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北疆王/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起灵喝的醉醺醺的,但是眼神却依旧明锐,感觉到萧盛禹在盯着自己,张起灵就好奇道:

“盛禹啊,你这是干嘛?我跟你之间可没什么啊!我又不是太子那种好男风的人,不要用这么热烈的眼神看着我,怪为难的!”

萧盛禹冷笑起来,这位大将军装傻充楞也真是够了。不过萧盛禹对张起灵还是有些忌惮的,大周也只有这个张将军和他麾下军队才被萧盛禹看在眼里。

“大将军,太子传令让我们加紧操练,准备两个月之后攻灭大楚!”这时候张起灵的副将从外面进来,当着萧盛禹的面禀报。

萧盛禹冰冷如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裂缝,攻灭大楚?萧盛禹以为自己听错了。

“好!老子早就想打大楚了,跟太子回报,只要太子一声令下,我就提兵攻灭了大楚!”张起灵却是一拍大腿,十分豪放的答应了。

那副将屁颠颠的出去了。

萧盛禹这下子明白了,太子是真的要攻灭大楚啊,而张起灵竟然跟着答应了。他一直觉得张起灵是个靠谱的大将军,没想到也这么愚蠢冲动吗!

“哈哈,盛禹啊,你就等着看吧,老子一定让大楚后悔抢占了我们的州府!”张起灵冲着萧盛禹哈哈大笑。那恣意而自信的模样让萧盛禹哭笑不得,自己该怎么说呢?难道说你们攻杀大楚就是找死吗?

“大楚带甲之兵近百万,我大周常备军只有三十万,北方和西北还要重兵驻守,哪有兵力攻击大楚?太子这是作死吗!”萧盛禹对苏昭没有丝毫的尊敬,说起太子那口气中就充满了鄙夷。

张起灵很反感卫王对太子的鄙夷,但他也没有计较,而是哼道:“卫王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能够助长他国气焰,要不咱们打个赌,若是我能夺回被大楚夺去的州府,你给我提供一百万军粮如何?”

萧盛禹这次却是笑了,冷酷的点头:“不用等你们拿下州府,我已经命人运来了一百万军粮。”

“啥?你要白送?”张起灵很是吃惊,他知道卫王有北疆封地,却没想到他愿意拿出一百万军粮送来,要知道卫王手下也有十万大军要养活的。

“那是给灾民的,不过听说太子很有办法,不仅讹了大臣的粮食,而且还从猎兵团弄到了粮食,我那一百万也算是锦上添花吧。”萧盛禹拿起酒杯仰头灌下,火辣的热酒入喉,却让他的意识更加清明了。

萧盛禹早就对大周失望,不过一路从北方走来,看到了太多的难民。萧盛禹调集粮食并不是给大周皇族的,而是给那些难民的,救济这些难民,并且将难民有计划的迁往北疆、挑选青壮补充北疆。

大周北疆幅员辽阔,可惜苦寒之地人口太少,卫王不介意趁着大周天灾*时拉拢人口增强北疆的实力。只要北疆强大了,北可以抗拒大燕,南可威慑大周皇族,萧家北疆王便可以世代相传。

不过卫王在帝都逗留了不过两天,却不断听到太子赈灾的消息,不得不说,萧盛禹忽然对这个太子产生了兴趣!尤其是听到太子要对大楚动武,收复失地。卫王便将这一百万粮食送了。

这样不仅能够博得一个好名声,而且还可以让张起灵无后顾之忧领兵攻楚,等张起灵的西北军覆灭,他萧盛禹就可以吞并西北,扩充北疆王藩属,并且他北疆军将会成为大楚唯一一支强军,唯一一支力量!

