作为侦察兵的防守帝都周围,但这个翼虎骑士不应该一看到自己就要冲杀啊!

“殿下,这是杀手!”朱雀立刻发现了异样,回头提醒苏昭的时候,翼虎骑士已经冲到了面前,然后便看到他闪烁着寒光的长枪猛然一转,巨大的玄气风暴便席卷而至。几乎同一时间,翼虎身侧挂着的两个军刺也飞了出来,在玄气风暴的辅助下穿过朱雀的防守射向了苏昭。

对手很强大,朱雀能挡住对方的玄气风暴,但是却防不住那两根激射如流光的军刺。

骑士脸上带着铁铸鬼面具,苏昭看到那骑士的军刺在射过朱雀身边的时候,他露出的眼睛中得意的神色。

龙吟剑横出一卷。两根流星军刺便被在玄气和剑气双重摧毁下碎裂了。

在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来的时候,苏昭分明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不可能!”对方太着急了,低哑的声音从面具后面传了出来。

“小白,擒住他!本宫让你喝他的血!”苏昭长剑一指,身边的小白便如风一样冲了上去。

小白是不愿意喝血的,但是在释放了神龙威压的太子身边,小白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了,一得到苏昭的命令,小白就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对方的实力跟朱雀差不多,有了小白的加入,对方很快就被逼得狼狈不堪。

就在那骑士要被擒住的时候,不远处的难民忽然朝着这边涌了过来。

“僵尸!僵尸吃人啦!快跑啊!”

呼喊声如潮水一般在暴民中蔓延,数十万暴民的骚动可谓雄壮。

朱雀立刻返回苏昭身边,眼神紧张的盯着暴民身后,搜寻着僵尸的身影、那种可怕的僵尸给朱雀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初太子和庄宗差点就被僵尸给杀了。

“混蛋,去抓住他!这是诈!”苏昭一脚踹在了朱雀的屁股上,自己飞身冲了上去。

可朱雀跳出战圈之后,那骑士便飞速撤退,拼着被小白抓伤了肩头的危险,转身就跑了。那骑士实力不错,逃跑起来速度更快,几乎是加持了风元素一样,瞬间消失。

苏昭黑着脸看着骚乱的难民,调动玄气一声怒吼。

“安静!没有僵尸!”

声音经过玄气辅助,洪大如钟,甚至这一次的苏昭不惜暴露了自己的神龙威压,所以当她怒吼起来的时候,骚动的难民就被吓住了。而这个时候近千名翼虎骑士出现,宛如两道光影一样围拢上来,将无数的难民包围,骑士长枪平端,锋锐向着难民,而更多的骑士则是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彻底的镇压了难民的暴乱。

“混蛋!跑什么跑!有僵尸不会往老子的军营跑么!老子的军队不会保护你们吗?!”张起灵黑着脸过来,胯下巨大的翼虎王高达三米,在无数难民面前就是凶狠的庞然大物,而张起灵的吼声更加雄壮,虽然没有太子的神龙威压,却有战场上号令冲杀的风采。

难民们一阵沉默,然后张起灵大手一挥,让手下的带着无数的难民回去了。

从张起灵军队的反应看得出来,他从一开始就着手准备着防止难民暴动,所以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不过他的军队反应如此迅捷,可足够说明他治军才略。

“苏昭啊,怎么回事?你去国师那里了?”张起灵过来,看着苏昭没有受伤,这才指着灵山问道。

“舅舅,你的翼虎营有刺客,刚才行刺本宫!”苏昭压低了声音,苏昭自然知道刺客不可能是翼虎营的人了,不过苏昭的不隐瞒才是对舅舅的信任。

“敢在我的军营动手!”张起灵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不过却接着又肯定道。

“不用查了,肯定是卫王的人!其他人不敢动我翼虎营,听说你囚禁了卫王,肯定是卫王手下干的!我去帮你把人抓来!”

张起灵一向都是个说干就干的汉子!

