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太子也很为难的/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昭还是一个好孩子的,尤其是在加紧锻造兵器的节骨眼上,苏昭看到闵家锻造弄了这么多人给帝国制造兵器,太子是开心的,所以不能给闵家添麻烦、弄的太动乱。

可是刚才来的太着急,翼虎冲进来的时候明显把这里的工匠给吓到了,否则闵刍这老头也不会发飙了。

苏昭盯着闵刍看了看,虽然年过五十,但体格还算是健朗,而且一看就是那种认真做事的人,苏昭很满意。可庄宗就不满意了。

“苏昭,你刚才给他道歉吗?你的皇族威严呢?你的脾气呢?”

庄宗很是接受不了,朕这么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维护皇家尊严,你个太子不是扯自己后腿么!

苏昭根本就不搭理庄宗,而是将地上跪着的闵刍拉了起来,和蔼道:“闵老不要介意,刚才本宫考虑不周,吓到你们了,那翼虎已经被本宫驯化了。”

闵刍依然浑身哆嗦,尤其是被太子拉着站起来的时候,闵刍就更害怕了,太子干嘛拉自己啊!而且太子什么时候对别人这么和蔼过?难道是太子在宫里虐杀了自己的两个儿子,然后安慰自己?

就在闵刍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到太子威严不失和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大家都开工吧!大周虽穷,但是不会亏待了你们,你们跟帝*人一样拥有荣誉!只有制造出了最好的兵器,我帝*人才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你们都是英雄!”

英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不过太子的话的确很能煽动人心,至少那些工匠在听到太子的话之后振奋了,一个个的打铁、烧火的都格外有劲。甚至在闵刍眼皮子底下一个新招募来的小劳工一个劲的往炉子里塞木柴,都要把炉膛给塞炸了。

“多谢殿下!殿下千岁!”闵刍连忙带着人山呼,不管现在闵刍心里多么纠结,但他知道高呼谢恩是没错的。可惜闵刍遇到的就是个不靠谱的皇帝。

庄宗听到这些人又当着自己的面喊太子,而忽略了自己,顿时大怒,指着闵刍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你……”

可庄宗还没有骂完,手指头便被苏昭给攥住了,庄宗立刻就担心自己的手指头不会被太子给拧断吧,太子一旦发狂可是很吓人的。

“父皇,刚才是我们太着急了,闵家锻造可是为我们帝国工作的,打扰了他们工作,我们的兵器锻造进度就慢了啊!”苏昭第一次开口叫了父皇。

庄宗这才点了点头,他一想起要打仗的事情就揪心啊!

“臣该死!臣一定拼命为皇家锻造兵器!争取每个月做到六千件的产量!”闵刍明白刚才庄宗为什么生气了,那是自己在庄宗这个皇帝面前失礼了啊!

“一个月六千件?那就是不管盔甲还是兵器,甚至一个头盔都算一件么?”庄宗觉得有些不对劲,又道:“太子啊,你不是新招募了五万新兵吗?按照这里的产量,两个月根本就武装不了新军啊!”

庄宗是懂得算数的,盔甲包括好几个部件呢!按照闵家锻造每个月六千件的出产,若是换算成整套的盔甲兵器,当然还不包括长短兵器,只是单一的兵器,一个月也就是能武装一千人而已啊!两个月只能武装两千人?那差的太远了!

两个月之后就要对大楚开战了,难道要新军光着身子上战场吗?

“臣该死,这是最大的产出量了!”闵刍擦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闵家锻造还在改装大杀器,和研发太子新型武器,所以这个产量是提不上去了,除非大周能够给更多的钱和人,扩充规模。

“这不行啊!那兵库还有兵器吗?”庄宗觉得自己是个负责人的好皇帝,所以坚决不能让新军没有盔甲的情况下上阵的。国家兵库里的兵器都应该拿出来。

闵刍就不吭声了,兵库不是他的管理范围啊!而且就闵刍所知,国库都十年没有补充更换兵器了,堆放的那些都是陈旧破烂,根本就没法用了!尤其是弩箭,早就烂杆了。

“你们去拿一套兵库的兵器来看看!”苏昭撇了庄宗一眼,给闵刍身边的几个武者下令。

立刻便有一套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的兵器送到了庄宗面前。庄宗惊讶的嘴巴张大,半天都没有合上。