“哈哈,军粮我收下了,不过我们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张起灵忽然起身,盯着萧盛禹哈哈大笑。张起灵脸上的醉态在这一刻消失干净,清明的眼神犀利如刀。

萧盛禹知道自己押运粮食南下的计划恐怕是被他看透了,可萧盛禹不觉得有什么。其实国内有不少的人都能够猜到卫王府的目的。

张起灵已经走了,他带来监视萧盛禹的军队也走了。

萧盛禹起身走出了军帐,遥望着帝都的方向,忽然觉得自己看不清大周的未来了。在来帝都之前,萧盛禹确信大周命数已尽,群臣腐坏、君主无能、太子残暴,整个大周过已经乱成一团,无论是哪一路的密探都呈报大周国已经是一盘混乱,只要别国出兵,必然是一路攻杀无阻直达帝都,大周灭国轻而易举。

可太子最近的一系列行为却像是明君出世一般,将混乱的大周搅的更加混乱,可这份混乱中也依稀辨出了大周的出路。

武装难民成军,强攻大楚,不仅可以消耗掉过多的难民避免动乱根源,还可以给大楚造成麻烦。而抢占自己的庄园,发展集县,在宋湖的治理下,集县会成为腹地内富庶的供应点。大周似乎有了起死回生的迹象。

“好狠心的太子啊!数十万人命在她眼中就如蝼蚁!”萧盛禹又转头看向了帝都外面的难民,经过这些天太子和张起灵的努力,难民营已经搭建起来了,秩序也建立起来了,而太子招募的新兵也开始训练了,倒是颇有些样子了。

“这些新兵的武器都是库存?”萧盛禹眯着眼睛,高级武者的目力非常,一眼就看到那些新兵手中的武器锈迹斑斑,甚至还有许多半截的兵器,铠甲基本没有,就这种武器也能武装部队?!

萧盛禹真的想大骂太子愚蠢!

“是的……不过太子给这些人的伙食不错,太子府的将军柴猛在亲自训练这些新兵呢!”近卫连忙回报。

萧盛禹重重哼了一声,刚硬的脸上却难得的露出了几分悲悯的神色,在战场上早就见惯了生死,可萧盛禹明白眼前这些新兵都将成为攻杀大楚时的冤魂。

足足五万人啊!萧盛禹仿佛已经看到了战场上绝望的哀嚎、铺满的尸体。

“卫王殿下,萧鸿飞放出来了,目前就在帝都内的官宅内养伤。”又一个亲兵上来禀报。

“残了吗?”萧盛禹本不想问的,但是想到自己差点弄死梅解语,而梅解语又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萧盛禹就多问了一句。

“没有……另外萧鸿飞的家眷都没事,已经送到萧鸿飞官宅了。”

亲兵的话让萧盛禹的眼睛眯了起来,狭长的凤目中锋锐逼人,该死的梅解语竟敢欺骗自己!此时的卫王丝毫没有得知萧鸿飞家眷无事的喜悦,反而是因为欺骗而发怒,薄凉寡恩的北疆战神,终究不是完人!

萧盛禹在城外的军帐中未雨绸缪,而皇宫内却是歌舞升平。

为了太子的订婚宴,庄宗都拼了老底了,甚至还把刚进宫的美人叫出来献舞,婀娜性感的细腰姬看的大周群臣们脖子都长了。庄宗看到这些大臣的模样心里就在骂娘:朕的女人你们也敢看的这么放肆!

可苏昭却有些索然寡味,即便是在喧闹的宫宴上,苏昭仍在筹谋让闵家锻造开工的事情,而且魔火药还没着落,也不知道国师懂不懂的制造魔火药!小白从灵山带回来的一箱子鬼火并没有处理,应该是被收集起来的。但是那些灰色的引药却是国师的手笔。

“殿下,陛下在叫您。”坐在太子身边的张婕一直都在留心观察着苏昭,眼看着苏昭在喧闹的宴会上双眼放空、俨然沉思,张婕忽然觉得这个太子还是很有格调的,而听到庄宗连喊了三声“太子”,张婕便拉了苏昭一下。

“恩?”苏昭的眼睛慢慢回神,看向了庄宗。

庄宗有些埋怨的瞪了苏昭一眼,自己都叫了她好几声了,这货竟然听不到!庄宗咳嗽一声,说:“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散了?”

散?这还不是你说了算?!苏昭很是稀奇,然后便见庄宗一个劲的冲着自己使眼色。

苏昭迷茫了,啥意思啊!

