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太子愁啊/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曼青见梅解语先是一脸心疼、然后脸色几变的展露出了杀机,苏曼青就叹了口气。

“梅解语,你不是玄君的对手,不要妄想除掉他!”苏曼青挥手让小厮们都退下去,然后才开口道。

苏曼青太了解梅解语了,这货心黑手辣的杀人习惯了,凡事威胁到太子、威胁到他在太子身边男宠地位的人都要灭口。

“你在劝我?”梅解语更加狐疑的看着苏曼青,他在猜想苏曼青是什么意思,他绝对不相信苏曼青是为了自己好!

“是的!你是衷心太子的人,若是可以的话,你多活两年吧,也好帮着太子做点事。”苏曼青点头。

梅解语哈哈大笑:“苏曼青,你是疯了吧!就你这样的还想骗我?你不是一直都想刺杀太子吗?也想灭了我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么好心?!”

听着梅解语满是嘲讽的大笑,苏曼青苦笑了起来。是的!以前自己是在找机会杀掉太子、除掉梅解语,但是现在他不想了。或者说是不愿意了,他有点相信太子了,若是太子真的能够造福大周子民,苏曼青愿意放下以前的仇恨,而梅解语是太子身边最忠诚的人了。

即便苏曼青再看不起梅解语,但是他也承认梅解语是个有能力的人。

“我没有骗你,因为现在的太子已经变好了,积极上进的太子我愿意帮助她中兴大周!”苏曼青肃容道。

梅解语停止了大笑,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曼青。而苏曼青很坦然的迎上了他的目光,两人对视了良久,梅解语终于移开了目光,在他床边坐下,说:“你还有几年寿命?”

苏曼青一愣,却也实话道:“不超过五年,甚至两三年。”

“恩,那我就不杀你了,让你多活两年吧!但只要让我发现你对太子有一点不利,我会毫不犹豫下手的!”梅解语很是严肃的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留下苏曼青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

梅解语出来之后还是想去找太子的,但是想到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而且今天还是太子订婚的大日子,梅解语就不好去了。只不过一想到太子身边的张婕,梅解语就感觉不舒服,即便是回到自己的住处躺在奢华的大床上都睡不着觉。所以他干脆起身出宫回梅家、帮太子弄钱吧!

梅解语刚出宫,苏昭就收到了消息。

朱雀带着亲卫进了书房,禀报梅解语的行踪。

“恩,知道了,派人跟着保护一下!你手下有多少亲卫?”苏昭从书桌抬头,看着朱雀问道。

朱雀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会哑语,苏昭还是能够看明白一点的。自从傀儡武者被杀之后,朱雀就在着手训练太子的亲兵,也就是暗卫。

虽然人数不多,但贵在个个都是精兵。

“恩,不错,五十个已经足够了!先训练这么多吧,再多的话本宫也没有装备武装你们!”苏昭认真看着朱雀的哑语,然后看到朱雀指了指他身边的亲卫。

苏昭这才朝那个亲卫看去,这是一个很年轻的亲卫,眉清目秀的竟然是雌雄莫辩,而且个子小小的看起来年纪不大。

“殿下,我是朱雀的养女,小雀。”那小亲卫立刻给苏昭跪下行礼。

原来真是个女孩啊!苏昭就歪着头盯着朱雀看了起来,朱雀的年纪不大,却有养女儿的癖好么?而且之前也没听朱雀说他有养女啊!

“殿下,父亲说您为国尽心尽力,我们应该誓死保护,小雀以前是做猎兵的,很有经验的!”小雀的眼睛很大,也很灵动,聪慧的猜出了太子的意思,便开口解释道。小雀很喜欢太子,这样俊美无铸的太子,躲在暗处保护的时候还可以欣赏呢。作为一个颜控能看到太子是多大的福音啊。

而且太子还会配置无副作用的兽血融合药剂,小雀这两天就用宋承风调制的药剂进行了两次兽血融合、

“呵呵~难为你们了!”苏昭笑了笑,示意他们下去,苏昭是有些感动的,因为朱雀看到了自己的转变,所以甘愿把养女拉出来保护自己了。而且朱雀似乎知道自己不会对女孩子动手,也就不用担心他养女被自己祸害了。