他毫不犹豫的确定了卫王之后,便吩咐手下准备动手。反正卫王这次来帝都没有带兵,张起灵要想拿下他是小意思。

虽然大将军也知道卫王府的份量,但是卫王的人敢对太子动手就是谋反!这种事情必须镇压。

苏昭也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任由自己的舅舅动手了。

翼虎营是寻着那刺客逃走的方向追的,本来这样的追踪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之前张起灵就在帝都周边布置了无数暗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作用来了。

很快,翼虎营便传来了消息,刺客在西北方向被围住了。

“殿下,末将给您抓刺客出气!”张起灵的手下已经将刚才挑动难民骚乱的人抓到了,那是几个军人,而听到主刺客被抓到,张起灵便将自己的翼虎王送给了苏昭。

翼虎王这种骑宠无比拉风,跟一般的翼虎不同,翼虎王的身侧有两个可以滑行的巨大肉翅,且个头比一般翼虎大了三倍不止。

“不用了,我有战熊坐骑,这个翼虎王是舅舅调动翼虎营用的!”苏昭很感激舅舅的好心。

“我调动翼虎营哪里用得着这个,收下吧!”张起灵相当坚持,其实在大将军的心底,对苏昭还是有几分愧疚的,而这份愧疚就来源于张家。张起文被周国舅杀害了,张家的丧事直到现在都没有办,那意思可就大了。

现在很多人都看出张起文可能是诈死了,否则为什么拖着丧事不办?张起灵在这件事情上也显得很无奈,因为诈死和不办丧事都是大哥安排下来的。张起文明显就是不想掩盖他诈死的事情啊,而不办丧事也说明张起文给自己留下了回来继续担任丞相的后路。

苏昭骑上翼虎王竟然出奇的顺利,翼虎王这种高级魔兽驯化成为骑宠是需要强悍的武力或者长时间的。而翼虎王却像是苏昭的老部下一样,无比顺从。

刚送出翼虎王的张起灵就有些呆了,他在心疼翼虎王之余,发现苏昭竟然不用驯化就可以直接骑乘,羡慕死人啊!张起灵还想着说不定太子骑乘降服不了的时候还可以还回来呢。现在是不用想了。

小白对翼虎十分的感兴趣,死皮赖脸的跟着苏昭爬了上去,可下一刻就被翼虎王给甩了下去,显然这个凶悍的魔兽对小白这种干尸无比的厌恶。

“将军,卫王去了。”不等苏昭等人赶到西北围住刺客的地方,又有传令的翼虎骑士带来了消息。

“这个混蛋还真不怕暴露啊!是想救他的人吗!”张起灵冷笑一声,身影暴起风一般的飞掠而去。

翼虎王的速度可以跟得上飞掠的武皇,当苏昭和张起灵赶到的时候,一身黑衣玄裘的萧盛禹已经站在了翼虎营的包围圈中。

他高大的身影如同一把黑色的标枪,厚重的气息蔓延之下就好像是有某种气场在周围张开,让原本围杀刺客的翼虎骑士们都停了下来。

而先前那个穿着翼虎营装备的刺客已经单膝跪倒在卫王面前。

“北方军团副将魏旭,十三岁从军,十五岁受封骑将、十七岁成为偏将,三年前大燕铁军南下,魏旭所辖骑兵团于风狼谷阻击十万燕军七天,期间不受燕军以家眷相逼,魏旭生母自绝于两军阵前,战末骑兵团不足百人,皆伤无溃者!”

当苏昭和张起灵赶来的时候,卫王沉重而铁血的声音便回响而起,虽然只是简单的叙述,却让人听出了这位副将的十年戎马、金戈黄沙中的赫赫风采!

围在周围的翼虎营都是百战将士,自然对英雄格外敬重。可这人是刺杀太子的真凶,一时间双方人马都沉默起来。

“卫王你何意?”张起灵上前一声大喝,可谓杀气蒸腾,他才不管这个魏旭有多少军功在身呢,只要是刺杀太子的都该死!

要说军功,哪一个边军身上没有战功!

卫王这才回过头来,禀禀目光射向太子,带着沉重而峥嵘的气质,只不过萧盛禹没有调用玄气,几乎是用怨恨的眼神看着苏昭,他薄唇轻启,冷锐的声音传了出来。

“本王只是想让太子知道,刺杀她的是什么人!魏旭虽然有军功在身,但袭杀太子乃是灭九族的罪。只不过他已经没有家人了,所有的家眷都被燕军杀死。诛九族算不上了,现在他就会自刎于太子面前,以谢罪!”