“你跟朕要禁卫军兵甲的时候,朕就应该想到了!哎~都是前面几代皇帝留下的烂摊子啊!”庄宗哭丧着脸哀切。

苏昭根本不想跟庄宗说话,你还好意思说是前面几代皇帝留下的烂摊子,还不是你吗!闵刍就更不敢说话了,他觉得自己都不应该听到庄宗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言论。

“本宫已经下令搜集炼丹师的炼丹炉了,等下都给你送来,是不是就可以提高产量了?”苏昭在闵刍的陪同下,大体的转悠了一圈,询问了一些必要的事项之后,开口道。

用炼丹炉自然再好不过了,但是闵刍一点都不奢望,要知道炼丹炉可是很珍贵的,而且都掌控在猎兵的手里,是你想弄就能弄得到的吗?!

“是,是!只要有炼丹炉就好!”

闵刍小心的回答着,然后看到太子似乎心不在焉的看向了熔炉的方向,闵刍就顺着看去,这一看吓得不得了,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鬼鬼祟祟的凑在最大的熔炉旁,正在偷拿几根兽骨!

在锻造的兵器中加入兽骨可以提高兵器的韧度,甚至一些融合了魔兽血的兵器更加锋利,而那几根兽骨可是闵家的私藏啊!而且是无价之宝,都存了好多年了,这次拿出来是为融合一点进神威大炮中的。

“小白,过来!”闵刍刚想让人抓住那个斗篷人,却听到太子开口了。

艾玛~闵刍又被吓到了,怎么这个斗篷人也是太子的人啊!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开口。

小白抱着两根魔兽的大腿骨屁颠颠的跑过来了。闵刍看到那两根骨头就肉疼,家族中存储这两根骨头已经数百年了,听说是前朝的守护兽遗骨,为了太子的神威大炮,闵刍才狠心拿出来的,可看这斗篷人的模样是想据为己有啊!

“这是怎么回事?”

苏昭指着小白怀里的骨头,小白立刻抱紧,忌惮道:“这是我发现的!”

闵刍想说这个人是不是傻子啊!这些兽骨明明是放在那里等着炼制的好不好!神威大炮的一些零件需要格外的坚韧,只有融合了这些兽骨才行!

苏昭就看向了闵刍,那眼神很明显了,自己的人看中了你家的骨头,你给不给?!

闵刍为难了片刻,才犹豫着开口道:“殿下,为了制造您的神威大炮,需要这些兽骨,不过……只是拿走两根的话应该没事的。”

闵刍看着小白怀里抱着的每个都比他高大的骨头心疼死了,祖宗的家产啊!就这么被霸占了。不过想想也算了,反正他拿出来这些兽骨就是为了给太子制造神威大炮的。说起来神威大炮,闵刍就忍不住的想,到底是哪位神人给设计的啊!太精妙了,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你非要这些东西?”苏昭也有些为难,一方面小白稀罕的东西不多,苏昭还是想给他的,而且看小白这坚决的模样,不给似乎不行啊!另外一方面苏昭还真是担心神威大炮的制造遇到麻烦呢!

“这是我的!”小白抱着腿骨又紧了紧。

苏昭沉默了一会,就看向了锻造场的大门,那里又传来了骚动、闵刍也连忙看去。锻造厂除了太子敢乱闯,还有什么人敢来啊!然后闵刍就看到一大群的猎兵闯进来了,而且猎兵似乎还押运着不少的东西。

“太子殿下,我们团长让我们送来了炼丹炉!”为首的一个猎兵身高足有两米,他牵着一个巨大的蛮牛,蛮牛背上拖着两个大丹炉,进来之后看到太子就在不远处,那人就喊了起来。

正在喝茶的庄宗很兴奋,立刻就起身迎了过去,看着那身高两米的汉子,开心道:“你们是玄天猎兵团的?你们团长呢?”

这个汉子瞅了庄宗一眼,认出他就是庄宗之后,汉子不情愿的冲着庄宗行礼:“我们团长有事情忙,所以没有过来!”

