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岁月静好/太子您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宁玉,你是不是派人刺杀神宫上使?!

大长老的口气中充满了愤怒,这次跟庄宗说话的时候直接喊了名字,而且还杀气腾腾的。大长老从来都是和和善善,不轻易生气的,可这次他实在忍不住了,他觉得自己百年来修炼的脾气都压不住庄宗的作死和愚蠢!

几位长老更是被吓到了!艾玛~苏宁玉这货不仅愚蠢还是个傻大胆啊!连神宫都敢动!整个大陆也是他独一份了。其他几国的国君哪个有这胆量!

“真的?”苏昭已经说不出自己此时的震惊了。

而面对周围人们的震惊,庄宗还想抵赖的,但是想想既然大长老说了,那么大长老就是真的有证据了。所以庄宗就觉得赖不过去了,很光棍的说:“呵呵~朕这是在保护臣子啊!”

保护屁的臣子!你是想亡国。

“苏宁玉,你知道得罪神宫的下场吗?神宫有护法大将九人!每一个都是武圣和法圣!他们中任何一人都有摧毁一个国家的实力!你以为神宫为什么被称为上界?那是因为他们神宫每个武者和魔法师的修为都在我们之上,我们对他们来说就是蝼蚁!蝼蚁你懂吗?”

二长老也拿捏不住了。指着庄宗的鼻子就骂了起来,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庄宗苦着脸,道:“啊!那朕派遣的人岂不是杀不掉他们的上使?也不对,神宫就九个护法大将,不可能派遣他们来做使者的,所以我们的人还是能够杀掉他们的啊!而且还有萧盛禹派遣的死士呢!”

“是萧盛禹撺掇你动手的?”大长老的声音严肃起来。

“恩!他说神宫上使来杀他,要么就是扶持他取代朕,所以朕才动手的!”庄宗说的理直气壮。

“哼~走吧!”大长老的口气中透着浓浓的绝望,哼了一声之后便撤掉了结界,三个长老再也没有闲心留在这里管他们的事情了。

刺杀神宫的事情一出,还管什么皇储不皇储啊!况且留在这里继续跟庄宗扯皮也扯不出什么有用的事了!大长老想趁着庄宗的杀手还没有动手,看看能不能挽救。

“等等,二长老不是要带本宫去皇家猎兵团么?”苏昭开口了。

二长老相当意外的看了苏昭一眼,却旋即冷笑起来:“呵呵~你是担心神宫问责的时候被灭,所以想去我们那里避难吗?”

庄宗闻言,就有些哀怨的看向了苏昭。自己的儿子不能这么无耻吧!应该跟自己统一战线才对啊!应该跟自己一起对抗神宫,再说了,刺杀神宫上使的事情又没有人知道,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啊!

“呵呵~若是神宫问责,皇家猎兵团能独存?本宫脑子坏掉了么?难道想不通这个道理?”苏昭也笑了起来。

这次二长老真真切切的从苏昭的口气中感觉到了不满,甚至是奚落!是的,他已经清楚了,这个皇储很不待见他这个二长老啊!

“对啊!我们大周要灭,你们皇家猎兵团也没了啊!”庄宗醒悟了,冲着二长老道。

二长老愤怒的一甩袖,一股玄气便冲着庄宗扑了过去,但他还是很有分寸的,释放的玄气连千万分之一都不到,否则他这一道玄气足以灭了庄宗。

可尽管如此,庄宗还是被玄气推得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庄宗不敢生气,只等到长老们都走了之后,庄宗才愤慨的对苏昭说:“朕这个皇帝做的辛苦啊!你看看,你看看这些人哪个把自己当皇帝啊!”

庄宗想想都觉得心焦,感觉这些长老就是骑在自己的头上拉屎啊!

“你什么时候派遣杀手去刺杀上使了?”苏昭一把拉住庄宗,不给他伤感的机会。

“啊?有一段时间了。两三个时辰之前吧!”庄宗的话让苏昭绝望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便是一般的武者都跑没影子了,况且庄宗刚收了两个“小弟”。苏昭想起那两个小弟的智商,就觉得八成是那两人去了。那可是俩武皇巅峰,他们早不知道跑多远了。

武皇的玄气成翼可以飞行,速度绝对了!

