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皇后的反击/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您刚才都说我是万人敌了!难道还有比我更合适做这个将领的人吗?云峥那小子的修为不如我的!殿下,还有个秘密我只告诉你哦,我快成为武帝了!只要有契机,我就能晋级!”柴猛见太子不吭声,生怕太子不把这个奇兵将领给自己。

“哦?那恭喜了!”苏昭颇为振奋的看着柴猛点头,却依然不说任命柴猛的事情。

“殿下!我柴猛最忠心了,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柴猛又说。

不仅仅是柴猛,就连他挑选出来的那些将领们也很期待和振奋啊!军队里是分兵种的,太子所说的奇兵明显就是骑兵啊!那可是最高级的兵种了,想象骑着战马或者魔兽坐骑在战场上风驰电掣、纵横冲杀的模样,这些人就觉得热血沸腾。

“哎~本宫想要禁卫军的战马武装这支骑兵,再用闵家锻造的魔兽血斩马刀和连环弩做搭配武器,自然还需要有精密的护甲了!虽然只有三千人,可是这三千人太重要了!本宫要好好思考啊!~”苏昭又猥琐的大赞一番。充分的勾的柴猛抓耳挠腮。

柴猛都要着急死了好不好,被太子这么重视的骑兵大将,必须是自己的啊!

“殿下,我有个侄子,长得眉清目秀的!”柴猛无奈了,想来想去自己似乎只能通过送美男的方式让殿下动心了吧。

“说这些没用的干嘛!本宫最信任的就是你!难道本宫要信任你,要用你还需要你上供侄子做男宠吗?!这个骑兵大将就是你了!”苏昭赶紧打住。

柴猛振奋了,太子就是好啊!都不需要自己的侄子都把这个职位给自己了。柴猛立刻带着自己挑选的一群人给太子跪下,高呼千岁。柴猛觉得自己现在的官做的大了,是不是可以向大公主提亲了呢?柴猛可一直惦记着那个庶出的公主呢。

“你就从新军中挑选三千做飞虎营!记住,只要精锐!”苏昭严肃的说。

“殿下放心好了!”柴猛起身就要走,但想了想又停下,说:“殿下,我要训练飞虎营啊,那这些军队怎么办?几万人呢!”

“恩,本宫也犯愁啊!你看谁管这些人合适?”苏昭早就中意云峥了,可还是要让柴猛说。

“云峥其实很擅长骑兵的,但他的骑兵被我抢了,嘿嘿!就让他管这些步兵吧!”柴猛说完就走了,生怕太子反悔抢了他的骑兵一样。

刚才被柴猛挑选的一群大汉自然是跟着走了。苏昭就松了口气,自己手下的将领每个靠谱的,这让苏昭很焦心啊。

“殿下,小僧可以做云将军的副手。”

妙心一直都站在大帐外面,眼看着柴猛带着一群猛汉挑选精锐去了,妙心就眉目弯弯的笑着进来了。

苏昭撇了妙心一眼,总觉得这个和尚贪心了,你都有几百僧兵了,还想干嘛!而且苏昭还真不觉得这个和尚懂得训练步兵呢。其实苏昭心里有个最合适的人选:苏曼青!

这个文弱的青年惊才绝艳。若是能够治好他的腿,能让他续命,苏曼青才是最靠谱的统帅,羽扇纶巾的第一儒将。

“殿下,柴猛将军勇猛有余,可为骑将、必是战场尖刀!云峥将军刚毅果决,可谓先锋大将,苏剑虹运筹帷幄却少了决断,只能为军师。其实殿下还有最合适的人选苏曼青,其次便是小僧了!”妙心见太子不吭声,就知道太子在怀疑自己呢,于是妙心就说。

可惜最合适的苏曼青现在残疾在身,而且还是个短命的,想来是指望不上了。而苏剑虹也是现在太子能用的文官了、还真不合适调来做军师呢。这么一想,似乎眼前的妙心唯一合适哦。

苏昭这才看了妙心一眼,问道:“本宫以为你要发扬佛学,原来你要做将立功吗?”

“小僧只是在做佛家的事,拯救苍生。”妙心双手合十,宝相端庄说的有模有样。

“呵呵~”苏昭挑眉一笑,尼玛的~上战场杀人还弘扬佛学,你别欺负本宫读书少哦!本宫前身是末世的少将!