卫王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是一禀,开始众人以为卫王是在为魏旭说话,求开脱呢!却想不到他还是要让魏旭为刺杀太子付出代价。

只不过卫王刚才的话也打了太子的“脸”,一个战功彪炳、对大周忠心耿耿的战将却要刺杀太子,这算是为民除害吗?!

苏昭表情岿然不动,只是看着单膝跪在卫王面前的年轻人,他脱下翼虎营的战甲之后只穿了单衣,可见衣下强健的体魄和隆起的肌肉,年轻的脸上只有铁血而冷漠的表情。甚至卫王说让他自刎的时候,他的表情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反而是补充道:“袭杀太子是我个人本意,跟任何人无关!我是武皇,已经有了金丹!在我死后可以取了我的金丹用来修炼新人!”

魏旭说完便抽出腰间佩剑,抬手就朝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站在魏旭面前的卫王一动不动,眼神冷漠,铁血王风采十足,却也薄凉寡恩。

“慢着!”苏昭开口阻止,而魏旭竟然不为所动,长剑已经割进了脖颈中,倒是站在他面前的卫王伸手一抓,肉掌抓住锋锐的剑锋,任魏旭用力都不能让长剑再斩进丝毫。

“等等!”卫王开口之后,魏旭抓着长剑的手才松开,而萧盛禹肉掌抓着剑锋移开,他的手掌丝毫未损,魏旭的脖子上却是血流如注。

苏昭看着那任凭鲜血狂涌却无动于衷,反而是转头看向自己的魏旭,叹了口气。

“你的命是本宫的了!本宫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魏旭似乎是皱了一下眉,冷漠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反而是看向了萧盛禹。见萧盛禹点头之后,他才快速的撕下腰间布条,胡乱的包扎一下伤口,并用玄气护住了伤口的血脉,之后才起身冷漠的走到了苏昭面前站定……

一个出手袭杀太子的刺客、一个对卫王忠心耿耿的战将,留在身边干嘛?!

当张起灵看到太子竟然留下了魏旭的时候,大将军心里就纳闷了,太子这种行为会给她自己带来巨大的潜在威胁。

“殿下,魏旭如何处置?”大将军上前开口询问,眼刀来回的在魏旭身上扫,按照大将军的想法,自然是动手杀掉魏旭最好了。

卫王表情冷漠的在原地站了片刻,没有理会大将军的话,更没有管魏旭,很潇洒的转身离开了。那恣意而洒脱的模样看的大将军和翼虎营的军人们侧目不已。而站在太子身边的魏旭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雕塑一样站在太子身边一动不动。

“留下吧!”苏昭看了魏旭一眼,准备回城。

虽然魏旭是袭杀自己的凶手,但是苏昭忘不掉他冲杀而来时,长枪平端、眼神沉稳中的锐利,一人一骑的身影却如同血色战场上最厚重的一抹劲色,那种即便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只会死忠和无畏向前的气势让苏昭欣赏。

在大燕陈兵四十万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苏昭觉得这种百战之将还是留下来吧!

或许魏旭留在自己身边会成为萧盛禹监视自己的棋子,甚至只需要萧盛禹一声令下,魏旭就会毫不犹豫的再次动手刺杀,不过苏昭不在乎,小白时刻跟在自己身边,有他保护,魏旭是没有机会的。

“殿下,你身边缺人手?我的人随便你挑选啊!”大将军不放心的跟上,作为一个军人,他自然看得出魏旭的价值了,只不过大将军一点都不在乎。

百战之将军中多的是!但只要对太子起了杀心的人,是绝对不能用的!