“苏昭,朕跟你说啊!朕新收的两个侍卫相当忠心啊!愿意冒险替朕分忧!”庄宗下一句话就印证了苏昭的猜想。然后庄宗还颇为自得的笑着。

“你刚才没听到大长老说吗?神宫的实力不是我们能撼动的!你的两个小弟也就是武皇巅峰,他们去刺杀上使必定是有去无回,好好的两个侍卫就这么死了!”苏昭白了庄宗一眼,掉头就走。

跟庄宗在一块真的很糟心啊!

庄宗这才震惊了,自己好不容易找了两个高级护卫,难道真的会死掉吗?不要哇!庄宗也很糟心。

“苏昭,你刚才叫朕什么?”你“这个称呼是能叫朕的吗?朕是你的父皇!父皇你明白吗?!”庄宗很懊恼,追着苏昭就骂了起来。

眼看着苏昭已经带着重伤的王德忠走了,庄宗就感觉自己浑身冰凉。他的脑回路有些长了,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卫王给忽悠了啊!得罪神宫……大周不会真的灭亡吧。想起刚才大长老走时候那绝望的样子,还有太子决然的离自己而去的背影,庄宗忽然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陛下,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周皇后从后面转了出来,看着大殿中咆哮了一声之后就面如死灰的庄宗,好奇的问道。

庄宗站在大殿门前不动,他真的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啊!不过大长老和苏昭等人都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啊!

“陛下……”周皇后就叫了一声,伸手拉住了庄宗的手,却感觉庄宗的手冰凉。

别看庄宗是个不修武技的人,也没有什么魔法,可作为皇族嫡系,庄宗帝身体是很棒的,冬天都像是个小火炉一样,几十岁的人了精神头一直赛过小伙子,宠幸后妃几乎天天落下,可现在却手脚冰凉,皇后就知道肯定出大事了,可惜刚才她根本没有听到啊。大长老释放了一个结界,他们在里面说话,外人根本不知道。

“殿下,老奴没事的!”此时王德忠被太子搀扶着出了皇后的宫殿,王德忠都要感动死了,能够被太子扶着,即便这次死了也甘心了。

“殿下,刚才那几位长老难为您了吧?不要放在心上,他们那些老怪物就是那样的!”王德忠见太子的脸色相当难看,便宽慰道。

跟周皇后一样,王德忠也不知道大殿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看着太子这模样,王德忠就知道肯定不好了。

“你调查到神宫的情报了吗?”苏昭本打算去找萧盛禹算账的,但是想到即便去了也没用,萧盛禹是撺掇庄宗犯蠢了,可惜萧盛禹也派遣了死士,若是他一口咬定就要跟神宫作对,会带着大周一起被神宫记恨的。

唯一的机会就是奢望神宫不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是也很难,神宫派遣的上使必然不会是无能之辈,孙大和孙小二的实力也算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萧盛禹派遣出去的死士是什么级别的。

“神宫的情报不好调查,神宫城方圆千里之内是禁区!负责情报的暗卫们只能旁敲侧击的打听,神宫人口数千万,每一个都是高潜力的武者和魔法师,听说只要是在神宫出生的人都会接受检测,不合格的就会当做弃婴。而活下来的人从孩童时期就会接受训练和灵力滋养,所以他们的人比我们本身就高级啊!”

“神宫的九大护法都是绝顶的高手,是大陆最强战力,听说神宫还有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呢!就是巡查各地的神宫上使也是武帝、法帝的修为,大陆上很多反对势力就是被巡逻使者们杀灭了!”

苏昭听了王德忠的话之后就有些绝望了,奢望庄宗能消灭上使才是做梦呢!萧盛禹的想法八成是让大周得罪神宫之后被灭,然后他北疆就可以自立,坐收渔翁之利,萧盛禹这货天生就有反叛因子啊!

“不用调查神宫了,去调查北疆,将卫王府所有的底细都调查清楚!”苏昭脸色很臭,既然卫王想玩,那就来个鱼死网破吧!大不了自己换一个身份,变成女人装做猎兵去。大周要亡也得拉上北疆!

