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矫情一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整个大周国都没有多少魔法师,而魔法金属的锻造更是苛刻。

苏昭有些泄气了,尽管自己拥有无数的想法,可生产力跟不上的情况下,一切都是空想啊!

“国师可以锻造魔法金属,另外卫王的部下应该还有实力强横的魔法师!我曾听说卫王府跟燕军对峙的时候曾出动魔法师参战。”见太子兴趣明显衰减,苏沐涯便安慰道。

可惜他的安慰对苏昭来说更加闹心了。

不管是国师还是卫王,现在都算是自己的对立面,如何让这俩人帮自己呢!

“算了,还是先开发劲弩吧!柴猛被我派出去收购魔兽筋了,用魔兽筋制造的弓弦可具有更强的弹力!”苏昭暴躁的将刚画好的图纸揉烂了。

苏沐涯看到碎烂的图纸,只觉得可惜,不过想到太子刚才信手拈来随便画画就出来的武器图,苏沐涯就觉得太子肯定还有更精密的设计腹稿。这感觉匪夷所思,可苏沐涯就是觉得太子已是这么深沉、变态的存在了。

“我们僧人懂得一些冶炼技术,至于魔火药,我想无道子真人应该懂得。”这时候站在殿门口的妙心开口了。

苏昭惊奇的看着门前长身玉立的妙心,眼前顿时一亮,对啊!妙心这些和尚手里的戒刀质量明显比军用武器好不少,说明这些和尚的冶炼术不错,而火药的发明者就是擅长炼金的道士啊!

“无道子是谁?你能找到他吗?”苏昭立刻来了兴趣。

这时候被冷落在一旁的梅解语坐不住了,连忙开口:“殿下,我见过不少的道士,我把那些道士都集中起来了,我现在就去给殿下找来。”

梅解语都要伤心死了,太子一进来根本都不看自己,先去找了苏曼青,然后又跟苏曼青聊了那么久,完全就是冷落自己啊,梅解语觉得自己这时候再不出来,太子就要把自己忘了。

“你先养伤,那些道士我让人带来就行!”苏昭看了梅解语一眼,觉得这小子就是作死啊,手脚俱断了还这么不老实。

苏昭一直都不喜欢作死的人,尤其是梅解语这种作死到家的人,好像他一天不作死就浑身不舒服一样。不过想到这小子对自己的维护,苏昭又有些释然了。

“无道子真人漂泊无定,要找他需要运气。”妙心小心的开口。他可不相信梅解语随便抓了些道士里面就有无道子。

“现在就给暗卫们传令,让他们去寻找无道子!王德忠呢?进来!”苏昭冲着外面喊。

忙的焦头烂额的王大总管连忙跑进来了。

躺在床上的苏沐涯看着忙的满头大汗的王德忠,忽然想到今天是太子订婚的大日子啊,恐怕庄宗和皇族们都准备晚宴了吧,可太子却在这里……讨论武器。

“殿下,张氏夫人到了,您要不要去迎接一下啊?”王德忠进来就道。

张起文“死”了,现在张家做主的就是张氏了,别看人家是一介女流,但那可是实权派,张家的底蕴不可小觑啊,太子的生母能够做皇后、并且在皇后薨后还能让苏昭做太子,完全是因为张家的实力啊!

张起文虽然不在,但张家祠堂只要存在一天,张家就是国内不可撼动的一支力量!

“殿下,不能怠慢张氏。”苏沐涯见苏昭没动,明显一脸不乐意的样子,他便下意识的开口道。

可这话刚说出来,苏沐涯就感觉别扭了,自己一向都站在太子的对立面,为什么要关心太子对张氏的态度,若是太子在张氏面前失礼,被厌恶岂不是更好吗?自己的心态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转变?!

“对对,苏先生说的对,太子一定要听先生的。”王德忠听到苏曼青说话,也是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符合道。

王德忠觉得苏先生真是识时务啊,其实就太子对他的喜爱,他只要稍微的表示一下亲近就能让太子高兴了,这样太子也就不会想着什么国师了。

“不要叫我先生了,叫我曼青吧。”苏曼青见王德忠对自己挤眉弄眼的笑,就岔开了话题。

“曼青?你让他叫你曼青?”苏昭顿时觉得别扭,苏沐涯才是大名,曼青是字,也算是小名了,曼青曼青的叫着岂不是太暧昧了。

苏沐涯的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却很快淡然道:“家父起的名字我已经不用了,曼青是我自己的名字。”

苏昭恍然,怪不得宋承风等人都喜欢叫他曼青呢!原来人家改名了啊!苏昭没有往深的地方想,可旁边的王德忠却咳嗽了一声,朝着苏昭使眼色。

苏昭奇怪的看着王德忠,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的时候,王德忠就直接开口了。

“苏先生,您改名这本来是您的自由,但是老奴就觉得苏先生是不是觉得自己身在太子宫是让你丢人,是让你觉得羞耻的事情,所以您干脆改掉了名字,就叫苏曼青,以前的苏沐涯已经不存在了!”也省的因为身在太子宫玷污您苏沐涯这个高贵的名字啊?!