“佛见三千破,渡生斩罪”妙心脸色更加肃穆,无比端庄的说。

苏昭听不懂,妙心又道:“佛见苍生百事受苦受难,忍无可忍,以杀止杀,惩治残暴!小僧觉得生杀佛虽不为大道佛礼所容,却适合于世!”

“况且还有地藏菩萨开辟幽冥世界,倡以杀止杀、以暴制暴、所以杀人乃洗净罪孽、帮助重新转世!”

“小僧觉得佛家慈悲为大,以杀止杀为小,故能大则免小,无奈而为之!”

妙心的一席话说的苏昭眼睛眯了起来。这个臭光头,哪有半点和尚的本分啊!怪不得之前他师父都不收留他的,无奈之下即便收留了也只是让他做罗汉。原来这货妖娆的外表下有颗黑化的心啊。

不过苏昭喜欢他说的歪理,因为这套歪理适合战场啊!不经意间,苏昭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和尚人才!

“好!本宫让你做副将,你说说,大周对大楚,有几分胜算?”苏昭示意他坐下,笑问道。

“胜算在殿下心中,在殿下神威大炮中!”妙心倒是干脆。

要不是有神威大炮,小僧才不敢带着兵去送死呢!小僧又不是变态,喜欢看死人啊!曾经的寺院被灭,他已经看了太多的死人,也终于参透了不为接纳的佛典中“佛见三千破,渡生斩罪”这句话的意思。妙心不想做个青灯木鱼的和尚,他想建功立业,一则抱负、二则也是为了报师父的恩,保存寺院的这点僧人。

太子是个务实的人,你要是对太子没用,太子为什么拨款拨地的给你建僧院?妙心就知道太子必然是个不信佛的人!

“哈哈哈!本宫高兴!”苏昭忍不住的站起来,走到妙心面前,伸手就揉了揉他的光头。

这个光光的脑袋,苏昭早就想摸摸了。

不过妙心就感觉不好了,太子对自己一向都很守礼的,这次摸自己的头,下次是不是就摸自己的身子?还是说自己给了太子一个坏印象,让太子误以为自己是个花和尚,信奉杀和色呢?

“殿下,小僧出家时,师父曾说我不可还俗,否则有灭顶之灾!”妙心觉得自己还是说明白吧,省的殿下多想。

苏昭还真没有多想,所以听到妙心的话,她就点头:“恩,你师父他老人家说的有道理,你就继续做和尚吧!”这样本宫就一直有光头可以摸了。

妙心就搞不懂太子是什么意思了,太子的心思高深莫测,可真是不好猜测呢!邪恶一点想,太子是不是玩弄一般的男宠腻味了,想要换换口味,觉得和尚也不错呢?妙心就觉得太子摸自己脑袋的时候,太子偏爱光头呢!

“你招募的僧兵打算怎么办?”

苏昭重新坐下,看着妙心问道。

太子似乎是第一次给自己笑脸看,可妙心觉得有些不对头,太子不笑的时候还好,一笑起来那模样有些暧昧啊!可能是因为太子的名声不好,妙心总觉得太子目光太亮了。

“僧兵可以护院,太子手下有干尸小白,难免有不干净的东西或者南蛮巫蛊威胁,小僧招募的那些僧兵都是懂得巫蛊、医理之人,可做战场上的医师,也可以解毒。”

苏昭恍然,原来人家挑选僧兵是有选择性的啊!而且战场上的医师也的确重要。可惜没有治愈系的魔法师啊!战场上最有用的还是魔法师啊!想想这个,苏昭就眼馋北疆王的军中魔法师了,苏昭可是听说北疆军中魔法师多到每百人战队就有一个魔法师辅助的。

“你招募的人懂魔法吗?”苏昭颇为期待的开口。

“只有几十个人有魔法潜质。”妙心如实回答,魔法师太稀少,别看这些难民生活无依的,但是只要有人是魔法师,早就被抢走了。任何猎兵团都稀罕魔法师。

魔法师可不像是武者那样普通。尤其是炼丹师必须要拥有魔法天赋才行,所以说炼丹师必然是魔法师。武者想炼丹除去需要异火的帮助之外,还需要懂的太多的东西。整个大陆能以武者身份成为炼丹师的也曾有过寥寥几个,可惜即便这些武者能够用异火炼制丹药,也没有魔法师用自己的丹火炼制的得心应手。