苏昭之前在猎兵猎兵注册了猎兵资格,苏轩这个名字还是可以利用的,其实苏昭现在有些后悔不应该叫苏轩,应该换个姓氏,苏这个姓氏是大周的国姓,其中有很多的皇族,就像是苏曼青一样,他也算是半个皇族了,只不过他的家族跟皇族没有血缘。

“殿下,您似乎不开心啊!”刚回到太子宫,国师便一脸笑意的站在宫门前似乎在等着自己。更可气的是他在看到苏昭的脸色之后,似乎是很开心的笑了。

“国师很开心的样子啊!”苏昭回了过去。

国师端庄的点头:“太子猜猜是什么好事!”

“呵呵~您真逗!”苏昭哼了一声,直接越过国师朝正殿走去。

国师笑眯眯的跟上,虽然太子生气的样子充满了煞气,但他却觉得自己有些兴趣呢!若说以前的太子,国师是不屑相与的,因为只要看到那以前的太子,就可从她的眼睛中看出那不顾一切的狂性,可现在的太子不同了,她神秘而睿智,虽胆大却不癫狂。

说白了,就是现在的太子有理智!

国师就喜欢跟有理智的人打交道,所以他跟在太子的身后,走向正殿。

王德忠被府卫抬下去了,他很想跟着太子顺便挤兑一下国师的,可惜伤势太重。

“国师没事做吗?”苏昭走进殿门,看一眼还跟在自己后面的国师,忽然觉得这货神烦!

“本国师的好消息还没有告诉太子呢!”国师就笑了起来。

“你说吧!”苏昭就觉得这货若是不说出来就好像不罢休一样。

国师似乎很有心情的看了苏昭一眼,然后才庄重道:“只要有血人身,本国师就可以给苏曼青续命!”

人参自古就有续命的功效,而血人身指的就是修炼成灵的生物了,血人身相当珍贵,且是具有灵智的!所有的药材中,最不容易找到的就是血人身!

不过,不管血人身多么珍贵,只要能够给苏曼青续命,苏昭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的。所以听到国师的话之后,苏昭就振奋了。

“真的?需要血人身之外,还需要什么?”苏昭的口气都变了,那振奋和激动让国师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怎就感觉这么不好呢。

看到太子对苏曼青这么上心,是因为太子喜欢苏曼青吗?恐怕还不仅仅是喜欢这么简单了,国师分明从太子过分高兴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情谊。

“需要的东西多了,能让本国师进去,给你写下来么?!”国师身上的冷傲气质一下子放了出来,跟刚才笑眯眯的模样判若两人。

“好的好的!本宫给您研磨!”苏昭心情大好,自然不会计较国师的冷淡了,反而是一改之前的冰冷,弯腰像是个小厮一样伺候国师进去了。

国师依然一脸的傲慢,甚至脸上的神色还更加冰冷了!太子竟然可以为了苏曼青纡尊降贵,还表露出如此谦虚恭敬的一面,这就让国师感觉更加不好了。

或许!在心底某个地方,国师觉得太子就是翱翔天际的雄鹰,永不低头!可看到她对苏曼青如此的上心,国师都在怀疑,自己要救苏曼青是不是做错了?!

等苏昭乐颠颠的站在书桌边研磨,国师的心思还没有收回来,双眼放空的想着:自己给苏曼青续命是为了让他辅助太子强大周国!惊才绝艳的苏曼青实在是大陆上不可多得的人才,拥有了苏曼青的辅佐,太子才有强大的契机。

但看到太子站在书桌边,笑容灿烂、心情好到爆的样子,国师就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问道:“你知道血人身有多么珍贵吗?”

“比神龙血还珍贵吗?”苏昭就笑着问了起来,不管多么珍贵,能够给苏曼青续命就要去争取。

神龙血乃是振国之宝!想不到太子竟然拿神龙血相比,她的口气分明是把苏曼青上升到了跟国家等同的地位啊!国师再次的被震惊到了,也真的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根本就不应该给苏曼青续命呢?