后面一句话王德忠自然没有询问出来了,不过他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

而显然王德忠说中了苏曼青心中所想,他虽然脸色依旧淡定,可一向静如古井的眸子中却闪出几分波动。

“对!苏沐涯自从入宫就觉得以侍奉太子为耻!所以连名字都改掉了,苏家更是对他入宫的事情绝口不提,在苏家和他看来,侍奉太子就是奇耻大辱!其心可诛啊!”梅解语立刻就在旁边叫了起来,唯恐天下不乱。

王德忠则是悄悄的撇了梅解语一眼:您就消停点吧,别再刺激太子了,让太子发飙了真的好吗!

收到王德忠眼神的梅解语打了个寒战,忽然就觉得自己说话有点多了。

宋承风等人则是直接装死,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们就觉得太子要爆发了,甚至都能够感觉到太子爆发前压抑的低压。

“曼青这个名字很好,我喜欢!”在众人都不敢喘气的时候,太子的声音却清淡依旧。

大周太子荒诞残暴,还是一个极其好面子的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大凡有人敢忤逆太子的意思,必被虐杀,即便是捕风捉影的污蔑和轻视,也会被太子残暴的收拾。

苏沐涯自从入了太子宫之后就改名苏曼青。他改名所代表的意思以前太子是不知道的,可如今被王德忠和梅解语挑明了,众人就觉得太子该爆发了,却没想到太子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喜欢”。

太子这是宠苏曼青宠上天了吗?还是说太子因为今日的订婚格外开恩,已经不在乎或者追究苏曼青的责任了?

不管是哪个原因,都让梅解语觉得忧伤。

“殿下莫要悲伤,小梅是实心实意跟着太子的!”梅解语在忧伤之余开口了,既是对太子的安慰,也是对自己的安慰。

“行了,好好养伤吧!”苏昭嘱咐一声就起身走了。那潇洒的模样表示她根本就不在乎苏曼青改名的事情。

眼看着太子离开,床上的苏曼青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脸色舒缓了下来。刚才听到王德忠和梅解语的话,苏曼青忽然觉得自己心乱如麻。

“苏先生啊,太子可真是宠你!”王德忠狠狠的瞪了苏曼青一眼,急忙小跑着追出去了。

王德忠觉得太子心里肯定苦啊!太子喜欢的苏先生竟然如此的鄙夷太子,太子却因为喜欢不能虐杀了苏曼青那混蛋,王德忠要去安慰安慰太子。

可王德忠追出去的时候,却见太子正在跟干尸商量着什么。

“鬼火你知道吧?对,就是会自燃的东西,在荒郊野外的坟场应该有不少!”

“恩~你去帮本宫搜集,越多越好,你之前不是什么领主吗!你召唤点部下,多给本宫搜集!”

面对干瞪眼的小白,苏昭命令下的很利索。王德忠生怕小白的愚蠢会惹怒太子,就连忙走了上去。

“殿下,您找鬼火做什么啊?梅大人不是招募了不少新兵吗!让他们去找就行,这个干尸知道什么啊!”

王德忠是打心里看不起干尸小白的,不就是一个没开灵智的生物吗,他哪里知道什么鬼火。

“地下宝库里全是鬼火!”小白却忽然开口,把王德忠吓了一跳,不过王德忠紧接着笑了起来。

“什么地下宝库!你做梦呢吧!”

“灵山下面有宝库!地下宝库!”小白说的很肯定,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太子。

苏昭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艾玛~该死的国师霸占着灵山,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啊!苏昭怎么就感觉国师越来越危险呢。

“国师在灵山下面建了个地下宝库?存放鬼火?”苏昭惊诧了,大量的鬼火有多危险,想一下就知道。

“不是!以前就有。”小白这次倒是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小白在灵山做首领已经很长时间了,他甚至都忘记是一百年还是两百年了,不过那个地下宝库是之前就有的。

“呼~”听到小白这么说,苏昭明显松了一口气。

“啊~老奴想起来了。灵山是前朝皇陵,虽然只有部分皇陵,但地下宝库应该就是那些陵墓吧!”王德忠却尖叫了起来、

“慢慢说!”苏昭瞪了王德忠一眼,示意他说话小点声。

王德忠急忙压低了声音解释:“前朝末年动乱,几大势力逐鹿天下,都在寻找皇陵的下落,于是那些前朝死忠们就转移了部分的皇陵,有些就被转移到灵山了。不过我们大周建国的时候已经挖掘过一次皇陵了,所以灵山下面的皇陵应该都空了!”

