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大杀四方/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这种大杀器本宫还有一千尊!等几天让四皇子去看看哦!”苏昭那让人崩溃的话又响了起来,燕翎枫眼中的漩涡更深了。

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大燕的四皇子亲自来大周,带来了两个武帝高手,就是想给大周一个下马威的,可如今却被太子翻盘了!

燕翎枫盯着那龙首,忽然意识到里面喷出来的就是一种魔火啊!

“这果然是个惊喜!我大燕的炼丹师也可以制作这种魔火!多谢太子邀鉴,回去之后我大燕也会有这种大杀器的!”燕翎枫笑了起来,英俊脸上狡猾的笑容让周围人一僵。

看看~看看人家大国的皇子,多么的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这种东西的奥妙了。庄宗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他觉得太子是不是不应该拿出这个大杀器来让他们看到啊!这样在战场上用到的时候可以吓死他们,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群臣们的心态也是一样的,甚至被惊动了的周皇后也在远处一脸嘲讽的看着太子,她觉得太子有时候真的很愚蠢,就像是这个大杀器,何必示人呢?!只有周皇后身边的大皇子一脸惊悚,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跟太子作对是找死啊!太子有一千尊这种大杀器,可他没有啊!即便他纠结再多的人,在一千尊大杀器面前不堪一击啊!

大皇子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跟太子抢夺储君位。

“哈哈~燕翎枫就是聪明,祝贺你回国研制成功!不过本宫今天还邀请了四方使臣,他们都见证了本宫的大杀器,也就是说大杀器是本宫的专利!你们即便造出来也是模仿!追随!”苏昭哈哈大笑,随手一指,众人这才看到在不远处的一队使臣被请来了。

这些使臣都是其他国家留在大周的时节,甚至是其他国家的猎兵!总之他们是其他国家的人,在见识到了今天太子的大杀器之后,所有的国家都将会在之后得到消息。

无论其他国家如何仿造,他们的都是仿品!只有大周的才是正宗!他们这些强国是要“追随”大周之后的!

一个“追随”,一下子把其他国家全都踩在了脚下。庄宗立刻就感觉到骄傲了,大笑道:

“不错不错,我们大周是很大度的,你们都去仿造吧!哈哈~”

庄宗心情超好,感觉自己这个皇帝终于在他国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

燕翎枫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眸光深深的看着苏昭,他发现自己是越来越不懂这个太子了。还有站在太子身边的玄君,这个堪称大陆顶尖武者的猎兵,真的就对太子死心塌地吗?

“太子千岁!”后面的梅解语高声呐喊起来。他的喊声让身边的苏曼青回神了,苏曼青刚才一直都在盯着太子发呆,他知道这个大杀器是刚才太子跟自己讨论的东西,却没想到太子这么快弄出来了。而且苏曼青还知道太子有更加先进的武器!这个大杀器只是最低级的武器而已。所以让别人看了也没什么。

“太子千岁!”王德忠一个机灵回神,连忙带着太子府卫跪下高声呼喊。

魏旭没有跪下,在一群府卫中,就站着的他看起来另类了,虽然魏旭的脸上还是冷漠一片,但他承认自己应该对太子另眼相看了。

“都起来吧!没看到朕还在这里么!你们跪太子不跪朕啊!”庄宗心情很好。但也没有忘记礼节,庄宗是不会计较这些人对太子膜拜的,反而是觉得太子能够弄出这么一个大杀器让他很兴奋呢!

苏昭乐颠颠的撇了身边的玄君一眼,因为她感觉到玄清正用一种研究而执着的眼神盯着自己,只不过当苏昭看过去的时候,玄君立刻倨傲的扭过头去。

“另外说一下吧,这个大杀器本宫不想让你们仿造!因为这是我大周的专利,你们想仿造也行,得给我们研究费!对~我们研究这东西十年了,劳民伤财的,所以不能让你们占便宜的仿造啊!”苏昭再次开口,听得周围的人满头黑线了。

而苏曼青却在后面笑了起来,咳咳~太子不过是在自己的床前随手画了个管子就成了专利了?

