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太子任性了哦/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退婚!我们张家要退婚!

这一嗓子喊出来,那杀伤力可就大了,原本忙碌的太子宫众人一下子就停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动、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而站在苏昭面前的张氏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仿佛没有听到外面的喊声一样,只不过她眼神中的探究和思索,却没有逃过苏昭的眼睛。

“夫人……外面是您张家的人吗?”王德忠的脸顿时就拉下来了,但依然陪着笑问。

王德忠太清楚外面那人一句“退婚”的杀伤力了,这不是明摆着张家要跟太子划清界限么!太子现在的处境已经很艰难了,而若是张家在这时候表明了态度,那就是站在太子的对立面了。

没有了“娘家”的太子,将岌岌可危。

张氏看了王德忠一眼,见这个太监倔强甚至是强势的迎视自己,张氏的眼中闪过了赞许的神色,不等她开口应王德忠的话,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扔进大裂谷。”

“是!”紧接着传来的是猎兵们威武雄壮的喊声。

“救……”外面刚才喊话的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呼喊,便被人弄走了,外面瞬间恢复了平静。

而在外面负责带着禁卫防守的卫驰就有些傻眼了,他眼睁睁的看着玄君从容下令,然后猎兵虎狼一样扑出将那男人带了下去。大裂谷是帝都外最恐怖的鬼蜮,传说里面有各种白毛怪和妖魔,喜欢生吃人类,且一个活人能被他们吃上几天不死,扔进大裂谷简直比凌迟还要残忍。

“等等,你是什么人?”在那人被拖走的时候,玄君忽然又开口了。

将那人的手脚掐断的猎兵便松开了他的嘴巴,那人能说话之后便要惨叫,却比猎兵一下子捏住了喉咙、卡住了声音,就在喉骨要被掐断的时候,那人才连忙眼巴巴的求救,表示自己不会乱喊了。

“我是城外的难民,有人给我钱,让我来这里喊的!”那人明显带着哭腔。

玄君漠然的点头,猎兵们再次卡住那人的喉咙拖下去了。

“玄尊,你还要把人扔进大裂谷吗?”卫驰有些犹豫的走上来,问道。

“恩。”玄清淡淡答应一声,漠然离去。

卫驰忽然就觉得,这个玄君是在真心实意的帮助太子啊!他完全可以让手下直接杀了这人,或者是放任不管的,却先用酷刑威慑、然后又逼着那人说出了实情,最后却仍然是残忍的将人扔进大裂谷。

这个玄君,的确是残忍了点!也是用这种残忍的方法化解了太子的一场危机。

“外面的人已经帮我回答了。”张氏脸色未变,只是等外面的人离开之后,她才开口道。

而张氏身边的张婕就焦急的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

一看到张婕的动作和眼神,王德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张家分明是跟太子离心了啊!门外的那人八成也是张家安排的,怪不得张夫人这么早来了呢,就想趁着大臣们都没到的时候,让人喊一嗓子,好看看太子等人的反应,然后借着这个由头推迟一下婚事,或者是直接推掉。

从张起文诈死的时候起,张家似乎已经在放弃太子了!

“舅母大人,里面请!”苏昭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改变过,这时候开口说话声音中仿佛仍然是带着喜悦的。

张婕迅速的抬头看了太子一眼,等看到太子俊美的容颜时,她似乎是脸红了一些,不过低下头的瞬间,眼神中还是化不开厌恶。

“多谢太子!”张夫人虽然是长辈,但在太子面前仍然是毕恭毕敬的。

让太子先行之后,张夫人才带着张婕走进去。这次跟着张夫人来的张家人只有几个,全都留在了书房外面,王德忠忙着伺候,一边吩咐人去找庄宗。

刚才庄宗还在太子府盯着呢,这时候庄宗又不见了踪影。

“太子,听说您赈济难民可有需要我张家出力的地方?”进了书房之后,张夫人似乎是很惊讶书房中那些奏折整齐的摆放。却又像是试探的开口了。

太子的无能和残暴人尽皆知!可最近的太子却忽然转性了一样,不但赈济灾民,而且还雷厉风行的抢了卫王庄园之后,大力支持宋湖改造、大兴水利,明显是一副勤政的样子。

张家作为太子的娘家,跟太子联姻是情理之中,甚至是形势使然的,可这次张夫人来,就有对太子试探的意思了!苏昭也看出来了,张夫人明显就是来观察自己这个未来女婿的!