“主人,只要有魔法师潜质,我就可以唤醒!”空间内的空间兽发出了尖细的声音,这空间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动静了,苏昭用神识探视自己空间的时候,就看到果冻变样了,恩~变成了一个鸡蛋。

白胖胖的鸡蛋,没有四肢更没有五官,那尖细的声音就是直接从他身体中传出来的,或者说他整个身子就是发声体,说话的时候胖胖的身子还会抖动。

“你懂的幻术?”苏昭用心里沟通。

“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是我的特异功能!”果冻相当骄傲~(其实现在叫鸡蛋更加贴切,可惜果冻是苏昭之前给他起的名字。而且谁知道这个东西还会不会再变幻身形。)

苏昭就冲着旁边的妙心道:“把你招募的和尚都叫来吧!”

苏昭想试一试果冻的功能,若是真的能够唤醒他们的魔法天赋,为军中多增加一些魔法师是极好的。

“啊?”妙心刚才看见太子分明在发呆,怎么忽然就要看自己手下的和尚呢?难道太子真的对光头情有独钟?迫不及待的想多找点光头看看吗?!

“殿下,那些僧兵都在太子宫啊!”妙心就回答了,只不过妙心这个时候就觉得自己把那些僧兵放在太子宫真的不保险啊。

“那就跟本宫一块回去吧!”苏昭起身,军营里的事也看够了。

其实这些从难民中招募起来的新兵正在进行最基础的训练,所以苏昭是没心情看的。虽然柴猛一下子招募了五万人,可质量却相当不错。这都是灾难惹的祸,饥荒爆发之后体弱的人都死掉了,能够逃难到帝都的都是强壮有点本事的人,只要把这群乌合之众训练的懂规矩了,这就是一支强兵。

曾有人说过,灾难后存活下来的人不需要任何训练就是最强的个体,这话真是至理名言啊。

妙心踌躇的跟着苏昭起身,他本想留下来看看新军的,毕竟自己刚才要了副将的职务不是。可太子既然说回宫,那就回宫吧,太子要见僧兵,妙心也得跟着。只不过刚走出大帐,苏昭身边的亲卫小雀就骑着战熊来了。

那战熊是太子的坐骑,只不过苏昭有了翼虎王之后就把战熊送给小雀养着了,顺便给她当坐骑玩。小雀是朱雀的女儿,朱雀这个保护了苏昭十几年的老暗卫对苏昭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殿下,王公公被皇后叫走了!”小雀一过来就大喊了起来。

小雀觉得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王德忠是太子身边最重要的人了,被皇后叫走出什么意外怎办?所以小雀就第一时间来通知太子了。

“恩。皇后不敢动手的!”苏昭点了点头,脸色平静依旧,只不过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皇后对自己表现出了很深的敌意,尤其是皇后身边的周煅被废掉之后,苏昭每次见到皇后都能够感觉到她汹汹的杀意。

王德忠已经站在了皇后的宫殿中,后宫之主的周皇后一身盛装的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大殿中的王德忠。

“王德忠,本宫并没有让你起身!”周皇后开口,口气中隐隐带着威胁。

“皇后,老奴有腿疾,跪的时间久了就站不起来了,以后还要伺候太子呢!”王德忠说的毕恭毕敬,刚才若不是自己主动站起来,这黑心的皇后肯定让自己一直跪着,把自己当傻子耍?切~老奴可不吃这一套。

“呵呵~奴大欺主啊!你是不是对太子也这么说话!”周皇后继续冷笑。

“老奴怎敢。”王德忠谢个罪就不吭声了,在周皇后这种有心眼的人面前,话多了就容易被抓住把柄啊,王德忠也想好了,周皇后就是找自己来出气的。自己受着就是了,反正有太子在,皇后是不敢把自己怎样的!

“王德忠,你今年六十了吧。”周皇后是用陈述的口气,并非是疑问,那意思就是在说:你年纪大了,别赖在宫里,该出宫回家滚蛋了。

“老奴身体壮实的很!太子的很多府卫都不是老奴的对手,老奴觉得还能伺候太子好几年!”王德忠立刻封住了周皇后的口,想赶老奴~您不是主啊!