苏昭很喜欢这个小雀,而且张婕以后会在自己的太子宫住下,有个女暗卫保护也好。

“殿下,您该休息了!”云峥从外面进来,带着一身的寒气,王德忠不知道忙活什么去了,云峥便觉得现在太晚了,太子必须休息了。

“张婕和张夫人回去了吗?”苏昭放下手中朱笔,抬头看着云峥问道。

“回去了,是妙心带着府卫送她们回去的。而且妙心还给张夫人讲了佛经。”云峥很负责的禀报。

“恩。知道啦,你也别在本宫这里当护卫了,明天就去训练新军,战马不是搜集了一些?”苏昭起身在书房里来回走动,舒缓着僵硬的身子。

“都是些老弱病残的战马,不过倒也可以武装一支三千人的骑兵了。殿下,玉华将军说的狼骑……”是不是可以弄点啊?

云峥是个擅骑兵奔袭、强攻的突袭性将军。所以对之前玉华说的狼骑垂涎不已。

“想要魔兽坐骑就得自己驯服!狼骑是那么好要的吗?而且狼骑是大秦的特产,我们弄来也骑不了,他们大秦的狼骑士都是从下训练的!”苏昭笑骂道。

云峥恍然大悟,怪不得张起灵将军麾下只有一千翼虎营呢,原来那些骑士都是需要自己捕捉和训练翼虎的,只有这样才能在战场上发挥出实力,否则不用等着上战场,说不定就被自己的战宠吃掉了。

“云峥啊,你是在边关长大的,这些事情你原来不知道?”苏昭就好奇了,云峥是以边军战功的身份做到帝都城门守将的,为什么苏昭越是了解他越是觉得他傻的可爱呢!

“我在边关是赤虎营的,我们接触不到这些东西。”云峥说的有些腼腆。

赤虎营?苏昭觉得这个名字挺霸气的。

“赤虎营就是赤身的敢死营,我们赤虎营不配铠甲坐骑,只有武器,战场上只进不退,即便全军撤退,我们赤虎营也要死战在战场上,我从小就在赤虎营,命大,连续三次昏死在战场上,最后都被找了回来,将军可怜我,就让我来帝都做守门将了。”

云峥的解释然苏昭动容,怪不得之前云峥表现的就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原来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学习其他的东西,云峥所学会的只有厮杀和忠诚。

而云峥在骑兵方面的天赋无疑更是出众的,从未接触过坐骑,仅仅是调来帝都之后做了守门将,他已经将骑术练得入臻,有些人天生某些方面就发达。

大周贫弱,边关赤虎营不少,因为赤虎营的维护费用低廉,只要低价买来青壮,给他们一把刀,让他们上战场死战不退就好了。而且赤虎营的人都知道每战必死,也就无畏无惧。

“是哪个将军送你来的?”苏昭微微动容。

“老将军已经战死了。大楚吞灭我南方州府的时候,只有老将军南下救援,最后战死。”云峥低下头,声调平静的叙述。可苏昭还是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了他对皇族的不满。

是啊!当初大楚出兵侵占,大周皇族得知了州府危难的情况下竟然没有派遣援兵。苏昭记得,当时皇后要过生日,大臣都说不宜动兵。

“两个月后本宫带着你去给老将军报仇,现在你下去休息,明天给本宫训练骑兵!”苏昭又看了云峥一眼,见他似乎木讷的站着没啥反应。

“是!”云峥立刻答应一声出去了。

还守在外面的魏旭盯着走出来的云峥,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安慰他两句,可又看到云峥一脸振奋的样子,魏旭就很识趣的闭嘴了。哎~人木讷一点也好。

“魏旭,你也休息吧,守着本宫想等着本宫睡着了刺杀吗?!”房间中传出来太子的声音,魏旭就被吓了一跳,太子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啊!