“皇家猎兵团一直占着北方的山谷,是我大周魔兽和灵材最为丰富的地方,我想那里应该有血人身的!”苏昭又说道。

国师脸色依旧是静静的,只是笑看着苏昭说:“为了苏曼青,你甘愿去皇家猎兵团的山谷?!”

太子的处境多么危险不用多说了,北方的山谷那是禁地!大周所有人的禁地,即便太子经过了长老们的允许进了山谷,但是想要找血人身的话几乎不可能!血人身对武者和魔法师来说都太重要了,即便是几位长老有血人身,也不会拿出来的,甚至他们愿意用命去换。

“你先把材料都写下来吧!本宫会准备的!”苏昭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刚才的好脸色有消退的迹象,国师这才慢悠悠的写出了一大串的药材。

等国师写完,苏昭拿起那些药材就跑。把国师一个人扔在了殿中。

国师发怔的看着跑远的苏昭,忽然感觉寂寞如雪啊……

“曼青!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哈哈哈!”好心情的苏昭已经跑到了后面苏曼青的院子中。

苏曼青正坐在院子中的轮椅上,俯身在木桌上写着什么,温和的阳光透过梧桐菩提树叶的缝隙下来,撒了他一身的斑驳,弥漫出岁月静好的虚幻,却又不像是真实的。

苏昭难得有情调的站在远处愣住了。这个样子的苏曼青身上仿佛带着一种让人心安和静谧的魔力,他院子中的布置仍然是单调的,可正是这份单调写出了沉静苍凉之感,那容颜灵秀的男子一袭灰色的长裘,凸显出苍白的侧脸。

“殿下……”听到了刚才的动静,苏曼青侧头看来,清隽的容颜上似乎是染着一丝浅浅的笑,声音显得美妙而空灵。

苏昭漫步走来,目光似带着某种意味的扫了一眼周围,问道:“你的侍从呢?”

“我嫌吵,让他们下去了。”苏曼青口气平静的回答,他对太子的态度仍然是不冷不热的。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可以续命啦!”苏昭低头,明灿的眼睛盯着他清隽的眼神,大笑道。

……苏曼青似乎是沉默了一下,平静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眼中闪过几分犹豫……

“你可以续命了,难道你不高兴?”苏昭见他不冷不淡的样子就有些生气了,自己屁颠颠的求着国师写下来这些材料,而且还发誓要给你找到血人身,可你一点都不在乎啊!

还是说,你苏曼青自视太高,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这个太子!甚至以活着做自己的男宠为耻辱,只求速死呢?!你连苏沐涯这个名字都不愿意用,改名苏曼青,不就是看不起太子的吗?!

“殿下,血人身稀有无比,臣不想让太子在这个时候分心。”苏曼青的脸色依旧是淡淡的,似乎他永远都是这么一副闲淡的样子,也只有当初他在刺杀太子的时候才显露出了疯狂的一面。

“那你就放心吧,本宫知道哪里有的,我听庄宗说过,大长老就有一颗血人身!”苏昭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来找苏曼青,也是因为她有底的,而且苏曼青都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心已死的情况下,苏昭想让他高兴一下。

“殿下,且不说血人身难找,难道殿下还要欠下国师一个人情吗?”苏曼青扬脸看着苏昭,表情中似乎带着某种悸动,更昭示着苏昭找国师帮忙完全是与虎谋皮啊!

对国师的猜忌来自直觉,若是让苏曼青说的话,他根本就说不出国师到底哪里不对了!可深藏心中的那份机敏和预感,让苏曼青警觉。

“国师那么可怕?”苏昭秒懂了苏曼青的意思,其实苏昭现在倒是觉得国师没那么坏了,或者说国师对大周没什么企图的,再说了,即便自己欠下了国师的人情又咋样!也要自己还才行啊,自己若是像庄宗一样无赖、作死,国师也没办法。

苏昭一想到庄宗就觉得头疼,刺杀神宫上使啊!那么疯狂的事情他竟然做的出来!果然前世的太子残暴和愚蠢是遗传了庄宗的,虽说庄宗平时很温和的样子,也不随便杀人,甚至早些年的时候他在大殿上被几个忠心老臣骂的狗血淋头都不动杀戮。可他的犯蠢会害死很多人啊。