周皇后气结,不过撇了一眼大殿后面的屏风一眼,周皇后继续拿出端庄的模样,笑道:“本宫是体谅你的!这些年你在宫里也是累的,不如放个假,休息一下。”

“这些事情自然有太子定夺。”王德忠悄悄的撇了周皇后一眼,他觉得今天的周皇后很奇怪啊!听皇后的意思似乎是想让自己从宫里滚蛋的,但是自己不可能答应啊!皇后应该想的到自己的态度啊,可为什么还这么说呢?难道找自己来就是想奚落自己一顿?

周皇后这么无聊啊!

“呵呵~本宫说一句,你顶撞一句,看看你被太子惯出来的脾气!”周皇后又笑了。

“我们太子仁慈,所以奴才说话没遮拦,皇后勿怪!”王德忠也不跟周皇后客气,在这个老妖婆面前就得强势一点,否则一味弱软会被虐的很惨。

“哼~本宫若是怪罪呢!”周皇后就板着脸,呵斥了一句。

“那您就杀了老奴吧!老奴没有亲人,就老奴一下,杀起来还干脆,还方便!”王德忠就抬头迎上了周皇后的眼睛,以前周皇后对太子的捧杀他不是不懂,只可惜以前的太子太信任周皇后了,现在太子明显有主见了,王德忠也就硬气了。

“哈哈!太子仁慈?有凶主自有恶仆!好一个杀了你干脆!你对皇后说话还有半分的恭敬吗!”屏风后面忽然传出来一个厚重而苍劲的声音。

王德忠吓了一跳,他进殿来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屏风后面有人啊!而且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狂妄,不会是……皇家猎兵团的长老吧?

王德忠急忙抬头,便看到一个穿着黑底金纹的老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那龙行虎步的模样比庄宗那皇帝还要有气势。

“二……长老!”王德忠脸色一变,失声了!

尼玛~该死的皇后,你这是找了皇家猎兵团的老怪物们出来对付自己啊!王德忠就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以后不能伺候太子了,呜呜……

“二长老,您快坐!”见二长老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即便是皇后也不敢在正位上坐着了,急忙起身给二长老让座。

皇家的长老们可都是皇族啊,身份尊贵着呢!虽然他们都是旁支,可也是“苏”姓的皇族!尤其是他们的实力太强悍了,可以说他们就是帝国的脊梁,帝国最强大战力!帝国可以在玄幻大陆生存下来的依靠。

皇家猎兵团的每个长老都是武帝、法帝以上的修为,甚至还有武尊和法尊,这种级别的绝顶高手挥手间便可天翻地覆,尤其是他们制造的高级魔法阵,一旦启动足可以毁灭一个城池!

现在帝都周围就有长老们制造的魔法阵,当然是守护法阵,保护帝都不受威胁的。也就是说不管帝都外面打的多么惨烈,有多少的魔兽怪物肆虐,他们根本就破坏不了帝都。当然,过分强大的怪兽除外。一旦帝都外出现这种级别的怪物,皇家长老们就得联合出手了。

总之,每个国家的皇家长老都是本国的依仗。

“你可知罪!”二长老在周皇后的位子上坐下,鹰隼一样的目光就盯在王德忠的身上,刀子一样的目光不用释放威压都让王德忠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

哎~周皇后既然搬出了二长老,那么就不是只对付自己这么简单了!王德忠明白周皇后是要对太子下手呢!

“任凭长老责罚!”王德忠认命的跪在地上。

“长老,何必跟一个奴才置气,其实这都怪本宫的,是本宫以前太宠太子了,所以才养成了太子现在的癖性,本宫虽然念及太子生母死的早,过于关心,但本宫有错啊!”周皇后就在一旁假惺惺的开口了,那目的再明确不过了,就是要把二长老的不满往太子的身上引。

二长老本来就是支持皇后的,所以自然也配合着点头,他想要处罚太子不过是找个借口而已。

“这不是你的错!太子残暴是天性,天性如此!”二长老哼了一声,周皇后就又道:“太子乃我大周储君,太子身系国家安危,本宫求皇家猎兵团可以监督太子,或者带到皇家岭培养,也好为我大周培养好未来的国君!”