“不用了,张家若是还有余力,二舅怎么会从边关回来。”苏昭开门见山,必须要用自己的意识清明让张家安心啊!虽然让自己娶他们女儿有些扯淡。

张家的确是拿不出钱粮了,张家是家大业大,但正因为家大业大所以才更需要钱粮养活,这些年张起灵在西北没有用朝廷多少经费,几乎全都是张家出的,但这几年天灾*,张家实在是拿不出来了。可这个问题竟然被太子一眼看透了。

张夫人闻言,脸上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可张婕脸上的惊讶就不能掩饰的那么完美了。她愕然的看着太子,好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连忙低下头去。

“另外……因为我最近手头事情有些多,大周国灾难不断,我想等安抚好了难民之后再完婚。”苏昭沉默了一会,见两人都不说话,她就干脆自己说出来了。

“不可。”张夫人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却很坚定的说道。

若是不想跟太子联姻,直接拒掉,不举行订婚就好,干嘛还好订婚之后推迟完婚。那不是给人口实和猜忌吗!

张夫人定定的盯着太子看了一会,用幽幽口气道:“婕儿是个有福气的,我相信太子!”

相信两个字从张夫人的嘴里说出来,其中的份量或许只有经事的人才会明白,明白张夫人是在辗转几个晚上、并找张起灵商量过几次,然后又亲自看到太子真的变好了之后,才下的决定。

无论如何,跟张氏联姻的事情是定下来了。可苏昭看着张夫人和张婕却沉默了下来。

“本宫拒绝这门婚事!”低沉醇和的嗓音说出来的话,却石破天惊。

拒婚?

这话从太子的嘴中说出来,张夫人和张婕都呆了呆。张婕先是面露喜色,却旋即脸色苍白了起来。

“殿下,我们的婚事如今已经满朝皆知了,即便殿下不娶,那也没人敢娶我了!”张婕的口气中带着嘲讽和绝望。

而张夫人则是厉目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缓和了一下脸色,问:“殿下可是对我们张家不满意?”

苏昭忽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出来的话了!她想拒绝也不过是为张婕考虑,看到这个女孩子,她就知道张婕是个好女人!张夫人也是疼惜她女儿的。

所以不娶才是对张婕的爱护,否则让她跟着自己这个女人干嘛?!终生的性福啊!

可惜苏昭忽略了国情,一旦太子跟张家悔婚,那影响太大了。况且就太子这种凶名,即便是他悔婚的女人,张婕也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这可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啊!都怪前世太子隐藏了性别,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麻烦。

“跟着我这个残暴无良的太子,会让你身败名裂!”苏昭用沉沉的目光看向张婕,醇和的口气带着几分狰狞。

不是太子吓唬她,而是事实的确如此啊,其实苏昭还是想解除跟张家婚事的,这样对双方都好,所谓的联姻不过是一种表现形势,只要张家跟自己连心,联姻就大可不必了。虽说大舅诈死有些不靠谱,但是二舅对自己的支持却是真的,太子还真不想害了张家。

“太子言重了,赈济难民,发展集县,这是太子的起点!”张夫人却忽然郑重的看向太子,用试探的口气道。

其实张夫人这次来就是想观察一下太子,看看他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愚蠢残暴,但现在看来,太子似乎是在吸收了神龙血之后变得勤勉睿智了,虽说这样的太子也显得深沉,但张夫人还是高兴的。作为太子的娘家,张家身上的压力太大了,若太子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他们张家就算是栽倒底了。