前朝帝国曾经盛极一时,可也免不了衰败,在分崩离析时皇陵藏宝便成了野心家觊觎所在,而前朝帝国的死忠们转移陵墓也是情理之中,至于灵山转移了多少皇陵没有人知道,但大周国就是凭借这批皇陵建国,倒是真的。

国师是在几年前才受封灵山的,灵山宫殿也是在国师指导下建造的。所以国师知道地下皇陵的事情也没什么奇怪了。

苏昭对这些都不关心,她想要的就是鬼火,也就是磷化氢,用来作为武器,武装新军、震慑大燕。正好趁着大燕四皇子在帝都,苏昭想制作出点“大杀器”吓唬一下燕翎枫,让他的大燕铁军不敢南下,这样就能给大周赢得宝贵的生存发展空间。

苏昭对大周中兴势在必得,但只有在赢得足够生存空间的情况下才能发展。否则就大周目前的形势,大燕铁军南下卫王府挡不住的话,就只能灭国了。甚至两国真的开战,卫王府也可以作壁上观,等收渔翁之利。

“那你就去皇陵给本宫弄来鬼火吧,越多越好!”苏昭的口气不容置疑,小白这次没有推辞,反而是乐颠颠的去了,因为小白又可以见到自己以前的部下了,想想就开心啊。至于鬼火,那东西地下宝库中多得是,随便弄点来就行!

“王德忠,去找铁匠给本宫锻造魔光炮!”苏昭随便在地上画了一个炮筒的样子,吩咐王德忠。

王德忠看着地上太子画出来的图形很为难,太子这就是画了一个大管子,而且还是一端封口的,这是魔光炮吗?太子不会在臆想吧?真等到铁匠们造出了这个大管子,太子发现不是魔光炮怎么办!?太子这分明就是在给自己出难题啊。

魔光炮一听就是高上大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一根破管子呢!

“殿下。老奴愚蠢,这个魔光炮要怎么用啊?”王德忠为难的开口询问,他其实很想说:太子这分明就是一根大管子,哪是什么魔光炮!您不要玩弄老臣!

“这是炮筒,先锻造出这个东西来就行,本宫只是要吓唬吓唬四皇子,所以只造一根就行了,明天给本宫拿来!”苏昭相当傲慢。

王德忠猛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自己快要被吓尿了好不好,太子要用这个大管子对付大燕四皇子!自己要不要去告诉庄宗啊?太子这是想干嘛?难道是杀人玩腻味了,要玩国战吗?!

王德忠觉得自己都要操心死了,今天可是太子订婚的大日子,庄宗都亲自来了,一会肯定会来更多的大臣,今天会忙死的。可看着太子要制造什么大杀器,而且还想对付燕国的四皇子,王德忠想死的心都有。

他真想给太子跪下:求别闹!

但王德忠不敢啊,对太子只能顺毛捋,所以眼见太子兴致勃勃,王德忠还得陪着笑、叫着好:“对!对,太子说的不错,是应该好好教训一下燕国的使臣们?不过殿下啊,今天可是您大喜的日子,要教训他们也得推迟几天。”

王德忠是冒死说出来的这句话,就怕太子一个不高兴,当场就要动手啊!没想到太子很干脆的答应了。

“恩,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动手了,我的大杀器还没有做好呢!你现在就去给本宫找工匠,明天造出大杀器!”

苏昭要的大杀器只是一个炮筒而已,就现在的冶炼技术根本不成问题,又不要多坚硬的金属,只不过太子却在想着魔法金属,那东西太有用了,若是想在这个世界用热武器,非用魔法金属不可啊。

“好……”王德忠只能无语的答应一声,先去忙着找工匠,给太子制造什么大杀器了。

虐心啊!王德忠就觉得自己这么一走,一会太子宫得乱成什么样子啊,太子宫有太监三百人,府卫除去城外做任务的,还有五百人,另外还有一百多个和尚和一百多名猎兵,这么庞杂的人都挤在太子宫,没有了自己谁来管理啊。