“哦,这样啊!”庄宗就有些失望了,他很想见见玄君的好不好,说不定继续接触下来玄君会答应做自己的护卫呢!毕竟心诚则灵嘛。

若是让玄天猎兵团人知道庄宗的想法,这些桀骜不驯的猎兵说不定会刺杀了他都不一定呢!玄君,在猎兵界是神话一样的存在,天生的王者,怎么可能会给人做护卫呢!不要说大周的皇帝了,就算是神宫之主也不可能做玄君的主。

苏昭带着闵刍迎了上来,看着百余名猎兵带着魔兽将一个个巨大的丹炉卸了下来。为首的汉子来到苏昭面前,高兴道:“我们团长说了,这些丹炉太子若是用得上就用,用不上的话就溶了锻造兵器!”

为了找这些丹炉,玄天猎兵团可是搅的帝都甚至整个大周鸡飞狗跳啊!太子在帝都拥有赫赫凶名,但是玄君在整个猎兵界拥有同样的凶名,玄君的猎兵令一出,那些炼丹师全都哭爹喊娘,东躲西藏的就是想保住自己的丹炉,可玄君在猎兵界的威望太大,好多炼丹师拼死都没有保护下丹炉,就这么的被玄君给掠夺走了。

“好东西啊!都是好东西啊!这些材料比黑金金属还好啊!用来锻造神威大炮都不用搀和魔兽骨了!”闵刍就摸着一个个的丹炉赞叹,这些猎兵送来了足足有数百个丹炉,每个都是大型丹炉足够熔炼金属了。

丹炉制造材料特殊,可比闵家用来锻造兵器的大炉好太多了,有这么多丹炉,闵家自信可以将每个月的产量提高一倍。

“代本宫谢谢你们的魔君。另外玄君带人已经开进魔域了吗?”苏昭今天都没有见到魔君,想到他已经取得了魔域的开发权,应该是去忙着布置大本营了吧!

“呵呵,我们的副团长已经去了,团长大人可能还在帝都!”那汉子说完就带着猎兵走了,他们猎兵是很忙的。尤其是最近玄君还下达了一些任务,不抓紧一点任务都完不成呢!

听得出来,刚才那汉子说起玄君的时候一脸神往和尊敬,显然玄君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而且那汉子的修为已经是武皇了!真不知道玄天猎兵团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悍,团内有多少武皇。

“殿下,臣可以再从城外的难民中招募工匠,用这些丹炉可以将产量提高一倍!”闵刍很兴奋,但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钱和粮食啊!人手是不缺少了,可是钱粮不够,闵家实在没办法啊。

苏昭自然知道闵家的为难了,可玄君上次给的钱已经给了,再搜集的话找谁呢?苏昭让王德忠整合太子宫中值钱的东西变卖,也不知能凑出来多少。至于粮食还是有的,但不能全都给闵家,还得照顾城外的难民,宋湖也快要跟自己要粮食种子了。就在苏昭思忖着该从哪里想办法弄钱粮的时候,大门外又来了一队人,那是一支运送的大队,而为首的一人鲜衣怒马的,那骚包样除了梅解语还有谁!

苏昭昨晚就得知梅解语出去了,可他这是又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大队东西啊!

“二弟,你不能这么干!这些可是我们的老本啊,你拿走了这些粮食,我们下面的分部就要挨饿啊!”跟在梅解语身边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正骑着骏马追来,拉着梅解语苦苦劝解。

梅解语根本不为所动,反而是阴冷的看着对方:“哼~若不是我这些年在太子身边,谁给你们一路放行,让梅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我现在拿这么点你就心疼了?”

看到自己亲弟弟的脸上露出冰冷、甚至是狰狞的神色,梅解嘉就震惊。这二弟是想跟家族反目成仇吗?

“二弟……你!”梅解嘉还想说什么,忽然看到一个俊美异常的少年带着一群人朝这边走来。

梅解嘉还在惊奇这个少年为什么生的如此好看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二弟利落的从战马上跃下,满脸堆笑的走了上去,躬身行礼:“殿下,这是小梅给您弄来的,五十万粮食和货币。”

梅解嘉在马上楞了半秒钟,他接下来就想跑,妈呀~这个人就是太子啊!一听到太子的名字,梅解嘉就觉得自己腚疼!