“舅舅,你如今只有三万兵马,等我筹集够了粮食,你还要驻守西北,你别说你不想帮大周驻守边关了哦!那么你的人都不够用啊!”苏昭笑了起来。

这下子张起灵有些尴尬了,他对外宣称的五万大军的确是搀了很多水分的,实际上只有三万人而已。西北边塞比邻强国、凶蛮,十万大军布置边防捉襟见肘,可前段时间一场瘟疫或者说是魔病肆虐了西北,张起灵在断粮和魔病的双重压迫下,只能暂时带着部分大军返回帝都。

一方面,张起灵回来是想筹集粮草,另外一方面,他也是想用军威拥护太子!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三万大军的?你调查我啊?”张起灵摸着自己的脑袋笑了起来。

苏昭指了指旁边的灵山,笑道:“站在灵山顶上俯瞰大营,可以估算出你的军队数量。”

“你去找国师了啊!”张起灵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周天,在大将军看来太子去找国师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太子的癖性……

“恩!不欢而散!”苏昭为了避免舅舅多想,便表示自己是去找国师商量事情的。

可大将军明显想歪了,他眼瞅着苏昭,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试探性的说:“苏昭啊,国师不能用强的。”

苏昭……

顶着以前好色太子的名头,很多时候苏昭都觉得好冤枉啊。尤其是张起灵在用委婉的口气“劝解”自己之后,苏昭就看到脸上没有表情的魏旭站的离自己远了一点……

苏昭在大将军的陪同下回城,却忽然看到一群光头呼啸而至,张起灵立刻带着亲兵上前,这才看到为首的和尚是个唇红齿白、漂亮到不像话的小和尚,张起灵立刻就想起来了。这个小和尚是太子刚收的人啊!

哎~果然太子收人还是看长相的!张起灵就回头看了魏旭一眼,忽然惊觉原来魏旭也是很帅气的,这个从军营中磨砺出来的青年年仅二十岁,不仅英俊,体格也是很不错的。

“殿下,听说有人行刺!”妙心带着近百名僧兵来到苏昭身边,礼貌的冲着大将军行了一个双手合十礼之后,才开口问道。

妙心就在难民营中挑选僧兵呢,看到难民营忽然大乱,紧接着便有大将军手下的部将开始镇压了,而且还从难民营中抓出来几个“奸细”,一听说这些奸细是配合刺客行刺太子,妙心就急忙带着新招募的僧兵赶来了。

“已经没事了!这是你招募的僧兵?”苏昭打量着妙心挑选出来的人,清一色的少年,年纪应该都在十五岁左右,却全都是人高马大,偶尔有几个削瘦的也是那种敏捷性的人才。

更让苏昭惊奇的是,妙心不仅完成了招募,而且还把这些人的头发都剃光了,甚至一些人还穿上了破旧的僧袍,苏昭不由的想起梅解语曾经跟自己告状,说妙心抢他的人才,看来是妙心将这些人收下的第一时间就剃发了,这样也就不用担心被人抢走了。

“是的,他们效忠于殿下!”妙心宝相端庄的回复。

站在苏昭身边的大将军就哼了一声,这个小和尚还挺会说话的,就怕太子对他招募僧兵有意见,所以赶紧说好话哄弄太子吗?不就是一百多个和尚吗!这点僧兵能干嘛。

“带着他们去太子宫!”苏昭却一下子来了兴趣,因为妙心挑选的这些和尚正好符合训练新兵的标准啊!这些少年还没定性,却也是教导的最好时机,苏昭已经想好了,即便不能制造出枪炮等热武器,也要武装一支远程机甲部队啊,弩机锻造的巅峰技术是不比枪炮差多少的。

妙心一脸肃穆的跟着太子走了,大将军送他们进城之后便留下来了,只不过看着宝相端庄、肃穆典雅的妙心,大将军还是忍不住的哼了一声:装什么蒜啊!

“这位施主身上戾气太重,殿下是否考虑让他加入我佛门?”妙心一直都在悄悄的打量太子身边的魏旭,妙心自然看的出来,这位恐怕就是刺杀太子的人了,妙心开口也算是一种保护了。

尽管跟太子一段时间,但在汹涌的传言面前,妙心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太子会不时的发狂虐杀身边的男人。而一旦加入佛门剃发成了和尚,恐怕太子就下不了手了吧!这也是妙心一收到弟子就赶紧剃发的原因。

就妙心所知,太子虽然虐杀男宠无数,但是却没有一个和尚,由此可见,太子对和尚还是很客气的,或者说太子对光头和尚不感兴趣!