王德忠就觉得太子肯定不是管这些杂事的人,但王德忠还是不能违抗太子的命令,只不过在走之前王德忠找到了苏剑虹,让他管理安排着太子宫的事情。

整个太子宫的人都在忙碌的时候,苏昭也没有闲着,而是回到了书房继续研究热武器的事情。

自己拥有制造热武器的知识,而魔火药和魔法金属虽然稀少,但却是制造热武器的最佳材料,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制造工匠了!锻造师这种人在猎兵联盟中有不少,当然,皇家也有锻造坊,只不过苏昭不了解。

“殿下,闵鸿闵宁求见!”苏昭拿着木炭在书房画热武器图纸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魏旭的声音。

魏旭这货虽然刺杀太子,但自从被太子收留之后,便自动担任了随身护卫的角色,苏昭在书房研究的时候,他就在门口守着,现在更充当起了通报太监的职责。

苏昭无声的笑了笑,她自然明白魏旭紧紧跟在自己身边,有做间谍的动机了,不过苏昭不在乎。

“进来吧!”苏昭用刀将木炭削好,继续低头画图。

当魏旭带着闵氏兄弟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太子伏在宽大的书桌上写写画画。闵氏兄弟还从未见过太子有如此认真的时候呢,这些天闵氏被冷落在后宫,根本就没有见到太子。

之前他们被人利用的刺杀太子,没有被太子杀掉已经是侥幸了,若不是今天太子大婚,两人必须要来恭贺,否则他们才不愿意来呢。

魏旭将两人送来之后并没有走,而是目光如鹰的扫了太子书桌上一眼。等看清楚太子画的图纸之后,魏旭就觉得头大,因为他根本看不懂啊,太复杂了,大大小小的零件和一系列的公式,他想记住都不行。

苏昭大大方方的让魏旭看,就知道他看不懂。自己这次画的是军弩,上百个精巧零件组成,融合了前世数千年的历史文化积累和沉淀,魏旭即便是军中长成的战将,也从没见过这种巨大的军弩!

“你来看看?”苏昭垫着图纸,冲着魏旭笑了起来,那恣意的笑容中就像是带着嘲讽一样,魏旭脸一黑,扭头就走了。

闵氏兄弟愕然的看着他们眼前发生的一幕,都杵在原地失神。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太子有如此随和正常的一面,在他们的记忆中,最多的就是太子疯癫狂笑、用各种道具施虐,虐的手下的男宠们死去活来。

何曾见过太子像是个正常人一样!

“殿下,这是重弩吗?”闵鸿沉吟了一下开口,不管以前多么怨恨太子,闵鸿还是很感激之前太子对他们的不杀之恩,要知道行刺太子可是要被灭九族的!

“你认识?”苏昭眼睛一亮,自己画的重弩是超现代的外形,有点像是外星战舰,根本就没有传统弩机的样子,即便是装弩箭的凹槽也设计成了线膛枪的仓身,从外表看来,这重弩就像是一个怪异的重武器盾牌。

这种军弩在末世很常见,被末世进化人种用来远程射杀丧尸,近战肉搏。所以弩机两侧是窄刀的样子。相信任何一个看到军弩外形的人,都会觉得这更像是一个盾牌!也正是因为这种弩机的外形攻守兼备,所以才格外的被末世武者看重。

“真的是弩机啊,小人只是看到了机簧,所以猜测这是弩机的!”闵鸿笑了起来,本就是清艳的少年,笑起来的样子十分迷人。苏昭看的有些恍神。

而在一边不说话的闵宁则是目光幽幽的看了苏昭一眼没有吭声,跟大哥闵鸿不同,闵宁对太子更多的是畏惧和恨意。

“哦~看来你对机簧机关很了解啊!”苏昭很欣喜,想不到自己的后宫中还有跟苏曼青一样擅长机械的人。

“是苏先生教我的……而且我们闵家”闵鸿下意识的说,可话还没说完,闵鸿就意识到了不妥,连忙停下不敢吭声了。

苏先生之前行刺太子,这个太子宫的人都知道,谁知道太子现在对苏曼青是什么心态啊!所以,闵鸿就觉得自己不应该表现出对苏曼青太过亲切。

“不错!本宫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才,过来~看看你是否能看懂这个东西!”苏昭冲着闵鸿招手、闵鸿身体明显抖了一下,却毫不迟疑的走到了太子身边。

尽管对太子畏惧如虎,但太子召唤不敢不去,闵宁站在原地更加迟疑了,但是眼看着大哥走上去,他也只能跟着上去,一会太子发狂虐待大哥的时候,他还能替挨两下,他们两兄弟就是这么在太子的暴虐下存活下来的。

苏昭看出了闵鸿对自己的畏惧,不过她没有在意。

要改变这些男宠对自己的态度,任重而道远啊!