可梅解嘉根本没能走得了,因为他看到太子朝自己看来了,那是怎样一双锐利而充斥着霸道、占有欲的眼睛,他感觉自己在这样一双眼睛注视下,整个人都僵掉了。

梅解语顺着太子的目光看去,便看到自己的大哥傻乎乎的坐在战马上,于是他便道:“这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他已经婚配了!”

“对!我已经婚配了!”梅解嘉一个哆嗦回过神来,心里感激自己的二弟啊!都不怨二弟先说了“同父异母”,刚才他感觉自己整个人被太子的眼睛给看透了,那种毫无躲藏的感觉真不好啊。

“恩。”苏昭听到梅解语的话就皱眉,婚配不婚配的关自己屁事啊!难道自己是那种一见面就抢人的色魔?!苏昭指了指梅解语身后的马车。

“这些都是梅家的?”苏昭之前已经听说了,梅解语带兵在帝都疯狂的强抢粮食,弄得民不聊生,苏昭真的很头疼啊。

虽然这一次他抢劫的是梅家的粮食,但是刚才梅解嘉和梅解语的对话她都听到了,人家梅家明显不愿意啊!苏昭对商界还是大力支持的,要想发展国家经济,这些商业世家就是支柱啊!

“是的!梅家也是在太子的恩惠下才赚了家底,所以拿出这些东西来很合理!”梅解语说的理所当然。听得梅解嘉都想死了!他真想说梅解语就是强抢啊,梅解语带着太子府兵闯进自家门,不顾老父亲反对的弄走了这些东西,老父亲都在家里气的病倒了啊!

“好!把你所抢的所有物资都做个记录,本宫以后会还的,就当是借的吧!”苏昭斟酌了一番下了决定,她太需要这些物资了,有了这些,闵家锻造就可以扩大,军备就可以提升。

梅解语则是楞了一下子,然后道:“这些都是梅家送给太子的!我也是梅家的人,我说了算的!”

谁敢不听,直接杀了就是!梅解语说话的时候就用充满杀气的眼睛看了梅解嘉一眼,自家大哥吓得一哆嗦,直接跪在了地上……

梅解嘉觉得自己的二弟已经够恐怖了,但是太子更恐怖,你分明就是帝都的大魔头,打家劫舍、强取豪夺的事情做的还少么?现在抢梅家的东西竟然还说什么借?!

你敢借,我们敢让你还吗!

梅解嘉也就只敢腹诽,钱粮都被二弟给拉来了,而且还碰上了太子,他还敢说什么,只能一个劲的赔笑,并且让自己笑的丑一点、再丑一点,若是被苏昭看上,那自己就完蛋了。

梅解嘉曾经问过一个男侍,被爆后面是什么感觉,当时那男侍都哭了!梅解嘉就觉得钱粮损失就损失了吧~可是人不能再丢了啊!

“大周危难,你们这些做商人的也不容易,这些本宫都知道的,现在借你们的钱粮也是逼不得已。”苏昭见梅解嘉目光躲闪,便说了一句。

“是是!我们都理解的,太子殿下一心为民,我们做商人的理应支持!”梅解嘉连忙说着,却给梅解语说的开窍了。

“大哥,你现在回去召集一下帝都的商人,我要给他们说一下,让他们资助太子,现在就是这些商人出力的时候了!”梅解语的话让梅解嘉心中一沉,他觉得梅家在商场上的地位早晚要被梅解语给折腾完蛋了。你这是要帮着太子抢劫所有的商家吗!

苏昭倒是没有反对,不过她也知道梅解语做事太狠毒了,便嘱咐道:“一定要传达本宫的意思,本宫是借!”

苏昭是真心要借的,但是别人可就不这么想了,尤其是梅解语,他一边欢快的答应着,一边道:“殿下,小梅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做好的!”

梅解语拉着梅解嘉走了,留下百余名府兵押运来的钱粮。

“闵老,你把这些都运进去吧,另外这一百名府兵给你留下,谁敢在这里捣乱可以先斩后奏!”苏昭点齐了一百名府兵,让他们留在锻造厂维持秩序。

闵刍感觉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闵家能够在大周最疲弱的时候重新开工已经是奇迹了,太子竟然还弄来了这么多钱粮,可在震惊之余,闵刍也明白,太子是倾注全力的支持闵家进行锻造,若是再做不好就对不起太子,对不起自己了!