至少妙心就觉得理应如此,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这些和尚在太子身边就十分的安全,太子从未对他们这些和尚表现出丝毫的贪欲。

“魏旭,你想做和尚吗?”苏昭听到妙心的话,便笑着转头看向魏旭。

魏旭还不等回答,却忽然看到前面街道上大乱,这个从小在边关长大的青年立刻警觉起来,但认真观察了片刻,却见街道上的人只是在狼狈逃窜,摆摊的小贩匆忙的划拉起货物就跑,逛街的行人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最远的方向逃离,而开门的商铺也哗啦啦的一片关门声。

魏旭看的惊奇不已时候,隐约听到了人群中压抑的喊声:太子来啦!快跑啊,那个骑着翼虎王的就是太子啊!我们刚才在城墙上看到了。

哦~原来是太子出现,所以把这些人都吓疯了啊!魏旭恍然之余不由的看了太子一眼,却见太子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反而是在审度的看着自己。

“不!”魏旭很干脆的拒绝,自己是军人,为什么要去做和尚?!

“小僧自然是尊重将军本意的,不过将军若想谈经论道可以来找小僧,这是小僧的小礼物,缘分所致。”妙心将手里一直转着的木质念珠送给了魏旭。

魏旭对这种念珠一点都不稀罕,不过等他接过来之后却感觉念珠触手微热、滑如玉石,分明是木质珠子怎会有玉石的感觉。

“心念所致、万物灵启。这一串木珠乃是小僧的师父所赠,希望将军可以好好保存。”蕙质兰心的妙心一眼就看出了魏旭的疑惑,便笑着开口解释。

“不要!”魏旭闻言,立刻就要将手串还回去,却被太子一把抓了过去。

魏旭本来就冷硬的脸顿时更黑了,而妙心则是半张着嘴巴维持了一瞬间的惊讶状之后就恢复了平静,太子强取豪夺这在帝都也是出了名的,那些大臣贵族们家中谁没被太子抢过人啊,所以那些大臣们才会群谏求废太子吧。

“这是铁木?不对,比铁木还要坚硬,这是什么木头?”苏昭拿着佛珠敲了敲,好奇道。

看到太子暴力的手法,妙心差点就要喊出来,那可是加持了师父多年盘化功德的佛珠啊,就被太子这么祸害!原来太子是好奇这个佛珠的材质,根本就不是看中这串佛珠的古韵啊。

“殿下,这是师父当年闯荡魔域的时候用魔域森林中的黑木制作的佛珠,黒木虽然不值钱,但这串佛珠师父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盘化,功德无量!”妙心连忙解释。

苏昭不懂得什么功德无量,不过听到妙心说有大师几十年的功德,苏昭立刻就把手串收了起来,然后才道:“你说是在魔域?就是大周西北的魔域吗?”

“大周就那一个魔域!”妙心低头。手串就这么被太子给收走了,妙心还有些舍不得呢!若是太子真心喜欢,妙心自然是乐的奉送了,可看见刚才太子捣鼓佛珠的模样,妙心就知道太子一点都不会珍惜的!

骑在翼虎王上的苏昭沉默了起来,根本就没有注意妙心的异常,而是想到了玄天霸占魔域的目的。苏昭一直都怀疑玄天猎兵团为什么会看中魔域这个荒芜的地方,原来魔域中珍贵的不仅仅是魔兽资源,而是还有黒木这种奇异木材啊!恐怕魔域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各种矿产吧!

担心着玄天猎兵团野心的苏昭,在返回太子宫,看到驻守在宫内的猎兵团武者时,心里不舒服起来。这是典型的养虎为患啊!可惜这个阶段的苏昭却必须借助玄天猎兵团的力量。

“殿下,梅大人醒来了,您要不要去看看?”正在太子宫中布置的王德忠看见苏昭回来,连忙迎了上来,笑眯眯道。

苏昭心不在焉的扫了张灯结彩的宫殿一眼,惊奇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太子,您不知道吗?今天是您定亲的日子啊!”王德忠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

苏昭更加惊奇了,定亲?自己什么时候定亲了?而且即便定亲不也是女方准备吗?哦~自己是太子啊!所以就自己准备吧,不过问题是新娘是谁啊?