“殿下,陛下的意思是让你留下玉华将军,也好敲定粮食的事情!”王德忠刚才一直随侍在身边,见宴会上庄宗频频冲着玉华示好,又忽然宣布散会,王德忠立刻就猜到了陛下的心思。

“玉华将军,您不是对本宫的大杀器感兴趣吗?不如留下来看看本宫的神威大炮!”苏昭直接开口。

宴会上顿时死一般沉寂。神威大炮已经造出来了么?尤其是四皇子燕翎枫,看向苏昭的眼神可谓专注而探究。

可苏昭根本不在乎宴会上的其他人,直接起身赶人:“王德忠,送客!”

太子都要送客了,这些大臣即便再好奇也不敢留下啊,否则不是作死么!太子宫对他们来说就是龙潭虎穴,若非必要他们还不敢来呢,所以太子一下令送客,这些大臣都一个个的起来跑了。

燕翎枫也不好赖着不走,只能起身,貌似潇洒的离去。

等宴会场上只剩下玉华和一个年轻的官员时,苏昭就看向了那赖着不走的官员,那是一个年轻、面容妖邪的兵部小官,看穿戴应该是侍郎一类的文官。

“殿下,微臣周宏有要事禀报!”年轻官员起身,卖弄的扬起自己一张脸,笑容灿烂的凑了上来。

太子好男风,不少被太子宠爱的男宠都飞黄腾达了,梅解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朝中不时有些人自恃貌美的送上来,希望可以得到太子的垂怜,从而官运亨通。

周宏八成也是怀有这样的心思,这一点从他脸上谄媚的笑容就能看出来。

站在太子身后的王德忠立刻哼了一声,弯腰在太子耳边道:“殿下,这个男人不是清白之身。”

苏昭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即便这个周宏是清白之身也不行啊!主要是他太作死了,没看到未来太子妃张婕就在自己身边吗,还一个劲的往上凑。

苏昭就小心的看了张婕一眼,却见姑娘低着头没什么反应。苏昭这才道:“知道了,你先在这里等着本宫吧!”

说完,苏昭便起身邀请玉华进书房,庄宗不用邀请,自己屁颠颠的起来进了太子的书房。只不过庄宗进了书房的时候却见一青衫男子正靠在软榻上,就着烛光在一张宣纸上写写画画。因为他画的太认真,都没有发现庄宗进来。

庄宗就觉得这个男人虽然脸色苍白、形容清瘦却美得像是一幅画。

“太子果然会挑人啊!”看着那清隽的人,即便是庄宗这个取向正常的老男人都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

跟在庄宗后面的陆秉承就连忙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怎么办?怎么回应?还是干脆不说话了吧,这人能在太子的书房一定是太子的男宠啊!庄宗赞美太子的男宠,真是作死啊。

“草民苏曼青,拜见陛下!”苏曼青被惊醒一样抬头,看清楚来人之后,苏曼青迅速低头,好看的眼睛中敛藏着一抹厌恶,低下头声音清脆。

“你就是苏曼青啊!不错不错!”庄宗知道这人,想表示一下自己的亲切,上去便要拉手。

陆秉承都要炸毛了,急忙咳嗽一声,拉住庄宗,道:“陛下,玉华将军还在外面呢,该邀请人家进来。”

庄宗恍然大悟,连忙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目光有些呆的玉华,笑道:“快进来吧!那人是太子的人,不妨碍的!”

玉华刚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不过他在进门之前,目光却是在庄宗和太子身上扫了一圈。

“请!”苏昭看了苏曼青一眼,也有些惊讶他会在书房,但是玉华是贵客,必须先邀请人家进去啊。

苏曼青悄悄的收起了刚才的宣纸,低着头坐在软榻上没动,在没有人抬软榻的情况下,苏曼青自己也走不了,他是勉强可以下床了,但是身子必然会留下隐疾,以前的苏曼青是不在乎自己身子的,可现在他想多活几年,活到看着太子发愤图强、带着大周强势崛起!

“男宠?”玉华进了书房之后看了苏曼青一眼,虽然他是个惊才绝艳的美男子,可惜病体支离,怕是活不长了。

苏曼青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男宠,即便他现在对太子的心态有了轻微的转变,可他还是以做男宠为耻的,听到玉华如此直接的质问,苏曼青垂在胸前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一种难言的苦涩慢慢在心底蔓延开来。苦涩中还夹杂着一种彻骨的冰冷。仿佛内心一下子暴露在没有温度的冬日阳光下,冷的浑身僵硬。

一双手却在这时候慢慢覆上了苏曼青修长甚至是削瘦的手指,安抚的拍了拍,带着一种莫名的力量,驱散了他的尴尬,醇和带着某种宠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本宫的幕僚!”