“机簧很精密,另外这种重弩还可以作为盾牌武器,殿下是用这个重弩来武装军队吗?”闵鸿盯着太子画出来的图纸,越看越是吃惊。闵鸿出自军事世家,精通锻造的闵氏家族能人无数,但即便闵氏联合国内的一些机关大家,都未必能设计出这么精妙的机簧。

可以说,机簧就是重弩的灵魂。也是最关键所在,重弩的发展就是机簧的发展,

有了这种复合式机簧,重弩的威力大增。

闵鸿忽然觉得,若是大周军队能够武装这种重弩,将会拥有大陆上最先进强悍的远程军,闵鸿感觉一下子热血起来,向来疲软的大周军会不会就此雄起呢?

不过闵鸿很快又冷静了下来,也失望起来,任何国家的强大都是社会的强大和繁荣,尤其是军队是需要强大经济和民生支撑的。

“恭喜殿下,此弩堪用,我大周弩军将无敌天下!”闵鸿知道太子好大喜功,便连忙跪在地上,慷慨激昂,闵宁也顺势跪下,跟着呼喊起来。

这两人喊得无比慷慨,可坐在椅子上的苏雪却脸色淡淡的看着他们。

就在闵鸿和闵宁以为自己喊的不够大声,打算卖力呐喊的时候,却听到太子带着怒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是在哄本宫开心吗?”

闵宁……我们本来就是想来哄太子开心的。

闵鸿则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的问:“殿下,这弩机的确精妙啊!堪称大陆弩机之最!”

“那也得等弩机造出来才行!你们知道大周哪还有锻造师吗?”苏昭的口气很冷,却也带着一种无奈。

闵宁顿时鄙夷起来,大周国的人才都被太子祸害完了,那些有实力能走的早就跑别国去了,大周除去剩下一个空架子,还剩下什么啊!

“殿下,我闵家可以制造这种弩机,但数量……”闵鸿犹豫了再三才开口。

闵鸿一点都不想把闵家牵扯进来,但闵家的情况早就被王德忠掌控了!这也是王德忠驱散了男宠时留下他们两人的原因,若是太子下令制造弩机,王德忠肯定会去找闵家的。实际上,刚才王德忠被太子勒令去找人做大杀器,王德忠就是去找闵家了。

“你们闵家可以制造?”苏昭惊喜。

“闵家是皇家锻造。”闵鸿点头,闵家曾经是辉煌的皇家锻造,在大周*容强盛时,闵家锻造坊曾绵延数十里,每天都有近万人开工、每天都有数千件兵器产出,为曾经大周开疆辟土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惜随着大周衰败,闵家的锻造业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大周穷的都开不起军费,所以皇家锻造自然落魄了,现在闵家也就是还有本族的千余人还在从事锻造,每年卖少的可怜的武器,好的锻造师也流失了。单从一个闵家就可以看出现在大周的现状。所以要想强大军队,从何谈起。

听完闵鸿的介绍,苏昭沉默良久不语,早就知道大周是个烂摊子,可越是了解便越是失望,要想振兴太难了。难得苏昭都想放弃了,从此隐姓埋名做个猎兵!

“国库空虚,难民遍野,大周三年内恐怕无力发展。但是闵家锻造不能停,本宫的私库还有不少存货,本宫会让王德忠拿出来,你们闵家给本宫发展起来,五千人开工、每年五千件的产出,不能少!”苏昭几经思索,顶着巨大的压力敲定下来。

按照苏昭的思路,三年内安顿民生,时间都未必充裕,可皇家锻造才是护国根本,这个事不能缓!无论顶着多大的压力,苏昭都要在三年内武装出一支万人铁军,威慑天下。

闵鸿和闵宁跪在地上久久不吭声。书房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闷了下来,他们自然明白太子的决策没错,而且还是英明远瞻的决策,这是只有雄才大略的帝王在无数的思考和斟酌下才能下的决策,可如今却从太子的口中说了出来,两人太过震惊了。

“殿下,您的私库恐怕也无法支撑皇家锻造开工啊!”闵鸿在冷静下来之后道。

“本宫知道,不过本宫会想办法的。”苏昭脸色沉默。

闵鸿再次不吭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说什么呢?!因为刚才被太子的决定吓到,闵鸿似乎忘记了自己是太子的男宠,在太子说起发展军械和锻造这种国家大事的时候,闵鸿自然而然的将自己代入了臣子一列,思考的是国家现状和决策发展。