“跟谁定亲?”苏昭沉着脸问。感觉到太子身上的怒气,跟在后面的妙心和魏旭都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魏旭就觉得太子定亲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就当没有听见了。

“殿下……”王德忠刚想解释,却见庄宗兴冲冲的从寝殿出来了。

“苏昭啊,来~朕跟你说个事情!”在苏昭惊讶的注视下,庄宗心情很好的冲着她招手。

庄宗这是闲的没事干了吗!跑自己太子宫干嘛,而且还进了自己的寝宫!苏昭没好气的走过去,庄宗却是好心情的拉着苏昭的手就让寝宫里走。

等进了寝宫之后,苏昭又被里面的装饰震惊到了,庄宗就很开心的说:“苏昭啊,这是朕给你亲自布置的,你看怎样啊?惊喜吧!”

怎样?全红的色彩是不是太低俗了点?!

苏昭一眼看去见到的全是红色,红色的床、桌椅板凳,甚至连茶杯花瓶等摆设都变成了红色!苏昭被这满眼的大红色给震惊到了。

床!看到空荡荡的床和软榻,苏昭忽然想起来了,苏沐涯和梅解语呢!

“这上面的两个人呢?”苏昭立刻追问。

庄宗就显得有些不高兴了,他苦口婆心道:“苏昭啊,朕不反对你有男宠,但是太子妃位不能一直空缺啊,尤其是现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得把正殿让出来给太子妃住啊!所以朕把你的两个男宠都搬到后面去了,今天你得参加订婚宴。”

听到两人没事,苏昭松了口气,想都不想的答应:“好,给我找的太子妃是谁?”

“自然是张婕了,你大舅的女儿啊!你们从小是青梅竹马的……”

为了准备太子的订婚,庄宗可是下了功夫的,在国家困难的情况下,庄宗还拿出了老底的给太子置办了一屋子的红色,那可是费了不少钱财和精力的。

眼见太子似乎是不兴奋的样子,庄宗就觉得太子是不是不喜欢女人,所以对跟张婕的婚事一点都不在意呢。

庄宗决定以过来人的角度跟太子好好讲讲女人的重要性!

女人能生孩子、还能让男人兴奋,尤其漂亮的女人,即便只是欣赏也是一种享受啊。

“苏昭啊,我跟你说……”庄宗拉着苏昭坐下,还没说完呢,却见苏昭站起来就跑。

“我还有急事要处理,您忙着!”

笑话!苏昭才不听便宜爹唠叨呢,庄宗肯定是几十年的安逸闲出毛病来了,比娘们还要啰嗦,苏昭根本就不在意订婚的事情,爱怎么样怎样吧,留下来听庄宗啰嗦,他能扯上半天,苏昭就知道自己这一天啥都不用干了。

“哎~太子真是辛苦啊,订婚这么大的事情都能暂时放下来,太子为了国家可是忙坏了啊!”庄宗心疼的感慨,听得旁边的陆秉承嘴角直抽。

陛下您难道没有看出来,太子是为了躲避您的唠叨自己跑了吗?却被你想的这么高尚,也罢!能够这样想庄宗的心情至少会高兴,这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福啊!

“呵呵~是啊!听闻太子到处筹集粮食,要不是太子啊,城外的几十万难民都要饿死了!”陆秉承急忙陪笑道。

“哼~朕就知道你会说好话,这些难民不等饿死就暴动啦!太子是在给朕分忧啊!否则帝都就危险了啊!”庄宗背着手站在殿门口,背影看起来带着萧肃的味道。

陆秉承……

“妙心,你跟着过来!”出了正殿的苏昭就朝偏殿走去,梅解语和苏沐涯都被移动到偏殿了。

妙心让王德忠帮忙把百余名僧兵安排在太子府住下之后,才跟着太子进了偏殿。

偏殿虽然没怎么布置,但同样奢华,而在殿中两张相对的床上,分别躺着两个绝色的人儿,太医宋承风就在殿中的桌子上捣鼓着各种丹药。这两人就是太子身边最得宠的人,可也是脾气最不对付的两人,宋承风夹在两人中间做人都要为难死了。