是本宫的幕僚!不是男宠!

虽然太子说出来这句话没人会信,但苏曼青却从太子的话中感觉到了支持和温暖,他抬头便看到太子微醺的双眸,明澈澄宁又好似挡着一层水雾般迷蒙。

苏曼青能够闻到太子身上淡淡的酒味。在太子的气息和目光下,苏曼青感觉自己心底某个地方像是融化了一点,可看到跟在太子身后,举止端庄的张婕时,苏曼青将手中宣纸封上。

“殿下,这是臣的构思!请殿下让人把臣抬下去吧!”

苏曼青的话是温润的,可苏昭还是从中听出了几分排斥。哎~看来苏曼青对自己还是排斥的。

而跟在苏昭身后的张婕却是目光深深地看了苏曼青一眼,然后亲自带着人将苏曼青抬下去了。在退出书房的时候,张婕顺便把门关上了。

“多好的女孩!多好啊,太子啊,你可要珍惜哦!”庄宗很直接的在书房正位上坐下,很是满足的看着乖巧受礼的张婕退下去,一边跟苏昭道。

苏昭只当没听见,玉华的目光却是在太子的手上。

“这就是殿下的研究图纸?”

研究图纸这词是玉华发明的,因为他之前听说太子有什么研究人员。那么图纸自然是研究图纸了。

“是的!”苏昭敞开图纸看了一眼,却一下子被吸引住了,这张图纸上是自己画的神威大炮结构图和一些重型弩机,上百个零件竟然都被苏曼青一一注解了,苏曼青是个奇才,在第一次见到图纸的情况下竟然能够看明白图纸上的零部件,并且推演出了零件的功能和需要的承受力。

每个零部件都被苏曼青详解了制造用材和承受强度。

除去几个零件标注有失偏颇之外,完全可以将这张图纸拿给闵家锻造,让他们仿造就行了。

苏昭激动之余,迫不及待的走到书桌边拿着朱笔将几个零件的注解稍微修改,然后便交给王德忠,让他马上送去闵家锻造。

看完苏曼青的注解和改动耗费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玉华就静静的坐在一旁等着,冷硬的脸上一双眼睛闪烁不已,而庄宗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苏昭啊,有客人在呢!先陪客人吧!”庄宗好心的开口提醒,有两层意思,一是不要失礼,二是让苏昭不要当着玉华的面看图纸啊,泄露了机密怎么办?!庄宗就看到玉华似乎是撇了图纸一眼!

“失礼,失礼啊!”苏昭笑冲着玉华点头。

黑脸将军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睛却再次闪烁。他刚才太好奇了,所以撇了一眼,依稀看到图纸上庞大而精妙的弩炮。只不过却又不像是弩炮,似乎比弩炮还要先进和复杂很多,想来应该就是太子所说的神威大炮了。

大秦帝国跟西方接壤,所以玉华深知远程武器和魔法的威力。因此才会提出用粮食换取大杀器的想法。而玉华更感兴趣的是太子手中的神威大炮。

“太子,我大秦可以在你们攻楚的时候出兵,从另一端牵制楚国,不知你们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玉华见太子和庄宗都没有提神威大炮的意思,便主动开口了。

“啥?你要跟我们抢楚国土地啊!”苏昭却一改精明,“傻乎乎”的问了起来。

玉华的嘴角抽了一下,他们大秦出兵明显是在帮助大周牵制兵力好不好,到了太子的嘴里却成了抢夺“肥肉”了,果然太子是无耻的。

“那我们不出兵了,你们如何才能拿出神威大炮的秘密跟我们共享?我大秦可以提供的粮食不多,却有狼骑。”玉华所说的狼骑是大秦特产,狼骑本是魔兽狼的一种,却因为狼骑适合骑乘作战,被训练成了骑兵坐骑。

狼骑相比张起灵的翼虎是差了一个等级,但贵在数量众多,且大秦就有一支数万人的狼骑,凶残的很。

“呵呵~本宫想用大杀器换你们粮食,而且承诺在大秦未犯我的情况下,我大周不主动进攻!”苏昭笑的高深莫测。

玉华就叹了口气,太子这话现在说有点大了。大秦强盛,还真不担心大周进犯呢!若是大周强横、势压六国的情况下,苏昭说出这样的话还有几分作用。现在大周一个小弱国还敢口出狂言!