跪在地上的王德忠明白了,周皇后现在不能控制太子了,所以就想把太子给弄走啊,太子一旦离开了皇宫,那么便没有人可以阻止皇后揽权了。即便太子在皇家猎兵团没有出意外的活下来,等太子回宫的时候,恐怕皇储的人选早就易主了。

“我已经将刚才的事情告诉几位长老了,等他们来了之后可以一起讨论!”二长老刚才在屏风后面释放了一个魔法镜像,所以王德忠刚才的言行被魔法刻录,已经传到了几位长老的手中、

二长老完全是有备而来啊!

“至于这个太监,赶走或者杀了吧!皇族中不要这样的奴仆!”二长老撇了王德忠一眼,看他的眼神跟看死人没什么区别。

王德忠即便在皇宫中权利再大,可在二长老的眼中不过就是个蝼蚁,可以随便杀灭。

“来人啊,把王德忠拉出去吧!”得到了而长老的支持,周皇后就来劲了,现在直接杀了王德忠就会刺激到太子,那么太子就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只要太子作死,皇家长老们就有权利废掉这个储君。有皇家长老们的支持,废掉一个储君太容易了。

“老奴这就死在你们面前!”王德忠却忽然爆起,朝着旁边的柱子便要撞去。

王德忠也挺光棍的,既然皇后要杀了自己,那自己就撞死在她的大殿,让人知道自己是被她给逼死的!这样即便太子以后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也情有可原。若自己被不明不白的杀了,那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不管是生是死,王德忠都要考虑对太子最有利的一面。

“拦住他!”周皇后连忙下令,可惜侍卫们都在殿外,听到周皇后的话之后想冲进来有些来不及。

而坐着的二长老只是撇了王德忠一眼,一道玄气便飞了出去,将王德忠撞翻在地。想在武帝巅峰的人面前寻死?!你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王德忠被那道玄气撞的倒在地上,内脏都受伤了,吐了一口血之后,王德忠终于死心了。在超级强者面前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啊。

“我要杀你,不是让你寻死!”二长老的口气是冷漠的,可是这种冷漠中透着上位者才有的优越感,那种蔑视眼前人如蝼蚁的狂傲,足可以刺伤任何人的自尊。

周皇后其实一点都不愿意跟二长老呆在一起,这些老怪物们都太目中无人了,不过为了自己的地位和儿子,她还是需要由皇家长老出面“做掉”太子的。只有太子这个威胁没有了,皇后的儿子才有机会!

以前的周皇后从来就不用跟皇家长老们联系,因为她知道太子的残暴和荒诞会让她自取灭亡,可惜最近太子一反常态,就让周皇后措手不及了,在群臣上谏废太子无用的情况下,似乎也只能借助皇家长老了。

说话间,又有两位长老到了,三长老和四长老是瞬移而来的,这两位老人须发早已经雪白,但身影却依旧笔直,精神矍铄。修炼可以增寿,这几个皇族长老全都是上百岁的老怪物了,可强横的修为却让他们看起来比年轻人还要有精神头。

两位长老瞬息而至,尚未来得及收敛的威压弥漫出来些许,便让大殿里的人感觉到不舒服,二长老抬手在周皇后的面前撑起了一个结界,让周皇后没有收到影响,可躺在大殿中的王德忠就被压迫的胸口发闷,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见过两位长老!”周皇后连忙给两位长老行礼。

两位长老傲慢的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向倒在地上的王德忠,他们已经通过镜像看到王德忠的蔑主行为了,但三长老还是有话说。

“这是太子的人,是不是等太子来处置?”三长老还是遵守着皇族长老的本分,他们拿着丰厚的供奉,并不会插手皇族事务的,只有皇族有危险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来。

“哼!太子养的一群恶仆,她怎么会舍得处置!”二长老就哼了一声,直接道:

“来人啊,把这个仆奴拖下去杀了吧!听说太子曾经在吏部把人做成了旗帜,老夫也想看看呢!”