“研究费?你这是在跟我们大燕要钱吗?”燕翎枫身边的两个武者怒极反笑。

“呵呵~是的!不给钱就要承担后果!”苏昭毫不犹豫的点头,那种有恃无恐的狂傲让燕翎枫终于皱起了眉头,既然大周太子敢跟其他国家要钱,那就说明太子必然是有什么依仗的。

“哈哈!笑话!你大周也敢跟我们大齐要钱?别忘了,你们的水轮车是我们大齐送给你们的!”远处的别国使臣们也来劲了。

主要是大周的国力太弱了,别看大周版图不小,可人口少啊!几代的皇帝又都是废物,如今的大周全境内乱民无数,几乎处处狼烟,就这样的大周还有跟他国争锋的力量?还想要挟他国交钱?笑死人了吧!

“难不成你们大周还想做盟主的号令我们六国?”楚国的使臣哈哈大笑,去年的时候楚国才吞并了大周一个州,所遇到的抵抗弱的可怜,现在大楚就在野心勃勃的想着再吞掉大周几个州府呢,还想要钱?给你兵灾吧!

苏昭刚才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只有听到楚国使臣发话的时候,苏昭的脸色才开始转冷,最后一双凛冽的眸子看向了大楚使臣,用阴枭的口气道:

“现在你们把吞掉的抚州吐出来,我们大周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两个月后就是开战之时,到时候本宫必然领虎狼铁骑,踏平你大楚边界,提神威大炮,湮灭你大楚城池!”

这一句话说的铿锵猛烈,带着气吞万里如虎的霸王气势。唬的大楚使臣一楞,而大楚使臣身边的护卫看不下去了,讥讽道:“就凭你大周常备的三十万老弱残兵?我大楚坚城利兵、军中魔法师护阵,必让你弱周兵有来无回!”

“好!此言便是宣战!敢犯我大周天威者,虽强必诛!”苏昭慨然厉喝,这比之前苏昭拿出大杀器更让人震惊。

宣战?苏昭这个愚太子是在跟大楚宣战了吗?

不管是大楚的使臣,还是周围的他国使臣,包括燕翎枫等人,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

“对!犯我大周者,虽强必诛!”庄宗这个昏庸了几十年的皇帝,被苏昭一句话给刺激到了,他慨然站出来,指着大楚使臣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你楚国欺人太甚,霸占我城池,欺压我臣民,还要我进贡!你这个使臣更是在我大周作威作福,我们要报复!”庄宗越骂越起劲,他感觉自己要宣泄一下挤压了几十年的怒气。

“庄宗!进贡条约可是您签订的,我们没有逼您啊!”大楚使臣吃惊了,他还没有忘记当初大周庄宗被楚兵吓得魂飞魄散,巴巴求着他们停战时候的样子,现在就不要脸的反咬一口啊!

“朕是被逼的!”庄宗立刻反驳,然后觉得不妥,又道:

“朕是为了天下苍生黎民免受战乱之苦!你们这些该死的战争贩子,好战分子!不要以为我大周好欺负!我们……我们……”庄宗说到这里觉得接不下去了便看向苏昭。

“我们会报复的,你们要承受我大周疯狂的反扑!”苏昭接着说了下来。

“对!疯狂的报复!报复,你们懂吗?!来人啊,给朕杀了这些大楚使臣!朕要发兵以示大周军威!”庄宗一下子激动了,不仅指着大楚使臣跳着脚的骂,现在都要杀人了。

庄宗暴躁的模样把大家都吓住了。而且不要脸的模样也挺可怖的,到底谁是好战分子啊!看你们爷俩才是想挑起世界大战吧!

陆秉承擦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急忙冲到庄宗身边,小声道:“先礼后兵,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啊!”

“不!朕要决绝的跟大楚决一死战!”庄宗这些年显然是被压迫的不行,怒气上来之后捂都捂不住。

这下子不远处的群臣们也惊悚了,一个个的全都冲上来跪在地上求陛下息怒!他们还想在大周多做几年官啊!一打仗大周就亡了啊!都怪太子这个蠢货。

被大臣们一哭诉,庄宗有些慌乱了,心也逐渐安静下来,看着一群没用窝囊的大臣,庄宗就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先关押起来!两个月后,大楚不割地求和道歉,就杀了他们祭旗!”苏昭悍然下令,那禀禀的杀气吓得刚才还哭诉不已的大臣们安静了下来。他们怕自己哭下去,太子会不会也把他们一块杀了?

“对!先关起来,大楚不答应就用你们祭旗!”庄宗跟着吼,这下子群臣们都死心了。哎~皇帝和太子都这么任性,他们就等着亡国吧!