“我可以在大周常住吗?”玉华也没有追问,反而是道。

庄宗楞了一下,常住是怎么个意思?

苏昭已经点头笑了起来:“自然可以,玉将军可以看我大周雄兵如何踏碎楚国边疆!”

玉华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所以见太子答应之后,玉华也不多留了,起身告辞。

庄宗只能跟着起身跟太子一块将玉华送走。

“哎~苏昭啊,这个玉华说的可不可信?大秦的粮食若是没有送来,咱们怎么打大楚啊!”庄宗一想到大楚的百万雄兵就愁的慌。

“殿下,大将军传来消息,卫王押送一百万粮食送来了帝都,作为西北军的补充军粮!”这时候云峥得到了消息,喜滋滋的开口禀报。

“什么?真的吗?太好啦!”庄宗闻言兴奋的拍手,云峥也在旁边傻乎乎的笑。

“对的!军粮已经送到了,现在大将军的三万军队不用愁了,加上太子弄到的粮草,足够难民们越冬啦!”

苏昭看着喜滋滋的庄宗无可奈何,但看着同样乐颠颠的云峥就愁苦了。这俩货都不想想卫王为何押运一百万粮草南下吗?!庄宗愚蠢也就算了,云峥也一样蠢。最后还是庄宗身边的陆秉承靠谱,这老太监沉吟了一会,试探性的说:

“卫王的粮食今天就到了?那说明卫王很早就押运粮食南下了,如今难民遍野,卫王的粮食能够运来不容易啊!一百万粮食浩浩荡荡的,大家肯定都知道北疆富足了,那以后逃难的难民会不会都北上……”

陆秉承说到这里就停下了,因为庄宗已经明白过来发怒了。

“狼子野心!他北疆地广人稀,他是想趁着腹地遭难、变相抢掠我子民充实北疆啊!”

云峥也恍然了,然后用敬佩的眼神看向庄宗,再看向太子的时候,怎么觉得太子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庄宗很生气,他最讨厌别人不把皇帝当回事了,更讨厌别人挖自己的墙角!

要知道萧盛禹的做法可是会让大周国完蛋的!掠夺人口就是釜底抽薪啊,而且强藩必然会威胁中央皇权。庄宗就感觉卫王在自己面前不太听话了。

“苏昭啊,你都不生气吗?萧盛禹在抢夺我们的子民啊!这些年北疆都不用进供,地方粮食全都用来养他自己的私兵了。”庄宗见苏昭没什么反应,怕自己的儿子还没明白卫王的狼子野心,便解释起来。

“卫王府的封地就是整个北疆,面积很大,虽然天气苦寒,但耕地不少啊,缺少的就是人口,之前腹地遭灾就有不少的难民北上了,现在萧盛禹押运着一百万的粮食南下,肯定会吸引更多的人去北疆,甚至朕怀疑,不对!是肯定,萧盛禹必然派人收拢难民北上,你有没有发现城外的难民没有增加啊?”

云峥听着庄宗的解释就不断点头,对啊对啊!他就注意到了,按理说北方受灾更加严重,但是城外的难民大多数都是从南方来的,北方来的难民竟然少了。

“陛下圣明,北方难民肯定是都被卫王给收拢走了。”云峥连忙在一旁迎合。

庄宗傲慢的点了点头,见苏昭仍然没什么表情的看着自己,庄宗就忍不住揪心道:“苏昭啊,你还没明白吗?”

“我去研究大杀器了!”苏昭扔下一句话就走。

庄宗就站在原地叹气,哎~这个儿子是没有开窍还是咋地,怎么就听不懂自己的话呢,卫王就是个祸害啊!