“国师深不可测!”在苏昭走神的时候,苏曼青略显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昭回神便看到苏曼青弯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苏昭连忙走到他身后轻轻的给他拍着后背,顺势看到他身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军械图,这些军械图苏昭都没有见过,却是大陆数千年来人类智慧的结晶,这些军械有很多都是前朝遗物。前朝曾经一统,军力强盛,各种军械配合天下无敌。

苏曼青就是想从这些军械中找出对大周有用的东西,用最简单、易制作的军械武装新军,让太子在两个月之后进攻大楚的时候可以有一份底气。

苏曼青知道太子制造了不少的大杀器和神威大炮,可战场上并非只用单一兵种,苏曼青还需要研究出神威大炮的弱点,从而补充。

这些都是繁冗且最耗费脑细胞的工作。

“没事……我没事了。”苏曼青咳嗽了半晌才停下来了,脸色潮红。

苏昭的眼睛闪烁了下,金光闪过之后,苏曼青身体内的经脉图便出现在了眼前,他身体一些经脉中有不少堵塞,甚至还有损坏,而他以前为了刺杀太子融合的魔兽血就在他身体中形成了“毒瘤”一样的东西,他的身体残破不堪,尤其是双腿的残疾和毒素让他体质更差了。

前太子给他下的毒对任何力量和魔力都排斥,所以苏曼青在融合兽血的时候才会反噬了身体,极大的缩短了年寿。

苏昭觉得按照苏曼青现在的身体状况,即便是躺在床上也会痛苦不堪。

“还疼吗?”苏昭伸手抚摸上了苏曼青的腿,断骨之痛已经几年了,早已没有了知觉,苏昭说的是毒素!前太子为了让苏曼青彻底的断腿而下的毒,那些毒素残留在他的身体中,残害着他的身体。

感觉到太子的温和,苏曼青就楞了一下。他这只“金丝雀”从来没有被这么温柔的对待过,以前的太子纯粹是为了观赏,而现在的太子……冰雪聪明的他忽然说不好太子到底是对自己什么态度呢!但苏曼青就觉得自己消受不了太子这眼神。

“不疼了,殿下,大楚的地形图有吗?没有的话臣帮你绘一副吧?大楚边关多河流,若是能够调遣南方的水军助战,胜算才大。”

苏曼青说话就是为了岔开太子的话题,可苏昭却依然盯着苏曼青的腿,然后目光又落到了苏曼青的脸上,静静道:“你好好休息吧!本宫会给你续命的!”

苏昭认真起来的时候,她仿佛又变成了冷酷无情的太子,可苏曼青心情却不错的样子,对着太子点了点头。目送太子远去。

等太子已经走远看不见了,苏曼青才转头看向了远处一角。

“苏先生,您的法阵很厉害哦,我这么小心都被发现了。”国师笑着从远处走来,一身白衣的国师脸上带着温和而迷人的笑,眉心的一点朱砂红却散发着媚人的妖性。

苏曼青低头在书桌上的图纸中看了起来,根本不管走来的国师。

一身白衣的国师在菩提梧桐树前站定,修长身姿俊秀绝伦、美得像是一幅画一般。苏曼青依然不理会国师,然后便听到国师说:“这棵树开始枯萎了。”

苏曼青心中一定,抬头看着已经出现了黄叶的树,眉头微蹙,他忽然想起国师第一次来这里见自己的时候,曾说:这树会慢慢枯萎,见证太子不再杀戮。

原来从那时候起,国师就知道太子改变了。苏曼青一直都不愿意相信或者承认太子改变了,可能是因为在太子宫待得时间太长了吧,见过太子太多的血腥和黑暗手段,所以不愿意相信吗?可平心而论,现在的太子的确是改变了。

“不要让这颗树死了,不用人血,用魔兽学或者动物的血也是可以的!”国师开口又道。

苏曼青清隽的目光越过自己的小院子看向了远处,那是太子曾经用来埋葬虐杀的男宠的坑,现在坑里的尸体都已经开始腐烂了吧。虽然太子这些天也有杀戮,但是却没有再往那坑里扔人了,坑早已经被填埋了起来,只是苏曼青知道那里埋藏着无数的枯骨。

“你有什么目的?”苏曼青等了片刻之后,见国师仍然站在自己身边没动,便只能开口了。

国师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转到了苏曼青的脸上。

“本国师给你续命,你还不高兴?”国师的话就带着就带着几分嘲讽了,这天下多少人都求着自己给他们续命呢!