“带走,敢反抗者,杀无赦!”云峥被太子说的热血沸腾,冲上去先一刀剁了刚才喊叫的护卫,带着太子府卫虎狼一样把大楚近百人都压下去了。

这些使臣中只有大楚留在大周的使臣最多,因为大楚还想吞大周的土地,所以这些人都是留在这里谈判或者探听消息的。

“大楚在我帝都眼线两千人,一个不留!全杀了表明我大周决心!”苏昭又宣布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听得其他几国使臣心惊胆战,虽然他们不相信大周能威胁他国,但是现在他们留在大周的都是人质啊。

这下子连燕翎枫都不吭声了,他发现苏昭就是个疯狗!而且还是个会煽动人心的疯狗,看她把庄宗煽的,这老皇帝都发飙了。

燕翎枫身前的两个武帝更是不吭声了,他们真担心太子一声令下,让玄君上来擒杀了四皇子啊!那他们也得跟着死。

“燕翎枫,你觉得本宫的决心如何?”燕翎枫不说话了,但苏昭不准备放过他,而是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

“很好!”燕翎枫只能点头,然后就感觉苏昭这货笑的像是狡诈的狼一样,她又想干嘛。

“你大燕收了我们大周上百年的供奉,现在我们要打仗了,你们是不是要支持一下!也就是作为你仿造我们大杀器的酬谢!不多,只要五百万粮食就好!”苏昭一口咬了下来、五百万粮食都够二舅的军队吃上好几年了。

“呵呵~太子你说笑了。”燕翎枫嘴角抽了抽。

“殿下,是否也把他抓起来,等着祭旗?”玄君淡淡的看了燕翎枫一眼,霸道的威压立刻锁定了燕翎枫身边的两个武帝,似乎只要苏昭一声令下他就要上前擒杀一样。

燕翎枫身边的两个护卫气的眼睛都红了,可他们不敢动啊!玄君这货太吓人了。

“本宫对四皇子还是很友好的!凡事可以商量嘛,四皇子你可以考虑考虑哦!本宫暂时就不关押你了!”苏昭笑的无比灿烂。其实苏昭也明白,她根本就不能动四皇子,刚才抓住大楚作为出头鸟是逼不得已。

大周无数的难民根本安置不下,苏昭想来想去只能发战争财了,将所有难民中的青壮武装,在二舅三万边军和神威大炮的辅助下强攻大楚,不管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要夺回失地,顺便啃掉大楚一层皮!

这样的做法有点像是古代战国时期大秦的前几位马上皇帝,不要命的作风。

或许这样折腾下来。大周就亡国了,但也是死地的转机,只要能够战胜大楚,那么就能安置难民,用战争财发展大周,这是险地求生。若是大周现在国富民强,苏昭才不折腾呢!主要是大周什么都没有,光脚不怕穿鞋的,必须得狼性大发的死咬他们!

刚才的慨然雄壮是挺激动人心的,可苏昭明白,后面的两个月自己必须造出神威大炮,否则大周一旦跟大楚交战,必然一败涂地,直至亡国!

有苏昭这种觉悟的还有其他人,苏曼青在后面盯着苏昭的背影,脑袋急速运转,他在考虑如何帮苏昭造出大炮。而苏昭身边的玄君则是眸光冰冷,他在斟酌自己要不要投入更大的资本给苏昭,坚决的站在她身边可能万劫不复,却也可能称霸天下。

罢了,你败了便陪你东山再起,你若是胜了,便陪你君临天下。决定不过是瞬间而已,玄君隐藏在狰狞面具下的脸色开始缓和,或者说是释然,眸光却坚定了。

苏昭不抓燕翎枫,也是给他一个考虑的时间。

苏昭知道其他国家的使臣在自己“发飙”之后都会等着看笑话的。虽然他们明知道大周弱的要死,甚至可能一打仗就灭国,但是他们暂时不会动了,因为他们想看看大周的笑话,或者说他们想看大周如何跟大楚作战!