二长老用审判的口气说完,却见门外走进来一个俊美无铸的少年,大批府卫就守在殿门前,将少年衬的一身煞气。

二长老不由的打量了少年一眼,虽然她身上没有任何代表了皇族身份的标志,可二长老还是看出这是皇室血脉!尤其是那俊俏玲珑的五官,让二长老觉得熟悉。

太子?太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二长老很是稀奇啊,以前他曾经见过太子一面,那时候的太子还小,并没有黑化。可是自从太子十几岁之后就完全变成了一个残暴的*,强抢男*害男宠,关于太子的传闻早已经在皇家猎兵团中传的沸沸扬扬了。显然太子已经在人们的口中成了妖魔。

所以二长老就奇怪了,这个妖魔长得还挺好看的。而且笑起来的样子更好看,只不过这笑容有点深啊。三长老和四长老也不由的打量起太子来,凭他们的眼力看来,太子不仅跟传闻不同,而且还潜质不错的样子。尤其是那双明澈却幽深的眼睛,看起来就比庄宗苏宁玉聪明啊!

三长老便欣慰了,其实三长老在来之前已经给庄宗传递过消息了。她还是很支持大周皇族的!

“苏昭见过长老,皇后!”苏昭进来之后只看了那些要冲进去抓王德忠的侍卫一眼,那些侍卫就自动站在原地不敢上前了,即便之前皇后已经下令要杀掉王德忠,可是在太子面前谁敢动手啊!太子发飙可是连庄宗都敢掳走的!

“太子,您现在进本宫的殿门都不用通报了啊!”皇后冷笑了一声,现在她们之间已经撕破脸了,所以皇后也就不在乎跟太子针锋相对了。也好让长老们今天就做出决断。

“皇后一向对我亲切,今日怎么反常了!”苏昭和善的笑了起来。那和善的笑容把周皇后给刺激到了,这是因为有几个长老在,所以苏昭在装蒜呢!就是想在长老们面前表现出她得体的一面么?

周皇后想看的是太子暴走发飙的一面,只有这样才能让几位长老一同决定废掉他这个太子,否则长老分成两派,根本无法废除太子啊!

“呵呵~是太子有点反常,既然来了,就跟几位长老道歉吧,你这奴才刚才可是顶撞了长老的!”周皇后指了指地上的王德忠,成功的把话题引开了。

“恩,本宫会带回去好好责罚的!”苏昭点了点头。

二长老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阴沉,看着苏昭冷笑起来:“刚才老夫已经说了,要杀了这个奴才!就用你对付大臣的办法,做成旗帜!”

“呵呵~这是本宫的奴才!自有本宫处罚就好,哪能让长老们动手啊!”苏昭的回答让几位长老对感觉到了意外,甚至三个长老能够从太子的口气中听到不满。

“苏昭,这是嫌弃我们帮你教训奴才?”二长老脸上的威胁韵味就浓了。

苏昭真想上去抽二长老两嘴巴子,就算你是长老又如何,享受着大周的庞大供奉,无所事事,现在还要来染指皇权吗?!按照大周每年供给皇家猎兵团的供奉,足够皇家养活一大帮子武者了!换句话说,大周皇族完全可以用这笔供奉来招募更多强大的武者作为国家的柱石和脊梁。

而且还不用担心那些武者不听话。

更让苏昭生气的是,之前为了加紧锻造神威大炮,她曾去过国库密室,在里面看到过不少的魔兽材料,想要带走的时候却发现是被皇族长老布下了结界的,说什么那些魔兽材料都要经过长老同意之后才能领取。尼玛~感情大周皇族还要受你们长老掣肘啊!

“苏昭哪敢啊!只是皇后仁善啊!在皇后的大殿前弄的血淋淋的,多不好!放心吧,等回去了本宫一定按照二长老的吩咐惩罚王德忠!”苏昭仍然说好话。这一句话说的周皇后都无从辩驳了,难道要自己说自己不嫌弃血腥,非要在大殿前虐杀了王德忠吗?!

这下子二长老满意了,他就不相信太子敢欺骗自己!到时候若是她不惩罚王德忠,自己就连她一块收拾了。

“苏昭,我们来找你也有事要说!你作为大周的储君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们决定把你带到猎兵团历练一段时间!”二长老又开口了。

旁边的两位长老就有些接受不了,你要带着太子回去历练可以,但是应该事先商量一下啊!尤其是大长老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你二长老就这么做主了吗?三长老是带着一张面具的,虽然看不出三长老脸上的表情,但可以看到了她眼中的不满。

“长老请三思啊!”这时候庄宗的声音就从外面传进来了。

庄宗一得到消息说几位长老进宫了,庄宗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幸亏赶来了,否则就被这老东西把太子带走了啊!这种节骨眼上带走太子,不是要老命吗?!