“将死之人,怎么能劳烦国师动手!”苏曼青回应了一句,意思很坚决,就是想知道国师为什么给自己续命,他不相信国师是为了太子,更不相信国师是为了自己。

“你多活几年,大周国的处境会变好!”国师随手指了指苏曼青眼前桌子上的几分图纸。

“你们神宫的国师只负责监督诸国而已,你还在为大周着想?”苏曼青就不相信了。

听到苏曼青的口气中带着嘲讽,国师不以为意,颇为不在乎的看了苏曼青一眼,说:“本国师忧国忧民,而且本国师享受着大周优厚的俸禄,住着你们的灵山,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更重要的是,太子想看着你活下去!”

苏曼青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感动,却并非是因为国师,而是因为太子!太子想自己活下去!苏曼青已经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了,他曾经痛恨太子,痛恨的要死!可如今……上次的刺杀,太子都没有记恨。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太子对你这么好?哼~还不是太子想振兴大周,而你是不可缺少的人才!”国师看到苏曼青脸上的感动之后,就觉得很刺眼,于是很毒舌的哼了一句。

苏曼青就好笑的看着国师,他似乎感觉到了国师的怒气呢!可惜……国师依然是淡定洒脱的模样,仿佛永远都是世外高人。

“谢谢!我知道即便有血人身,想要给我续命的话也要耗费不少的精力。”苏曼青是真诚的道歉,给人续命用的是一种很古老而神秘的秘法,对施法者消耗很大的、

“本国师接受你的道谢,但不会领你的情。”国师说完就飘飘然的走了,院子中丝毫不存他一丁点的气息,就好像他从来没来过一样。

苏曼青盯着身边的那颗菩提树,良久之后才唤来了小厮,让他去厨房弄来一盆兽血,洒在了树的下面……

“什么?!你说皇宫没有这些药材?!”苏昭正在王德忠养病的房间里怒吼。

王德忠就苦着脸点头,王德忠被二长老的玄气伤到了,即便有朱雀给渡气疗伤之后,也需要在床上躺着休息几天。太子拿着一张药材清单进来找王德忠,王德忠看过之后就苦了脸。

做了这么多年的太监主管,王德忠对药材方面还是很了解的。这张单子上所有的药材都十分珍贵,皇宫的国库也曾有过,但是现在没了,好多用完了之后便进不了货了,一是没钱二是这东西本来就稀少。

“那本宫出去一趟,你跟云峥说说,让他直接去外面接管新军。”苏昭起身就出去了。

“朱雀,快跟上去护驾啊。”躺在床上的王德忠见是太子一个人出去的,就连忙喊。

神出鬼没的朱雀出现在了王德忠的床上,哀怨的看了王德忠一眼之后,打了个手势。

“什么?什么意思啊?太子身边有护卫?小白吗?”

王德忠就心焦死了,小白那货是护卫吗?简直就是个祸害,整天闯祸,哪能保护太子啊!

想想太子也怪可怜的,身边连个靠谱的护卫都没有,朱雀是个哑巴、小白是个白痴!云峥和柴猛现在都有事了,难不成还让太子再去找她二舅借侍卫?

朱雀见王德忠一脸苦相,便又打了一个手势。

“你女儿啊?好吧!算是吧!”王德忠知道朱雀的女儿小雀现在就是太子的护卫呢,可是那女孩子太小了不懂事,而且修为也不行啊,好像也就是武王初期吧!太子的实力都算是武王呢!