“民为根本,本宫不得不重视。”苏昭口气还算是郑重,当苏昭严肃起来的时候,颇有几分公事公办的严谨,这份严谨让太子显现出一种别样的魅力。

那种勤政英明的君王才会具有的明锐之气。张氏和张婕分明从太子的身上感觉到了。

张婕看着太子有些发呆,她是一点都不喜欢残暴太子的,可作为张家人,她没有办法反抗命运。她也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所以才会让母亲试探一下太子,若是可以的话,她一点都不想嫁给太子,即便是跟太子提婚之后成为没人敢要的女人。

可亲眼看到太子之后,张婕就觉得太子似乎没那么让人讨厌了。

“张氏来了吗?朕怎么不知道?”庄宗的话从外面传了进来,身边还跟着王德忠殷勤的赔笑。

“呵呵~来了,来了。张夫人带着张婕来见太子呢!应该是想让他们两个年轻人认识熟悉一下!”

“恩!不错,感情是应该培养的!”庄宗答应着进来,却站在门口不动,反而是用有些幽怨的目光盯着太子,该死的苏昭,不会又要把自己赶出去吧!哼~这一次朕就直接不进去了,让你求着朕,朕才进去!

庄宗任性,房间里的人可不敢任性了,张氏连忙带着张婕起身,给庄宗行礼。

庄宗摆了摆手,看太子只是看着自己没有起身行礼的意思,庄宗虽然有些生气,但是想到今天是太子大喜的日子,而且太子这段时间太辛苦了,所以庄宗便没说太子,不过庄宗还是有点怨气的,便说:“张氏啊,咱们去别的地方吧,让太子跟张婕好好聊聊!”

庄宗说完还示威一样看了太子一眼,那眼神中饱含的意思比较多:你不是喜欢男人嘛,现在就给你个不敢得罪的女人让你伺候着,哼~!

苏昭无视了庄宗威胁的眼神,起身将张夫人送了出去,然后便站在门口看着张婕,道:“不如我带你去后面逛逛?”

苏昭还是挺想悔婚的,所以想带着张婕去后宫看看自己的男宠,让她知道自己的“荒诞”。

可张婕似乎明白太子的想法一样,她笑着摇头。

“太子后宫美人太多,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吧,若是太子有事就去忙吧!”

人家都这样说了,苏昭还真不能丢下她,便索性走了回来,就坐在张婕对面的椅子上。

门口的王德忠嘿嘿笑着,表情猥琐的把门给关上了。

“太子嫌弃臣妾?”张婕见太子坐下之后便两眼放空,那模样分明是走神了,对自己这个未婚妻看都不看一眼,张婕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对太子好奇了起来。

“没有。”苏昭答应了一声。才慢慢回神,见张婕盯着自己,苏昭便犹豫了一番才道:“我喜欢男人,额……就是我的取向有问题。”

苏昭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说开的好,省的自己娶了张婕之后无法圆房了再解释。

“哦。”张婕皱了皱眉,她知道自己以后嫁进来之后便是太子宫唯一的女人了,太子身边有这么多的男宠,想想处境就尴尬啊。不过见太子跟自己坦白,张婕好看的眼睛便盯着苏昭,道。

“太子知道我们非联姻不可么?”

苏昭不吭声,便听张婕继续道:“既然非联姻不可,那我们就好好的过下去吧,以后臣妾不会管太子身边的男宠。”

“你有喜欢的人吗?”苏昭忽然开口问道。

还想说话的张婕被吓了一条,俏脸飞上了两抹红晕,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是盯着太子没有吭声。

“本宫知道了,我会找机会成全你们的!”苏昭起身走出了房间,留下张婕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成全?太子的愚蠢还没有好啊,他竟然还想成全我?自己嫁给太子之后成了太子妃,以后就是皇后!她如何成全自己?