“殿下,大周内难民多过百万,三年内能够安抚难民才是根本!”闵鸿怕太子忘记了难民的事情,或者说太子会抛开难民的事情不管而发展军械,颠倒了主次,所以闵鸿便以臣子本分的角度开口提醒。

“本宫不会颠倒主次,民生是首要,其次才是军械,但如今情况下民生和军力必须一起发展,否则不等本宫安排好民生,大周国就完了!”苏昭叹了口气。

昔日残暴张狂的太子,此时却展露了无奈的一面,可是这份无奈中也带着百折不挠的坚韧。

闵鸿承认自己被感动到了,他咬了咬牙:“殿下,请允许臣出宫,我一定尽力劝服闵家,在可维持的情况下不拿国库的钱!”

闵宁就愕然的张大了嘴,他觉得自己的大哥肯定是昏头了吧!干嘛对太子这么好!

“苦谁都不能苦了研究人才!放心吧,闵家的钱本宫会筹到的!”苏昭却没有答应,虽然闵鸿的建议让她动心,至少可以减轻大周的负担,但苏昭明白军工厂的重要性,自己要研制的军械也算是尖端产品了,保密性很重要,而让闵家不拿工资给自己干活还保密,有点扯淡哦。

“是的!太子殿下有钱!”一个倨傲的声音忽从外面了传了进来。

站在门口守卫的魏旭呆了一下,自己武皇的修为把守着书房,竟然没有注意到一个白衣人站在房顶上半天了!

躲在暗处的朱雀就哼了一声,他早就看到玄君来了,只是他没办法而已,打又打不过,玄君现在又是太子的“部下”,他就装死一次吧。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闵氏兄弟有些茫然。

闵鸿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起身,站在太子面前,大喊:“护驾,有刺客!”

苏昭就奇怪的看了闵鸿一眼,这货是真心的还装蒜呢!闵氏是屈服在自己淫威之下的,也对自己怀有恨意和杀心,否则之前闵宁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被人控制行刺自己了。

外面守着的府卫呼啦一下子全涌了进来,魏旭也就顺势跟着进来了。

可能是闵鸿的喊声太大,连隔着几个大殿的庄宗都听到了动静。

“卫驰呢?快点过来,跟着朕去救太子!”在正殿中品着茶、盯着太监宫女忙碌、充当监工的庄宗一听到有“刺客”,顿时吓的不轻。

看来自己还得加强太子宫的防务啊,这个时候来刺客,这是专门不让太子好过了啊!太子可正定亲呢!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朕一定要把这些刺客千刀万剐!”庄宗在卫驰等禁卫军的护卫下,威武雄壮的跑来了,有这么多的禁卫军护着,庄宗就感觉自己威风的很,自己可是真龙天子!那可是有大周皇族强大血脉的,一定要把行刺太子的刺客弄死。

“这些猎兵!真是靠不住!”赶路的庄宗忽然看到守卫在太子府四周的一百多名猎兵就像是没事人一样,顿时生气了。

庄宗觉得太子找来的这些猎兵都是什么玩意!太子有难了,他们竟然不出手。

太子书房已经被府卫重重包围了,庄宗看了一眼虎狼般威武的府卫,又看了看卫驰带着的禁卫,忽然觉得自己的禁卫没有太子的府卫雄壮呢!

“卫驰!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的兵!太子遇刺这些府卫都已经赶来了,你手下禁卫的动作太慢了!”庄宗相当不满的看了卫驰一眼。

卫驰……自己的禁卫又不是太子府兵一样驻守在书房外,动作自然慢了。而且卫驰在听到有刺客的时候,第一想到的不应该是保护庄宗吗?!

卫驰的委屈不能说出来,只能在庄宗面前低头认错。然后庄宗很大度的挥手表示原谅他,自己再龙行虎步的朝着苏昭的书房冲去,卫驰便连忙跟了上去。

等庄宗进了包围圈之后,却忽然发现书房中根本没有刺客啊!只见太子的书房中站着一群的府卫,正在面面相觑,刺客?刺客在哪?

“刺客呢?”庄宗扫视了周围一圈,虽然没有见到刺客,但庄宗就觉得气氛有些诡异啊。

还是卫驰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书房房顶上的白衣银色面具人,也实在是那人的气场太强,卫驰一过来就看到了那人。见庄宗询问,卫驰连忙指着房顶道。

“陛下,那不是玄天猎兵团的团长吗!”