“陛下,末将去保护太子!”云峥连忙起身跟着走了。

庄宗看着云峥的背影惋惜:“多好的少年将军啊,可惜啊,跟着太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发挥自己的实力。”

庄宗还是很喜欢云峥的,因为刚才自己说话的时候,云峥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么聪慧又勇武的少年将军要是能留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可惜啊,是太子的人,说不定还是太子的男宠,庄宗不敢抢啊。

“呵呵~陛下,云峥将军对太子是很衷心的,而且现在太子正是用人的时候。”陆秉承是个明白人,见庄宗还在盯着云峥看,陆秉承就委婉的开口了。

“朕知道的,朕就是感慨下。”庄宗撇了身边的卫驰一眼,用有点怪异的声调道。

身后的卫驰脸色就僵硬了一下,他怎么感觉自己被庄宗鄙夷了呢!是的吧!?

苏昭默默的走进了后院,后院门口拴着战熊和翼虎王,这是玄君和二舅送给自己的礼物。只不过这两个魔兽互相看不顺眼,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仇视对方。

苏昭走到两只骑宠面前就停下了脚步,看着战熊有些发呆。玄君的猎兵团内还有不少的战熊,而显然他送给自己的这头战熊是体型最大,性格最好的,很适合在皇宫这种人多的地方骑乘。

这么看来玄君对自己似乎还不错,尤其是玄君愿意拿出资金来让自己发展闵家锻造。苏昭一时间有些迷糊,玄君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相信玄君一定是个有野心的人,而且他自己也说过,绝对不会做无用功的,他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这种利益为先的人怎么会无条件付出呢!

“这个战熊真不错,看这体型,这肥膘!”跟在太子身后的云峥见太子盯着战熊发呆,便连忙赞美了几句。云峥搜肠刮肚准备再赞美几句的时候,却见苏昭扭头看了自己一眼,这一次云峥更分明的从太子的眼睛中看到了鄙夷。

“殿下是在鄙夷我吗?”云峥有些呆,眼见太子已经走进了后院,云峥便小心的询问魏旭。

“呵呵~”魏旭这个黑脸货皮笑肉不笑的冲着云峥呵呵了两声,让云将军感觉更不好了。

太子宫后院面积极大,近百个小院以前都被太子用来养男宠或者宠物,如今大部分的男宠都被赶走了,后院中只住了苏曼青等人,另外就是一群和尚了,只不过妙心的和尚都挤在一个小院中,数十个小院都空,走进来之后便感觉到整个后院空旷、甚至有些荒凉。

苏曼青的小院内还亮着灯,苏昭便朝着他的小院走去。苏曼青的两个小厮一看到太子过来,立刻赶出来迎接。而旁边院落就是梅解语的,梅解语的一众小厮看到太子去了苏曼青那里,立刻有人跑进去找梅解语禀报了。

“太子深夜到来,有要事?”苏曼青显然已经睡下了,但没有睡着,苏昭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半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褥,手里拿着一本旧书。

“没事。”苏昭挥手让魏旭和云峥站在外面,不用进来。

苏曼青将手里的旧书放下,在床上低着头,似乎是在等太子问话或者吩咐、苏昭看了这样的苏曼青一眼,莫名的觉得有些哀伤。他美得像是画中人儿,连气质都是那么的静和、娴雅,可惜身上也带着一种死气。

苏曼青自从被前太子弄残了腿之后体质便越来越差,而且他之前为了刺杀太子还融合了带有反噬的魔兽血,偏执强大的精神更是掏空了身子,没几年活头了。所以身上的死气很重。

之前苏昭对苏曼青是不在意的,就是一个好看的人儿,对自己还抱着太深的敌意,可最近她发现苏曼青对自己的敌意少了,甚至还在用心的帮自己做事。平心而论,与公与私,苏昭都不希望苏曼青死的。

苏昭在床边坐下,伸手进了被窝,摸到了他残掉的腿。

苏曼青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抬头用惊悚的眼神看向太子。他怎么感觉这么不好呢……难道太子这是想要了自己吗?内心像是针扎一样难受,苏曼青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感受到太子的手在自己双腿上一阵摸索,苏曼青的浑身都要僵硬了,然后才听到太子说。“你的腿还有机会治好吧?”