张婕心中满满的都是苦涩!

而苏昭也挺苦恼的,走出来之后便看到王德忠正眯着眼睛朝着自己笑的荡漾。

“本宫让你去督造大杀器,你做好了吗?!”苏昭立马沉着脸喝道。

“……已经做好了,锻造坊改造了一根战船龙头,符合太子大杀器的要求。”王德忠是犹豫了一下才说的,他可真担心太子用这个大杀器乱来啊!真想拖着拖着、太子就忘记了呢!

战船龙头,那是大周曾经盛极一时的水军战船标志。

大周南方多水域,所以南方的水军挺厉害的。南方一直都没有重兵驻守,却可以挡住南蛮不让他们侵入腹地,便是因为大周水军即便是在国势颓废的情况下仍然强悍。战船的龙头由最坚固的金属锻造,水战的时候可以横冲直撞,什么水寨、战船只要被龙头战船撞上,必然粉碎。

而闵家锻造曾经就是锻造龙头战船的主要生产力,之前王德忠去找闵家要制造太子的大杀器,闵家便找了一个没有用到的、放了几年的龙头改造一下,就成了管状、一头封口的大杀器了,只不过敞开的那一块正好是龙头。

“这么快!好!快点去给本宫弄来!”苏昭来劲了。

王德忠为难了,其实龙头管子早就弄来了。也就是王德忠回来的时候便顺便捎回来了,当然是找了牛车和十几个府兵运回来的。

“殿下,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您还是先等等吧!大杀器有的是时间看,就在咱们的后宫放着呢!”王德忠努力劝说,希望先别弄什么大杀器吓人。可王德忠还没有说完呢,苏昭就跑去了后宫。

王德忠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后宫中的闵鸿和闵宁正在围着“大杀器”品评、

“这不是咱们闵家锻造的龙头吗?”闵宁一眼就看到了龙头上写的“闵家锻造”字样。

“是的,不过又有点不像,似乎是改造过的。”闵鸿伸手摸着龙头沉吟。

金属铸造的龙头上锈迹斑斑,这是闵家很贵重的黑金金属,这种金属是用多种金属锻造而成的,比重很大可也坚硬。

并非是所有的龙头战舰都用这种金属的,这是专门打造皇家战船才会用的黑金!

闵鸿搞不懂太子为什么把这个龙头弄到太子宫,难道是太子想玩战船?可不对啊,太子宫只有个鱼池,即便能放下战船也玩不了啊!而且将龙头龙嘴里开个洞干嘛?放东西用吗?下面却又封底了!闵鸿盯着能钻进去一个人的龙头管子,一时间踌躇和担心起来。

太子的想法总是匪夷所思的,闵鸿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太子来啦!”闵宁眼尖,一看到太子在后宫出现,立刻拉了自己的大哥一把,省的大哥在太子面前失态。

“闵鸿、闵宁参见太子!”两个男宠急忙给太子行礼,却见太子很随意的冲着他们摆了摆手,焦急的冲到了龙头前。

黑色的龙头足有三米长,栩栩如生的龙首铸造的十分精妙,当然苏昭不在乎这些,她先探头进管子里看了看,还是比较满意这个炮筒内膛的。

“殿下,您这是干嘛!”王德忠见太子的脑袋往筒子里面钻,便急忙冲了上来,一把把苏昭给拉了出来,太子您这不是丢人呢吗,幸亏后宫中只有闵氏兄弟和几个府兵,王德忠就厉目瞪了周围的几个人一眼,示意这些人不能说出去。

闵宁低下头,脸上带着嘲讽的笑。

而闵鸿则是愕然了,他觉得太子弄这些东西似乎不是用来玩的,看太子刚才严肃的模样,是不是有什么大用处啊。

“不错!这个大杀器很合我意!”苏昭挣开王德忠,开始抚摸粗糙黝黑的炮身,粗粝的龙头上带着岁月的斑痕,却显得更加厚重。尤其龙头做的栩栩如生,可以想象当龙嘴里吐出炮弹火焰的时候,敌人在战场上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

苏昭没有嫌弃这个龙头炮是陈年旧物,反而是笑道:“这种龙头几年了啊?”