“陛下!”皇后见庄宗进来,心里就纠结了一下,但依然是毕恭毕敬的上前行礼。

“恩恩!”庄宗胡乱的冲皇后点了点头,然后就冲到了三个长老面前,先盯着三个长老看了看,好不容易认出坐着的就是二长老,庄宗才说:“大周内忧外患,太子正在替朕分忧呢!你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带走太子啊!”

“太子只是储君!她管的了国事?你这个皇帝是干嘛的?”二长老就哼了一声。

“朕一个人忙不过来啊!你们还不知道吧?朕的丞相被周国舅给杀了!”庄宗说的理直气壮。

三位长老就噎了下,然后周皇后一脸的郁闷,只能开口苦笑道:“周宏做事鲁莽了些,但是张丞相没死的,他就在南方调养的!”

“什么?张起文不是被周国舅抓进了大牢之后折磨死了吗?!”庄宗很是吃惊。

三位长老也有些吃惊,不过这些俗事他们是不想管的。

“咳咳~好了!这些事情你们自己回去处理,我们只是在为大周的未来做打算!”二长老看出周皇后被逼问的尴尬,便主动开口了。

“太子就是我大周将来啊!长老们啊,你们把太子抓走了没事,可我大周怎么办?我大周两个月之后就要跟大楚开战了,现在什么都没有准备呢!”庄宗就说。

几个长老就有些头大了,跟大楚开战?他们没听错吧,脑子坏掉了吗?要跟大楚开战?

“苏宁玉啊,你说的是真的?”二长老吃惊都不叫皇帝了,而直接唤了庄宗的名字。

“……”庄宗有些不高兴,朕的名字是你们随便叫的吗?你们把朕这个皇帝当小儿呼唤啊。但庄宗仍然说:“自然是真的了!大楚欺我太甚,当初大楚抢占我州府时屠灭我大周军士,连降兵都杀,本土人也被他们征调做了劳夫!现在朕一想到子民在受苦受难,朕就寝食难安啊!朕已经好久没睡个囫囵觉了!”

庄宗说着还做出抹泪的动作,几位长老和周皇后都很无语!您这个皇帝可真够不要脸的!整个大周就你过的最舒坦了!还说睡不着?看你养的白白胖胖的模样吧!再说您哭就掉个眼泪我们看看啊。

庄宗努力了半天,真的哭不出来,便索性换上一副愤怒的表情,傲慢道:“犯我大周者、虽强必诛!”

几位长老就哼了一声,更没有被庄宗感染了,这些年欺负大周的多了去了,也没见庄宗咋样啊!

就在这时,一股宏大的威压却忽然从外面涌了过来,那威压瞬间在大殿内形成了一个结界。然后大长老在他们吃惊的时候出现了。

确切的说,并非大长老本人出现,而是他的神魂出现在了大殿中。金黄色如苍穹一样的结界上出现了大长老的幻影,如放电影一样,一个身穿黑袍,看不清脸的老人、这一刻,让众人感觉自己见到了神灵!

“皇后。你先出去!”众人要下拜的时候,大长老开口了。

周皇后很听话的走了,二长老就看了苏昭一眼,大长老明显是偏袒太子啊!竟然只让周皇后走了,没让太子走!

“大长老,您来了啊!您的真身来了吗?朕那里有好茶……”庄宗看到大长老觉得很亲切,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长老便吼了起来:

“苏宁玉,你是不是派人刺杀神宫上使?!”

------题外话------

谢谢:云璟萱 投了2票(5热度)冰凉幽风 投了1票(5热度),吕小磨 投了1月票,15690896156 投4月票,じòぴé霸气丶绕指柔 投了10票,读书狂人啊,这么多月票,哈哈。

18693718930 送了2颗钻石,云璟萱 送了2颗钻石,筱茉君 送了1颗钻石,懒小姬 送了1朵鲜花,云璟萱 送了10朵鲜花,筱茉君 送了1朵鲜花。亲们有爱~我又万更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