顺便可以从这场战争中了解一下大周的底细。

而苏昭只要能够赢得这场战争,并且让神威大炮发挥威力,那么其他诸国就不敢乱动。当然,粮食和补给也得跟上。苏昭已经搜刮了大臣和猎兵团,如今唯一可以拿出粮食的也只有大燕了。

“四皇子啊,你们想要仿造大杀器简单的很,甚至本宫都可以送给你们几尊的!”苏昭很是亲切的走上来,拉着燕翎枫的手便朝太子宫里走。

燕翎枫身边的护卫见太子敢动他们的皇子,想阻止的时候却见皇子已经被拉走了。

而躺在软榻上被抬出来的苏曼青和梅解语一看到太子的动作,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复杂神色、尤其是梅解语,看向燕翎枫的眼睛就像是要喷火一样。

“殿下,四皇子有传染病。”玄君却是撇了他们两个牵着的手一眼,一道密语传音送进了苏昭的耳朵中。

下一刻苏昭就松开了燕翎枫的手,艾玛~传染病?不会通过接触传播吧!

倒是燕翎枫吃了一惊,他分明感觉到太子像是嫌弃自己一样扔开了自己的手,然后还用惊悚的眼神看自己,怎么个意思?!

燕翎枫刚想质问,却忽然又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冲着自己来了。燕翎枫一惊急忙抬头,看向玄君的时候,却见玄君依旧保持着高人风范、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不食人间烟火一样。

“四皇子啊,来~来!朕今天要好好招待你啊,跟大楚打仗的后勤补给就依靠您了啊!”庄宗自来熟的走上来,一把拉住燕翎枫,用半是感慨、半是强制的说。

燕翎枫就笑了,他觉得庄宗和太子都是逗比。

庄宗是没有办法啊,刚才他跟着太子喊了起来,也是一时冲动,现在已经有点冷静了,然后他就觉得既然要打仗,那么就要有粮食啊!不仅如此,还要有充足的补给,可是大周国太穷了。庄宗都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冲动了。

“呵呵~庄宗请放心,有太子的大杀器在,一切都会变好的!”燕翎枫看到庄宗脸上为难又懊恼的神色时,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就飞扬了。大周疲弱之国,还想跟雄踞南方的大楚一较高下,燕翎枫忽然很想看看大周到底能够撑几个回合呢!

“哎~朕自然知道啊,可是军人是要吃饭的,没有粮食我们怎么打仗。”庄宗无比的为难。

燕翎枫忽然想给大周一点点粮食,或者给他们一个空头承诺,让他们放心的去打仗,然后大燕就能在后面看热闹了。

“你们大周需要多少粮食?”燕翎枫想说话的时候,忽然有个不和谐的声音插进来了。

燕翎枫转头,便看到一个脸色偏黑、却英俊异常的男人站在苏昭身边。那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大周西北的秦国上将玉华!刚才没有注意,想不到秦国的上将竟然作为使臣来大周了?不对!玉华是个醉心猎杀的武者,他应该是周游到了大周,所以出现在这里的,而真正的秦国的使臣就屁颠颠的跟在玉华身后。

“这位是秦国的上将玉华!”魏旭立刻走到苏昭身边,介绍。

在场的大臣们都不认识这个皮肤黝黑的青年是什么来路,而魏旭曾经在战场上见过他,所以见苏昭盯着人家不说话的时候,魏旭便上来介绍了。

“哦?原来是秦国上将啊!真是失敬!”苏昭刚才还板着脸,不过一听到人家的名头,苏昭就眉开眼笑了,那模样看的周围的大臣们一阵腹诽,这太子简直了……难道已经穷成这样了?!一听到可以弄到粮食就赔笑?!

跟在苏昭身边的几个男宠们则是有些愧疚的低头,让太子“卖笑”一样讨好秦国上将就是为了粮食,他们这些男宠都感觉到丢人,这些大臣们怎么就没有觉悟呢?!

“客气,我对你的大杀器很感兴趣。给我一门,我可以给你五十万粮食!”玉华的脸就像是没有表情一样,直接道。

“好!我给你十门是不是可以要五百万粮食?”苏昭乐了,而对方却是沉默了,玉华略微沉吟,说:

“我没有那么大的权限,我先带回去一门,等国君做决定!”

“好!这门你就直接带回去吧!”苏昭爽快的一挥手,然后伸手便要拉着玉华去上座。

艾玛~刚才跟燕翎枫套近乎,那家伙就是个油盐不进的主,这下子好了,有送上门来的了!