魏旭黑着脸走了,朱雀却悄悄的从暗处走出来,盯着魏旭的背影眼神毒辣。魏旭自然能够感觉到朱雀那可以杀人的目光了,他也知道朱雀一直都跟在太子的身边保护,所以说自己要想刺杀太子根本就没有机会的。太子刚才绝对是故意唬自己的。

“殿下,谁要刺杀您啊?”王德忠刚好从外面急匆匆的回来,听到刚才太子的话,王德忠就吓得心噗通跳。

“开玩笑呢,钱给闵家送去了吗?”苏昭已经走到床边准备睡了,但是看到王德忠回来,苏昭立刻就振奋起来。

“送去了,闵家也收下了,并且保证一个月内造出五千件兵甲。”王德忠脸上笑容灿烂,虽然一脸的倦色,但看到太子脸上的笑容,王德忠就觉的舒心。

“将府库里所有的兵器翻修,两个月之后可以造出多少兵甲?”五千件兵甲远远不够,而翻修之后的兵甲肯定存在质量问题,可这也比让新兵们不穿兵甲的上战场好。

“应该能有两万件吧,主要是闵家拿出最好的师傅研究锻造太子交代的神威大炮,所以没有太多精力制造盔甲了。”王德忠也开始惆怅了。

两个月之后跟大周开战,时间太紧张了。要攻击大周的军队只能是张将军的三万兵和新招募的五万新军,可连兵甲都凑不齐,怎么打仗啊!想想人家大国内兵库装备堆积如山,王德忠就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看来明天本宫要去见见卫驰了!”苏昭皱眉想了半晌,终于想到了一个不算主意的主意。

“卫驰?禁军的将领?”王德忠感觉自己的脑袋又短路了,跟不上太子的节奏啊!太子是什么意思?刚说着兵甲的事情,怎么一下子跳到卫驰的身上去了,太子是想把卫驰抢来做男宠吗?

这个恐怕有些难度了,庄宗不会放人的啊!现在庄宗身边就只有一个卫驰了,自然不会让他走了,而且庄宗这些天到处的搜罗高级武者做护卫呢。

“好啦,下去休息吧!本宫要睡觉了!”苏昭打着哈欠上了床。

“殿……”王德忠急忙伸手想给太子宽衣呢,怎么能让太子穿着衣服睡呢,可王德忠的手还没动呢,却见太子已经沉沉睡过去了。

王德忠只能拿了一床锦被给太子盖上,然后走出来的时候还偷偷的抹眼泪。太子辛苦啊!看看这几天把太子给累的。

其实对于武者来说,打坐修炼跟睡觉的效果差不多,只不过苏昭习惯了睡觉,每天不睡上几个小时就不舒服,她睡了三个小时之后便起来了,开始坐在床上盘膝打坐运转玄气。等天色大亮,皇宫中渐渐热闹起来之后,苏昭才伸展懒腰从床上下来了。

感觉到体内澎湃的玄气,苏昭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去把另外的神龙血也找来喝下去呢。

神龙血对体质的重塑是很明显的,尤其是苏昭属于末世的进化人种,本就比这个世界的人种强横,若是多经过几次神龙血的改造,苏昭有信心恢复自己末世时的巅峰状态。

“恭喜太子,您已经是武王了啊!”小雀瘦小的身子显现了出来,口气中掩饰不住的兴奋、朱雀连忙跟着现身了,不过却是跪在了太子面前。并且伸手拉着小雀,让她快点谢罪。

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太子啊!作为暗卫是要有自觉的,要当自己是透明人、不存在,只有主人危险的时候才可以现身,否则你就要一直藏在暗处,不得露面。

“哈哈~好了,起来吧,小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暗卫可惜了,让她做我的侍卫吧。”苏昭明白朱雀的意思,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小雀说起话来的样子很让人愉悦。真的像是一只小鸟一样,声音婉转,大早上的听到她的声音很不错。

“谢太子!殿下,我知道城外有个地方最适合修炼了,要不……”小雀相当振奋,不过不等她把话说完,朱雀就伸手捂住了小雀的嘴巴,要带着太子出宫,这不是作死吗!看来自己让小雀来护卫太子,有些不理智啊。

“殿下,老奴来伺候殿下洗漱啦!”王德忠端着金盆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两个暗卫竟然都现身了,王德忠有些紧张,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小雀和朱雀对王德忠还是很忌惮的,一看到他进来,朱雀便消失了,而小雀则是乖乖的退到了门外站着。