庄宗在一旁喝茶喝腻歪了,实在是嘴喝刁了这里的茶叶太难喝了,而且周围也没美人相伴,全都是粗俗的工匠,看着碍眼啊,完全没有美人赏心悦目的感觉,所以庄宗不耐烦地来到太子身边,说:“苏昭啊,咱们走啊!”

“恩,你先回去吧!我还得去一趟户部!”苏昭撇了庄宗一眼。

庄宗分明就从太子的眼中看到了鄙夷,庄宗炸毛了。指着太子就骂:“你什么意思?你又要去哪?”

唯一跟在庄宗身边伺候的陆秉承快速的低下头,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不想在庄宗和太子置气的时候做炮灰!

不过陆秉承的担心有点多余,人家太子根本就不跟庄宗一般见识,出了大门之后就骑上自己的翼虎王走了,卫驰就守护在大门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就看到庄宗气鼓鼓的在发飙。

“太不像话了!苏昭眼中还有朕这个皇帝吗?!”

庄宗发飙不要紧,可苦了闵刍和锻造坊的人,这些人呼啦啦跪下了一大片,连手头上的活都得扔下。卫驰只能带着禁卫从外面冲了进来,护在庄宗面前,以免庄宗有什么闪失。

锻造坊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压抑了,庄宗威严十足的扫了周围一眼,数千人一起下跪的模样还是很震撼的,庄宗的脾气也就减弱了不少。最后在陆秉承的劝解下走了。

闵刍一直把庄宗送出去好远,这才心惊胆战的回来。他就纳闷庄宗为什么要来锻造坊呢,应该是太子带来让他见识一下锻造坊困难的吧,可惜庄宗即便看到了也没用啊!(苏昭好无辜,分明是庄宗自己要跟着来的。)

苏昭要去吏部,是因为苏剑虹这些天在吏部上任了,而且还担着为太子选拔能吏的责任。只不过繁冗的吏部处理起事情来比想象中困难多了。

“哼~不就是一个贱婢的儿子,你也想让太子给你撑腰?太子的男宠都护不过来呢,哪有精力管你啊!老子告诉你,不给老子述职,你就走不出这个大院!”一黑脸将军正把苏剑虹堵在吏部大堂,气势汹汹的辱骂。

黑脸将军是从南方撤下来的武官,要在帝都找一个清闲的官职做做,可苏剑虹却说自己没有军功,不能凭借关系入职!黑脸将军就发飙了,现在大周哪一个家族没有借阴功承袭爵位的,老子就是要官,不给就揍你!

黑脸将军知道苏剑虹是太子的人,可太子喜欢男宠全国皆知,还没听说过太子会给部下撑腰呢!

“叉出去!永不叙用!”穿着官服的苏剑虹坐在文桌后面,看都不看发飙的黑脸将军,直接下令。

那黑脸将军楞了一下子,嘿~太子府出来的下人也敢这么猖狂?!他可是打听了,这个苏剑虹的母亲是太子的乳母,可却曾经因为得罪太子,他和他母亲都被太子嫌弃了,没有了太子撑腰还敢在这里猖狂!

“老子看谁敢!”黑脸将军大吼一声,震得整个大堂都簌簌发抖一样。大堂外面的护卫都没敢进来,他们都是贵族子弟,来吏部做职,就是图清闲而且没有危险的,凡事能不出头就不出头,他们才犯不着为了苏剑虹而得罪黑脸的程将军呢!

大堂里的其他官员偷笑够了,就连忙在旁劝解:

“程将军不要生气,有事好商量!苏大人是新来的,所以不懂!”

“是啊,新人嘛,都难免有些冲动的!”

“再说我们户部也不是他说了算的!”

几个侍郎一块挤兑苏剑虹,其实也是说给尚书苏方梓听的,谁让苏方梓坐在大堂上“睡着”了呢!这个老东西分明就是由着苏剑虹使劲折腾啊!不过也没关系,苏剑虹势单力薄的,即便让他折腾,他能翻起什么浪来!