可惜苏昭没拉到人,玉华躲开了太子的魔爪,用认真的眼神盯着苏昭,肃容道:“我取向正常!”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苏昭感觉自己脑袋转悠了一圈才明白玉华的意思。哎~男风太子这个名头太让人为难了。

张婕这时候却悄悄的走到了苏昭身边,伸出小手握住了苏昭的手。当苏昭转头望去的时候,张婕则是冲着苏昭微微一笑,然后迅速的低下头去。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诠释了一切。

燕翎枫看着张婕,目光闪了闪,多好的女孩啊!为了支持太子都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可惜了……

“殿下,酒宴开始吧?”王德忠趁机凑了上来,活跃气氛。

苏昭转头看了一眼,扫到到场的大臣和皇后等人,却没有看到玄清,这货刚才还在的,这么快就消失了?!苏曼青等人是不能参加宴会的,所以早早的就下去了。

“开始!”庄宗心情颇好的走到了上位坐下之后,便高声宣布。

至于张夫人,自然是被周皇后邀请去了后宫的其他地方了,留在前面的都是男人。而张婕却被苏昭留下了,苏昭很想看看张婕的心上人是否就在这些大臣中间,不过等坐下的时候,苏昭却发现张婕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眼神中有些失望……

张婕的心上人没来!

苏昭觉得自己好像猜到张婕的心上人是谁了,萧盛禹!

这种场合,萧盛禹是应该参加的,可是卫王太高傲,竟然没来,当然也不会有人专门说起卫王了。就卫王那威望,恐怕也没有大臣敢说什么。

“玉将军啊,你们大秦真的要给我们粮食啊?”庄宗一坐下就冲着玉华开口了。庄宗都要着急死了,既然刚才他们爷俩闯祸了,要战争了,那么粮食就是最重要的了。

“可以!”玉华点头。

“来~朕敬将军一杯!”庄宗立刻就放心了。太好了,只要有了粮食就好!在跟玉华表示热情的时候,庄宗就顺便的冷落了燕国的燕翎枫。哼~找到粮食了还怕你们大燕么!你大燕的铁军厉害怎么了!我们有太子的大杀器和神威大炮。

庄宗觉得燕翎枫太滑头了,自己跟他说了半天都没有啥确切的表示。还是跟玉华这样的人说话省力啊。人家连喝酒都痛快,庄宗刚端起酒杯,玉华就一仰头喝了,只不过玉华喝完之后却看向了苏昭,问道:“我相信太子殿下肯定还有其他的发明吧?只是刚才的大杀器如何打开大楚国门?”

玉华的话让宴会上的众人一滞,但是紧接着他们就觉得玉华想多了!干嘛把太子想成那种胸有成竹、心有算计的人!太子一向疯癫的,她刚才决定要跟大楚开战,说不定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不会有所准备呢!

宴会上的大臣们气氛都不高,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他们都觉得太子要亡国!

只有燕翎枫用稀奇的眼神看着太子,虽然见苏昭在听到玉华询问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可正是太子这没有表情的脸色,说明她心中有数啊!大周太子还有更厉害的武器,对了!刚才她说什么神威大炮!那是什么玩意?八成就是太子的另外一个秘密武器吧!

“呵呵~来,本宫敬你一杯!”苏昭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拿着酒杯冲着玉华笑了起来。

玉华绝顶聪明的人,瞬间就明白了苏昭的意思:大周国是有更厉害秘密武器的,可不方便拿出来,太子敬酒就算是默认和表示对自己的好感了。

玉华是爽快人,立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那洒脱不羁的模样带着西北汉子独有的粗犷风情。

庄宗看看玉华,再看看燕翎枫,便又忍不住的想打击一下了。

“呵呵~大秦和大燕都是苦寒之地,所以民风粗犷,看看玉华将军就知道了,不过四皇子果然是皇族啊!娇生惯养的,喝酒都那么文雅!”

庄宗说的“文雅”自然是贬义词了,只不过他没注意自己前面说话的方式,大秦和大燕都是苦寒之地,就你们大周好吗?!也不看看你们大周的耕地面积,国土内全是魔兽森林和险恶山脉!你还好意思说别的国家!

所以,庄宗的话一说出来,下面的大臣们都低下头,我们听不见~听不见!

玉华似乎看不到群臣的尴尬,只是冲着庄宗点了点头,而燕翎枫这个狐狸就不同了,他笑眯眯的看着庄宗,说:“我们大燕的确是苦寒之地,所以生活条件太苦了,每年都有人饿死,甚至发生吃人的惨剧,大燕每年要大周进贡也是逼不得已的,还请庄宗理解啊!”

庄宗……他不想跟燕翎枫说话了,这货太坏了,这不是变着法的跟大周要粮食吗!