“你跟着我干嘛!回去睡觉吧!”出了皇宫的苏昭正在赶小白回去,苏昭是要去找玄君的,所以一点都不想带着小白,可小白死皮赖脸的缠上,赶都赶不走。

小白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了,他虽然是干尸,但却自认为是高等生物,是应该比人类还要高等和聪明的,可惜很多人的话他听不懂!小白就觉得自己应该多出去走走,长见识!以前小白在灵山后山中当老大,不舍得出去,结果这次出来是什么都不懂。

小白就机敏的明白了,只有不断的在外面行走,才能让自己变成智者!

“殿下,要不要让我把他扔回去?”跟在苏昭身边的小雀就开口了,这丫头跟她老爹朱雀沉默的脾气一点都不一样,脾气简单而粗暴。

“切~没用的弱鸡!”小白就撇了小雀一眼,深深觉得这个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啊!就她这样的也敢跟自己动手?自己一根手指就能把这个弱鸡给戳死。

“你才是弱鸡呢!你是怪物!”小雀生气了,她知道小白是什么东西,因为父亲告诉自己了。说这个小白其实是个修炼成精的干尸!小雀对此倒没什么害怕的、作为一个曾经在大陆各地尤其是极危险地区冒险的猎兵来说,什么怪物没有见过,小雀曾经见过无数的黑暗生物,那丑陋的外表和难闻的恶臭跟身边的小白相比,小白就是香饽饽了!

“闭嘴!再斗嘴就滚回去!”苏昭发怒了。

苏昭……忽然好心焦啊!她忽然就明白庄宗为什么在得到了孙大和孙小二之后那么高兴了!都是他们这皇族太缺少侍卫了啊!苏昭也好像找几个靠谱的侍卫啊!可惜前些年的时候庄宗和太子都有傀儡武者,根本就用不着暗卫,所以一直没有训练过,现在想用护卫都没人选。

小白和小雀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不敢吭声了,太子要把他们赶回去就无法逛街了,别看两人都挺嚣张的样子,其实他们都是宅货,对生人有天生的恐惧,没有太子带着的话,他们逛街都不自在的。

所以只要能跟着太子逛街,别说让他们闭嘴了,就是让他们趴着去,这俩货说不定也会跟去。

苏昭的身上依然是一身黑袍,将腰间的玉佩和龙吟剑收起来之后,便没有代表了皇族身份的东西,所以在大街上也就不会引起什么动乱了。

只不过小白和小雀这俩货却像是土包子一样,走一路看一路,甚至这俩货还在一个卖红薯的摊子上逗留不肯走,最后苏昭付钱,看着俩货狼吞虎咽的吃完了烤红薯摊子上所有的红薯,把那卖东西的老大爷吓得不行不行的。

“殿下啊,刚才那个小白比我吃的还多!我爹说他是干尸,应该不吃东西才对啊!干尸不是吃人血吗?”小雀的兜里还藏着一个红薯,悄悄的递给苏昭,一边小声的排挤小白。

苏昭都郁闷的不说话了,默默的来到了猎兵联盟大厅前,便看到几个守门的武者看到自己之后就窜进了大厅中,那模样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而联盟的负责人蒋栋很快跑了出来。

“殿下,您怎么过来了?快请!快请进啊!”蒋栋笑眯眯的迎接苏昭进去,自从上次太子跟大将军张起灵要带兵抢劫联盟的粮食,蒋栋就多了个心眼,专门在大门前安排认识太子的人看守,只要看到太子出现就请他出来,以免这些人不长眼的得罪了太子。

太子是个疯癫货,残暴人人皆知,蒋栋可不想好好的猎兵联盟被太子给惦记上,最后祸害完了。

“我是来找玄君的,你帮我约一下吧!”苏昭进了大厅之后便看到大厅中猎兵很少,似乎是有意回避自己一样。

苏昭不在宫里,这次是以平民身份出来的,所以也就没自称“本宫”,用“我”这个称呼也是显示对蒋栋的亲切。

可蒋栋就苦下脸来,找玄君您来我联盟干嘛?不知道玄君在猎兵界是个比您还臭名昭著的“强盗”吗?!蒋栋是真的怕玄君来啊!

------题外话------

谢谢:燕麦1292 投了1月票、frida305 投了1月票、18693718930 送了1颗钻石、筱茉君 送了1颗钻石

订阅爆减啊,养文的亲们来啃啦~不啃不新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