一看到太子进来,宋承风连忙迎了上来,想着是不是让太子开口把这两个人分开呢,却见太子直接走到了苏沐涯的床边。

而在一边床上眼巴巴的看着太子的梅解语就扁起了嘴巴,俊脸上满是失落和忧伤,看的都让人心疼。宋承风也不好说话了,只能巴巴的跟着太子走了过去。

跟进来的妙心一踏进偏殿就感觉到了殿中气氛不对,两个男宠之间那么大的醋意,任谁都能感觉到,尤其是太子走向苏沐涯的时候,梅解语那哀怨的小眼神都要焦死人了。

妙心很识趣的站在殿门口不进去了,至少在殿门口的不用管这两个争风吃醋的男宠。

“本宫找你有事!你愿意帮助本宫吗?”苏昭来到苏沐涯的床前之后,直接开口。

苏沐涯看了太子一眼,似乎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才点头:“太子请讲。”

之前太子从来没有这么直白过,面对如此直接的太子,苏沐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拒绝呢!

“好,本宫想给府兵换兵装,你有什么新奇的想法?尤其是远程武器,能否利用法阵增加武器射程和破坏力?”苏昭拉了一把椅子在苏沐涯的床边坐下,然后从宋承风的药箱旁边拿了纸就画了起来。

宋承风见太子那了自己药材中的一味药做笔,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半天愣是没有吭声。

苏沐涯看着太子在图纸上信手拈来的画出了一个古怪的东西,嘴角就忍不住的溢出了笑意:“殿下这是把南蛮的弩炮改装了吗?”

苏昭画的是最简单的火炮,只有管状设计炮膛和可以移动的底座,而这种火炮的操作相当简单,只要用火药或者爆炸性物质填充、用以发射圆形炮弹就行。

“弩炮?南蛮有弩炮吗?”苏昭停下了笔。

苏沐涯从床上坐直,伸出苍白而修长的手指在炮图上点了点,道:“南蛮的弩炮很长,射出的也是巨铁箭,用术士的雷火为爆炸动力,推进巨铁箭,射速超越了劲弩,破坏力更是惊人,不过这种东西太笨重了,而太子下面画出来的应该是移动支架吧?有了这个东西可以让弩炮的随时转移,灵活攻击了。”

苏昭看着苏沐涯的眼神亮了起来,苏昭就觉得自己来找曼青果然是找对了人,可以不用跟国师那样小心防备,只要说出自己的设想,相信苏沐涯会完善的。

心情激越的苏昭立刻又拿着黑色固体在图纸上画了起来,这次画的是一种燧发枪,这种武器在末世的时候苏昭亲手制作过,相当简单,黑火药装膛垫底、之后放上铁粒,发射的时候用撞针撞击引线膛里的红色火药打火便可以让黑火药炸开产生足够的推力,射出来的枪弹则是类似散弹枪,距离越远创伤面越大。

当初苏昭用自己制作的枪械击杀丧尸的时候一打一片,破坏力惊人。当然,这个世界的钢铁和火药没法跟末世相比的,因此制造出来的枪械和枪弹也未必有足够的破坏力。

果然,苏沐涯盯着苏昭画出来的图纸,沉思了片刻就看出了原理,然后点出了弱点:“就目前的冶炼技术,恐怕只有魔法金属才能承受这样的破坏力。当然,如果用魔火药还可以增加爆炸威力从而增加冲力和射程。”

苏沐涯醇和的嗓音中透着厚重和惊喜,他自己本身就是阵法大师,却从来没有想过用魔火药和魔法金属制造这种远程武器,真是惭愧!苏沐涯十分惊奇太子是怎么想出来的。

“魔法金属啊……你能锻造吗?”苏昭又犯难了,魔法金属完全可以胜任枪身和线膛的材质,可惜锻造技术太难了。

社会的先进是指全面的发展和生产力,就目前这种社会情况,即便能够制造热武器,却无法形成数量,完全是杯水车薪啊!

------题外话------

感谢:frida305 投1票(5热度)。

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投1票(5热度)、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投了1票(5热度)、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送99朵鲜花、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送的三张月票。

云璟萱 送9朵鲜花+云璟萱送66朵鲜花,云璟萱送的月票。

夏凰送5朵鲜花、18693718930送9朵鲜花、13987658093送的月票。叶之奚送9朵鲜花。公子羞花2朵鲜花和888打赏,太感谢了,昨晚有事晚上的留言没有及时恢复,抱歉~群么么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