燕翎枫笑看着庄宗吃瘪、低头喝酒的模样,便又抿唇笑道:“陛下,既然大秦给你们粮食,那你们是不是考虑一下今年的上供。”

燕翎枫其实也很无奈的,他作为皇子亲自到大周来,不仅要带走大周皇子作为质子,而且还要确定大周的上供啊,以前大燕都是派遣使臣的,大周也都乖乖的上供了,现在他这个皇子来就应该多要一点上供才是的,可谁知道这次正好碰到太子和庄宗一块抽风。

燕翎枫担心,这大周今年是不会上供了吧。

“恩?咱们不是说好了免供吗?四皇子,您这是要抵赖啊!”庄宗放下酒杯,一脸惊诧的看着四皇子。

四皇子……

众臣……

庄宗觉得反正大周要开战了,也不怕得罪大燕了,有本事一块来吧!而且自己就咬住说大燕免除了上供,他们要动手就是不厚道了。

四皇子真的惊讶了,他没想到庄宗这么不要脸,这分明就是要赖掉上供啊!看看大周的群臣们羞愧的模样,这些群臣都知道没有免除上供的,他们都知道羞愧,而庄宗贵为一国之君竟然这么无赖!

玉华看着庄宗沉吟,他也觉得大燕是绝对不会免除上供的,但为什么庄宗一口咬定呢?国君要耍赖?玉华有些不敢相信呢!

“燕翎枫,你们大燕不要欺人太甚!你们想仿造本宫的大杀器,本宫可以少收你们点研究经费,但是上供的事情是我们早就说好了的!你不要赖债!”苏昭在这时候吼起来了。

燕翎枫怒极反笑了,他算是明白了,自己遇到了一对无赖父子啊!

“大燕真的免除了上供?”玉华还是不相信。

“对的!燕翎枫跟我们卫王交情很好,是卫王求情,他答应免供的!”苏昭顺便把萧盛禹给坑了,谁让他没来参加宴会呢!不坑他坑谁啊。

苏昭的话刚说完,站在苏昭身边的魏旭就狠狠的瞪向太子,他觉得太子混蛋啊!这么坑卫王真的好吗?不过魏旭旋即又想到了什么:作为大燕的四皇子,燕翎枫若是跟驻守大周北方跟大燕接壤的军队将领萧盛禹关系好,那说明了什么?

那代表的意思可就大了,大陆上不是没有发生过皇子借助他*队争夺君位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大燕夺位惨烈,燕翎枫要借助卫王的兵力也不是不可以。

“苏昭,注意你的言行!你是太子!”燕翎枫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开口厉喝。

燕翎枫觉得自己真不应该来大周出使!

这都是什么事啊!遇上了两个疯子,而且还是不要命的疯子,他们分明就是想把自己拉入泥潭,让自己落得一身泥。

庄宗不要脸的赖账免供,太子就直接污蔑自己跟卫王有染吗?!

燕翎枫身边的两个高级武者先在四周看了一眼,见那个让人害怕的玄君不在之后,这两个高级武者发威了,一起怒目瞪向太子,释放了滚滚威压。

高级武者的威压控制可谓精妙,他们两人的威压可以只锁定太子,而不会被他人察觉。他们就是想给太子一个教训,用高级武者的威压碾压太子的灵魂。

站在太子身后的是魏旭和云峥,这两个武皇自然觉察到对方两个高级武者在向着太子施压了,云峥着急的要走上来却被苏昭看了一眼,示意他不要动,而魏旭根本就不想动,他才懒得管太子呢!甚至魏旭还想等着看笑话,看太子如何被对方的两个武帝碾压成狗。

可惜,魏旭却没有看到太子被碾压成狗,反而是看到太子在对方两个武帝的威压下丝毫不觉,平静如常。对面的两个武帝就惊悚了,他们的威压可以碾压武帝以下的任何武者,可为什么对太子无用?难道说……

“殿下,大周太子深不可测!”两个武者连忙给四皇子密语传音。

四皇子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他自然知道太子的疯癫是装出来的,其实是个极其聪慧狡诈的人,但是四皇子不能眼看着太子污蔑自己。

“太子,凡事要讲证据,作为一国太子,你这样信口开河,不怕人耻笑?!”燕翎枫再次开口了。

若是说四皇子跟卫王有染的事情被一般人说出来,可能没有人在意的,但是这句话从一国太子的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皇家脸面都是要的,所以任何话都要有依据才行。

说不定苏昭现在说的这句话就被传到了大燕,然后大燕皇帝会相信几分也不一定呢!流言这种东西一旦出现,总会有人相信的,尤其是大燕内其他的皇子,必然会抓住这个由头攻击燕翎枫。

“呵呵~四皇子您这是恼羞成怒了吗?”相对燕翎枫的愤怒,苏昭就显得淡定的多了,一句话嘲讽了回去让刚才的流言就多了几分可信力。

若不是被说中了痛处,燕翎枫何必着急呢!