治疗?太子是在摸自己的腿伤吗?苏曼青有些不敢相信!

苏曼青的腿是被太子打断之后用了剧毒,多年的瘫痪已经让双腿萎缩了,即便现在着手治疗机会也太渺茫了。

“对不起。”苏昭叹了口气,用醇和而带着忧伤的口气道。

苏曼青心中巨震,不由的想起了太子弄断自己双腿时的残忍,而且太子生怕他会自己治疗,严格控制了用药,甚至在刚开始的两年,太子派了暗卫傀儡盯着苏曼青,只要他自己治疗腿伤就会被打断。

现在太子竟然问自己的腿能不能治好,而且还说了对不起!苏曼青就感觉自己整个人有些呆了。

“本宫让宋承风明天开始帮你治疗腿吧。”

听到太子再次开口,苏曼青嘴角才露出了苦涩却释然的笑容。

“不必了,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没有几年活头了,苏曼青知道自己的身体,生命力已经被掏空,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吗?!

况且之前苏曼青已经抱了死志,颓废了那么多年,剩下的时间只是苟延残喘。却在太子展露才华和抱负的惊鸿中,苏曼青忽然想多活几年,是的,他不奢望自己可以年寿,只希望多活两年,好帮助太子或者说看清太子是否真的有抱负,是否真的想中兴大周,若是太子还像以前那样,苏曼青还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

“之前是本宫做错了,我想弥补。”苏昭看着苏曼青脸上的苦涩,心中更加不忍了。多好的青年啊,就被祸害成了这样!

太子刚才的道歉已经出乎苏曼青预料了,现在又听到他道歉。苏曼青心中只有震惊了,仿佛是为了避开这份尴尬,苏曼青岔开话题道:“殿下,听说闵家锻造可以开工了?”

“恩,玄天猎兵团的玄君给了本宫资金!”苏昭答应,声音中似乎是带着振奋和迟疑。

苏曼青冰雪聪明,瞬间明白了太子的顾虑,笑道:“臣知道猎兵团的事,玄君既然肯帮助太子,那么必然是有他理由的,太子也不必忌惮,更重要的是除去接受玄君的帮助之外,太子别无办法。”

这是大实话,可这种话说出来是很伤皇族颜面的,若是以前的太子听到这种话,必然大怒。而苏昭却是赞同甚至是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是啊!若是玄君不帮助自己,自己该去哪里弄资金?

不管他的目的如何,终究是解决了眼前的难题,更是帮助大周度过了最难过的难关。

苏曼青见太子没有生气,便又道:“臣想玄天猎兵团也不过是想获得大周皇室的承认,避免被其他国猎兵团压制、尤其是神宫打压。猎兵团发展再大也是无根之水,只有国家的承认和帮助,才能站住脚跟。”

听到苏曼青的话,苏昭苦笑起来:“玄君帮助本宫的回报是要求魔域森林作为他们的基地。”

苏曼青的脸色这时候才严肃了起来,猎兵团只要有了封地,就会成长为强藩!若是太子能够控制,那么猎兵团会成为一大助力,若是不能控制,那就是另外一个“北疆王”啊!

“这就奇怪了,让臣思考一下。”苏曼青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严谨,他闭目片刻,沉吟道:“魔域森林是大周距离神宫最近的地方,猎兵团也向来是神宫不能直接干预的势力,玄君是不是跟神宫有过节?”

这话苏昭听不明白了,苏曼青是怎么推测玄君是想跟神宫作对的?虽然大陆诸国都想跟神宫作对,但是你也要有那个实力才行!神宫作为最强大的势力,威慑诸国,凭借一个小小的猎兵团就想跟神宫作对吗?有胆子没实力是没用的啊!