庄宗这才仰头看向房顶,差点闪了自己的脖子。

“嗨~团长,下来说话!”庄宗心情很好,上次见到这个厉害的团长就想结交了,这次又见到了,庄宗就觉得又是个好机会啊,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做自己的贴身护卫。

书房里被府兵层层包围的苏昭就叹了口气,吩咐府卫出去。本来正跟闵鸿商量严肃的事情呢,现在一下子被打乱了。

闵鸿还有些惊奇:“殿下,房顶上的人不是刺客?”

见苏昭点头,闵鸿就有些尴尬了,却听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刺客”的声音。

“看来是我来的太少了,太子身边的人都不认识我!”

这话说的有些奇怪了,这里又不是你家,你来干嘛?不过庄宗不在乎,他见白衣人施施然的从房顶上落下,便笑眯眯的走上来说:“不碍事,你可以在这里住上几天,然后这些人就熟悉你了,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是太子订婚的日子!”

庄宗身边的众人……

而玄君似乎对庄宗很亲切,并没有在意也没有鄙夷庄宗的不端庄,反而是道:“我今天来就是恭贺太子的!”

“哈哈~好!来~咱们进去谈!”庄宗上前就要伸手拉着玄君进去。

这一次玄君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庄宗的手,作为一个皇帝,要拉着别人的手无非是表示亲切和重视,却想不到人家不领情,庄宗也没有生气,满不在乎的又笑着邀请玄君进去。

见到庄宗脸上的笑容不变,玄君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睛似乎有温和了一些,天下的大国的皇帝恐怕也只有庄宗这么随和了,被拒绝了都不会在意。

或许很多人都觉得庄宗很傻、没有作为皇帝的尊严和能力,但又有谁知道庄宗这么多年不上朝的原因?!

书房里的府兵都撤走了,魏旭自然也跟着出去,只不过出门的时候,魏旭还撇了玄君一眼,探究的眼神似乎是想知道玄君面具下面隐藏着怎样的容颜,只不过却因为迎上玄君晦暗如海的眼睛,差点愣在原地。

等魏旭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脚步有些僵硬的走出书房,站在房门口之后,才惊觉自己竟然是在对方的一个眼神下被压制、甚至是僵硬了。

虽然只是看到了一双眼睛,但魏旭却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人的眼神。

那样的深沉却明锐,仿佛他的眼睛就是无垠的海漠、会让你迷失在其中。

“苏昭啊,你在书房干嘛呢?”庄宗一进来就看到闵鸿和闵宁站在苏昭身边,看这两个少年的打扮,庄宗就知道他们是男宠。然后问出了一句让自己都后悔的话。

“呵呵~听说你叫玄君?你的名字就是玄君吗?”庄宗立刻岔开话题,笑眯眯的看着玄君道。

“在下玄清!”玄君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倨傲和冷淡。

庄宗已经走到书房正中央的椅子上坐下了,然后满意的看着玄清,笑道:“快坐,在朕面前不用客气的。”

跟着庄宗的卫驰忍不住的叹气:陛下,您哪只眼睛看到玄清对您客气了,人家分明对你很冷淡好不好。

“谢陛下。”玄清难得的说了一个谢字,然后在苏昭的注视下,潇洒落座。

苏昭很惊奇啊,自己见到玄君的时候,他就是一副牛气哄哄、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为什么他对庄宗这么尊敬呢?

庄宗这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帝王威严的,若不是几十年的养尊处优,磨砺出来的一点帝王之气,苏昭更觉得庄宗像是个慵懒的地主老财。

可玄君对庄宗的客气却是显而易见的。

或许别人觉得玄君在庄宗面前还是鼻子翘到天上去了,牛气的不行。但苏昭只能说,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看到玄君面对其他人时候那种睥睨、似乎将所有人都当成蝼蚁的狂傲模样。

“玄清,好名字!呵呵~”庄宗赞赏了一句,然后就冲着苏昭挤眉弄眼,明显是想让苏昭开口说话,庄宗看到人家玄君进来之后,苏昭就一直拿着眼睛盯着人家而不说话,这样很不礼貌的好不好。

“陛下,我有事想跟玄清私下里谈谈。”苏昭直接开口。

庄宗就有些傻眼了,自己这儿子是什么意思啊!这是要把自己往外赶么!你有什么事情跟玄清说,还要瞒着自己的啊!

生气归生气,庄宗还是起身走了,只不过那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玄清眼看着黑脸走出书房的庄宗,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才看向苏昭:“太子殿下的男宠也下去吧!”