现在就连玉华都有点相信苏昭的话了,这个燕翎枫不会真的是跟卫王有染吧!

燕翎枫看着苏昭笑容淡定而得意的模样,就觉得很无语。

“魏旭,你们卫王是跟四皇子一起来帝都的,你们是在什么地方结伴而行的!”苏昭看向了自己身后的魏旭,笑着问道。

魏旭黑着脸不吭声,他不想跟太子说话,但是见宴会上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魏旭只能开口道:“边境!”

边境……那不是四皇子和卫王一起走了一路啊!其实四皇子一进大周,卫王就得知消息,并且一路“护送”走来了,卫王的目的也是为了监视这个四皇子,毕竟四皇子带的人不少,怕四皇子有意调查大周。却想不到卫王的监视现在被抹黑成了“奸情”。

燕翎枫想解释,却听到庄宗忽然高声喊道:“这是太子的喜宴!不要说那些不着边的事情了,不说那些龌龊事了,来!干杯!”

庄宗举杯,自然没有人敢不应了,群臣们也纷纷起来,他们也是怕了,怕这皇帝和太子又要干什么疯癫事,所以还是干脆喝酒吧!

燕翎枫的嘴角就抽了抽,他觉得庄宗一点都不傻啊,竟然会看时机的封住众人口!而且庄宗有够不要脸的,你举杯就举杯吧,说的话还欲盖弥彰。这下子四皇子跟卫王的关系就微妙了!

燕翎枫在想,卫王被这对父子这么抹黑,会不会一怒之下发飙的起兵造反啊!

此时的卫王根本没有闲心理会这些,因为他被张起灵给监视了。而且太子订婚宴这么大的事情,张起灵竟然没有去参加,反而是“陪着”卫王。

“卫王啊!四皇子是不是跟你有仇啊?他故意在庄宗面前表露跟你的亲近,我都怕庄宗怀疑了,所以才不让你去参加宴会的!”张起灵抓着一只烧鸡,吃的兴起,大着舌头跟卫王“聊天”。

“盛禹啊,你别不在乎,名声是很重要的,你的卫王府驻守边疆近百年,势力根深蒂固这是谁都知道的!而且你的卫王兵不少啊,比我这个大将军都多了好几万,即便有人说你拥兵自重,也没人不相信吧。”张起灵就像是喝醉了一样,瞅着卫王一个劲的说。

萧盛禹面容淡淡的握着酒杯,不时饮一口,对于张起灵的话不答应也不回复,就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盛禹啊,本将军可是为了你好啊!你知道的哈~知道的吧!”张起灵伸手抓住萧盛禹的手,大着舌头眼睛发直的耍酒疯。

“知道、”萧盛禹冷漠一笑,顺势甩开了张起灵的手。

萧盛禹就是属于那种高冷男,平常人即便是看到他都会很自觉的在他面前不敢放肆,尤其是多年带兵磨砺出来的一身煞气,更是惊人。可张起灵就像是个醉汉一样,自来熟的拉着萧盛禹继续拉家常。

“咱们这些做将军的都是苦命,驻守边疆苦寒,还得遭受猜忌,不过你可不能怨恨别人,要恨就只能恨大燕的四皇子啊,我一看到他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他又在庄宗面前抹黑你,他这是在害你啊!”

萧盛禹默默的看了张起灵一眼,依旧不说话,他自然知道张起灵是在装醉了,也知道张起灵是在糊弄自己跟四皇子的关系。不过萧盛禹也明白,自己跟大燕四皇子的关系的确很微妙,他还记得自己刚跟四皇子一起进京,被庄宗接见的时候,庄宗看自己的眼神分明是带着猜忌的。

既然不为君王所容,又何必苦苦守护他的江山!?

萧盛禹看向张起灵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投的1月票、亲好多啊~嘿嘿~都投我这里了吧~么么哒谢谢18693718930 送的9朵鲜花、云璟萱 送的10朵鲜花和钻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