“苏剑虹,你给老子过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程将军双手叉腰,大模大样的仰着下巴,指着苏剑虹就骂了起来。

苏剑虹看着程将军皱眉,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带着府兵来呢!有太子府兵在,像程将军这种货色直接叉出去就好,至于打杀就有些麻烦了。刚才苏剑虹说永不叙用也不是儿戏,他已经认真看过这个程将军的功绩了,完全是靠着前辈的功劳继承了一个游击将军的职位,在南方混了两年之后就想回来捞个大将军做,门都没有!

在太子整顿国家图强的时候,苏剑虹要尽最大努力的帮助太子。

可那黑脸将军太咄咄逼人了,他一边说着,就要冲上来动手。

“啥?打死人啦!朗朗乾坤、吏部大堂竟然发生了命案吗?!”一直在椅子上打瞌睡的老尚书醒来了,老头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干瘪的身子撑着宽大的官袍暴跳了起来,像是火烧了屁股一样。

几位侍郎连忙冲了上去安抚受惊的老尚书。准备动手胖揍苏剑虹一顿的黑脸将军也停了下来。

“老尚书没事,是新来的苏剑虹太不懂事了。”

“是啊,是他惹恼了程将军,程将军都要气疯了!下官觉得还是让苏剑虹去别的部门吧!”

老尚书听着几个侍郎的撺掇,不停点头,末了还煞有其事的看向程将军,道:“他们都建议你去别的部门,你去吧!”

程将军楞了一下,紧接着就顿悟老尚书是又糊涂了啊!可程将军不敢骂老尚书,只能陪笑道:“他们是让苏剑虹这个毛孩子去别的部门,我是来述职的啊!我在南方为保护大周浴血奋战,功劳无限啊!”

“南方也有战事?”老尚书很认真。

众所周知,大周南方向来少战事,多年来唯一的战事就是大楚几年前吞灭了大周州府,如今大楚的战事都在北方!南方哪里来的战事!只要是明白人都能够听懂,老尚书这是在鄙夷程将军说谎都不够格呢。

可惜大堂里的都是一群蠢人,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觉得老尚书会这么嘲讽人,老尚书就是个糊涂蛋,都七十了!也糊涂好多年了。

“是啊!听说南方的战事也很惨烈呢!南蛮兵凶残啊!程将军必然在南方立下了不少的功劳啊。”一个侍郎大言不惭的继续唬道。他们这些做侍郎的,哪一个没有接受别人的孝敬,拿了别人的钱财就要给人说话。

老尚书忽然厉目瞪了那侍郎一眼,勃然道:“那你还不快点去给陛下禀报,南蛮动兵啦!去,现在就去,我也写奏折!”

那侍郎一听,心里就吓了一哆嗦,自己只是骗老尚书玩的,这事要是捅到庄宗那里去就麻烦了啊!虽然庄宗现在不看奏折,可是听说太子会看啊!尽管不知道太子是否能够看懂,但凡事只要是牵扯到了太子,就很让人担心啊。

“呵呵~不用写奏折了,说给本宫听吧!”一群人还想继续糊弄老尚书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了。

大堂里的人全都傻乎乎的转头,便看到门外站着一身黑袍的少年,那少年身上虽然没有任何代表皇家身份的标志,可她只是往那里一站,与生俱来的贵气和睥睨的狂傲便如风暴一般渲染和倾泄。让几个即便没有见过太子的侍郎们也知道这个人必然是太子无疑。

老尚书这次反应倒是快,立刻就跪在地上大吼:“殿下,大周危矣啊!江侍郎说大周南方战事惨烈,我大周四面受敌,国将不国啊!”

几个侍郎都被吓尿了,你个老混蛋这么喊真的好吗?!太子本来就疯魔,听了你的话更疯癫了怎么办?!几个侍郎觉得自己要被老尚书给害死了,连黑脸将军都被吓坏了,跟着跪在地上不敢抬头。整个大堂中只有苏剑虹快步从书桌后面走出来,淡定的给太子行礼。

苏昭扫了跪在地上的大臣一眼,最后目光停在了黑脸将军的身上,锐利的目光让黑脸将军感觉自己正在遭受凌迟一样难受。

“殿下,我大周要亡国了啊!我大周疲软几十年,已经经受不起任何战事了,南方战事一起,我大周就亡了啊!臣不想做亡国臣,殿下和陛下也要做亡国之君啊!呜呜呜!”老尚书倒是中气十足,完全没有感觉到太子压抑的眼神,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吼个不停。

几个侍郎跪在旁边哆哆嗦嗦,吓得好不凄惨,他们觉得老尚书不仅糊涂、而且还作死,您抽风作死的不要拉上我们好不好!