听到太子的询问,王德忠一下子紧张了,完蛋了!太子不会是嫌弃自己给她弄了个废弃了多年的半成品冒充吧!

闵鸿也意识到了不妥,若是太子怪罪,那么闵家就要承受太子的怒火了啊。

“殿下,闵家仓库中存放着不少这样的龙头,但这些龙头都是黑金锻造,是最好的金属,很多炼丹师的炼丹炉都是用这种金属锻造的,所以即便多放几年也没有任何问题的!”闵鸿吓得跪在地上解释。

“是啊!殿下,老奴也是担心殿下着急用,所以才让闵家用了库存的龙头,这种黑金金属不多了啊。冶炼起来太麻烦了,需要高级魔法师坐镇才行!”王德忠还是向着闵家的,没办法啊,现在闵家是大周内唯一的锻造家族了。

若是太子一怒之下杀了闵家,那以后皇城的军队都没有兵器供应商了,现在的闵家负责着帝都的军队装备维护,太子手下的府兵就是闵家负责锻造兵器的,而且这次难民太多,太子还想扩充军队,所有的武器装备都需要闵家锻造啊。

“哈哈!王德忠做的好,本宫要的就是这种年代久远感!”苏昭却哈哈大笑,就在王德忠和闵鸿等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苏昭吩咐道。

“以后你们就说闵家库存的黑金龙头是本宫下令锻造的大杀器,让他们严加保密!另外把所有库存的龙头都给我做成这个样子!”

“不过一半的龙头炮要给我留出引线空,对!就是这个地方,留下一个拇指粗的引线空,另外这个龙头的内膛壁要打磨光滑,越滑越好!这个龙头炮是需要移动的,所以炮架子不能少!要在炮架子上做上轮子……”

苏昭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王德忠就听得傻眼了,太子说的话自己根本就听不懂啊!回神的王德忠想找个纸笔记下来的时候,恰好看到闵鸿正在听得认真,而且脸上还带着恍然的神色,王德忠忽然明白,闵鸿这个少年肯定懂得锻造啊,所以太子说的东西他肯定知道的,等以后问他就行了。

“殿下,四皇子来了。”外面的太监禀报,今天是太子订婚的大日子,燕国的四皇子来凑热闹不奇怪。

苏昭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

“小白怎么还不回来!本宫正好可以用这个大杀器迎接四皇子!”苏昭嘀咕起来,王德忠吓得心惊肉跳,妈呀~太子这是真的要作死吗?!

太子要作死,王德忠根本不敢劝,便一个劲的冲着旁边的闵鸿和闵宁使眼色。

闵宁不太懂王德忠的眼神,闵鸿是懂的,但是闵鸿才不会劝太子呢!整个太子宫恐怕只有苏曼青的话,太子才会听,也只有苏曼青才会劝太子。至于梅解语嘛……幸亏他没在这里,否则他会撺掇着太子干坏事的。

“呵呵~殿下啊,小白贪玩,而且交给他的任务太重了,可能得明天才能回来!咱们不等了吧,先去前院看看!”王德忠指望不上两个男宠,便只能自己爬起来,凑到太子面前进言了、

现在王德忠就在祈祷啊,小白您慢点回来!

可王德忠还没祈祷完,小白竟然回来了,这个干尸是直接从墙外飘进来的,典型的干尸不走正门的猥琐走法。

“你……你怎么回来了?”王德忠差点都要惊讶掉了下巴,不过在震惊之余看到小白那半死不活的模样,王德忠心里一喜,又道:

“你没有找到鬼火吧?”

王德忠高兴了!看这个干尸那鳖孙样子,肯定是受挫了!哈哈~只要没找到鬼火就好,那么太子就不能使用她的大杀器了,不用担心太子作死的感觉真好啊!