苏昭没有管王德忠的惊讶,自己走到金盆前快速的洗手洗脸,粗鲁的抓着毛巾擦了一下就往外走。王德忠最近也习惯太子的粗鲁了,将金盆一扔就跟了上去。

“刚才那个是金盆子吗?”苏昭一边走一边问。

“殿下用的自然是金的!”王德忠连忙答应。

“本宫用的所有金银器皿全都换成钱,给闵家锻造购买材料!”苏昭下令,听得王德忠肉疼不已,而刚好卫驰走过来也听到了。

卫驰还是很震撼的,太子为了打造兵器,也是蛮拼的。这样的太子还是很让人敬服的。

“卫将军,你过来,本宫正想去找你呢!”抬头看到卫驰,苏昭就高兴的招了招手。

卫驰的脸色顿时有些坚硬了,他感觉很不好!

“呵呵~庄宗昨夜没睡好,说是要找太子商量事情,您看……”卫驰小心的走上来,先开口了。

“哦。那咱们就边走边说吧!”苏昭也想见见庄宗,毕竟这件事最好还是跟他说一下。

卫驰一听就松了口气,看来太子找自己是没什么大事的。

“你们禁卫军不是有两万人吗?每人兵甲两套?”苏昭直接开口。

“是!是的,另外还有战马五千匹!”卫驰搞不懂太子什么意思,然后就听太子道。

“恩,战马都拿出来。另外兵甲也拿出来一套,你们留下一套就行!”

卫驰就惊悚了,这是什么意思?明抢?还是要削弱禁卫军啊?禁卫军可是庄宗的军队啊!太子这么做都不考虑一下吗?!

卫驰很无语,就觉得自己还是陪太子去找庄宗吧!

而另一边的庄宗觉得自己这些天过的惊心动魄,以至于躺在苏美人香软的怀里都没有睡好,所以一大早就让卫驰去把太子叫过来商量事情。

“哎~做皇帝真的辛苦啊!朕这个大周的皇帝更是辛苦,忍气吞声这么多年,都没有给大周换来太平,让几国整天欺负,可打仗就更危险了,朕真担心打不过大楚,亡国啊!”

苏美人听着庄宗的感慨没敢应声,她该怎么答应啊!不过她倒是觉得庄宗其实过得挺逍遥的,几十年都安逸的过来了,如今奏折也都是太子处理的,庄宗就连唉声叹气的时候都有人陪着,苏美人真的没看出庄宗哪里辛苦了。

“哎~苏昭也是有血性的!像是朕的儿子!虽说大楚强横,但想想若是有大杀器和神威大炮的话,应该能打赢吧!”庄宗这么说就是希望苏美人开解一下自己,或者顺着他的意思打打气了。

可惜苏美人虽然漂亮,但人比较木讷,只会伸手给庄宗捏着肩膀。

庄宗一下子就从苏美人的怀里起来了,太不解风情了!

“太子驾到!”陆秉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了,庄宗也顾不上跟苏美人说话了,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龙袍,跑到书桌后面坐下,准备给太子一个严谨、负责的好皇帝形象。

苏美人这次倒是连忙跑过去给庄宗研磨。倒不是苏美人识趣,而是庄宗之前交代了啊。

所以,等苏昭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庄宗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视的看着眼前的奏折,而妖娆的苏美人就在旁边研磨,只不过苏美人身上衣裙半松,明显是刚才被人摸过……至于庄宗嘛,既然你想装出勤政的样子,眼神就不要那么空泛。

苏昭面无表情的进来,见卫驰站在了门口,没有进来,苏昭便开口了。

“卫将军你进来!”

庄宗的眼皮子跳了一下,连忙抬头有些紧张的看着太子,他可担心太子有企图啊,卫将军是唯一能保护自己的高手了。坚决不能让太子抢去!

“苏昭啊,朕跟你有事情商量,叫卫将军干嘛?”庄宗见卫驰踌躇着进来,就感觉十分的不好。

苏昭扫了一眼寝殿,很随意的在庄宗不远处的软榻上坐下,这才道:“恩,我找卫将军有点事,顺便跟你商量下。”

庄宗立刻从椅子上起身,坚决道:“卫驰不能跟着你,朕身边现在就剩下他一个高手了。你身边不是还有很多人么!你还想要男宠,朕让你挑选就是了!”