苏昭依然没有说话,而是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身黑袍的太子从老尚书身边走过的时候,几个侍郎分明感觉到了太子身上的煞气。而小白抱着两根巨大的腿骨跟着太子,让太子身上的煞气更重了。

“殿下啊!老臣忧心啊!呜呜……”老尚书跪在地上哭的更伤心了,而且他似乎是年老不堪的样子,一边哭一边倒在了苏剑虹的身上。

苏剑虹被老尚书弄得鼻涕眼泪一身,但他并没有嫌弃,反而是觉得老尚书可怜了,眼看着老尚书越哭越伤心,苏剑虹只能开口道:“殿下,老尚书的话其实也没错,如今的大周真的经受不起任何一场战争了,我们已经穷到底了,再打仗征收粮食就是杀鸡取卵了!”

几个侍郎一起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看向苏剑虹,觉得这个小子跟老尚书一样混蛋,你要作死何必拉上大家一起啊!

苏昭看了老尚书一眼,忽然道:“本宫发动战争不会征收民间一粒粮食,并且会派苏剑虹担任钦差大臣在各地巡逻,杜绝和惩治地方官员贪污乱收的情况,你觉得可好?”

老尚书的哭声一滞,却紧接着哽咽道:“老臣年纪大了,做钦差这种体力活怕是不行了啊!”

苏昭看着老尚书笑了起来,乍看起来老尚书像是个糊涂蛋,可苏昭却感觉这个老头是在自己面前装傻的,并且装傻充愣的劝谏自己不要动兵!尼玛~老子也不想动兵,可是不动兵不行啊!

“殿下,不征收粮食,难道只靠从大臣和猎兵团弄来的粮食支持军费吗?”苏剑虹有些不敢相信,任何战争都是经济大战,大周从哪里弄钱粮打仗啊。

“这点你不用操心了,大秦已经答应给军粮了!你还是做好本分吧,人员的调查如何了?不要有任何顾虑,本宫给你撑腰,五品以下官员调动你说了算!另外本宫给你两百府卫。”苏昭笑眯着眼睛,说话的时候却看向了黑脸将军。

“现在本宫就送你一个见面礼!”苏昭的口气陡然一转。语气中已经沾染了冰寒冷厉的煞气。

“来人,把这扰乱吏部大堂的人叉出去,做成旗帜就挂在吏部大门前!”

禀禀煞气如洪水般滚滚而来,当场就把黑脸的程将军给吓晕了。做成旗帜?那不是放干血、抽掉筋骨皮肉,比凌迟还要残酷的刑罚?自己没有听错吧!

太子府卫虎狼一样冲了进来,架起早已经吓得屁滚尿流的程将军出去了,抱着骨头的小白立刻跟了出去,不知道是看热闹还是帮忙去了。

而大堂里的几个侍郎这次真的吓尿了,连一向“傻乎乎”的老尚书都吓得跪在地上半天没有吭声,只是苏剑虹觉得太子的做法太残忍了,想劝谏的可又忍住了。这个时候似乎也只有用太子的残忍和狠毒镇压这些不听话的官员了。

门外的程将军的惨叫声传了进来,听得大殿中几个侍郎们肝胆俱裂,倒是苏剑虹像是没事人一样捧着吏部官员名册在跟太子汇报,而太子听得也津津有味,仿佛门外的惨叫声和血腥能给太子提神一样。

这时候几个侍郎才忽然想到:残暴的太子以前整天在宫里虐杀男宠,各种血腥的手段哪个没玩过,虐杀对太子来说可不就是一种享受吗!而苏剑虹这货是从太子宫出来的,这种场面自然也见多了!

而太子这次当着他们这些大臣的面虐杀程将军,分明就是来给苏剑虹撑腰的啊!

------题外话------

谢谢:18693718930 送了9朵鲜花,迷恾。云璟萱 。悠悠zzz 投的月票,15902234095 投了1票(5热度)。

再谢一下追更和留言的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