可王德忠还没有高兴完,只见小白随手扔出一个箱子。

“你要的!”小白声音很冰冷的说完就走!

小白都要伤心死了,本来以为可以去看看自己的老部下,顺便见见老二呢,却被国师给拦下来了,然后国师还给了他一箱子的鬼火让他滚蛋,小白就乖乖滚蛋回来了。

苏昭没有理会失落的小白,而是扑到箱子上,急匆匆的想打开箱子的时候,又担心箱子里的鬼火会自燃,于是便抱着箱子跑屋子里去了。

王德忠看着太子抱着箱子乐颠颠跑走的样子,嘴角就直抽抽。他怎么感觉这么不好呢!

闵鸿和闵宁都愣在原地,他们不知道太子是抽什么风,抱着箱子跑房间里干嘛。

悄悄的释放了一下冰凝术,让箱子旁边的气息冷却下来之后,苏昭小心的打开了箱子,然后愣住了。

而远在灵山宫殿上,此时的国师就挑起了眉头,他给苏昭的箱子上面有自己的神识,然后他很得意的发现太子竟然会使用魔法!呵呵~还是一个全系魔法师呢!

“王德忠,让四皇子在太子宫外面等着!本宫要亲自去迎接他!”苏昭的咆哮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唬的院子里的王德忠呆愣了好久,才苦巴巴的跑到前面去传令了。

哎~太子就是天啊!太子都这么命令了,王德忠有什么办法呢,不管四皇子现在是否已经进了太子宫,王德忠都得把人给弄出去。即便得罪了四皇子也没什么,至少让四皇子在太子宫外面还有地方可以跑啊!

闵鸿和闵宁还站在大杀器旁边发呆,然后就看到太子兴冲冲的抱着一个油纸包出来了。只见她把油纸包往大杀器里一扔,大喊起来:

“魏旭呢?朱雀呢?快点出来!”

暗卫朱雀苦着脸出来了,他一直都跟在太子身边,所以看到刚才太子从箱子里拿出一大包的东西,还有一些黑色的粉末,捣鼓了一通之后,疯了一样冲到了她的大杀器面前,朱雀就感觉太子这是要干坏事啊!

魏旭冷着脸从前院中过来了,然后便看到太子乐颠颠的指着自己吩咐。

“你们两个扛着这东西到大门口!记住,要小心一点,否则爆炸,炸的你们毛都不剩下!”

魏旭就哼了一声,骗谁呢~他才不相信呢!可朱雀一下子就揪心了起来,他感觉太子说的是真的!主要是太子手里的东西是国师给的啊!朱雀对国师那个笑面虎有种天生的不良预感。

朱雀和魏旭抬起大杀器就走,这个大杀器足有数千斤重,可是对两个武皇来说太轻了。甚至只要一个人就能轻松抱起。

“你们两个跟我来!看热闹,对了,去把梅解语和苏曼青也都弄出来,让他们去大门口看热闹!”苏昭很是兴奋的招呼闵氏兄弟,还不忘记苏曼青和梅解语。

被弄的迷糊的府卫们不敢耽误,连忙去找苏曼青和梅解语了,而云峥也刚好在太子宫,所以便跟着过来了。

等苏昭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到太子宫前面的时候,四皇子就被王德忠带着人堵在外面了。

“这就是你们太子的待客之道?快点让你们太子出来迎接!”四皇子身边的侍卫黑着脸,太气愤了!这个该死的大周太子竟然让他们的皇子等在外面。

“呵呵~我们太子为了表示隆重,是要来亲自迎接的,所以正在里面准备呢!”王德忠陪着笑,十分的为难。

倒是四皇子一脸轻松,他似乎还颇有几分兴致的看着张灯结彩的太子宫。心里则是想起了刚才看到张夫人带着张婕进来时的模样。张婕那个小姑娘可真是容颜秀绝!只是可惜了那么好的姑娘要嫁给残暴的太子。

甚至四皇子都在恶作剧的想,自己要不要夺人妻呢?呵呵~虽然不太好,却可以踩大周的脸啊!