庄宗决定先开口为强,省的苏昭开口了,自己不知道如何拒绝,最好的拒绝就是不等你开口,我就先把话说死!这是计策!

庄宗的话让卫驰很想死啊,他最担心的就是太子提男宠的事情,好不容太子不说了,庄宗您还说干嘛?!这是变相的提醒太子吗?

苏昭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撇了苏美人一眼。

苏美人再麻木也能感觉到太子的目光,且不说太子的目光是怎样的,苏美人根本就不敢顶着太子的目光,所以她很识趣的冲着庄宗行礼,道:“臣妾先下去了。”

苏美人才不会留在这里当炮灰呢,指望庄宗保护自己那是不现实的,所以还是自保吧!

庄宗胡乱点了点头,依然在紧张的盯着苏昭,他刚才都说了,不让苏昭动卫驰的心思,可苏昭没答应啊!庄宗可真怕太子丧心病狂,如果真的那样,朕咋办?坚决拒绝会伤了太子的心,而且太子这孩子从小就不听话,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陛下,太子想要我禁卫军的军备!”见苏美人下去了,而庄宗还在盯着太子看,卫驰生怕庄宗再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便连忙开口了。

“啊?什么东西?”庄宗感觉自己没有听清楚。

“军备!禁卫军每人有两幅装备,而且还有骑兵五千,另外禁卫军还有专属的锻造坊,每个月能出五百件军器。”卫驰便合盘托出了禁卫军的底细,反正这些事情太子必然已经调查清楚了,隐瞒也没用,而且太子若是能够只拿走这些东西,而不动禁卫军中人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哦!然后呢?”庄宗的大脑有些短路,他一时间有些迷糊,卫将军跟自己说这些事情干嘛?

“太子想要军备和战马啊,用来武装新军,为攻击大楚做准备!”卫驰只能解释完整了,卫大将军忽然觉得跟庄宗说话很累呢!

一听到新军,庄宗就来劲了。当然也有些惊讶,帅大叔一下子跳到苏昭面前,带着欣喜和震惊道:“新军?苏昭你有新军啊?哈哈~有多少人?能不能一下子攻灭大楚?”

攻灭大楚?苏昭笑了,笑的带着几分嘲讽,也带着几分无奈。

卫驰更是在旁边低下头,他真的不想承认自己侍奉的君王这么可爱啊!大楚乃七国中最大,即便大楚不如其他国家强盛,但是最弱的大周还想灭掉人家大楚,做梦呢吗?!

“灭大楚非百万雄兵不可!当然,若是能够联合大陆所有猎兵团,二十万兵足矣!”苏昭的话让卫驰眼睛一亮,他忽然又发现了太子的另外一个优点呢!识时务!

“那朕觉得还是联络所有的猎兵团吧!”庄宗斟酌一下,自然觉得用二十万兵最好了。

卫驰站在旁边想哭,陛下您太想当然了,猎兵团是那么好联系的吗?他们本来就不听命于皇权!被陛下这么一说,好像理所当然一样。

苏昭干脆不提这一茬了,转而道:“我想收禁卫军一半的装备和所有的战马,你觉得呢?”

我觉得?庄宗没什么感觉啊!禁卫军的装备能用的话就给你用啊!反正都是朕的子民,都是朕的兵。哦~不对!那些新军应该是属于太子统御,不过太子是自己的儿子啊,那就没事了。

“朕觉得不错啊,毕竟是为了武装新军嘛!你拿去吧!”庄宗直接答应。

站在庄宗面前的卫驰就张了张嘴,他还想说话呢!禁卫军是庄宗的亲兵啊!皇家卫队啊!就这么轻易的给了太子吗?太子虽然也是皇族人,但太子有他自己的私人卫队啊,而且太子训练新军已经不合规矩了,现在竟然还要拿禁卫军的装备给太子新军。等下朝堂上的大臣们肯定要闹翻天了!

但是卫驰终究没有说话,人家庄宗都答应了,自己一个小将军还说什么啊,找死呢吗?!

苏昭也很意外的看了庄宗一眼,虽然自己觉得拿禁卫军的装备武装新军不算是什么大事,但终究是牵涉太大的,而庄宗这么轻易的答应,倒是让苏昭有些感动呢。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看看闵家锻造!”苏昭起身准备走了。

庄宗站在书桌后犹豫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天色,觉得天气很好的样子,出去走走也不错,于是就道:“你等等,朕跟你一起去吧!来人,更衣!”