“呵呵~是臣想多了,不过今年给神宫的供奉不能拖延了,殿下。”苏曼青很想说玄君可能就是想利用大周对抗神宫,但他怕太子身上压力太大,所以没说出来。

苏曼青曾经在太子宫见过两次玄君,那是一个浑身充斥着戮气的人,他的猎兵团已经是大周最大的猎兵团,即便是在诸国猎兵中也是强大的存在,按理说来只要猎兵团不威胁皇权或者神宫就不会被压制的,可苏曼青敏锐的觉察出玄天猎兵团对神宫的敌意。

魔域森林是大陆上最神秘而危险的地方,却也利于躲藏,玄君带着猎兵团占据魔域恐怕就是为了对抗神宫吧。而且苏曼青听说杀掉庄宗和太子身边傀儡武者的魔法师就是玄君。事态已经很明显了,玄天猎兵团在跟神宫作对。

“恩,给神宫上供的事情我会找国师商量的!”苏昭还想多留一会跟苏曼青商量一下神威大炮的事情,可是看着苏曼青满脸疲倦的模样,苏昭便起身告辞了。

苏昭走的着急,所以没有看到梅解语打扮一新的让几个小厮抬过来了。

“快点,快点!苏曼青那个家伙到底给太子使了什么*药!”梅解语都要着急死了,太子来了竟然不找自己,而是找苏曼青,梅解语刚才打扮的时候浪费了点时间,他可真担心自己到了的时候太子已经跟苏曼青上床了。

可当梅解语被小厮匆忙的抬着冲进苏曼青寝室的时候却见屋子里根本没人。

“人呢?”梅解语一双美目迅速的在房间里扫了一眼,自动将床上的苏曼青忽略了,他找到是太子!

“我不是人吗。”苏曼青看着打扮妖艳的梅解语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是清雅冷淡的,可在梅解语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继续无视苏曼青,梅解语厉声质问。

“刚才太子真的来了吗?走的时候你们看见了么?”

一群小厮有些紧张了,他们是看到太子来了,可是梅大人听说太子来了之后就要过来,然后他们一群人都被叫进去给梅大人装扮了,根本没有留下人盯着啊、

“太子繁忙已经走了,你也别去找太子了。”苏曼青见梅解语不死心的样子,八成是去找太子,他便开口了。

“关你屁事啊!”梅解语摆手让小厮停下来,然后直接从软榻上跳下来,看着苏曼青冷笑,而且笑容中还有嘚瑟。

苏曼青就诧异的看了梅解语一眼,想不到这货的恢复速度这么快!昨天还被卫王给弄了个半死呢,结果今天就没事了,他融合的蛊毒果然厉害啊!想想自己融合的魔兽血虽然精神强大了,却反噬的身体更残破了。

“我去找太子是安慰太子的,你懂个屁!”梅解语很是不屑的瞪了苏曼青一眼,然后目光就落在了苏曼青床头柜的图纸上。

“这是什么?”梅解语不着急走了,而是看着那张图纸问道。

“魔火、丹石……哈哈~苏曼青,你不会是想做炼丹师吧?告诉你哦,做炼丹师需要异火的,你虽然以前是个魔法师,但现在就是个废物!”梅解语像是毒舌一样,指着苏曼青一阵的嘲笑。

而苏曼青脸上一直都带着淡淡的笑容,并不言语。显然是已经习惯这样的梅解语了。

“干嘛不说话,你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梅解语觉得苏曼青的笑容让人发毛。而且梅解语后悔啊,之前苏曼青被太子打入死牢的时候,自己怎么就没有趁机弄死他呢,也就不用担心他现在跟自己争宠了。

梅解语想想就生气,都是一个残废了也能争宠!

“太子想发展闵家锻造,但是没有资金,如今被逼向着玄君低头了!”苏曼青忽然张开嘴巴道。

梅解语……

狐疑的盯着苏曼青看了半晌,确定他没有说谎之后,梅解语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心疼的神色,说:“太子缺钱吗?为什么不跟我说?”

梅解语的家族虽然不是达官显贵,但是商业世家,钱财倒是可以拿出来一些的,而且即便拿出来的不够,他还能去抢啊!之前他就给太子抢了不少的粮食,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太子对别人低头的。

太子是多么高贵的存在!梅解语不容许别人对太子不敬,而且一想起玄君,梅解语就觉得自己得找个办法弄死他。

------题外话------

谢谢影月千音 投了1票(5热度)和月票、18693718930 送的1颗钻石、云璟萱的1颗钻石。像我这种万更的好宝宝~亲们不想安慰一下~群么么哒~

说一下哦,没有特殊情况每天早上8。30更新,有特殊情况会说的,也会在留言区说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