“怎么回事?快点让四皇子进来!”庄宗看到王德忠竟敢把燕国的四皇子堵在外面,吓得亲自跑了过来。

一直跟着庄宗的张夫人则是很识趣的站在了太子宫没有迎出去,她倒是好奇太子搞什么名堂了。

“殿下啊,太子准备了礼物亲自迎接四皇子,太子马上就来了!”王德忠见庄宗都出来了,便拉着庄宗往旁边退,因为他看到太子带着一群人,扛着大杀器来了!王德忠可真担心太子一发疯把庄宗也顺便炸了啊!

“你拉着朕干嘛!成何体统!”庄宗很严肃的训斥,刚想甩开王德忠,却看到太子一行人到了。而且庄宗一看到那龙头就奇怪了,指着苏昭就叫了起来。

“苏昭,你想干嘛?这是我大周的利器!你想送给大燕啊!”

庄宗认识那龙头啊,那分明就是皇家锻造的龙头战舰利器啊,庄宗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要把这东西送人!

龙头战舰也算是大周唯一的一点家底和秘密了。

燕翎枫看到被人抬着来的龙头,脸上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切~这是本宫的大杀器,怎么能送给大燕呢!他们又不出钱!”苏昭的好心情被庄宗给破坏了,这个便宜爹就不能安生一点。

“呵呵~不可对上使无礼!这是咱们大周的宝贝,实在不宜示人啊!”庄宗一听,自己的儿子不是傻的要送人啊,心里就安稳了。

四皇子身边的两个高级护卫一脸黑线,他们觉得这对大周的父子真是够了!不就是一个用黑金锻造的玩具吗!送给大燕都不要,还想让大燕掏钱?你们脑袋坏掉了才对。

“四皇子,让你见识一下本宫的大杀器,会有惊喜哦!”苏昭指挥着魏旭和朱雀将大杀器摆在了门口,龙首正对着燕翎枫。

数千斤重的巨大龙首摆在地上被一块大石架起之后,狰狞的龙首带着吞噬的威势。

看到龙首上黑黝黝的洞口,燕翎枫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怎么感觉龙首里有什么东西呢!而且还是危险的东西。他身边的两个高级武者虽然不屑太子所为,但还是很负责的站在了燕翎枫身前。

这时候来参加晚宴的大臣们结伴而来,当他们看到太子在宫门前摆放了一个巨大的龙首正对着四皇子的时候,这些大臣们就惊奇了,一个个的全都站的远远的强势围观。

苏昭看一眼身后,见梅解语和苏曼青已经被人抬着过来了,两个男宠脸上表情复杂,苏昭便得意的走到大杀器前,一掌拍在上面,大叫道:

“惊喜来啦!”

周围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盯着龙首发呆,可见太子拍下去之后应该会有什么“东西”出来的龙首一点动静都没有。众人就有些傻眼了,太子不会是想让他们看龙首上的雕刻吧!

“哈哈~大周太子实在可爱!您是想让我们看这个乌七八黑的管子吗?”站在燕翎枫身前的两个护卫哈哈大笑,尽情的鄙夷。

呲~轰~!

那武者还没有笑完,却忽然听到龙首中传来一阵压抑的闷响,紧接着火光便从里面涌现了出来。

燕翎枫的眼睛陡然睁大,他分明看到一团火光从龙首中闪现了出来,那团火焰颜色诡异,红中带着诡异的蓝,然后那团火光还在不断放大,却在瞬间变成了巨大的火舌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周围的人便看到一股火舌从龙首中喷了出来,快如闪电,足有十几米长的火舌迅猛炽烈,仿佛将这一方的天地都映的熊烈。赤炎蒸腾、威势滔天。

这一刻,庄宗等人张大了嘴巴!