苏昭就在旁边等着,但是很快就等的不耐烦了,自己真不该答应让庄宗一起去啊!这货更衣有那么多人伺候竟然那么慢,陆秉承亲自带着太监服侍庄宗换衣服,先换了外套,然后开始装扮各种代表皇家威严的服饰、配饰,最后苏昭实在等的不耐烦了只能道:

“差不多就行了。再晚还去什么!要不你别去了。”

被自己儿子嫌弃了的庄宗、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吓得给他收拾的陆秉承手一哆嗦,系皇冠的手就紧了一下,然后勒了庄宗的脖子。

“嗷~该死的奴才,你想谋杀朕吗!”

庄宗这是典型的拿陆秉承撒气呢,但是陆秉承不敢有怨言,反而是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求饶。

“混蛋!朕就这么不受待见吗!连你也想谋害朕!”庄宗雷霆大怒。

站在门口的卫驰就嘴角直抽抽,他发现平常庄宗看起来还是很有威仪的,为什么一在太子面前就变得这么肤浅呢!啊呸!坚决不能说庄宗坏话。自己这是怎么了?

“你不满意就杀了这个太监吧!犯得着这么生气么!”苏昭又看不下去了。

跪在地上的陆秉承都要哭了,他自问没有得罪过太子吧?没有吧!为什么太子这么不待见自己呢?!

庄宗也楞了一下,要他杀掉陆秉承?自己可舍不得,这个老太监伺候自己几十年了,好用着呢,况且自己刚才不过是骂陆秉承让才太子知道他的愤怒而已。可现在看来这个目的肯定达不到了。庄宗便黑着脸哼了一声。

“走~哼!”

庄宗走过苏昭身边的时候使劲的甩了一下袖子。差点甩到苏昭脸上。刚准备爬起来的陆秉承看到这一幕,干脆跪在地上不起来了。

“狗奴才,你走不走!赶紧给朕叫步撵!”走到门口的庄宗见陆秉承还跪在地上呢,顿时又发飙了。

陆秉承吓得一愣,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去叫步撵了。

“小白,把本宫的翼虎牵来!”苏昭直接走到了门口,一声怒吼。

干尸小白就屁颠颠的牵着翼虎过来了,身高足有三米的翼虎把庄宗给吓了一跳,常居深宫的庄宗还没见过这么大的畜生呢!

“这是什么东西,苏昭你想干嘛!”庄宗脸色都白了。

苏昭不吭声,一手拎着庄宗原地一跃便跳到了翼虎背上。庄宗就嗷了一声,他忽然想起来之前太子就是这么拎着自己上了战马,然后带出城看到了让他恶心的僵尸,现在想起来庄宗还忍不住的哆嗦呢。

“混账。苏昭,你干嘛!朕是皇帝,岂能被你这么拎来拎去!卫驰,把朕弄下去!”庄宗生气了。

而站在下面的卫驰就在犹豫中,他该怎么办?谁能告诉自己啊?

“殿下!君王威仪不容亵渎!”卫驰上前一步,很是严肃的开口。

可卫驰话都没有说话呢,却见苏昭骑着翼虎带着庄宗就跑了。卫驰只能苦着脸飞奔跟了上去,其他的禁卫军见此,只能骑马跟随。

坐在翼虎上苏昭回头看了卫驰一眼,见这个禁卫大将对自己还算是客气了。前世记忆中,就是这个卫驰横刀跃马的拦住苏昭,曾说过:你也配!那骄傲而狂纵的口气让苏昭一直记恨到现在,不过现在想想,也是之前的“苏昭”太不得人心了。

相比之下,似乎是自己现在的霸气,让卫大将军“屈服”了呢。

“朕……朕晕……晕!慢一点!”翼虎飞奔起来之后庄宗就不敢叫了,只能坐在苏昭后面,伸手死死的抓着苏昭的腰。

尤其是经过皇宫各处,被宫女太监们看到,庄宗更不能表现出一点的猥琐和畏惧了,只能苍白着脸,强作镇定的维持自己君王威武的一面。

闵家锻造就在城南一角。这个为大周锻造了百年兵器的家族还是很有底蕴的,即便之前因为大周萧条而落败、并且停工,可接受了太子的资金和命令,重新开工的闵家还是显示出了皇家锻造的能力。

数千人在露天的锻造炉前忙碌,而且因为太子要的装备太紧,闵家还专门从城外要了不少的难民补充劳力。闵家的老族长亲自坐镇,眼看着工匠们干的热火朝天,老族长闵刍眼里有欣慰,但也有苦涩,他觉得闵家锻造能够恢复生产,八成是因为自己被掳进宫的两个双生子啊!