完全是发号施令的口气,根本就不是商量。即便是被太子虐待惯了的闵氏兄弟都觉得这个玄清过分了吧。不过不等闵鸿两人说话,却见苏昭冲着他们点了点头。

闵鸿俩只能退下去了。

等人都走干净了之后,玄清依然没有开口,而是直接挥手撑起了一个结界、淡金色的结界就像是透明光罩一样将整个书房包围了起来。

门外的魏旭忽然竖起了耳朵,可任凭他怎样都听不到房间里有任何动静。藏在暗处的朱雀也是一样,作为负责保护太子的暗卫,不知道房间里发生的情况可是大忌啊。但朱雀很有自知之明,既然不是玄君的对手,还不如老实呆着呢。

在玄君撑起结界的时候,苏昭则是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不过旋即释然、这货若是真的想杀自己,根本就用不着这么麻烦。刚才玄君出现在房顶上,自己的玄气还有空间兽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可见这货的实力有多高。所以他撑起结界是为了防止偷听吧。

苏昭打量着淡金色的结界,想到这或许就是法帝才能用的空间魔法阵!也叫做化神结界。

玄君撑起结界之后便起身走到了苏昭身边,虽然他没有释放威压,但苏昭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凛冽的气息。玄君在书桌前停下,很随意的伸手拿起了图纸,根本都不询问一下苏昭的意思。

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不好,可人在屋檐下,苏昭便忍了。

“还可以!”扫了一眼图纸,玄君留下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然后将一个储物戒指放在了苏昭面前。

“什么意思?”苏昭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那种被男人身影压抑的感觉让她皱起了眉头。

苏昭一向强硬,即便是跟男子在一起也是强势的存在,而玄君身上的气势太盛,让苏昭感觉很不舒服。

“金币,别告诉本尊。你的私库可以支撑皇家锻造坊运作!”玄君已经退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很随意的坐下,这种随意也透着不可一世的从容,仿佛他才是这屋子的主人,他强大的气场就在宣誓这里是他的领地。

苏昭懒得去看他,而是打开了储物戒指,这个世界的储物戒指内部空间不大,只有一平米大小,但是里面装的满满的金币和一些高级矿石,差点闪瞎了苏昭的眼睛。

“用完了跟本尊说!”玄君似乎是很满意的欣赏了苏昭的惊讶表情,然后潇洒的起身要走。

“等等!”苏昭将储物空间关上,目光探究的看向了玄君。

“你有什么目的?”

苏昭不相信这个狂傲腹黑的男人会平白给自己这么多金币,苏昭这些天已经让人调查了不少他的事情,他玄君的名头在猎兵界算不上臭名昭著,但也差不多了,强取豪夺腹黑狂傲,他干了多少缺德事苏昭不管,但他要算计自己,自己得弄清楚啊!

之前他愿意出粮食,那是因为他要了魔域,现在拿出这么多钱,又要什么。

“白送!”玄君一手张开,随意的撤了结界,敞开房门出去了。

苏昭还坐在椅子上发呆,白送?!这货为什么白送?

就在苏昭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王德忠急匆匆的跑进来了,一看到太子就叫了起来:“殿下,张氏夫人进宫啦,快去迎接啊!”

苏昭收了储物戒指,起身准备迎接张氏,心里却在盘算着,张家应该有不少钱吧,自己是不是开口借点呢?虽然挺为难的,但为了锻造坊,丢脸又算什么。

等王德忠精心的上来给苏昭理了理衣衫,陪着苏昭出去的时候,张氏已经进来了。

这个张家的半个主人、尊贵到让周皇后都要另眼相看的女人年过四十,白皙秀丽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皱纹,这自然的衰老却并不显得她老态,反而是多出一种纯净的美感和岁月静好。

张氏打扮端庄却并不奢侈,甚至身上只有三件简单的珠宝,在一群太监宫女的陪伴下,没有做撵自己走进来了,在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眉眼间跟张氏有些想象,自然是张婕了。

“哎呀~夫人来的真早,这里还没有收拾妥当,让您见笑了,罪过罪过啊!”王德忠给了太子一个眼神,自己率先迎了上去,一个劲的赔笑。

跟着太子十几年的王德忠是很高傲的,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在别人面前如此的低三下四呢,即便是面对庄宗都没有这么伏低做小。

“皇家气派不用收拾已足够了。”张氏随和的笑了笑,一双温和的眼睛抬向苏昭看来。等看到苏昭长身玉立的站在眼前时,张氏柔和的眼中似乎是闪过了一丝诧异,不着痕迹的将要说的话压了下去……

“退婚!我们张家要退婚!”这时候,不知哪个不长眼的货却在太子宫外喊了起来。

------题外话------

谢谢:悠悠zzz投1张月票、郑zhenghb831投1张月票、叶之奚 送9朵鲜花。么么哒~又是万更的我这么勤奋,你们还不么一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