远处的群臣们更是呆了,他们见过魔法师的魔法,可没见过一个龙首会吐火啊!而且魔法师的魔法需要吟唱,这个龙首几乎是瞬发的。

“殿下,小心!”他面前的两个高级武者大吃一惊,一人拉着燕翎枫急速后退,另外一人则悍然发动玄气冲着那道火舌迎了上去。

“魏旭!朱雀,护驾!”见燕翎枫的护卫动手,苏昭一声大吼。

魏旭第一时间冲到了庄宗面前,而朱雀则是冲到了苏昭面前,两人同时撑起了玄气。庄宗身边的卫驰也发动了玄气防御。

轰~!

又一声剧烈的爆响,燕翎枫的护卫一招玄气将火舌打的粉碎,玄气夹杂着火舌四射,却被几个朱雀等人的玄气拦截了下来。

一时间,整个宫门烟火缭绕,浓浓的火药味比战场上的腥味更大。震撼着每个人的眼球和感官。

“这……”

站在太子府院子中的张氏愕然的睁大了眼睛,作为一个有阅历的女人,她也搞不懂太子这是弄了什么东西,太子不是应该跟自己女儿聊天呢吗?怎么跑来弄了什么大杀器。张氏转头便看到同样震惊的张婕就站在自己身后。

“哈哈!好!好哇!大杀器,果然是大杀器,苏昭啊,这是你的宝贝?”在周围所有人都发呆的时候,庄宗第一个叫了起来。庄宗就感觉扬眉吐气了,大周国被周边的国家打压的抬不起头来,庄宗也很郁闷的,现在看到这个大杀器,庄宗忽然意识到大周强盛有望了啊。

“庄宗!你们这是想谋害我大燕皇子吗!”对面燕翎枫身边的武者就怒吼了起来。武帝高手的怒吼震得整个皇宫都在发抖一样。也让周围所有人都被吓得一哆嗦。

庄宗被吓不轻,连忙解释:“误会!误会啊,我们怎么会伤害大燕皇子呢!”

“哼!你们要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让你们的太子给我们皇子谢罪!”另外一个武帝也怒吼了起来,两大武帝一起发威,整个皇宫都处在他们的玄气笼罩之下,而刚才还要随着庄宗振奋的群臣们也傻眼了。虽然太子有大杀器,但是人家燕国皇子身边有两个武帝啊!太吓人了。

“呵呵~你们是想让太子给你们谢罪吗!”一个邪肆的声音却从天际传来,滚滚威压直接袭向燕翎枫身边的两个高手。

两个傲视天下的武帝立刻被对方狰狞而沉重的威压压制住了。

一身紫色长袍、带着狰狞面具的玄君凌空显现,最后缓缓落在了苏昭面前。朝着苏昭低头:“护卫来迟,让太子受惊了!”

燕翎枫身边的两个护卫高手立刻不敢吭声了。

“四皇子殿下,您被吓到了吗?真是不好意思啊!本宫就是想迎接你们而已,否则本宫在大杀器里加点毒针、铁蛋什么的,那东西射出去可不是一般玄气能够抵挡的!你看,本宫只是放了烟火欢迎而已!”

苏昭冲着燕翎枫笑了起来。那笑容可谓奸诈。

庄宗看到有玄君在,顿时也硬气了:“对!我们若是想害你们,何必用这个啊!误会,这可是误会啊!”

对方两大武帝高手一时气结,却也无话可说了,皇帝和太子都这么不要脸,他们还能说什么呢!而且……他们似乎说的也对,若是龙首中喷出来的不仅仅是火舌,而是弩箭一类的东西,那……

燕翎枫的脸色却是阴沉了起来,他算是明白了。苏昭这是在向他们大燕示威啊!大杀器?哼~!是要用到战场上的大杀器吗?!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投的2张月票、1颗钻石、18朵鲜花。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送的9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