哎~作孽啊!用两个儿子换来了太子的支持,闵家沦落至此!不过闵家锻造一开,不仅保住了百年家族底蕴,也解决了部分的难民问题,还是益处很大的。

闵刍有些焦躁的背着手,来回在几个大炉前转悠,即便他心里不舒坦,但是绝对不影响他为帝国锻造最好的兵器!闵家兵器能流芳百世,少的就是皇家的支持!

就在闵刍带着几个大工来回检查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闵家锻造的大门前传来一阵骚动,然后就看到一只巨大的魔兽冲了进来。吓得新招募来的工匠们鸡飞狗跳。闵刍的一肚子火顿时就飚起来了。老头子跳上一个没有开火的锻造炉就怒吼了起来。

“何人敢擅闯皇家锻造!来人啊!给老夫叉出去,等老夫有时间好好教训他们!”

“是陛下,是陛下和太子啊!”跟在闵刍后面的几个护卫想要冲上去的时候,却忽然有人开口了。

闵刍吓得差点从炉子上掉下来,最后还是身边的武者眼疾手快,急忙搀住了他,然后闵刍就急忙跑到了巨大的翼虎面前,跪倒在地,哆哆嗦嗦的低头:“臣……该死!该死啊!”

“哼~你的确该死!你刚才是在骂朕吗?!”翼虎上面的庄宗也很有火气,刚才这老头站在炉子上面指着自己高声叫骂,庄宗可是听到了。

本来被太子带来就差点吓尿,还被人当众喝骂,朕不发威岂不是太软弱了。

“你闭嘴!”坐在庄宗前面的苏昭却扭头哼了一声,只把庄宗给骂愣住了。

然后庄宗想发飙的时候,苏昭却拎着他直接从翼虎上跳了下去,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庄宗真想惨叫一声啊。

闵刍老眼朝前面眯了一下,就看到大队的禁卫军骑士从外面冲进来了,而拎着庄宗站在他面前的太子就显得格外威武霸气!

太子凶名赫赫,现在一看更是格外英气逼人!那精致的五官散发出来的威势都让人退避三舍。

想到之前太子还疯狂的抢夺了卫王庄园,并且在城外杀人上万。闵刍就心道完蛋了,然后就听到太子一声大吼,闵刍差点吓得昏倒。

“卫驰,带着人出去!另外把翼虎给本宫弄出去!”太子一声厉喝,唬的卫驰等人有些发憷。

什么意思啊!他们可都是保护庄宗的禁卫啊,凭什么听太子号令,但是跟太子僵持片刻,见太子的脸臭的吓人,卫驰还是很明智的带着禁卫出去了,并且顺便把翼虎给弄出去了。

随着翼虎和禁卫军退出去,锻造厂内才安稳了下来,不过因为太子到来,锻造工匠们还是吓得有些萎缩,做工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闵老,实在抱歉,是本宫考虑不周,来这里着急了些!吓到你们了!”苏昭诚心诚意的道歉。

闵刍就愣在原地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啊?皇族哪有给别人道歉的?而且对方还是太子啊!闵刍就觉得太子不会是想先给自己来一下,然后兴奋的虐杀了自己吧!

“老臣……我……”闵刍忽然就很为难了,自己改怎么接话啊!

------题外话------

谢谢: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投了1票(5热度)墨雪烟雨 投了1票(5热度)情剑天下 投了1票(5热度),谢谢投月票的:15201387883 投了4票,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投1票、云璟萱 投1票、bodhi2014 投2票、云璟萱 投2票。谢谢云璟萱 送了2颗钻石,18693718930 送了11颗钻石、青青青鸦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